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當街耍流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陳父當了一輩子警察,深諳其中甘苦,本不愿讓寶貝姑娘遭這份罪。可以想見,以其作為市公安局長的影響力,給女兒找份好工作簡直易如反掌。但陳夢晗卻偏要穿警服,陳父在無奈之余,也只能同意。

    這里面有個很有趣的細節——按理說,陳夢晗應該對警察的工作非常了解,然而在她的記憶中關于警察的印象,除了父親終日忙碌和疲憊的身影,竟然更多的是從國外的警匪片中得來的。

    陳夢晗自幼被周圍的人視若掌上明珠,嬌慣的很不像樣子,因為養尊處優,所以生活顯得很平淡。于是她一直都渴望尋求刺激,而這也是當警察的真正目的。進入公安系統之后,陳父的一個錯誤安排,還真創造了機會,差一點成全她的這個理想。

    在很多人看來,陳父應該把陳夢晗安排到市局機關工作,不僅工作相對輕松、待遇好、提職快,留在自己的身邊也方便照顧。但是,國家公務員管理條例里面有關于親屬回避的規定,按照這一規定,陳夢晗不能在自己父親的直接管理下工作。

    陳父作為全市公安系統的領導,無法公然違反這一規定,因此就把陳夢晗派到基層去了。這個時候,他動了一點私心,本來陳夢晗可以去派出所當個戶籍員,他卻安排陳夢晗進了待遇比較好的刑警隊,也就是陳夢晗夢想中可以與歹徒槍戰的地方。

    至于陳夢晗自己,成為刑警沒多久,就明白了何謂國情不同。在國外的電影電視劇中看到的那些場面,絕難在現實社會中見到。事實上,即使國內的一些警匪類電視節目,都已經嚴重脫離了生活實際。有的人當了一輩子警察都沒開過幾次槍,甚至佩槍執行任務的時候都不多,更別說滿街飛車抓賊、悍匪機槍狂掃之類的事。昨天曹天齊碰到的銀行劫案,就已經是濱海市建市以來天字第一號的大案。

    其他的大案要案也有,甚至還很多,但警察破案更多靠的是智慧。每偵破一個案件,都需要到基層做大量的走訪和調查工作,同時還得寫大量的法律文書,不僅單調乏味,而且十分辛苦,這些都不是陳夢晗愿意忍受的。

    刑警隊大隊長看出了這一點,便派了兩個老成持重的警察,陪著陳夢晗便裝上街巡邏去了,不指望能破什么案子,但求別惹禍就好。

    在街上逛蕩了一段時間,面對無聊透頂的工作,陳夢晗的神經快崩潰了。直到昨天,好不容易才發生一個大案子,她卻因為感冒發燒而請了假,很不幸的沒趕上。

    不過陳夢晗不肯輕易放棄,今天在案發地點來回巡視,試圖發現一些線索,結果剛好看到了曹天齊“救美”的那一幕。當時,她本著“找不到劫匪就是抓個色狼也好”的原則,立即出面干涉。

    如果不是昨天的案子讓警方高度戒備起來,另外兩名警察身上也不可能帶槍,看到陳夢晗吃了虧,他們毫不猶豫的制住曹天齊。

    幾個人很快回到了刑警隊,陳夢晗洋洋自得的向大隊長匯報:“抓到了一個色狼!”

    大隊長簡單詢問了一下經過,當時就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陳父把陳夢晗安排進刑警隊,給大隊長增添了許多麻煩。這位局長千金根本做不了基層工作,整天只是吵吵嚷嚷要破大案要案,他本來就頗感頭痛,而這件事更是有些近乎胡鬧了。但大隊長又不好說什么,只得苦笑著搖了搖頭,吩咐兩個警察:“你們做一下筆錄吧!”然后就走開了。

    按照程序,曹天齊和女模特被分開詢問。女模特不能肯定曹天齊的行為帶有惡意,不過也說了煙頭的事,曹天齊則如實講述了事情經過。

    不知道究竟是曹天齊幸運,還是女模特幸運,那個煙頭只是落在了胸罩上面,把胸罩燒壞了一點,女模特則玉體無恙,曹天齊因此可以省掉一大筆醫藥費了。

    詢問完畢后,兩人的筆錄一對,基本上沒有什么出入。辦案的警察明白,這不過就是一個誤會,連最普通的民事糾紛都算不上。

    但是陳夢晗卻不依不饒,強烈要求:“給他定個流氓罪!”

    這話讓曹天齊有些火大,問陳夢晗:“你知道什么是流氓罪嗎?”

    “這……”曹天齊問到點子上了,陳夢晗沒有系統的學習過法律知識,她只是聽說過這么一個詞,卻根本不知道具體內容。

    “我來告訴你:流氓罪是指聚眾斗毆、尋釁滋事、侮辱婦女或進行流氓活動,破壞社會秩序,情節惡劣的行為。根據流氓罪的主觀特征方面,只能是出于故意。其他犯罪動機一般來說,不是基于某個人的利益沖突,也不是為了某種特定的物質利益,而是公然藐視國家法紀和社會道德,通過粗野下流無恥的破壞公共秩序的滋擾活動,尋求精神刺激或追求某種卑鄙欲念的滿足。這種主觀特征是流氓罪和本質特征的重要表現,也是正確區分流氓罪的一個重要特征。1997年新刑法頒布后,這一罪名就取消了。”

    陳夢晗被曹天齊說的目瞪口呆,旁邊的警察雖然知道曹天齊說的有道理,卻也不能看著自己人吃虧,于是說:“但是你的行為畢竟構成性騷擾!”

    “第一、你們沒有證據證明我實施了性騷擾;第二、我國刑法中沒有關于性騷擾的處置規定。”

    這個警察還要說什么,曹天齊根本不給他機會,冷冷的告訴他:“我有理由懷疑你們違法辦案,我要把這件事情如實反映給警務督察部門。”

    其他警察都不說話了,無奈的看向陳夢晗。陳夢晗想了想,然后問:“你說你不是故意把煙頭扔到對方的衣服里,可我就不相信,怎么能那么巧?你明明就是故意的!”

    曹天齊毫不客氣地說:“當時,我是向身后扔出的!難道你的后腦勺長眼睛了嗎?我是沒長,所以沒看到!說巧合,有人買彩票還能中五百萬呢,不是更巧合嗎?還有,對法律一竅不通的人都能當警察,這簡直已經可以說是神奇了!”頓了頓,曹天齊繼續說:“此外,如果這位女士認為我的行為對她的人身安全構成損害,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申請民事賠償,或者也可以到派出所報案,我愿意承擔屬于我的責任。但是無論如何,這件事情都輪不到你們刑警隊來管。”

    陳夢晗聽出曹天齊的話中暗含挖苦,卻又不好當中發作,只得走到那個模特身旁問道:“你是不是要告他?”

    包括昨天和陳夢晗一起去調查自殺案的人在內,在場的所有警察都很不理解,陳夢晗為什么執意與曹天齊過不去,那一場小小的口角不至于讓陳夢晗把曹天齊恨成這樣。

    其實陳夢晗這樣完全是出于一種職業責任感,昨天被曹天齊弄了一鼻子灰之后,她通過戶籍系統調出了曹天齊所有的個人資料。讓她頗為失望的是,曹天齊沒有犯罪記錄,因為其人在十六歲時就出國了,直到不久前才回來,所以其他記錄也是一片空白。

    這也讓陳夢晗感到困惑,曹天齊只是房地產公司的一名普通員工,不該有錢住在這樣豪華的別墅。雖然也有很多這樣的人——早年到國外淘金,然后回國享受生活。但是,一則、曹天齊太年輕了,基本不可能憑借自己的奮斗,合法的獲得這樣的財富;二則、曹天齊既然回國,為什么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出去當一個平凡的打工仔。

    至于曹天齊聲稱財產是父母留下的,雖然從邏輯上站得住腳,但資料沒能提供任何有關其父母的線索,只是顯示在國外很早就過世了。

    其實陳夢晗如果能查到曹天齊所在國家的警方檔案,驚訝程度會成倍增加——因為那同樣是一片空白。

    陳夢晗想到這些,覺得抓到一條大魚,決定進一步查查曹天齊,也許這就是一個漏網已久的強奸搶劫殺人犯。于是她打算依據當街耍流氓的罪名先把曹天齊拘起來,然后慢慢審問,肯定能揪出幾件大案要案。

    然而女模特并不知道陳夢晗為社會除害的決心,看了看屋子里的人,搖了搖頭:“算了,我相信他不是故意的!”

    陳夢晗聽到這話,似乎看到夢寐以求的大案要案就要飛走了,但是她不肯輕易放棄,于是開始做女模特的思想工作:“你要敢于同不法分子作斗爭,何況他已經傷害到了你的利益!不必擔心他事后報復你,我們將對你采取必要的保護措施!”

    “我真的不想告他!”女模特搖搖頭,無奈的說:“我還趕時間呢!如果沒有其他事,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女模特本就不想追究下去,陳夢晗這話的作用更是適得其反。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陳夢晗自己也知道,繼續糾纏下去沒什么意思了,只能恨恨的對曹天齊說:“你給我等著,別落到我手里,我早晚會抓到你的!”

    曹天齊懶得廢話,徑直走出刑警隊。那位女模特剛好從身邊走過,曹天齊微微一笑,很誠懇的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系!”模特說罷,正要繼續往前走,曹天齊又說:“我也應該感謝你,幫了我的忙!”

    毫無疑問的是,曹天齊再次遲到,到公司的時候,會議已經開完。曹天齊灰溜溜的走進辦公室,同事們紛紛投以憐憫的目光,那種感覺就像是在出席遺體告別儀式一樣。

    曹天齊知道被炒魷魚是難免的了,也不管在同事們的眼里,自己是否已經是死人一個,一屁股坐到自己的椅子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總經理秘書周瞳躡手躡腳的走到曹天齊身旁,悄聲問:“親愛的曹總,您怎么才來啊?!”

    曹天齊苦笑起來:“我自己都說不清!”

    周瞳輕聲笑了起來:“你不是出去干什么壞事了吧?”

    “是壞事把我干了!”

    周瞳沒有繼續追問下去,轉而說:“可你遲到得也不是個時候,大家都很擔心你呢!”

    在同事們當中,曹天齊享有不錯的聲譽。一則因為他很少介入公司內部的派系斗爭和利益搶奪;二則是他為人很慷慨。

    前一條涉及到各大企業和其他單位都存在的的現象。有一句俗話“秦檜尚有三個好朋友”,在一個大的群體里面,往往會有一些人彼此走得很近,如果同時又存在著共同的利益需求,小團體或小幫派就產生了。

    如果說在表面的一團和氣之下,公司里處處都是刀光劍影,一點不為過。曹天齊對此采取了一種超然的態度,從不參與任何一方,與大家都保持著良好的關系。

    至于后一條,則是曹天齊性格使然了。

    曹天齊剛到公司沒多久,同事們就發現這是一個冤大頭。想讓曹天齊請客吃飯簡直太容易了,只要臉皮厚點,主動提出來,曹天齊肯定答應,而且是見者有份,至于去的地方,檔次也絕不含糊。事實上,在這一個月時間里,幾乎每一天的中午和晚上,曹天齊都在請公司的人吃飯。

    如此一來,公司的同事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吃了人家的嘴短,曹天齊終日遲到、工作散漫的事情,除了陳安洪也就沒有人詬病了。不過陳安洪也只是說在當面,根據周瞳提供的情報,他從沒在公司高層面前說過曹天齊的不是。

    同時,公司的人也對曹天齊的真實身份產生懷疑,各種各樣的猜測和謠言瘋狂流傳。因為十分顯而易見的是,曹天齊的這種慷慨,再加上平日里的一身名牌服裝,并不是那點薪水能承擔得起的。

    在這件事情上,各類能人志士充分發揮了聰明才智,捕風捉影的根據一些蛛絲馬跡,創造出了各種各樣的說法。言之鑿鑿,說起來有板有眼,甚至找來一些佐證,不容你不相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362534_4_74-m
玄帝歸來
作者 微笑大師
  高考之後,林玄突然失蹤,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沒人知道他其實是被人沉入龍湖,從而意外穿越到了...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