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記憶中的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個比較被多數人認可的說法是:曹天齊是某位富豪的公子,將要接手家族的事業了。因為缺乏經驗,現階段被送出來打工,從最底層做起。

    謊言重復一萬遍就是真理,慢慢的就有人對謠傳信以為真,對上面這個說法中毒最深的就是周瞳。所以周瞳總是稱呼曹天齊為曹總,或許是出于玩笑,或許是一種暗示,曹天齊對此也習慣了。

    周瞳是標準的OL美女,平日里總是一身職業裝。身材中等,略顯豐腴,鴨蛋型的臉蛋上,一雙水靈靈靈的大眼睛精靈閃動。

    在曹天齊看來,周瞳最讓人稱道的是姣好的皮膚,欺霜賽雪,白皙滑嫩,猶如凝脂一般。但是周瞳自己顯然不這樣看,她對自己的一對碩乳更有自信,因此襯衫的紐扣總是故意少系兩粒,半露出深深的乳溝,讓每一個見到的男同事都大吞口水。

    盡管周瞳本人從未提及感情生活,曹天齊倒也看得出來,這位OL最大的夢想就是釣個金龜婿,從此告別自力更生的苦難生活。這種想法在現今的社會上倒也屬平常,何況周瞳畢竟有這個條件,所以曹天齊也沒有什么腹誹。不過曹天齊卻不知道,周瞳已經篤定自己是一位富豪的兒子——或許是私生子,誰知道呢?!無所謂,她是不在乎的!

    有了這樣的身世,再加上曹天齊自身條件也很不錯,一米八十多的身高,棱角分明的英俊面龐,這樣的男人毫無疑問是女人們夢寐以求的。周瞳自然不例外,所以一直都很關注曹天齊的個人生活,不過她的一顆芳心倒也沒有完全暗許,因為對一件事一直都很困惑。

    能夠當好秘書的,必定是八面玲瓏,待人接物都十分得體,且目光精準善于識人的,周瞳正是如此,故而她發現曹天齊盡管平日里穿著得體考究,但渾身上下卻沒有一點富家子弟的華貴,反倒總是不經意的流露出一種狠戾之氣。另外,曹天齊不太喜歡打理外表,看起來總是一副懶懶散散的樣子,缺乏富家子弟的那種精致。

    古人說:“面由心生”,實為至理名言,不過這個“面”不能簡單理解為人的容貌,而是包含了人的氣質、眼神和行為習慣。

    一個人可以整容,卻無法輕易改變自己的氣質,因為這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而且氣質是與個人的生活密不可分的,可以說是生活造就了氣質。一個終日在田間勞作的農民大伯,無論如何也表現不出來大學教授的儒雅,反之亦然。至于眼神,則可以暴露出一個人的心理狀態,忠奸之辨往往可以此做為標準。

    其實,周瞳如果能了解曹天齊過去的生活,就不會對此感到困惑了。

    無論如何,兩個人還是走得很近,周瞳不僅利用一切機會,在曹天齊面前表現自身條件優秀,既有胸又有腦,還給曹天齊提供了對職場新人最為重要的東西——公司的內部情況,這其中既有可以在臺面上明說的,也有只能在私下秘密流傳的,還包括公司上層做出的一些決定和安排。

    周瞳的高明之處在于,既把情報出賣給了曹天齊,以博得好感,同時又裝作是不經意的提及,而非有意的泄露。

    曹天齊看了看周瞳,問:“我的秘書大人,你不好好的在自己辦公室呆著,總到處亂躥什么?”

    任何人都喜歡與美女在一起,曹天齊也不例外。但是曹天齊也知道,雖然周瞳喜歡在公司里到處溜達,但也都是閑暇的時候。正常來講,現在這個時間正是她最忙的時候,能到自己這里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我這不是擔心你嗎!”周瞳說著,有意無意的俯低了身體,讓曹天齊的視線可以順著乳溝,往更深處看去。一點淡淡的藍,表明了她今天胸罩的顏色。

    “你的關心,還是留到給我送別的時候吧!”曹天齊語氣輕松,卻帶著一絲自我嘲諷。

    “新老板今天來了,一大早就開了個會,各部門都要進行改革。說是將裁掉一批亢員,卻又說要另外招聘一些新的人才,走上新的工作崗位。”

    “早料到有此一招了,說到底,不就是大換血嗎!”

    “此外……”停頓了片刻,周瞳才繼續說下去:“還申明了紀律,今后公司絕對不能允許出現遲到早退和無故曠工之類的事情。”

    曹天齊點點頭:“這就是給私人老板工作!”

    曹天齊所在的公司是一家房地產企業,準確的說是開發商。該公司過去隸屬于市建委,凡是這類企業在市場上都有一定的壟斷優勢,但也都有一個通病,就是人浮于事、工作效率低下。

    不過這樣美好的日子,曹天齊并沒有享受到,在他還沒來公司的時候,制改問題就提到日程上來。

    由于需要在同類企業未來的改革中起到一個示范作用,而且該公司權益歸屬明確,不存在什么糾紛,故而制改進行得非常順利,各主管部門都是一路綠燈。進展速度之快,以至于公司的員工們,在還沒有通過各種渠道打聽到相關消息的時候,制改就已經完成了。

    改革之后的公司,成為一家全資私營企業,以嶄新的姿態投入到市場競爭當中去。可以想見,人家投資這家公司是為了賺錢,而不是搞慈善,因此在公司內部必然將要進行大刀闊斧的革新。因為公司過去是吃著官飯,故而產生了很多尸位素餐的人,這一次必然要受到沖擊。

    總的來講,相對于曹天齊這樣的普通員工,真正對此感到擔心的是公司的中高層領導。過去,他們都掛有相應的國家干部等級——比如說在這里是經理,平級調到政府部門就是處長——如今卻全都成了普通的企業管理人員。因此在制改之前,有門子的人基本都調走了,剩下一些走不了的,戰戰兢兢的等待著新老板的到來。

    但是盡管如此,今天畢竟是新老板正式走馬上任的第一天,新官上任三把火,再次不幸遲到的曹天齊很有可能被當作雞,殺給其他的猴子看。

    基于一種虱子多了不怕咬的心理,曹天齊反倒坦然了。他注意到周瞳今天穿了一條很短的裙子,渾圓飽滿的大腿包裹在透明的長筒絲襪里,立即冒出了一個壞心眼。

    “幫我倒杯水!”曹天齊把自己的杯子遞給周瞳,微笑著說。

    “你也太懶了!”周瞳雖然嘴上這么說,還是走到了飲水機旁。

    飲水機就在曹天齊辦工作的側面,因此當周瞳走過去的時候,他可以很好的觀察周瞳而不被發現。

    果然,當周瞳給曹天齊接水的時候,微微彎下了腰,裙裾因此上翹,隱約露出了飽滿軟潤的臀部,卻盡是潤如溫玉的肌膚,卻沒有一絲別的顏色。

    “大概穿的是丁字褲吧!”喝著周瞳送來的水,曹天齊心中暗忖。

    兩人本來還要聊下去,陳安洪卻在走了過來,周瞳對曹天齊做了個鬼臉,立即就溜走了。

    面對曹天齊這位大爺,陳安洪這一次沒有再說什么,只是搖搖頭,扔下一句:“你好自為之吧!”

    此時的曹天齊,已經篤定自己將要失業,于是決定站好最后一班崗,一如既往地打開QQ,開始偷菜。正偷得高興,曹天齊目光一掃,發現陳安洪出去兜了個圈子,又走了回來:“小曹啊,經理要見你!”

    公司原來的經理已經在制改完成前調走了,現在的經理是新老板派下來的,曹天齊還未見過。

    “這位經理怎么稱呼?”

    “林家瑤。”

    “林家瑤......好熟悉的名字......”曹天齊楞住了,機械的重復了一遍這個名字,思緒被帶到了對往事的回憶當中。

    陳安洪見曹天齊半天不說話,很奇怪的問:“你想什么呢?”

    曹天齊強笑了笑,回答道:“沒什么......”

    “是不是害怕飯碗不保?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曹天齊低聲咕噥了一句:“早知當初,又何必更當初。”

    曹天齊的聲音很低,陳安洪沒有聽到,只是繼續介紹說:“她好像比你還小幾歲呢,又是個女孩子,現在卻已經是經理了,稱得上是年輕有為。而你呢,還是個小職員。我不是想打擊你,可你真的應該好好想想了,為自己未來的生活規劃一下。”

    曹天齊看著陳安洪,默然片刻,突然說了一句:“雖然你總是批評我,但我不怪你,因為你是為了我好。”

    聽到這話,陳安洪怔了一下,才說:“也就這句話,你說的最像樣子,既然知道錯了,以后就別干讓人批評的事......希望能有以后!”頓了頓,陳安洪繼續說:“見到經理后,好好檢討一下。她剛來公司,對情況和人事都不了解,你只是個普通員工,她不會過多為難的。”

    如果換作某些人,這個時候一定不失時機的補充說:“我可給你說了不少好話”之類,無外乎為博一個人情。陳安洪并沒有說,但不代表沒有這樣做。事實上,前者可能說好話,更可能說壞話。反倒是陳安洪這種不屑于賣好的人,才真正可靠。

    曹天齊說:“林總經理之所以能夠成為總經理,大概也是因為家庭給她打下了一個好基礎吧?!”

    “這倒是。林總經理的父親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富豪,橫跨地產、金融和制造業。據說這位林先生早年非常窮困,完全依靠拼搏才有今天的成就,說起來,實在是奇跡。”陳安洪說著,把曹天齊帶到總經理辦公室,到了門前再次語重心長的叮囑說:“你說話一定注意點。”

    “知道了,謝謝你。”

    看著陳安洪走開,曹天齊默然站立良久,才把手緩緩的舉起。在終于決定敲門的時候,曹天齊自言自語道:“真的是她嗎?世上會有這么巧的事嗎?”

    幾聲輕輕的敲響之后,里面傳來一個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請進。”

    “原來真的不是重名......”當曹天齊推開門,終于確定對面的這位經理,正是自己記憶深處的那個人的時候,不能肯定這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

    在寬敞明亮的總經理辦公室的正當中,擺放著一張寬大的辦公桌,后面正端坐著一位美女。身材中等,胖瘦適中;一張瓜子臉,略施粉脂;一身裁剪得體的深藍色職業裝,恰到好處的把那傲人的身材展現出來,尤其是在胸部,劃出了一個幾近完美的弧度。

    林家瑤深若秋水一般的眼睛,正盯著桌案上的幾份文件,手中的筆也在不停的“刷刷”寫著什么。聽到曹天齊走了進來,她抬起眼睛,先是微蹙了一下蛾眉,然后笑了笑:“開心,果然是你!”

    “開心”是曹天齊的小名,知道的人并不多。這個名字寄托著曹天齊父母的期望,一生為生計奔波的他們,很少有體會到開心快樂的時候,因此希望兒子可以一生開心快樂。

    “瑤瑤,果然是你。”曹天齊深情的說,只是這話語中流露著一種無奈。

    “在我剛到公司,翻看員工名冊的時候,我就祈禱這個世界上沒有第二個曹天齊。”

    “在我知道新任的總經理叫林家瑤的時候,我就祈禱這個世界上會出現第二個林家瑤......”

    “這個世界上沒有第二個林家瑤,同樣,也沒有第二個曹天齊。”林家瑤打斷了曹天齊,冷冷的說:“我不知道,原來你這么不敢見我。”

    “我…….”曹天齊猶豫了一下,才接著說:“我不是不敢見你,而是不知道怎么見你......”

    兩個人交談著,曹天齊始終垂手站立,林家瑤則始終坐著,甚至都沒有欠一下身。當林家瑤最終意識到,不應該這樣對待曹天齊的時候,指了指辦公桌對面的椅子:“請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07557 4 12 m
悠閒鄉村直播間
作者 名窯
  鄉村小直播,大看台。<br>   直播獎勵多,上山打獵配良弓,下水捉魚好網兜。<br> ...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