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她又不願見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眼看著言念報警,兩人對視一眼,這才趕忙離開,吃瓜群眾也紛紛散去。

    ……

    不遠處的黑色邁巴赫裡。

    方才的那一幕全然落入了車內的江北淵和徐況傑的眼裡。

    風波安然解決,徐況傑煙癮上來了,點了一根菸,咬著菸頭,順便遞給江北淵一根。

    江北淵:“戒了。”

    “哎?你什麼時候戒菸了?……哦對,那丫頭不喜歡煙味是吧,所以你給戒了。”

    “剛剛那兩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是江北淵關注的重點。

    有那麼一瞬,他甚至都想跳下車去英雄救美了,轉念一想,他老婆的戰鬥力其實沒那麼弱。

    徐況傑叼著煙,不以為意地吞雲吐霧,“估計就是看不過去想要砸場子的,這塊地皮,中心街,位置好,再加上交通便利人源密集,很多人想搶這門頭都搶不到。”

    要不是他受江北淵所託,親自找了關係說動著,現在哪還輪到言念在這裡開花店。

    江北淵皺了眉,目光遠遠略過去,一隻手搭在車窗上,“看她生意慘淡,估計沒人脈又沒市場,不懂營銷所以生意不好,你給她開開路。”

    “喂,你老婆,憑什麼讓我開路??”

    “就因為是我老婆,才讓你開路。”

    換做是別的女人,他還懶得管。

    “那我成天給你辦事,我有什麼報酬?”

    問他要報酬了?

    江北淵冷笑,“下次你若是再咯血,找別的醫生給你做引流手術。”

    “哎別啊!”

    濘城誰人不知他江北淵是胸外科第一把刀。

    而他徐況傑成天吸菸、喝酒、作息不規律,肺不出問題才怪!

    幾年前做了一個胸腔閉式引流,就是江北淵給他做的,無副作用無風險,到現在他都活蹦亂跳的。

    思此及,他認慫,能用錢辦到的事情,還是別拼命了。

    “不過那丫頭應該受了驚,你不下車看看?”

    “……”

    江北淵沒說話。

    眉目之間的擔心顯而易見。

    夕陽西下,從他這個角度,將不遠處那抹嬌小兀自的身影盡收眼底。

    她低著頭在掃門前的土,額前的碎髮垂下來,遮住了她的眼睛。

    十年前,她不是這個樣子的。

    那股子小太妹一般的蠻橫勁兒,沒有了,不知去哪了。

    “走吧,”

    江北淵收回目光,眼角餘光卻還是瞄著,又氣又無奈,聲音悶悶的……

    “她又不願見我。”

    *

    言念發現,自己的水逆期,應該是過了。

    因為自打上次那兩個大漢來找茬之後,她店裡的生意就好了太多。

    從早上八點開始營業到關門,絡繹不絕的買花者,之前積壓的囤貨都賣出去的,搞得她一大早就得起床去進新貨。

    就這樣又過了兩天,言念沒想到她母親馬雪燕能找到這兒來。

    還沒等她開口,馬雪燕二話不說對著言唸的臉就是一巴掌!

    “好啊,你什麼時候揹著我開了這個店?錢是怎麼來的?給我老實交代!”

    馬雪燕之前是個脾氣很好的人。

    自從十年前,言唸的父親去世之後,她性格大變,易怒又暴躁,在單位受的氣全部衝言念頭上撒。

    連帶著言唸的性格也變了,起初還會反抗幾句,久而久之,變得寡言了,再也不願意解釋。

    “我跟你說話你沒聽見?你開這麼大的店面,錢到底是怎麼來的?!該不會是偷的吧?”

    “……”

    言念不說話,自顧自擺弄著手裡的花。

    “死丫頭,你聾啦?!”

    馬雪燕抬了手,眼看一巴掌又要打過來,反被言念扼住手腕拂到一邊去。

    “打夠了沒有?!”

    “你剛剛說什麼?”

    “我說,打夠了就滾!別妨礙我工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九零長女有點蘇
作者 燕小陌
自古寒門難出貴子?原生家庭影響下一代?讀書無用論,女人就該認命安分? 曲凡表示奮起不服,誓要...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