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四神后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叮咚——”下課鈴終于響了,云雨龍感覺自己在比坐牢還慘,簡直是度日如年啊!可是自己因為父母的原因得規規矩矩的,絕對不可以鬧事的!

    “喂!你好了!”云雨龍一抬頭,竟然是那個女孩,她用的是肯定的語氣。

    “我啊?還不錯,比以前更精神了,謝謝你的關心。……喂!你不會還是想要我道歉吧!不是吧!你這人怎么這么……”云雨龍正準備滔滔不絕的說一大堆的,但是被她冰冷的聲音打斷了。

    “我叫上官羽兒!”上官羽兒簡單的說了這么一句。

    “哦,我知道了!你還有什么事嗎?可能我應該感謝你的恩情吧!是吧?”云雨龍殷情大放賣,不斷的眨著自己的大眼睛,微笑著柔聲道。

    “你是干什么的?”上官羽兒根本不理云雨龍的話,自顧的問道。

    “我是學生啊!我是個小學生!如果要真實的,那么我就是……超級無敵的小帥哥兼天才神童和不世奇才的……這個的云雨龍是也!”云雨龍豪邁的大聲道。弄的全班都聽到了,齊齊望向他。

    “變態!”全體學生,當然要出去幾個特殊任務外,都給了云雨龍這么一句話。其實就連云雨龍自己也覺得變態,還不是普通的,而是超級變態狂!不過也沒辦法,要對得起小‘霧’給自己的這身行頭吧,還有就是像這種人向來不會是什么引人瑕思的“貨色”!

    “你是干什么的?”上官羽兒不管云雨龍說什么,還是自顧自的問。

    “好吧好吧!我告訴你,我是趕死隊特別警員,千萬不要告訴別人!知道嗎?”云雨龍小聲道。

    “切——”大部分學生同聲道。

    “他一定是吹牛大王!”一個小男孩大聲道。

    “我猜他能把母豬吹上樹!”另一個小男孩也附和道。

    “誒!你怎么知道!”云雨龍顧作驚訝的道。可是他這么一句卻得到了上官羽兒的認可。

    “你呀!肯定就會吹牛吧!”大部分學生再次齊聲道。真是眾志成城啊!

    “喂!你們這些小鬼!要知道我的能耐有多大嗎?不怕告訴你們……喂,誒,別走啊!”云雨龍邊大喊挽留他們邊趕著他們走。

    “可以說了?”上官羽兒冷冷的道,冷面的樣子仿佛就算是世界末日了也不會動搖。

    “好吧好吧!算你不糊涂!我就告訴你我是來玩的!無聊啊!硬逼著我來上小學,真糗啊!如果每天這樣的話我還真不知道怎么辦呢!”云雨龍先發著牢騷,然后道:“那天還是要謝謝你,雖然我的精神上因為學武的關系出了問題,讓我有時候控制不了自己要大吼!我基本上還是很正常的,不過我看我原來的武學不及你的一半吧!”

    “這是你的實話嗎?”上官羽兒冷冷的道,目光依然冰冷冷的,令人毛骨悚然。

    “你不信?那你要不要我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給你看看呢?”云雨龍信誓旦旦的道,“你真的不信!那好,我馬上就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給你看!你還不信啊?那我就沒辦法了!信不信隨你!”云雨龍一直都在讓上官羽兒相信自己,可是她始終不點也不搖頭。

    “那你要我說什么你才信呢?”云雨龍急得亂跳。

    “你說實話吧!”上官羽兒淡淡的道,不管云雨龍做什么,她都不理會。

    “那什么是實話呢?是說我是修真者嗎?還是說我是一個仙人?開玩笑!我只會武功罷了!雖然沒有你厲害,可我也不會這么屈服于你!”云雨龍頗有點怒火。

    “那你是哪路仙人?來此做什么?”上官羽兒突然閘下個問題差點把云雨龍給閘死了。

    “我是仙人?我是仙人!我是仙人啊!你們信不信她說的!她說我是仙人啊!”云雨龍突然對著那群所謂的同學大喊。

    “信!我們當然相信你是‘仙人’。而且你還是個絕對的仙人啊!”他們齊齊回應道,好象是受過排練的一樣。云雨龍倒。

    “我們當然相信你是先天性腦膜炎的人拉!哈哈哈~~”一個連門牙都掉了的小女孩站出來答道。

    云雨龍剛一爬起來又倒下去了。

    “算了!我不跟你扯了!不過我還是想告訴你,問我的話先得說出自己!還有就是……冰層包不住要爆發的火山的!”云雨龍最后給了上官羽兒一句忠告轉身就走。結果就是這句話讓一個本來冰冷冷的女孩產生一股熱流。

    “是嗎?”上官羽兒背對著云雨龍冷冷的道。說完便朝著教室外走去。

    “哎~~~~咦?你們都看著我干嗎?我很好看嗎?”云雨龍回過頭來見到崇同學擠在一堆看著自己,很是不解的問道。

    “沒有!”眾人齊齊答道。

    “那是我有什么不好看的地方?”云雨龍再次問道。

    “有很多!”眾人依然齊齊回答,根本沒人買他的帳。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給我說!”云雨龍終于不再低聲低氣了,放聲怒喝道。

    眾人“……”

    “誰告訴我就沒事了!不然……”云雨龍用很平常的語氣威脅他們道。

    “切!”眾人手一甩,都是不信,動作真是整齊,不知道排練了多少次了?當然還是有幾道犀利的目光射向云雨龍的。

    最左邊那個塊頭挺大的,足足高了云雨龍一個頭,樣子還是挺帥氣的,身體也顯得很強壯,在云雨龍看來就是初中生在他面前也不敢耍拽;“猛而威,不為己,事歸原,還須穩”這幾句話突然在云雨龍的腦海里響了起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

    中間那個一看就給云雨龍一種由心底發出的寒意,他和云雨龍的身型差不多,頭發云雨龍的斷些,如果要用兩個字來形容他的話,那就是“冷酷”!是絕對的冷酷,絕對沒有半分是裝出來的。“寒而立,威而豎,苦尋寒,終迷方”這幾句話在云雨龍與那個人的目光接觸的一瞬間充斥在腦海里面。云雨龍不解的搖搖頭,目光繼續左移。

    這個人看起來比較吊兒郎當,還很是英俊,不過在云雨龍看起來卻是一種不怒自威的王者威儀隱含在內;即便他再怎么吊兒郎當,在與云雨龍目光接觸的片刻還是露出了威怒之色,一股強烈的壓迫向云雨龍襲來,不過在離云雨龍還有一米的地方就消散無蹤了。“王者儀,猛中立,為求意,方斷向”同樣又是四句話在云雨龍的心頭響起。

    “他們是誰?為什么我會聽到這些話,到底什么意思?算了,該知道的時候會知道的。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和我之間的糾纏以后不能清解了!”云雨龍心里嘀咕著。

    “喂!你們是不是想看看我給你們準備的禮物啊?”云雨龍對著那一堆小孩子叉腰道。

    “你有禮物?是什么?是不是好吃的?”一個小女孩立即問道,看樣子她挺好吃的。

    “切!他能有什么!就算有,我也不稀罕!我爹地那么有錢,還怕沒有嗎?”一個很干凈的小少爺不屑的道。

    “這份禮物呢……呵呵!”說著云雨龍的雙手不停的耍動著,一般看起來好象是發了寶氣。但是在那三個人眼里卻是另一種情況了,一個透明的線團在教室里不斷的飛來飛去的,隨著云雨龍擺動的雙手這根線連上了教室里的所有東西,再他們眼前就有著一根根透明的鋼絲線。

    “就是不許動!誰動誰倒霉!”云雨龍說話間手上的動作已然停止了。他的嘴角揚起陰險的笑容。

    “切……”眾人還想說一句話的,不過他們已經沒機會說了。“啊……”一聲聲的慘叫伴隨著到處飛射的文具和書本的響聲以及桌椅移開的“吱呀”聲交雜在一起。云雨龍因為一顆“善良”的心而不忍的憋過頭去閉眼不看他們。“啊——哎喲!”隨著最后一個人被倒吊起來在摔到人堆上發出哀嚎聲,地上是一片狼藉,書本文具一團糟,哪里還弄得清誰是誰的?

    “哎!慘不忍睹啊!算拉!”云雨龍搖搖頭向著那堆在地上哀嚎的‘同學’走過去。手里還拋著一個超小型“手電筒”,大概有一分米長吧!但是呢,好人難做啊,那群人見到云雨龍走過來,就拼命的往后退,哀嚎聲顯得有些絕望的味道。

    “都給停了!”云雨龍歷喝一聲,所有人都怔住了,不再后退了。不是不愿,而是動不了了。云雨龍把那個小型的“手電筒”對準了他們,一按開關便有一道放射狀的紅光射出,照過所有人后,他們原來的什么傷都不見了,連疼痛感都沒有了。還沒待他們驚喜云雨龍又給了他們一道“命令”。

    “如果你們不想再來一次的話就給我乖乖的收拾好這里!”眾同學看到了地上一片狼藉才回想起剛才的慘痛記憶,于是乎一個個如同得到特赦般趕緊收拾。看到他們是那么的‘乖’,云雨龍不禁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玩夠了的話就跟我來!”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在云雨龍的身后響起。不用看云雨龍也知道是中間那個冷面酷哥。

    “你知不知道在別人背后突然說話很不禮貌!”云雨龍也用著同樣的語氣頭也不回的道。

    “背對人說話也不禮貌!”他簡單冷漠的反駁了云雨龍的話。

    “有事?”云雨龍不知不覺就起了爭斗之心,更加冷漠簡單的道。

    “走!”他簡單的說了一個字就朝著教室外走去,那些忙碌的“人們”很自覺的給他讓開了道。

    “呵呵!有意思!”云雨龍心里笑道。二話不說跟在他的身后。果不其然,另外的兩個也是他一起的,他們倆也再云雨龍的后面跟上了。

    他走著一眨眼就不見了,云雨龍微微揚起了嘴角,一下子也消失了,后面的兩個也消失了。同時碰巧看到他們的上官羽兒也在眨眼間消失了。

    校外的上空,幾個身影在往下落,突然一個點著一顆樹尖嗉的一下又消失了,接著的幾個同樣跟著消失了。

    奇隆市西北行二百多公里的亂石山群,幾個身影悄然而立,一看才知道全都是小孩子。正是云雨龍他們幾個。風吹動了云雨龍的頭發和衣領,他的目光緊盯著一個人,與他對立著站在另一個山頭的小孩子。

    “名字!”云雨龍對什么人說什么話。

    “皇莆青云!”皇莆青云冷冷的回答了云雨龍。

    “南宮奎!”那個身型魁梧的也厲聲道。

    “東方白!”看起來吊兒郎當的那個揚聲道。

    “何事?”云雨龍知道皇莆青云不是羅嗦的人,也就不多說了。

    “先打再說!”皇莆青云死死的盯著云雨龍,就像是餓了好幾天的人死死的盯著美味的食物一樣。

    “好啊!”云雨龍雖然不喜歡亂打架,不過他也想試試皇莆青云的實力怎么樣,所以一口就答應了。

    他們兩人各自背著手立在山頭上,不過彼此的氣勢早已激烈的撞擊互斗起來,不時還有一絲絲的火花激閃。上官羽兒、南宮奎、東方白他們三個見云雨龍他們倆開打了便立身一退躍,各自飛上了后退幾百米的山頂上。

    “吱吱——砰!”云雨龍和皇莆青云激斗的氣勢間已經碰出閃電,閃電一下擊在一個山頭上,立馬那個山頭被夷平了。

    “啊”“喝”云雨龍和皇莆青云同時大喝一聲向前飛去,帶著各自強勁的氣勢抵押沖撞著。

    “砰!”一陣白光暴曝加上一聲巨響后顯出了兩個交替背對的身影,云雨龍和皇莆青云背對著一上一下。各自一個轉身飛到了對方原先站的地方。第一次交手告一段落,簡單點就是互換了一個位置。

    “轟——噲!”塌了!全塌了!石山全塌了!云雨龍和皇莆青云對立間距為直徑的一個圓形地方的石山全部在同一刻下榻!就連大地震動的機會都不給,這些個石山就這么消失了!

    上官羽兒他們一個個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他們不是驚訝這個力量的大,而是因為云雨龍!他們想不到云雨龍就這么和皇莆青云小試身手就這么厲害!簡直可以和皇莆青云平分秋色!

    交手過后云雨龍慢慢的閉上了眼睛,開始回憶剛才交手的情景。皇莆青云也在做同樣的事。

    剛才云雨龍和皇莆青云沖到一起時,他們兩之間的氣勢已經融到了一起。皇莆青云當下就一記猛拳直打云雨龍的面門,因為云雨龍是雙手后背著沖過來的。云雨龍等的就是后發制人,一個大力度的旋轉雙腿已經向皇莆青云的腹部踢去,上身后仰避開了那一拳。皇莆青云同樣是眼明手快,立即向左上方側起,拳改肘攻勢加重向下擊,直打云雨龍的胸口。云雨龍的速度自是不會輸給他,幾個側身左上旋轉直升而起,不僅避開了皇莆青云的肘擊,而且形成一個上下夾擊之勢,右肘和右膝蓋同時往皇莆青云身上襲去;皇莆青云立馬收勢左側一轉,左腳右手同時上提,當住了云雨龍的雙面夾攻,當是同時也輸掉了優先權。云雨龍的工事并沒有因為膝蓋被當住了而停下來,切是利用身體的自然反應一腳上提直踢皇莆青云的后腰;這次皇莆青云實在沒那么快的速度去躲了,只得硬吃了這一記攻擊。受到攻擊的皇莆青云的身體不禁前挺有點失衡,可見云雨龍那一腳不是蓋的;這么好的機會云雨龍哪會放過,左腳緊跟在右腳后面又是一下踢在皇莆青云的背后,同時云雨龍的身體向著皇莆青云的后面轉去。皇莆青云可不是吃素的,受了兩腳可不想第三下,趁著云雨龍轉身之計畜力的一拳猛的打在云雨龍的胸口。雖然云雨龍本來就是向后退,已經消去了不少了力度,但是余下的拳勁還是讓云雨龍有點氣悶,也沒有再攻擊皇莆青云了;云雨龍因為皇莆青云的那一擊身體加速上移,一腳后踢踹在皇莆青云的左肩上。皇莆青云最后也給了云雨龍一個反震,讓云雨龍腳上一麻。就這樣他們倆分開了,氣勢所包的氣團也爆破開來。

    “你很不錯啊!我自己練的那么辛苦也就和你打個平手而已!我還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呢!”云雨龍嘴里吐出了嬉笑的語言,可是眼神依然那么犀利的盯著皇莆青云。

    “我輸你一籌!不用虛偽了!”皇莆青云冷冷的道。

    “呵呵!既然這樣!就不用再打了!今天也不是打斗的時候。”云雨龍的氣勢隨著這句話已經完全消散了,根本就沒有一個先兆,害得皇莆青云差點克制不住往前沖,差點受到不輕的內傷。

    “喂!你這人怎么這樣!太陰險了吧!”站在遠處的南宮奎突然喊道,這喊聲把這一帶地方都震得搖搖晃晃的。

    “喂!大個子!你喉什么!我不是說了我不打了嗎!他自己沒聽見拉!”云雨龍朝著南宮奎厲聲喊道。

    “奎!不要說了!我沒事!我們是四神后裔!你是哪位仙家轉世?”皇莆青云先喝止了南宮奎,再轉過來對著云雨龍道。

    “寒而立,威而豎,苦尋寒,終迷方!給你的!”云雨龍對著皇莆青云大聲道。

    “猛而威,不為己,事歸原,還須穩!”云雨龍一躍到了南宮奎的對面隨聲道。

    “王者儀,猛中立,為求意,方斷向”云雨龍又轉過頭對著東方白說了一句。

    “還是那句!再厚的冰層始終壓不住要爆發的火山!”云雨龍又躍到上官羽兒的面前道。

    “學校見!”云雨龍丟下這么一句便狂奔向奇隆市學校。

    云雨龍的動作很快,眨眼間已經看不見他的身影了,連他們開口的機會都沒有,還有就是云雨龍留給他們每人一句意味深刻的話。他們四個都陷入了沉思。

    “‘霧’!你醒來得真是時候呀!我都還想再跟皇莆青云打打呢!”路上云雨龍有些不滿的道。

    “雨龍!你不用跟他們不和了,如果我要出去,絕對需要你進龍窟來的。他們是唯一進我那里的方法!”‘霧’明確的分析道。

    “喔唷~~真羅嗦!好象一個老太婆似的!我不是白癡呢!我當然知道拉!俗話說……”云雨龍正要開始他的長篇大論時,突然發覺勢頭不對。

    “哎呀!”云雨龍不由得慘叫一聲,因為他被電麻了!‘霧’火暴的用自己的意識充斥電流直接擊在云雨龍的身上!

    “呼——你真行!四神呢?”云雨龍吐了一口煙正色道。

    “就是那四個石像!只怕我再來一次覺醒他們就會蘇醒了!可是他們有點怪!東方的白虎尊神、南方的玄武尊神是龍頭龍尾獅身、西方的青龍尊神、北方的朱雀尊神寒氣很重!”‘霧’簡潔的向云雨龍解釋道。

    “封印?封印!怪!……的確怪!對了!咒!詛咒!對了!封印加詛咒!沒有任何的神魔可破!”云雨龍突然停住了腳步大聲道。

    “記憶在我的主體意識內才齊全!看來必須來龍窟!”‘霧’淡淡的道。

    “好是好!還是要先和他們搞好關系吧!……‘霧’!我問你!我對上官羽兒有種緣分的感覺是什么?雖然我年齡還小!”云雨龍收斂起平常嬉笑的臉。

    “還是在龍窟里!”‘霧’直接的回答了云雨龍。

    “算了!問了也是白問的!哎~~快點回學校了!不然老師打電話回家就慘了!”云雨龍自言自語的道。接著繼續飛馳奔向學校。

    早上的陽光挺柔和的,可是再怎么柔和的陽光也扶不平云雨龍激蕩的心!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228494_21_78-m
超神製卡師
作者 零下九十度
  這是一隻程序員在異世界「刻光碟」的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