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私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路風塵,因為擔心家人追來,奉直和若水不敢直接從蜀郡經鳳翔府(注①)回長安,而是繞道果州經萬州、安康郡(注②)從南邊繞道回長安。

    馬車終于在天黑前進了城門,長安地處北方,地勢平坦開闊,到底是天子腳下,街道開闊,房屋高大巍峨,店鋪林立,處處大氣莊重。

    雖然天色已暗,卻仍然不失繁華熱鬧,三三兩兩的行人氣度不凡、衣飾華貴,一幅天子臣民的安穩自得樣子,當然其中也有衣著普通的平民急急走過。

    有的店鋪已經掛起了避風燈,紅紅的燈籠柔和溫暖,倒也不辜負滿街錦衣夜行的人。

    若水打起簾子,到處盯著看,只恨路上耽擱了時間,現在天色晚了看不太清楚,這處處迥異于巴山蜀水的京城,讓她怎么也看不夠,一時間到也忘了心里的忐忑不安,禁不住面露清新甜美的微笑。

    雖然稚氣未脫,卻依然臉若朝霞,目若夜星,花瓣一樣的紅唇邊,是兩個醉人的笑渦。

    奉直好笑地看著和孩子一樣好奇的她,打算安頓下來就帶她好好逛逛京城,想象著若水站在京城最繁華的街道上歡呼雀躍的樣子,忍不住抿嘴笑了,心里的擔憂全被拋在了腦后。

    馬車很快駛到一座府邸前,高高的圍墻,紅漆銅環閃閃發光的大門,御賜的黑色匾額上,刻著“安靖侯府”幾個金光閃閃的大字,門兩邊是兩個被摸得溜光水滑的大石獅,門前開闊平坦,青石鋪地,一幅莊重大氣、富貴華麗世族之家的樣子。

    終于到家了,可是兩個人的心卻沉到谷底。才這個時辰竟然大門緊閉,而且門前沒有點燈,守門的小廝不見蹤影,是他不家的時候發生什么事,還是碌兒沒有把話傳到?

    若水的臉一下子變得蒼白,她緊緊的抓住虹兒,一臉的無助和害怕,象一頭受驚的小鹿。奉直用眼神安慰了一下若水,滿心狐疑地抓起銅環使勁叩著。

    半晌,門開了一個縫,一身青衣的管家一個人走了出來,他迅速打量了一眼奉直身邊的兩位年輕女子,心里嘆惜了一聲,連忙畢恭畢敬地見禮。

    “二公子回來了,老奴叩見二公子!”

    “于伯,快別這樣了,快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門口怎么一個人也沒有?見到碌兒沒有?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

    于管家同情地看著滿臉驚慌的若水,連忙也見了禮:“這位就是云小姐吧,老奴見過云小姐!”

    奉直一把拉起他:“別多禮了,快告訴我是怎么回事?”

    “哎,二公子,你派碌兒回家向侯爺和夫人秉明你們的事,侯爺大怒,碌兒被打了二十杖,要不是奉貞小姐想辦法求情,恐怕早被打死了!夫人也氣暈過去了……”

    “我娘她怎么樣了?你快說呀!”

    “別擔心,少爺,現在已經醒過來,大夫正在開藥。不過夫人說了……”心里暗嘆,這回二公子禍惹大了,竟然帶回一私奔的蜀郡女子。

    “你老不要吞吞吐吐了,快說呀!”奉直扶著搖搖欲墜的若水,著急地催著。

    “夫人說,公子你做下這等辱沒祖宗、大逆不道的事情,讓你回去馬上跪家祠。云小姐與我于家非親非故,又非我于家明媒正娶,不許踏入于家一步,若公子不聽,她就以死相見!侯爺大怒,正在前堂等你,老奴恐怕你回去,一頓家法是免不了的!你進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回侯爺的話,不要再激怒他,先躲過這頓打再說吧!”

    奉直呆住了,轉過頭去看若水,那嬌艷的紅顏已變得蒼白,她死死地咬住嘴唇,明媚的眼里溢滿了淚水,事情被她擔心的要糟多了,虹兒呆呆地扶著若水,一路上千辛萬苦,左逃右避地追了來,竟是這等結果!

    “娘怎么會這樣呢?若水,別難過了,娘一定誤會我們了,我們現在就進去,一定要向她解釋清楚!”

    奉直拉住滿臉淚痕的若水,就要撲進去。

    “二少爺,別叫老奴為難了,侯爺見夫人昏了過去,已經令人守在門口,嚴令只許你一個人進去,其他人一律不許進去。你快進去看看吧,夫人都氣得不行了。”

    若水緊緊抱著虹兒,淚水橫流,面如死灰,嘴唇哆索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剛還是秋水明眸、瀲滟紅唇,這會卻象風雨中飄搖的弱柳。

    “若水!若水!不要這樣,相信我,我一定會娘接受你的!虹兒!虹兒!別發呆了,快勸勸你家小姐!”

    奉直心痛地看著大受打擊的若水,不顧街上仍仍三三兩兩的行人指點,緊緊地抱著若水,好象一松手,她就會倒下去。

    “少爺,你快進去看看吧,一家人都在等著你!”

    “可是若水怎么辦?她這么遠地跟了來,一個弱女子,除了我誰也不認識,爹和娘不許她進門,讓她怎么辦?”

    奉直急得恨不得大哭一場,只知道好不容易遇到心愛的女子,就再也放不下,就千方百計帶她回來終生廝守,誰知道到了家門口卻是這般不堪的情景!一邊是爹娘,一邊是心愛的女子,他到底要怎么辦?

    “于伯,從小你就對我最好了,求求你幫幫我!我到底該怎么辦!”

    管家心痛地看著相擁而哭的一雙壁人,他重重地搖搖頭,終于開口:“少爺,云小姐目前是絕對進不了府的,即使老奴讓你們進去,侯爺和夫人在氣頭上也不能相容,沒準還火上澆油。權衡之際,唯有讓云小姐先在外安置下,等夫人氣消了,你再慢慢求老夫人和夫人,總是母子連心,想她不會看著你難受的。你先進去見侯爺的,別讓他等太久了,云小姐的事以后再說吧。”

    奉直痛苦地搖搖頭:“她和虹兒兩個弱女子,在京城舉目無親,現在天快要黑了,讓她們去哪里安置?流落在外萬一被壞人騙了怎么辦?”

    “少爺,你就聽老奴一句勸吧,眼下唯有如此了。現在天色已經晚了,今晚只能先安置在客棧里,明個再想辦法吧!”

    奉直緊緊攥著若水的手:“對不起,若水,我真沒想到會是這樣!可是我又不能反抗爹娘,只能讓你暫時受委屈了。咱們先按照于伯的安排,你今晚和虹兒先在客棧里安置,明天再想辦法,好不好?別哭了!”

    兩雙淚眼相對,卻又無可奈何,蜀郡聊聊數面,情根深種,不顧一切私奔,一路青山綠水、郎情妾意、年少無憂,雖私相婚配于禮不合,可是相愛起來卻管不了那么多,特別是自信親生父母總是最愛兒女,最多責備一番,到頭來還是一定會成全他們,誰知面對的一切卻是如此不堪,父母的反映竟然如此激烈,若水連家門也進不了!接下來他們又該面對什么樣的責難?長相廝守會不是只是一場夢?

    “少爺,不敢再磨蹭了,快點讓云小姐先安置,咱們趕緊進去吧,你可要小心說話,千萬別惹怒了侯爺和夫人吃苦頭!”

    “可是,誰帶她們去客棧呢?要不你帶她們去吧,別人我不放心。”

    管家搖搖頭:“侯爺和夫人一再交待不許我管你們,如果惹怒他們我以后想照顧云小姐都難。不如這樣吧,這位車夫大哥一路隨你們來,看樣子也是個可靠之人,不如讓他送云小姐主仆二人去離侯府不遠的消遙居客棧,要一間上房先住下,其余的明天再說吧!”

    奉直無奈地點點頭,也只好這樣了。他從身上掏出碎銀子遞給車夫:“這位大哥,兄弟有為難之處,大哥是京城人氏,對情況比較熟悉,麻煩大哥把云小姐主仆二人送到消遙居客棧,要一間上房,吩咐老板這是安靖侯府的客人,要小心侍候,安排老實可靠的老媽子侍候著,好湯好飯地供著,千萬不可怠慢!這些是大哥的車錢,余下的算是辛苦費。”

    車夫推辭不得,只得接了,一路相伴,他很喜歡這兩個善良開朗、俊美無雙的公子小姐,也很希望看到他們能成姻緣,誰知到了家門口,卻遭受這般磨難,這王侯公卿還真和窮人不一樣,自個的孩子也舍得這樣為難。

    “公子請放心,你和小姐都是好人,一路上對我很是照顧,我一定把云小姐安置好。不過說句不該我說的話,云小姐拋下親人,遠離家鄉地跟了公子來,公子無論如何也不要負了她!”

    “謝謝大哥,就沖你這句話,我拼死也要為若水爭得一切,我們成親那天,一定請你來喝杯喜酒!”

    于管家擔心家里侯爺等得急了火上澆油,忙催促他們快點。

    奉直戀戀不舍地遞上包袱和銀兩:“虹兒,你家小姐就托付給你了,你們不要怕,安心跟著這位大哥走,消遙居客棧條件不錯,看在安靖侯府的面子上,掌柜的一定會安排好一切,你們在那里先住下,明天我一定想辦法去見你們。”

    轉過頭,對上若水茫然無依而又驚慌的眼神,心狠狠地疼了一下:“若水,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你今晚先安置下,一路辛苦奔波,好好吃頓飯睡一覺,別想太多了,我定不負你!”

    若水點點頭,想到奉直回到家里可能要受家法,想到自己這般尷尬的處境,忍不住淚眼婆娑。

    “阿直,你回家千萬小心,不要激怒你爹娘,實在不行,就先不要提我們的事,等二老消消氣再說吧,有虹兒陪伴我,你就放心吧!快進去吧!”

    任是奉直男兒身,再也忍不住和若水相擁而泣,若水癡癡地看著他,英挺的眉,高高的鼻梁,略顯剛毅卻又不失柔和的臉,特別是一雙溫暖而深隧的眼睛,象陽春三月的潭水,讓人一眼就深陷進去,一生一世也出不來。

    這就是她理想中的少年郎,風度翩翩,舉止倜儻,既儒雅又不失男兒英氣,他若執卷,必是一個溫文爾雅,滿腹經綸的才子,他若執劍,必是一個風liu瀟灑,豪氣沖天的儒將,他若看她,必是一個深情款款,相依相隨的良人。正是這樣的男子,才能讓她拋家舍親,一心相隨。

    “嗯,阿直,我信你,只要和你在一起,再多的苦我也不怕,只要我們倆一生一世在一起。我會爭取得到你爹娘的諒解,爭取讓他們喜歡我,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已不能回頭,我要一直走下去,只要你在我身邊。”

    說完唯恐奉直要受家法,壓下心頭千萬般委屈和驚慌,不敢讓他再磨蹭下去了,狠下心來推開奉直,拉著虹兒轉身上了馬車。

    馬車漸漸遠去,趴在窗口的若水也看不見了,奉直心痛萬分,眼睜睜地看著她千山萬水地跟了來,卻在家門口生生分離了,咬咬牙,轉身跟著于管家進了家門,哪怕門里面是暴風雨,為了若水也一定要承受!

    注:①鳳翔府,今陜西省寶雞市

    ②果州,今四川省南充市

    萬州,今重慶市萬州區

    安康郡,今陜西安康市

    ------------------------------------------此書起點中文網首發,最新最快章節盡在起點!請大家收藏、推薦,支持此作,并歡迎評論!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4-m
盛世謀心:名門嫡妻
作者 花開有信
  沈卿雲萬萬沒想到自己也有穿越的一天。   腫麼原主還是個重生的?重生了還被虐死,這戰鬥力也... (馬上閱讀)
Sys_82_822-m
重生之豪門媳婦
作者 shisanchun
  重生在豪門,華衣美食帥老公。可是老公太花心,小三帶球找上門。當偶好欺負嗎?偶要大爆發!!!... (馬上閱讀)
1778991_84_841-m
全職業米蟲
作者 秋夜聽雨
  師兄說,修仙是個痛苦而漫長的過程……哎,你怎么三個月就結成金丹了!   答:因為我技能全... (馬上閱讀)
1049673_88_881-m
江湖遍地賣裝備
作者 禾早
  一個關於宋朝殺手跌落到網絡遊戲《江湖》裡的故事……   似乎,有人說這世上沒有三句話說不... (馬上閱讀)
3491843_80_803-m
極品小填房
作者 薛少言
  暴躁女漢子一朝穿越,醒來居然成了一個剛死了老公的寡婦,家宅深深,她除了是個沒錢沒權沒地位的...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