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孽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看了許久之后,曹天齊覺得這位鄰居死得太冤了,因為證券市場已經出現了轉暖的跡象。

    比如,炒得沸沸揚揚的降低股票交易印花稅,雖然目前還未正式宣布,但是能夠引起這么多討論,肯定不會是空穴來風。還有,放松QFII在國內證券市場的各種限制等等,都是天大的利好。只是這些利好還沒有真正落到實處,因此股市仍然是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曹天齊從國外帶回來的巨額資金,在買了這棟別墅之后還剩有大部分,目前都存在銀行里。曹天齊想要給自己的錢找一個穩妥的投資渠道,自己的后半生可能就要靠這些錢了。

    “或許這將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曹天齊打定了主意,便開始進一步鉆研起來,結果用去了整整一夜的時間。

    第二天早晨,曹天齊終于摸透了國內股市的基本狀況,并選擇出了幾支最具潛力的股票,這才長長伸了一個懶腰,從電腦前站了起來。

    “見鬼!要遲到了!”今天是周一,而且還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周一,曹天齊看了看表才發現就要到上班時間了,便匆匆吃了幾口飯,打了一輛出租車去上班了。

    然而就在距離公司還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曹天齊卻遭遇了塞車,幾百輛車就像一堆胡亂扔到地上的牙簽,任憑交警汗流浹背的疏導著,卻依然混亂不堪。

    “又要遲到了~!”曹天齊看了看表,發現距離上班時間已經不到五分鐘,禁不住長嘆了一聲。

    到目前為止,曹天齊上班一個月,遲到二十九天。每一次,曹天齊都想出各種理由,比如扶老太太過馬路等等,至于生病的借口更是經常用到。至于曹天齊熱衷遲到的原因,其實很簡單——睡覺時間晚。

    曹天齊是一個生性散漫的人,本來就很向往自由自在和隨心所欲。而在過去生活中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曹天齊卻是在壓力與恐懼之下度過每一天。現在回歸平常人的生活,曹天齊更要追求閑散與舒適,至于是否會為此丟掉工作,反倒是次要的。

    此外,曹天齊的生物鐘也和其他人不太一樣,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思想就能夠高度集中,清晰地思考許多問題,白天的時候反倒哈欠連天。如果早早的上床,也只會輾轉反側,直到平日里上床的時間才能入睡。

    不過曹天齊的這種自由自在和隨心所欲,卻是任何一個領導都不能接受的。公司主管連發數條警告,并以解雇作為威脅,要求曹天齊遵守公司紀律。

    終于,在用光了所有能想到的借口,身體各個部位輪番患上各種尋常難以見到的罕見疾病之后,曹天齊知道自己再也不能遲到了。然而就在昨天,盡管提早出門一個小時,曹天齊卻遇到了一件百年不遇的事情——警匪槍戰。

    在影視劇里,劫匪通常選擇下班時間動手,這一次卻偏偏要趕在大清早搶銀行。與這些反常的劫匪相比,警察的表現更讓人生氣——趕到現場的速度太快了,只要他們晚來十分鐘,讓劫匪安全離開,昨天就是曹天齊破天荒按時上班的日子。

    于是曹天齊和其他上班族一樣,急忙找地方躲起來,默默地數起了槍聲。等到雙方槍戰完畢,劫匪被就地正法,曹天齊鉆出來想去上班,卻又作為目擊者被警察帶走做筆錄。

    等到這一切終于結束,曹天齊才灰溜溜去了公司。陳安洪主管看著這個遲到了三個小時的員工,聽著那無奈的理由,兇狠的目光差一點就要炸碎厚厚的眼鏡片。

    陳安洪是個十分嚴厲的人,經常劈頭蓋臉的訓斥下屬,不過曹天齊看得出來,在那平日不茍言笑的外表下面是一顆善良的心。他聽曹天齊講罷進過,冷冷的說了一句:“如果你不愿意,今后每天可以在十一點三十分上班,正好可以趕上吃午飯!”

    “那太好了!”

    “但是......”陳安洪說到這里,目光更顯兇狠起來:“每月向公司交五千元伙食費!”

    曹天齊苦笑一聲:“這可是我兩個月的薪水!”

    “不滿意就卷鋪蓋走人!”

    曹天齊長嘆了一聲,當即保證道:“明天肯定按時上班!”

    言猶在耳,曹天齊今天卻又要遲到,這一次可真的沒臉再說什么了。

    尤其重要的是,平常還好說,今天則是個特殊的日子——新老板上任。昨天下班前,陳安洪一再叮囑他:“公司的制改已經完成,明天新老板就來了,早晨九點鐘準時開會。你可千萬不能遲到了,今后給私人老板干活,可不比當初,說炒魷魚絕不含糊,你一定要給人家留下一個好印象。”

    曹天齊點上了一支煙,想起陳安洪的這番話,咬了咬牙:“反正也不遠了,索性跑著去吧。”

    打定了主意,曹天齊付過車資下了車,把煙頭瀟灑的往身后一彈,然后就要邁開步子,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沖向公司。

    但就在這個時候,曹天齊卻聽身后傳來一聲慘叫,回頭一看,發現身后不遠處有一個高挑的美女,正花容失色的看著自己,顫聲問道:“你……你干什么啊?”

    女孩穿著一件寬松的低胸T恤,必須承認,她的確有資本穿的這么性感。兩座如凝脂般嫩滑的Ru房高聳著,向中間擠壓形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溝,而此時一縷青煙正從中裊裊升起,好一副“日照乳溝生紫煙”的美景。

    “惹禍了!”曹天齊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立即沖到女孩身前,把手從T恤的開口處伸了進去,試圖找到煙頭。

    曹天齊當然明白,自己的這個行為很容易招致誤解,但是看到女孩子手足無措的的樣子,卻也沒有其他辦法。等到女孩子自己回過神來,不是玉體燙傷,就是衣服燒著。在曹天齊的心里,其實并未存有揩油的念頭,因此用手撐開T恤,有意避開乳峰,盡量不碰觸女孩的身體。但是盡管如此,曹天齊仍然感覺到,對方穿的是一件半罩杯的文胸。

    這是一個十分老套的橋段,與其他類似的事情相比區別只是,如果換作其他人的話,臉皮可能沒有曹天齊這樣厚實,真的敢把手伸進女孩的衣服里——色狼除外。

    但是故事的重復性也就到此為止了,因為曹天齊的行為的確被人誤解了,而且對方還不是普通人。

    曹天齊準確的找到了掛在兩個罩杯連接處的煙頭,就當剛剛用力掐滅的時候,旁邊有人嬌喝一聲:“流氓!”

    伴隨著話音,曹天齊感到右側惡風不善,急忙往后一仰,躲過了對方的一記右勾拳,然后立即解釋:“你聽我說!”

    出手的是一個穿著牛仔裙女孩,個頭中等,有著十分雄偉的胸部。鴨蛋圓的臉蛋上帶著一股冷峻的神色,是一個冰山美人。在曹天齊看來,她的身材比例非常好。那暫時充當了煙灰缸的美女像個模特,個頭有些太高了,而且顯得瘦弱,不若這個女俠,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

    曹天齊正在回味著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賦》,女俠那邊廂又說話了:“聽你解釋個屁,你這個流氓,跟我去公安局!”

    曹天齊過去是瞪眼就宰活人的,脾氣不是很好,聽女俠出言不遜,便有些不高興:“你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嗎?上來就罵人,太沒教養了吧?!”

    其實,曹天齊并不指望模特能幫忙澄清,因為這種事情實在說不清楚,如果她也認為自己的行為是性騷擾,那么自己真的就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不過,模特被這一連串的事情弄愣了,什么都不說,只是傻傻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

    女俠仔細打量了一番曹天齊,先是一愣,隨后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原來是你!”

    曹天齊聽到這句話看了看對方,發現竟然是昨天的那位警花陳夢晗,只不過她此時換了便服,臉上化了妝,頭上還帶著鴨舌帽,所以自己一時間沒認出來。

    偶然邂逅一位美女是運氣,連續邂逅兩次是緣分。但曹天齊卻覺得自己遇到這位警花是霉運加孽緣,對方先是不知道為什么是指責自己,現在又發生了這樣的事,顯然不會善罷甘休。

    曹天齊思來想去,最后一咬牙,索性破罐子破摔:“我還就是耍流氓了!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告辭了!”

    “別走,和我去公安局!”女俠沖過來,就要薅曹天齊的衣領:“早就知道你不是好東西,這一次抓了你的現行,你還想跑?”

    “想動手?”曹天齊看了看對方,冷冷說道:“別以為我不打女人!”

    曹天齊說著,側身躲過女俠,隨后在后背輕輕一推。女俠一個踉蹌,往前竄出了好幾步,這才停住身形。

    曹天齊看看四周,剛才自己和女俠的一番摩擦,已經讓四周密密麻麻聚滿了人。

    中華民族有一個非常可愛的傳統——看熱鬧,哪怕這個熱鬧充滿了危險和殺機,只要足夠吸引人,龍的傳人們也會舍死忘生,乃至扶老攜幼的前往觀瞧。見到一個男人先是性騷擾一個美女,然后和另一個美女大打出手,此種千載難逢的熱鬧怎能不吸引人。上班族忘了上班,退休族忘了去鍛煉身體,紛紛圍攏過來。

    曹天齊知道自己不能耽擱下去了,上班遲到還是小事,引起這么多人注意,自己恐怕更說不清楚。想到這些,見女俠沒什么大礙,曹天齊雙手抱拳:“如無他事,小生告辭了。改日登門賠罪。”

    曹天齊說罷,正要轉身離去,卻感覺有兩個冷冰冰的東西頂在了自己的腰上,隨即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不許動!”

    曹天齊回頭看去,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兩個中年男人站到了身后,其中一個正拿槍對著自己。

    “你們是什么人?”曹天齊沒有慌亂,很平靜的問道。

    警花走到曹天齊的面前,得意洋洋的笑了笑:“當然是警察!我們都見過面了,你還不知道?!”

    “你說是警察,你就一定是了?”曹天齊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的告訴對方:“昨天提醒過你,警察表明身份時,是要出示證件的!你今天早晨沒有,現在同樣沒有!”

    警花怔了一下,知道曹天齊說的事實,于是很不情愿的拿出證件晃了晃,然后吩咐那兩個中年男人:“把他押回局里!”

    盡管警花的動作很快,曹天齊還是看清楚了,警官證上寫著“陳夢晗——三級警司”。因而曹天齊有了一絲疑惑,按照公安系統的提職和評級制度,三級警司的警齡至多不會超過四年。而那兩個中年男人,看歲數至少也應該混到二級警督了,為什么會對這么一個黃毛丫頭唯命是從。

    如果曹天齊在公安系統有朋友,是不難打聽到陳夢晗這個名字的,因為她是市公安局局長的千金。三級警司有的是,而市公安局的局長即便算上副的也沒幾個,生了姑娘的更是只此一份。

    陳夢晗的父親是實干起家,從派出所到區分局,再到市公安局,一路走下來,即便是在就任局長之前,全市公安系統也很少有不認識他的。換句話說,陳夢晗是成長在警察堆里的,凡事上了點歲數的警察,基本上都可以說是看著她長大的。

    這兩位中年警察,論輩分就是陳夢晗的叔叔,但縱然他們年歲大點、輩分高點,陳夢晗畢竟是局長的千金,他們怎么敢不惟命是從?更怕這小魔女有半點閃失,到時候無法向局長交代。

    一般來講,警察的后代也當警察是比較常見的,不過多數情況下只是為了能捧上鐵飯碗,陳夢晗則不然,完全基于對這個職業的熱愛。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40347_4_151-m
明星爸爸寶貝妞
作者 沉入太平洋
  「妞妞。」「嗯?」
  「你愛不愛爸爸?」「愛!”
  「有多愛?」「...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