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特出任務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為什么要去陰間這么麻煩?那李局長不解問。李常勝淡淡地說:因為這里的鬼魂并不長居這里。怎么說呢。也就是說這些鬼魂是冤死的,要找你們家報仇。局長說:不會吧?李常勝冷笑:據說你年輕的時候下鄉和一個女知青發生了關系,后來你有娶了局長的閨女,那女知青領著兒子來找你,你不但不承認,還說人家是賣的。讓人家好好一個女孩子就那么上吊自殺了。”楊浩然又說:“李局長聽完臉色一白說:先生是神人,你說如何就如何吧。”

    “李常勝一笑說:記住,什么時候這香冒出青云直上的煙什么時候就算是大功告成了。”楊浩然說。

    “那天吃完晚飯,過了夜子時李常勝喝了一碗藥酒,這酒味帶著沖鼻的藥味和血腥味。之后就昏迷了。”楊浩然一笑。

    “到了子時末的時候,香果然青云直上,可是這個時候,這個黑心的局長就把李常勝身上的紅布全都弄了下來。于是李常勝就咽氣了。那局長把他送了回來。李常勝的老婆痛不欲生,但是還是按照他說的方法把他放進了,長明燈油浸泡過的棺材了。過了不到三天,李常勝的兒女就被開除了。而后李常勝就復活了。那局長家里又鬧開了靈異事件。他的兒子從樓上摔下來死了。他老婆說老是看見一個女鬼跑來找她,請來的明眼,明眼說沒有鬼。到了晚上這鬼照樣來,笑呵呵地說:你以為我沒長腿啊。他們來了我就走。等他們走了,我在回來,我活著的時候你禍害我,冤枉我,如今我死了。活該也來禍害你折磨你,哈哈哈哈。”楊浩然說到這里頓了一下,又接著說:“局長有去找那死而復活的李常勝。李常勝對他說:我說過了,如果你不守諾言,會滅絕的。局長說:我已經把你的孩子安排進去了,使他們自己不爭氣犯錯,最多我在讓他們回去。你不是說青云直上就算好了嗎?”

    “李常勝說:本來是的,我和那女鬼打了個賭,若你有良心,她便聽我之言去投胎了。若是你狼心狗肺,連我也要害死,那么你就無可救藥,我就不能在插手此事了。你走吧,我的兒女沒那個命,逆天而行,必遭天譴,為有應運而生,方可一世平安。”楊浩然講完這個故事,天也到了晌午。

    富貴就打了急救中心的電話。楊浩然知道這兩個人進什么醫院都沒用。只好假裝去廁所,打電話到警局求救。除了這種蹩腳的辦法,暫時就楊浩然自己琢磨也沒什么別的法子了。

    過了一會,喧鬧的馬路上救護車和警車一同來了。楊浩然松了口氣,因為從警車里跳下來的是他的同事小周。

    “干什么的?你,過來身份證。”小周這孫子平常在距離挺老實的,楊隊楊隊的叫的那個熱乎,裝起洋蒜也很有幾分樣子。

    “同志我剛才從山上下來,把身份證丟了,何況我兩個朋友還昏迷著,不如咱們就伴去醫院如何?”楊浩然出了名的裝神像神,扮鬼像鬼。自然也就入戲了。

    “不行,來人把這群可以人物帶回去。”小周把這群人送上警車就問:“你們什么人?什么關系?”

    小周指著富貴問。冷冷地說:“最好老實交代,最近有一伙盜墓賊特別猖獗,剛剛盜竊了國家保護文化遺產魯王墓。我看你們幾個膀大腰圓的。都不像好人。”

    楊浩然暗笑,這孫子真能裝。

    富貴說:“我叫張富貴,湖北張家屯的農民,今年45歲。大專畢業,畢業于湖北農科學院。有兩個兒子,其中有一個叫張寶山是你們特警隊的。”

    楊浩然給總局發了個短息,監視湖北分局探員張寶山。

    之后給小周使了個眼色說。

    小周年級雖小,可是在軍區部隊,丫的是干偵察兵的。自然是心眼子九曲十八彎,立刻就明白了。

    對這富貴說:“把身份證拿出來。”

    富貴這種經常在外面送貨的人,身份證當然隨身帶著。小周只是瞄了兩眼就說:“嗯,你可以走了,大叔。”

    富貴說:“這幾個人的確是游客,而且人命比天大啊,民警同志還是快點把他們送去醫院吧。”

    小周可喪了一下臉說:“讓你走,你就走那那么多廢話。”

    富貴看了看楊浩然苦笑說:“年輕人,我幫不了你了。不過我會打電話給我兒子的,相識一場也算有緣份。”

    楊浩然心里微微的感動了一下說:“富貴哥,謝謝你了。不過我是個一等良民,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

    “小子,看你就不像好人,這年頭越說自己是好人的人越***不是人。老實點,少給我貧。”小周罵罵咧咧的說,關上車門說:“開車。”

    頭就被楊浩然打了一下。楊浩然壞壞的一笑,那剛才乖乖的樣子蕩然無存。“你小子真會裝孫子,不過你也不能破壞我們人民警察的良好形象是不,你這個做派跟個土匪有什么兩樣?”

    剛才小周還兇巴巴的,現在臉上帶著諂媚的笑容。小周長得不難看,小圓臉上帶著金邊眼鏡,看上去挺像個反派角色的。這家伙看上去笑瞇瞇的,可是卻是個笑面虎。也是特警監察局的探員里的一名。很是崇拜白夜。

    他急匆匆的說:“白哥,到底怎么了?”

    楊浩然說:“不管你小子的事情,回去叫這次參加行動的兄弟都給我把嘴閉嚴實了。泄漏一個字,我回來扒你3層皮。”

    小周立刻說:“是,楊隊我會完成任務。”

    楊浩然說:“一會兒送我到加油站,把你這身狗皮給我穿一下,你們想辦法自己回去。對了還有扣住張寶山。別讓他回家。但是也別用刑。找個理由關起來就行了。等我回來處理。”

    小周眼睛里精光一閃說:“楊隊,難道這湖北農民是毒販子,或者拐賣人口?”

    小周實在想不出還有什么能讓楊隊跟人較勁的。

    “呵呵,瞧你這點智慧,唉,這輩子都沒什么大出息了。”楊浩然故作神秘的說。

    小周再問下去楊浩然也是個搪塞。他不是因為小周笨,而是這孫子太聰明了。給點蛛絲馬跡就能撥云見霧。小周則是另一個想法,楊浩然和白夜在他的心里是英雄傳說。

    車子停到了一個加油站的旁邊,女孩子熱情的招呼著。“加多少?”

    “加滿。”小周說。

    之后和那女孩扯閑話,就聽后面的警員說:“不好了,那孫子果然不是個好鳥,居然開咱們的車跑了。”

    于是湖南報消息:在一個加油站里,歹徒趁警方不注意開警車逃跑了。現在下落不明。

    小周被來協助的警員接走以后的第二天的一個明媚的下午,接到了一個電話:“孫子,你找個好點的理由成不。你可以說歹徒的同伙伏擊你們之類的,這會讓那些不法之徒以為咱們全是白癡。”

    小周說:“,我知道錯了,楊隊,其實呢?這件事越簡單越好不是嗎?”

    楊浩然心里點頭,看來可以放心了,至少這個小周是個沉穩又可以守得住秘密的人。當探員最重要的就是可以守住秘密。但是大凡守得住秘密的人都有秘密。

    楊浩然坐在警車上對父親說:“爸,快進上海市了。得小心一點,要不要我找人接應。”

    楊展庭說:“一般沒人敢查警車的。看看再說,浩然啊,機警是好的,但是遇事這么草木皆兵的也不好。”

    楊浩然點頭說:“爸,我知道了。”

    夜幕更加安靜了,楊浩然打算在城郊睡一覺,等天明在進市里,這樣嫌疑也小一點。這些年來他已經學會了另類的謹慎,有時候逆向推理才是最安全的。

    城府沒有誰天生就有,就像膽量一樣都是要歷練的。然而歷練的往往就是那你最不愿遇上的陷阱。

    【從今天開始做最乖順的寫手。下本言情,在下本官場都市。不過我可能這輩子也不會職業寫作了。先舊稿重發發到過去更新章節續寫。人生就是這樣看得到開始看不到結局。年前我想放棄,如今只能寫下去,放棄一切寫下去,已經回到老家。會呆一陣子,因為只有這里業務少利于寫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438608_9_251-m
廢土崛起
作者 通吃道人.QD
  一塊方便麵換個女奴,不是維密天使級別的就別朝我面前帶了。

  啥?還要配...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