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紅色高跟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韃噠、韃噠……”

    蕭若晴紅得發亮的費拉格慕高跟鞋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拖出了一連串讓花無眠心驚膽顫的凄艷音符,花無眠感覺自己正一個人站在黑暗陰森的世界,身體完全不聽使喚地被定在了充滿邪惡的走廊,等待著即將從黑暗中走出的凄厲惡鬼。享受著前方未知恐懼的殷紅皮鞋在黑夜中迷幻般的色彩。

    “你呆在那里干嘛,還不快跟我走!”蕭若晴沒有聽到跟來的乖巧腳步聲,回眸一望,花無眠呆呆地站在走廊的中央,雙眼緊盯著自己的腳跟,恐懼在他的身上淋漓盡致地表現無遺,就如一個身處硝煙彌漫地戰場上,最后一個挺胸站立,看著滿地尸體的膽小逃兵,不知是愧疚還是絕望的恐慌。

    蕭若晴感覺有些怪異,轉身向花無眠走去,可她不走還好,這一走那“韃噠、韃噠”地聲音又響了起來,花無眠臉色蒼白的一步一步往后退。

    “花無眠,你給我過來。”蕭若晴停下了腳步,怪異的是花無眠也跟著停了下來,但是他的目光卻始終注視著蕭若晴的雙腳,眼里依舊驚慌一片。

    蕭若晴試探性地向前邁了一步,花無眠也跟著退了一步,可是當她停下來或后退的時候,花無眠卻一動不動地看著她的雙腳,她一連試了幾次,都是同樣的效果。

    “你怎么了?”蕭若晴無奈之下只能用自認為最溫和的聲音問道。

    花無眠的頭始終沒有抬起看她一眼,仿佛沒有聽到她的聲音,依然故我的盯著蕭若晴的雙腳。

    蕭若晴怒了,她現在已管不了花無眠是真害怕還是假裝害怕,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懲罰花無眠以發泄積郁在胸中的怒火,因為再找不到宣泄口,她害怕她那美麗的胸脯會炸掉。

    “花無眠,我今天不好好懲罰你我就不叫蕭若晴。”蕭若晴知道按現在這個狀態想追上花無眠是不可能的,所以她決定要脫掉腳上那礙人的紅絕高跟鞋,她單腳翹起很是俐落的就把腳上的費拉格慕給卸了下來。左腳向前,右退向后跨了一步,做好了一個百米寒跑的標準姿勢,眼神驕傲的看著對面的花無眠,想當年自己的百米成績可是12秒,對付眼前這個文弱書生她覺得有些大材小用,因此她有自信在十秒之內能把花無眠擒住。

    “蕭老師,你這是要干什么啊?這么晚你還和誰賽跑啊?”花無眠視線中的紅色高跟鞋突然消失,讓他整個人瞬間一震,思緒從黑暗走廊中拉回了現實世界。看到蕭若晴低頭彎腰,一副賽跑時的起手式,怪異的是雙手中還各拿著一只紅色的高跟鞋。他不明白的是蕭若晴不是叫自己跟她去辦分室嗎?怎么自己一個人卻在這咬牙切齒,好像要跟某人賽跑似的。

    蕭若晴本以蓄勢待發的身體突然被花無眠的聲音這么一刺激,差點就有了走火入魔的跡象,這不是存心在耍自己玩嗎?強烈地怒火不停在她的胸腔中燃燒著。

    蕭若晴身體微微顫抖地抬起頭,臉色已如夜色般漆黑,原來黑色的眸子卻釋放出驚人的紅芒,花無眠下意識地向后退了幾步,強烈的危機意識讓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整個身體就如一只正在尋找獵物的獵豹,警惕地注視著四周的一切風吹草動。

    “給我撿回來。”蕭若晴憤怒地一揮右手,手中的紅色高跟鞋就“嗖”的一聲朝花無眠的臉上飛去,紅鞋尚未飛出,聲音就先傳了出去,大有只聞其聲不聞其意的微妙境界。

    花無眠此時的精神世界就如一汪平靜的湖水,而迎面而來的紅色高跟鞋著如一枚投入湖中的石子,蕩起一陣陣漣漪,正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從理論上來說,這枚紅鞋武器花無眠不管是左轉頭、右轉頭、身子左右平移或是輕微的矮矮身,都可以輕而易舉的避過這迎面而來的紅色高跟鞋。可是理論縱然理個千遍萬遍,在現實中不一定就能行得通,往往一點點外界的因素就會導致整個理論大廈轟然坍塌。

    花無眠現在正倒霉的處在理論和現實相悖的狀態,而那所謂的外界因素就是迎面而來的紅色高跟鞋。邪惡的走廊再次出現在他的感覺中,直到那紅色的高跟鞋跟他的臉來了個親密接觸,疼痛才再次把他呼回了現實世界。本已止住的鼻血再次滲過純潔的紙巾,滴落在他腳邊的紅色高跟鞋,開出了無比驚艷的血花。

    “你怎么不躲開!”蕭若晴有些驚慌的走上前,掏出紙巾,“快把頭仰起來,真是沒用,這都躲不開,你還是不是個男生啊!”

    花無眠心里不由一陣苦笑,嘴上卻沒有為自己辨解。他不是不想辨解而是不能辨解,難道要他告訴蕭若晴自己只是因為昨天晚上看了一部《紅色高跟鞋》的鬼片才會有今天晚上這種驚慌失措舉止。一個男生怕鬼想來比被高跟鞋砸到更丟面子,就算打死他他也不會說的,當然不打死更不會說。

    蕭若晴處理好花無眠臉上兩上血洞,低下頭撿起自己掉落在花無眠腳邊的高跟鞋,看到鞋身處被花無眠無意烙下的血之印花,心里不由一陣哀嘆:“天啊!我可憐的費拉格慕,這下又要報費了!”

    “還不走,呆在那里跟鬼聊天啊!”蕭若晴喝斥道,聲音中明顯充滿了對花無眠無邊的怨氣。

    花無眠被蕭若晴的一個“鬼”字嚇了一跳,驚慌的朝四周的黑夜望了望,仿佛黑夜中有什么東西要走出來似的,嚇得他趕緊朝蕭若晴追了上去。對于現在的花無眠來說,一個充滿怨氣的女人遠遠沒有處于黑暗中屬于未知事物的鬼來得可怕,可是沒過多久他就自己推翻了這個理論。

    蕭若晴覺得自己今天很倒霉,從倒霉的繳獲了那本黃皮書開始,她的運氣就好像被花無眠帶走般,放學的時候想回去煮飯換下味口卻倒霉的發現宿舍沒電了,出去吃飯卻倒霉的把菜湯弄到了身上,洗澡剛洗到半就倒霉的停水了,無奈之下只能赤裸著身體站在浴室里等著那幸福之水的再一次到來。本以為會到此結束,沒想到現在自己最寶貴的費拉格慕就這樣毀在了花無眠幾滴鼻血之下,現在還要光著腳,提著鞋,形像大毀的走在這昏暗的走廊上,心里的苦真是無以言表,不過萬幸的是,現在還在上晚自習,走廊上除了花無眠和自己外就再也沒有一個人,而整個辦公室里也僅僅只有她一個人。這多多少少讓她郁悶的心里多了一絲安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06542_4_151-m
全能巨星奶爸
作者 奔跑的傻兔
  一覺醒來,韓墨成為了另一個人,不僅如此,還多了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公主。在別人眼裡他是男神,是...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