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江北淵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民政局。

    辦理結婚證的工作人員,瞄了一眼面前的二位新人。

    男人,高大英俊,氣質卓絕。

    女人,嬌小玲瓏,脣紅齒白。

    是郎才女貌的一對。

    “兩位是自願結婚的吧?”在蓋章之前,工作人員公式化問了一嘴。

    女人抿著嘴角,沒說話。

    男人看了女人一眼,知道她心裡有些不快,不動聲色收回目光,薄脣微張,只淡淡吐露了一個“是”字。

    “好的,祝二位百年好合!”

    工作人員話音剛落,伴隨著咣噹兩聲,女人只覺自己腦袋也被咣噹了兩下。

    在5月21號的這一天,從此以後她便不再是單身貴族了!

    ……

    “大姐!你就為了區區二十萬,把自己嫁了?!”

    咖啡廳,丁寶怡用看智障的目光上下打量著面前的言念。

    鵝蛋小臉,彎彎淺眉,清澈水汪汪自帶濾鏡效果的杏仁眼,小巧的鼻尖,粉嫩的脣。

    身材也是極好,雖然不像她這樣是D,但言念好歹也是個C。

    從小到大,言念一直都是班花,之前還被富二代追求過,現如今為了區區二十萬,就把自己嫁給了一個破醫生,丁寶怡替她不值!

    言念自己倒是不以為意,喝了口咖啡,淡淡聳了聳肩膀,“我有什麼辦法,我媽不給我資助,我又沒錢開花店,貸款也不夠格,而且他說……會對我好。”

    “男人說對你好,你能信?不知道相信男人的話,母豬能上樹?”

    言念一挑眉,“他……知道我不是處的事情。”

    聞言,丁寶怡頓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是了。

    若不是因為這個,言念怕早就嫁人了。

    她之前那個男朋友,原本二人都快結婚了,婚前做了檢查,醫生說言念不是處,對方當場悔了婚,還破口大罵言念一聲“破鞋!”。

    從此以後,言唸的性子就冷了,每逢同人交往之前,必定要問上一句:

    “我不是處,你介意嗎?”

    思此及,丁寶怡忍不住重重嘆了口氣。

    “當年也不是你的錯,你連那人的臉都沒看清楚,不是?”

    “那件事,我不想再提。”

    誰都有年少輕狂的時候,她的年少輕狂,就是在她十八歲成人禮那年,醉酒於酒吧,睡了一個看不清臉的男人。

    “咚咚。”

    突如其來的敲桌聲響,同時吸引了言念和丁寶怡兩個人的注意。

    面前的男人,西裝革履,相貌堂堂,五官算不上多麼精緻,但是骨相很正,稜角倒是剛毅外捉,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

    言念瞄了丁寶怡一眼。

    “你朋友?”

    未等丁寶怡開口,男人看著言念,“我有事情單獨同你說。”

    言念:“我不認識你。”

    男人:“你肯定認識江北淵。”

    廢話。

    江北淵是她老公。

    她不認識就怪了。

    丁寶怡見狀識趣起身,“我想起我家裡天然氣沒關,我先走了!”

    “喂——”

    瞅著溜之大吉不管不顧的好閨蜜,言念暗自憋了下嘴。

    損友!

    男人在言唸對面坐下,遞過去一張鍍金名片。

    上面“徐氏集團CEO徐況傑”幾個字,有些滾燙。

    “我是老江的朋友,他生病了,感冒幾天都不見好,你過去照顧照顧他,他能好得快些。”

    聞言,言念無語,“生病了找醫生,找我做什麼,我又不是華佗。”

    領了證之後,她就再也沒見過江北淵。

    仍記得當天從民政局出來,她就告了別,一字一句同她法律上的丈夫劃清界限,“我們說好的,結婚之後互不干涉。”

    當時她記得江北淵的臉色不好看,三分沉冷,四分寡淡,“我沒同你這麼說過。”

    “喂,結婚之前可是說好的,各取所需,我得到了二十萬,你要是有需求了,你就找我,沒需求的話,這幾天我都住在花店。”

    話音剛落,便見男人臉色愈發寒涼了。

    “……隨你。”

    他薄薄的脣落下這兩個字之後,轉身就走。

    光影相間,夕陽切割開他的背影,在地面上劃開一抹孤絕料峭的冷硬來。

    江北淵那道修長寬闊的剪影,在她腦子裡迴盪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帶著空間重生八零了
作者 燕小陌
新書《老祖宗她是真的狂》求收藏。 前世,唐瑜有點兒慘,諸如壯年早死……停! 重生了,前世的破事...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