第二章 陳年往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啊!終于回家了!回家的感覺真好!”云雨龍頗有感慨的道。

    “平時怎么不見你那么想家?”云浩炎頗帶斥責的道。

    “哎呀,爸爸!你要知道,我在醫院的情況你是知道的,你自己都說受不了了,更何況是我這個當事人啊!你就不能對您的兒子有點憐憫之心嗎?”云雨龍幽幽的道。

    “小混球!還不都是你惹的禍!有什么能把你傷的那么重?說,到底是怎么回事?”云浩炎在醫院被人煩透了,難免要發火。

    “雨龍!這次你不許騙爸爸和媽媽了,你一定要說發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那次‘不明事故’與你有關?是不是?”水蓉無意間聯想到了一件事,便緊張的問起云雨龍來。

    聽了這句話,云雨龍渾身一怔,但立刻恢復正常了。“是啊!就是這事把我弄成這樣的,那個聲音就是沖我來的,我也不知道是誰發的,一下子就暈過去了。誒!對了,爸爸!你有沒有問是誰把送進醫院的?我還要感謝那個人呢!”云雨龍借機轉移了話題。

    “忘了問了!只知道是個和你差不多大的小女孩!”云浩炎隨口脫出。

    “爸爸!你看你,不是我說你啊!這么重要的人你怎么不問清楚呢?你要知道她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而且她還有可能知道是誰打傷我的!你做事怎么這么粗心啊!你真是……”云雨龍一個勁的教訓起他爸爸來,知道云浩炎用眼瞪著他才趕緊閉嘴又道:“這是我替媽媽說的!是吧!媽媽!”說著還不忘給水蓉使個眼色。

    “雨龍啊!人家不留下姓名就是不想你知道,既然她這么想就不要找了。以后有緣的話在報答她吧!”爺爺摸著他那白花花的山羊胡子祥和的道。

    “噢喲!爺爺!我怎么聽您說的這么麻酥酥的!是不是你說錯了!”云雨龍雙手互抱打了幾個冷顫。

    “你認為呢?”爺爺依然平靜祥和,可以成佛了,云雨龍這么認為的。

    “爺爺,你說的有緣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小孩子啊!哪來什么緣啊!”云雨龍大聲的道。

    “雨龍!你……”“咚——有醫院傳呼!”云浩炎剛想訓兒子,電話卻想了。

    “喂!您好!”在電話頻幕上出現了一個頭頂半禿,頭發胡子花白,面黃枯瘦穿著一件白袍的的老頭。

    “您好,請問您找誰?”云浩炎處于禮貌的問道。

    “我是一名腦科醫學教授,您兒子的情況我也看過,對于他奇跡般的康復,我想請您幫個忙。能否讓我……”那個老頭還沒說完就被云浩炎打斷了。

    “很對不起!在醫院的時候我兒子已經留了檢查備案,所以呢……再見!”云浩炎一下子就把電話掛了。

    “媽媽!爸爸好象煩惱的樣子!”云雨龍湊到水蓉旁邊道。

    “雨龍!你一定要給我把事情交代清楚,不然……”云浩炎已經帶著微怒了。

    “等等等等!爸爸,我……”云雨龍說著用力甩了幾下頭,又道:“我……我……怎么這么暈……”話音一落就倒在沙發上了。

    “雨龍,沒用的,快起來,你一定要給我說清楚!你……”云浩炎見著有點不對勁,立刻跑前幾步,握住云雨龍的手脈,片刻之后,“這是怎么回事?爸!雨龍的病好象又發呢?”云家習武,中醫也是懂的不少,雖然這次云雨龍沒有裝假,不過這鬼還是他鬧的。

    “‘霧’,謝拉!呵呵~~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怎么應付我那老爸呢!”原來云雨龍秘密呼喚了神龍‘霧’,進入自己的精神異界,身體反映變得極微弱,如臨死之人一般。

    “不用了!這次就開始我們的通心吧!”‘霧’淡淡的道。

    “你不先和我說說當年發生的事嗎?”云雨龍帶著好奇心追問著。

    “你想先死嗎?”

    “不想,作為一個天才兒童的我,死的感覺我也試想過,不過我還是覺得生存才是最難的,死最容易做到的事!”

    “應該是吧!不過你還不能死!”

    “我知道!那怎么開死通心?不不不!你不和我說當年的事我靜不下來!”云雨龍使勁搖著腦袋。

    “自己目睹不是更真些!開始把你的精神調到我要求的集中度!你現在只管集中精神,直到你在這的虛幻之體開始泛白光。”

    云雨龍照著‘霧’的話開始做,強行集中精神,要不是他是自小習武的,而且是從武之道開始的,精神力很強,不然云雨龍只有腦死而亡了。

    “雨龍,快點醒來啊!不要嚇媽媽拉!雨龍!”水蓉蹲在云雨龍床邊喃喃的念道。突然見到云雨龍滿臉痛苦的神色,而且全身發熱,豆大的汗珠如雨而瀑。她嚇得一呆,都開始說不清話了,

    “浩炎!來……來……快、快,孩子他……他、他!”

    “怎么回事?蓉兒,怎么拉?”云浩炎立刻破門而入。

    “他……他、他……”水蓉指著全身開始通紅,大汗如雨,痛苦難忍的云雨龍結舌道。

    云浩炎也不多說,馬上探察脈息,又入精神探察,卻不料精神被正在集結精神的云雨龍吸住了,不管怎么收都收不回!就這么定在那一動不動,好象被人點穴了一樣。

    “浩炎,你怎么拉?你怎么拉?”水蓉試干臉上的淚搖晃著云浩炎道。

    “蓉兒,快讓開!”這時爺爺進來拉開了水蓉,又將自己的精神貫入云雨龍體內。

    “‘霧’!我……我……好難……難受啊!怎么……回事?”精神異界里的云雨龍極痛苦的道。

    “有兩個比你強很多的精神力入侵進來了,被你開啟的精神旋渦給吸住了!”‘霧’簡單的回答了他。

    “一定……是……爸爸……和爺爺!我……該怎……么辦啊?”云雨龍艱難的吐出一句話來。

    “兩個辦法!一個慢慢的忍著,撐上五、六個時辰就能安全完成通心了!還有就是我插手強行開啟通心,不過那一刻的痛苦是難以想象的,忍不了就死!”

    “我選第二種!雖然……我不能……堅持,不過……一刻的痛苦……我……我……不會有事的!開……開始吧!”云雨龍咬牙,精神的痛苦讓他的虛體都扭曲變形了。

    “啊——”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云雨龍身上發出一陣能量波,震開了云浩炎和云雨龍的爺爺與水蓉。云雨龍自己也在慘叫過后虛脫昏迷了,不過他的身體還是不斷痙攣,怕是高度的精神刺痛所至。

    云雨龍在兩分鐘后由于刺激的關系痛苦的蘇醒了。在他眼里,自己的爸爸,媽媽,還有爺爺都以不同的姿勢昏倒在地上。雖然云雨龍想去扶他們,卻是有心無力了!

    “云雨龍!現在通心完成了,你現在要不要看看那些事?”‘霧’聲音在云雨龍的腦海里響起。

    “好的!反正我動不了!”云雨龍用意識回應著。馬上他便閉上了眼睛,去尋找周公了。

    青青草地,柔柔小溪,蔥蔥密林,冉冉山峰,還有山林旋律,自然樂章。在這里,似天堂般的奇景,不,應該說比天堂更美。云雨龍真希望能永遠住在這里。

    “夫君,你看我們龍兒多健康啊!”一個很熟悉又有點陌生的動聽女聲鉆進云雨龍的耳朵里面,云雨龍回望過去,差點把他給嚇醒了。天拉!那是誰!不是別人,是云雨龍的媽媽水蓉啊!不管是哪里,都是一般無二,如果不放在一起,就算放一起也辯不出來。

    “夫人,龍兒是我們的結晶,自然得健健康康的拉!這云夢山林天地靈氣積聚,龍兒一定是條神龍!”一個一樣是云雨龍熟悉有有點陌生的男音響起,這個竟然是云雨龍的爸爸!不,應該說一模一樣,讓他差點就開口叫爸爸媽媽呢!

    “就是這云夢山林惹的禍!”‘霧’的聲音突然響起,語氣中帶著點悲傷與怨怒。

    “為什么這么說?”云雨龍頗為不解。

    “龍母是水龍祖族主繼承者,龍父乃火龍族族主繼承者,秉承天道,水火本是相生相克的,但是越往龍族高處地位晉升就越接近水火力之極端,就是相克得越來越厲害,吞彼助己。龍父龍母結合本來就是經過了千辛萬苦的,若不是他們震天撼地的真愛維持著,他們早就相克而死了!”‘霧’簡單的陳序了他父母的戀情,雖然他說得輕松,但是每一個字都透者無比的悲憤。云雨龍聽了也是轟天一擊。他自小也聽過一些真愛傳說,不過比起這個事實來說,那些就像是對牛談琴了。

    “后來呢?”云雨龍平淡的問道,他要暫時平緩一下心情了。

    突然眼前的景色又是一變。紅潤的朝陽爬出天際,山林清露也開始揮發,一切都在寂靜中進行著。“咚、咚、咚!”突然傳來了一陣巨響,打破了這片寧靜。

    “夫君,龍兒快出世了!龍兒快出來了!”水龍公主興奮的叫醒自己的丈夫。

    “夫人,先不要過去,這龍兒力大,小心傷著你!”火龍太子忙拉住她,不讓她涉陷。

    金黃色的龍蛋不住的上下跳動,山林便如同地震般的搖晃起來,山林間的鳥獸也顧不得是誰驚擾它們的好夢了,都各自驚飛逃奔。忽然天際的紅光被遮住了,換上了一片黑壓壓的烏云,剛剛萌光的早晨一下就變的昏天暗地。“咔咔——”兩聲巨響在一線閃光過后響起,閃光將黑牙的山林映成了一片通紅,接著又是幾下,閃電的光線條是越來越粗了。“咔咔咔咔——轟~~”又是一道連環閃電,連山林都被震得轟轟作響。

    “龍兒!”水龍公主護兒心切以準備跑過去,但是在她出腳卻被一只手拉住了。

    “夫人!龍兒自有天地之靈氣護身,出世畢是非凡!”火龍太子像在安慰妻子,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咔咔——轟——”就在水龍公主前面不遠的地方,被這一道閃電劈了一個大坑。火龍太子很慶幸自己的明智之舉。“咔咔——吱吱——”又是一道紅光閃電只劈中了金色的龍蛋,電花跳動的蛋殼伴隨著輕輕的“咔咔”聲開始裂開。裂紋處開始透出藍色與紅色的光,一陣一陣的交替著。隨著光的加甚,裂紋間也噴出了火炎與寒焰,可憐的草地在它極寒與極熱交替下化為灰燼。可能是應著小龍的出世,天上的烏云雖然沒有散,不過閃電已經停止了。

    “砰——”的一聲巨響,龍蛋的蛋殼終于在極熱的火炎與極寒的寒焰下告破,一個火炎寒焰相生不相克的焰球沖天而起,寒焰與火炎流交替流動著,包融成一個擁有絕對相克的能量球。他這么耗能量不打緊,這片樹林可遭殃咯,不到片刻工夫,樹林已經沒有流下任何遺跡,完完全全消失了。“啪”的一響,能量球消失無蹤,蹦出來一條全身光滑流體金色鱗片的小金龍,還真是一條神龍啊(龍蛋孵化出小龍后,龍族要斷定它能力的強弱都是從初生小龍的鱗片色澤來判斷的。如果是純色澤,就代表能力是很強的,如果是純色中色金色,那更是代表是龍中的王者。如今小龍全身光滑流體,表示著他乃龍中的神者——神龍)!

    “龍兒!”水龍公主毫不掩飾透出自己的喜色,但是剛露出喜色的她不得不臉色大變。

    烏云,天上的烏云,那些烏云聚集在一起了,而且烏云的中間聚成一個“炮頭”,對準了天空中剛出來小龍,閃電在烏云間如潮水般涌向那個“炮頭”,聚集了強力電能的“炮頭”閃動起白光,開始冒出電花。“咔隆——”巨大的炮頭已經開炮了,幾米直徑的閃電,有白色、紅色、藍色交織在一起,轟然擊向小金龍。

    “源水之力(源炎之火)!”水龍公主與火龍太子心中共呤,同時大喝一聲使出了自己修為上最強的的力量。一道藍色如水柱般的能量與一道紅色的如炎般的火柱空中相撞,相生融合成一條紫色的能量巨龍直沖那道閃電。

    “源水盾(源炎罩)!”水龍公主與火龍太子又是同時喝出,一層藍色薄膜罩住了空中的小龍和他們,藍色膜外又罩上了一層紅色膜。這些招式是他們啟動了自己的真元發動的,若是被擊破的話,他們便會有死亡的危險。

    紫色的能量巨龍和“炮頭”轟出的電龍砰然相撞,只見白光一強,電蛇火花四射,沖擊爆炸波及范圍好幾十里,白光所擊之處無一能存,強大的力量轟在防護罩上,引的里面一陣搖晃,外面的強光掩蓋了一切的景物。

    白光過后,烏云也隨之消散了,換來的確是無垠的星空。四周的景象,天拉!一片空礦,什么也沒有了,方圓百里之內都是很深很深的谷地!除了防護罩保護的這塊地方是一塊高地外。剛才到底是什么那么大威力?我想這對夫婦是不會管了的。

    “爸爸!媽媽!”小金龍興喜的喊到。

    突然,云雨龍眼前的景色又是一變,原本幾乎毀了的云夢山林又復原了,依然是那樣的山明水繡,花香鳥語。然而好景不長卻總是在這里上演著。享受著天倫之樂的一家子歡聲笑語為這山林增添了一分生機。

    正值此時,山林間的鳥獸再次無故驚飛,天際也來了一片烏云,難道又是天劫?小金龍出生的能力本為天道所不許的,所以引發了天劫,好在他的父母為他擋去了,難道這天劫一定要自己過去嗎?可是從位聽過這套規定啊!看著這些異景,火龍太子的臉色由原來的凝重變得憤怒不堪,瞳孔不由得放大了好幾倍!

    “為什么?為什么?”火龍太子嘴里喃喃的道,一個字一個字都透著無比的憤慨。

    “轟隆隆——”烏云帶著一條條五光十色的閃電,這是“五雷轟頂天神劫”!這次他們對于保護好自己的龍兒是無能為力了,烏云漸移漸近,看起來十分玄美的閃電也越來越近了。小金龍正好奇的欣賞著這片“美景”!

    “‘霧’兒!夫人!我們快走,有多遠走多遠!千萬不要讓這片烏云追上!”火龍太子從來都沒有現在這么緊張過。

    “夫君!怎么回事?天劫真的能躲得過嗎?”水龍公主也感受到了自己丈夫心中的恐懼、絕望與憤怒。

    “走!‘霧’兒!我們快走!”火龍太子一手牽著自己的妻子,一手抓住小金龍就開始向沒有烏云的地方逃串。可惜啊!烏云不是從一個方向來的,而是從四面八方一個圓圈圍過來的,根本沒有地方躲起。

    “夫君!”水龍公主輕呼一聲自己的丈夫,一切他們自己心里明白,不過就難為小金龍糊里糊涂的什么都不知道。

    “‘霧’兒!你要記住!如果我們不在了,你要好好的活著,千萬不要發脾氣知道嗎?更加不要去找什么仇人!這是天劫,無法躲避的天劫!”火龍太子也不管‘霧’能不能聽得懂。自顧自的說完自己的話。

    “恩!‘霧’兒知道了!”‘霧’用稚嫩的童聲回答了他。

    四周的烏云越靠越近,閃電也開始“咔咔”的往下劈了,火龍太子用自己火龍天眼開始搜索,確定好了一個方向后便朝那邊飛去。進入烏云區后,這些雷電很奇怪,劈一個下來,響聲震撼天地,但是連一草一木都沒有傷到。可是,火龍太子卻是滿頭大汗的避著這些雷電。

    “咔咔——”一道雷電從他們身旁擦過,電流的電力震得他們一麻,幸好沒有直接擊中,不然的話就會馬上死翹翹拉。火龍太子帶著他們化作三道光華記飛。“咔——”火龍太子全身一震,那一刻,他定住了,因為自己的妻子,最愛的妻子,與自己生死與共的妻子將要面臨死亡了。一道五光十色煞是好看的雷電擊向了水龍公主,而且馬上就要劈中了,但是他們都無能為力。水龍公主也知道了自己的情況,他們不約而同的放開手,水龍公主從手里全力打出一份力道,而火龍太子借著這份力道盾飛得更快了。“砰!”后方傳來了水龍公主被雷電劈得爆破的聲音。火龍太子眼里沒有滲出一點淚痕,但是他的眼神里掩不住一份悲哀。是不是對自己妻子的,那就不得而知了,現在他的眼神太復雜了。

    火龍太子由單手抓住‘霧’變成了雙手抱住‘霧’。身邊的雷電無數次讓他們全身一麻。但是前方的雷電越來越密集了,火龍太子毫不猶豫的全力將‘霧’往外推,舞便如流星般拖著長長的光尾沖過雷電。不止一次被電的快暈過去的‘霧’不斷堅持保持清醒,終于讓他聽到了他父親與這個滅他一家的主兇的對話。

    “我不問你為什么這么做!只求你放過我的孩子!”火龍太子的聲音很大,因為他估計‘霧’應該昏過去了。

    “我會放過他的,我是要你們死!”一個陰陰的機械的聲音道。

    “那你為什么?啊……”“砰!”隨著火龍太子的一聲慘叫,他被雷電劈碎了。

    后面還自言自語說了什么‘霧’已經聽不到了,他昏過去了。隨著云雨龍眼前也是一片黑暗,什么都沒有了。然后右變的白茫茫的一片。

    “后來我暴走了,你大概也從故事里知道!”‘霧’的聲音有響起了。

    “是吧!我……我真不知道說什么呢!”云雨龍簡單的說道。

    “那你睡一覺吧!”‘霧’淡淡的道。

    云雨龍開始一片昏暗了,他這回真的睡了。但是后面等著他的將會是一件什么樣的事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32263_21_8-m
惡魔就在身邊
作者 漢寶
  陳曌能召喚惡魔,能夠看到死亡。
  「別西卜,用你暴食者的能力,為這位客戶治療一...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