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警花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個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

    每個人對這個問題有不同的答案。

    對一個小姐來說,最悲哀的莫過于在付出了許多的唾液、汗液和其他體液之后,發現得來的嫖資是假幣。

    對一個網絡寫手來說,最悲哀的莫過攢了幾十萬字的稿子后,上傳還沒有幾天就被一大群讀者留言:“快TJ吧!”

    而對曹天齊來說,最悲哀的則是與在酒吧邂逅的美女一番溫存后,找準目標正要做全力一擊,卻被一陣急促的門鈴聲告知一切不過是一場夢。

    “誰啊……..”曹天齊打著哈欠,拖著疲憊的步伐,來到院子里打開了門。

    按門鈴的人是物業經理,他一見曹天齊,急忙滿臉笑容的鞠了一躬:“打擾了,曹先生,我也是沒有辦法。”

    “什么事?”

    物業經理正要說話,背后傳來一個銀鈴般悅耳的聲音:“人出來了嗎?”隨后一個倩麗的身影走上前來,毫不客氣的將物業經理推到一旁。

    曹天齊頓覺眼前一亮,這是一位個子高挑的警花,瓜子型的臉龐上掛著一雙大小適中的眼睛,薄薄的朱唇淡抹唇彩,白皙的臉頰略帶緋紅,身材略有些纖瘦,卻有著傲人豐挺的胸部。

    在曹天齊見過的所有女孩子當中,這位警花的相貌即令不是第一,肯定也是第二。尤其是包裹在莊嚴的警服里面,更能帶給人一種異樣的誘惑。

    警花的年齡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不過氣質顯得要成熟一些,帶著些許的嫵媚,只是大概是由于職業的關系,少了幾分這個年齡應有的朝氣。不過這位警花此時的表情,卻沒有相貌那樣美麗,說起話來聲音冷得都能掉下來冰碴:“你住這里?”

    “對!”

    “同住的還有誰?”

    “只有我一個人!”

    “姓名?”

    “姓曹,名天齊…….”

    “性別!”

    曹天齊不太滿意對方的態度,所以回答起來很不客氣:“你說呢?”

    “住址?”

    “你敲門前沒看門牌號?”

    “你不要這樣無禮,我現在是在辦案,希望你能好好配合…….”

    “我就是個普通的職員,上班時間都在辦公室,下了班就宅在家里,此外什么都不干。今天是休息日,一直都沒出門…….”曹天齊斜倚在門框上,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問:“你們辦什么案能找到我頭上?”

    “你是普通的職員?”警花眼睛一亮,向曹天齊身后看了看:“那么這棟別墅是你自己的嗎?”

    濱海花園是濱海市最高檔的社區,建有各種檔次不同的別墅。曹天齊所住是其中最高檔的,西班牙風格三層樓,帶有數百平方米的院子,載著各種花卉植物,有獨立車庫和工具房,市價至少要五六百萬元。

    “當然,你可能會懷疑,以普通職員的收入怎么會住在這里…….”曹天齊又打了個哈欠,這才接著說:“我可以告訴你,這是家人留下的!你還有什么問題,提出來,我一并回答了!”

    警花抬手看了看表,隨后說道:“現在是下午十五點三十一分,今天在此之前的時間里,你都干什么了?”

    “睡覺!”

    “幾點起床?”

    “中午十二點!”

    “你也太懶了?!”

    “你管得著嗎!”

    警花聽到這話登時就要發火,物業經理見狀急忙出來打圓場:“這個……..曹慎先生啊,公安同志也是執行公務,麻煩你就配合一下吧…….”

    原來,不遠處一間別墅的主人今天上午死了,根據現場情況暫時無法斷定是自殺還是他殺,因此刑警隊過來調查,要向周圍的住戶了解一下情況。

    在高檔社區里出了這樣的事,當然是物業部門所不愿看到的。且不說死亡事件本身造成的影響,刑警隊這樣大張旗鼓的調查取證對住戶所構成騷擾,就已經讓物業部門吃罪不起了。他們本來想把事情壓下來,可刑警隊那邊不依不饒,非要按最復雜的刑偵程序處理。

    一邊是執行法律的刑警隊,一邊是背景雄厚的業主們,物業部門誰也惹不起,只能到處賠笑。苦了物業經理,因為肌肉僵硬,滿臉的笑容已經收不住了。

    警花對物業經理的態度還算滿意,于是繼續盤問起了曹慎:“起床后都干什么了?”

    “吃飯,看電視,上網.。”

    “還有呢?”

    “沒了!”

    “真的?”警花上下打量了一番曹慎,突然說道:“把你今天做過的所有事情再說一遍,注意,一定要詳細,越詳細越好!”

    “今天中午十二點,我從床上起來,先把內褲穿上……….因為我習慣裸睡,所以穿衣服必須先穿內褲。順便說一句,我對內褲外形的選擇通常是四角形的,因為這樣有足夠的空間,確保男性重要器官能過正常發育。至于材質,我一定會要純棉的,因為舒服、透氣性好,而且有利于健康…….”

    “停!別說了!”聽到這些話,警花的臉色騰的紅了起來:“你胡說什么呢?”

    “是你讓我詳細說的,難道你還不滿意?”曹天齊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那我只能說得更詳細點了……那就是在起床之前,我也會有正常男人通常都會有的一個生理活動…….”

    “你…….你怎么還說?”警花氣得跺了跺腳,指著曹天齊的鼻子呵斥道:“誰讓你說這些東西了?”

    物業經理在旁邊沒聽明白,插嘴問了一句:“什么生理活動?”

    “那就是把眼睛睜開!”曹天齊一字一頓地說罷,緊接著又補充了一句:“好像有人把事情想歪了!”

    警花看著曹天齊,剛開始覺得這是個流氓,現在覺得根本就是個混蛋。如果不是穿著警服,她會撲上去狠狠揍上一頓:“我不怕老實告訴你,你現在的嫌疑最大,因為你家距離死者最近,而且沒有人能證明案發時你不在場!我希望你好好配合我們,否則后果自負…….”

    旁邊出了人命案,警察進行調查是正常的,但這個警花的態度實在太過惡劣,那樣子幾乎就是把曹天齊已經當成了犯罪嫌疑人。

    曹天齊因此感到很不舒服,于是決定讓對方更不舒服:“有證據你就抓人,沒證據就請回,我要去接著偷菜了!順便提醒你一下,在查案的時候,你要首先出示自己的證件,證明你確實是警察,而且還應該有一個以上的同事在場!然后應該要求看我的證件,確定我本人的身份………你把這些過程全忽略了,竟然就來和我談犯罪嫌疑的問題?”

    警花聽到這番話愣住了,因為曹天齊說的完全正確,警察在查案的時候正是應該履行這樣的程序,否則完全可以被投訴。盡管投訴往往并不能產生什么效果,但多少還是會帶來些麻煩。

    曹天齊打量了一下對方,隨口問了一句:“還不知道你叫什么?”

    警花從牙縫里擠出了一個名字:“陳夢晗…….”

    “不知道這些穿著制服的女孩,是不是會被包裹住所有的性格呢?”曹天齊的目光在陳夢晗的身上來回掃視著,穿著一身警裝的陳夢晗顯得英姿颯爽,身材凹凸有致,渾圓的胸部和臀部緊繃著深藍色的布料,呼之欲出。曹天齊看著,心中不由得暗想:“誰說國產貨的質量不行,警服的質量就很是不錯,竟然沒被她的胸給撐壞。”

    陳夢晗發現了曹天齊的目光,俏麗的臉蛋“騰”的紅了,惡狠狠的問:“你在看什么呢?”

    如果是其他女警遇到這樣的事,頂多是不屑一顧,或者向對方投去一道蔑視的目光。但陳夢晗不一樣,當警察是為了偵破傳說中的大案要案,而不是為了受氣。何況有官居高位的父親作后臺,她在公安系統內部尚且縱橫睥睨,又怎么會忍受這樣一個下三濫的色狼。

    曹天齊坦然回答道:“我在看你啊!”

    “誰允許你看的?”

    “沒人允許,可你畢竟是女孩子,而且很漂亮。一般來講,動物在不能獲得永久生命的前提下,都會通過選擇異性繁衍后代,來做為自己生命的延續,人類也不例外。”曹天齊點上了一支煙,深吸了一口,然后繼續說:“因此,無論男人還是女人,如果見到吸引自己的異性,都會格外的關注。我是正常人,相信你也是。”

    “可是你不吸引我!”陳夢晗咬牙切齒的說。曹天齊此時的這個形象,在陳夢晗的眼里和一個嫖客沒有什么區別。

    “那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曹天齊聳了聳肩膀,告訴對方:“但是你不能阻止我欣賞你!”

    曹天齊和陳夢晗的這番對話,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注意。物業經理害怕打擾這兩位過招,躲到一旁偷偷的聽著。其他刑警發現之后,也暫時放下了手頭的工作,遠遠的看著,但誰也不走過來。

    陳夢晗遏制住了開槍的沖動,問曹天齊:“我還有幾個問題,你在什么單位工作?”

    “現在的名稱是東正地產發展有限公司!”

    “你具體負責什么工作?”

    “樓盤的營銷策劃!”

    “你昨天都干什么了?”

    “在公司上班!”

    “有誰可以證明?”

    “公司的所有同事!”

    “我會去調查的!”陳夢晗把所有問答的內容都記到手頭的一個小本上,然后合上了本子,對曹天齊說:“別讓我知道你與這起謀殺案有什么關系!”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要是想整我,自殺你也可以說成是我BI的!”

    “你怎么知道是自殺?”陳夢晗一挑蛾眉,問道。

    剛才的一番對話已經讓陳夢晗露怯了,曹天齊直覺地感到,陳夢晗缺乏實際工作經驗,也沒學過太多的專業知識,恐怕是沒等對現場進行詳盡的勘查和取證就跑過來問話了。于是,曹天齊決定氣氣陳夢晗:“你又怎么知道是他殺?”

    曹天齊的猜測是正確的,陳夢晗的確不知道案件的性質。盡管陳夢晗主觀上希望是一起謀殺案,但負責取證的副大隊長已經說了:“自殺的可能性更大!”

    因而這句話讓陳夢晗一時語塞:“我......”

    曹天齊又說:“我說是自殺,屬于猜測!我是老百姓,想怎么猜就怎么猜!你說是他殺的原因,不會也是來自于猜測吧?你可是警察,辦案是要講證據的,怎么能夠用這樣的態度對待自己的工作?”熄滅了煙頭,曹天齊繼續說:“當然了,你們可以把**之后推下樓摔死定義為自殺,同樣也可以把自殺定義為他殺!這種事情,老百姓早就見怪不怪了!”

    陳夢晗的臉一會紅,一會綠,正在表演紅綠燈的時候,副大隊長走過來告訴她:“我們可以撤了,確實是自殺………”

    出于對物業部門和周圍住戶負責的精神,副大隊長大致介紹了一下案情。

    死者當年是第一批下海炒股票的人,后來在股市中獲得了巨額財富。但由于錯誤的投資策略,在這兩年的大熊市中賠得傾家蕩產、債臺高筑。其親友證實,從前段時間開始,他就已經流露出十分強烈的厭世傾向,現在看來是真的選擇了以死解脫。

    死者的自殺方式難度高了一點,把現場也弄的像是兇案現場,因此才驚動了刑警隊。不過根據調查,死者可能是想以此騙取巨額保險金。

    無論如何,對于在場的這些人,事情可以暫時告一段落了,只是陳夢晗卻開始恨起了曹天齊。她氣呼呼的看著曹天齊,眼球上布滿了血絲,似乎要奪眶而出。最后一跺腳,頭也不回地走了。

    “慢走!不送!”曹天齊在后面說道。

    “對不起,曹先生,打擾了!”物業經理送走了母老虎之后,急忙來給曹天齊賠罪。

    “沒事!”

    回到起居室后,曹天齊打開了電腦,開始閱覽財經新聞。剛才通過刑警們的交談,曹天齊對國內的股票市場產生了很大的興趣,想要看看傳說中全世界最具潛力的股市是怎樣把一個大活人生生迫上自殺的道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316011_4_12-m
重生之御醫
作者 夜的邂逅
  陳天麟,一位聞名世界的華人外科醫生,因為一場陰謀重生回到他母親遇難的那一天,並獲得來自千年...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