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遠古之謎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現在一天寫4本書,估計過去那本完本的已經葬了,不過寫本書不是很困那的事情,以后我的淡定。那件事情對我打擊不小。但是還會努力的。陰陽師筆記繼續更新。如果2010言情過了。到了2012陰陽師也就寫完了。我的那本都市官場也就可以投稿了。最近我把所有路封死了。80萬稿子我葬了。干脆發進陰陽師的免費章節里,因為這本書我已經不可抗拒。但就算這樣我也會完本的。現在我可以肯定我的水平沒有問題,我的人不夠沉穩有耐力。我相信如果我努力的話會得到認同。我已經推掉了所有的事情。為我人生中第三個愿望努力。】

    “一個人活在時尚就是要尋找自己的根"

    “英雄是什么?”

    “答案絕對不是上天的寵兒?”

    “他們不過是老天爺逼向歷史舞臺的玩具罷了,我是這樣的英雄。”在時空的某個角落,無盡的輪回中楊浩然碰上了白夜,那是楊浩然以不是楊浩然,白夜也不是白夜,他們擦肩而過。

    此刻在郊區的路邊上,風輕柔的透過車子的玻璃吹拂著楊浩然的臉孔。

    “爸,我很好奇為什么你要加入警察局。同時有呆在七星社這樣一個江湖神棍聚集的地方?”楊浩然不懂父親和白夜。因為他們都有兩個身份,兩個名字。兩個世界。

    楊展庭看著兒子輕輕地說:“因為我在信手我的承諾,呆在國家的公安系統之內,至少可以保護七星社的安全。其實600年里,基本上已經沒有什么非要我們去清掃的東西了。三清,茅山,龍虎這些過去我們當成跳梁小丑的宗派已經凌駕于我們之上。”

    “爸,為什么會這樣?七星社不是玄學地界的老大嗎?”楊浩然淡淡的說。內心當然有好奇的因素,但是他更擔心白夜。但是一切都只有看見女神醫素問才會有結果。

    “現在七星社不強了,玄字這一輩除了我就剩下三個。其中白夜的法術最高,在同行里名氣也最大,但是非議也最多。畢竟同行里沒有人敢公然說:妖怪,鬼魄只要你不害人,只要你有冤屈就來找我白夜,我會幫你達成心愿,白夜對天發誓,對鬼怪和對人一視同仁。不偏不倚。這種話不是是個人都能接受的。”楊展庭淡淡的說。內心中對白夜的做派也是很敬佩的,只是有時候敬佩和贊同是兩回事情。

    所以白夜受盡了同行的白眼,很多人說他是道門的叛徒。也有人說他就是個敗類。

    “爸,天道正宗那些人不是也自稱牧鬼人嗎?為什么他們是正道,而我叔就不溶于世?”楊浩然對于白夜受人非議這件事很不能理解,白夜算是玄門中脾氣最好,最公平的人了。不管在有錢人還是窮人面前白夜都是一視同仁的。而且白夜幫助別人也不會收費。

    “因為那些牧鬼人到底也不會對鬼怪公平。最近竄起一個新星叫做碧云飛算是天道正宗一個佼佼者了。只不過大家最多是看到有冤屈的鬼放過他們而已,沒有人和白夜一樣替鬼報仇的。”楊展庭苦笑。

    “替鬼報仇?”楊浩然也睜大了眼睛,怎么看白夜也不像那么邪氣的人。

    “是的,你叔就是這樣的人,很公平,很絕對,很善良,但是他的確是妖怪中的人,人里面的妖怪。”楊展庭淡淡的開口。他的心里也是很無奈地,他勸了白夜很多次不要干另類的事情,但是那個白夜卻說:“我活著就是為需要我的任何事物而存在的,不止是人。”

    第一次見白夜那孩子只有3歲,卻被同村的人說是妖怪說是殺人犯。那是個膽小,蒼白,懦弱的孩子,可是36年后的今天提起白夜的名字沒人敢小視,只不過有時候越是強橫越是遭忌。就和多年前的那個林落一樣。不過白夜和林落走了截然不同的路。

    這時候天亮了,對話結束。車子開入了上海市中心。楊展庭突的說:“走,咱們去吃個早餐,順便看個故人。”

    楊展庭一愣,心下猜了個七七八八沉吟了一下說:“言先生嗎?”

    “不是,我不太喜歡老三,他這個人太冷酷了。我帶你去見老四。”楊展庭說。

    “老四不是06年死了嗎?我叔還傷心了半天,之后調去特警隊抓盜墓賊了。不過這些土夫子比毒販子還精還神出鬼沒我叔也就抓住鵪鶉蛋,大牙頭幾個而已。”楊浩然苦笑說。

    “他不是有心眼嗎?怎么就抓住這幾個盜墓賊?”楊浩然一直不解。“例如齊王墓那個帶走齊王金樽的盜墓賊我叔就一直找不到,加上我叔經常性失蹤,要不是段局報著也許早就被開出了。”

    “其實,就算白夜10年不上班段局,不,應該說所有特警監察局的局長都不會開除他,因為大家對于他是什么人了解的清清楚楚。”楊展庭看著兒子:“其實你之所以升的這么快,我之所以坐著副局這把交易都是因為白夜。自從10年前的白色恐怖發生之后政府就不再相信那些三清,茅山了。他們抓鬼可以,對付高段數級別的魔頭就不行了。而且他們管束不了自己手里的鬼,不能讓他們心悅誠服。”楊展庭一笑。

    “可白夜不同,他是人卻被稱為鬼王,你知道這在妖魔界代表什么嗎?”楊展庭笑問,他對白夜今天的成就內心是為他驕傲的。

    “代表臣服。可是這也讓人有機會說他是死魔徒。”楊浩然幽幽地說。

    “別人沒有說錯,白夜就是一個死魔徒。只不過他不是特別偏向于鬼怪,而是尋找公平而已。所以變成今天的結果。”一個人的世界到了別人不能理解的地步,那就是異類了,白夜從生下來開始就是異類。

    “爸,老四不是死了嗎?”楊浩然一驚。

    “唉,我說的老四是從我這里排的,玄字輩每一代都有九個弟子,這一代只有5個你不奇怪嗎?”楊展庭說。“我叔說自己是老五其實是老九對嗎?”真是太笨了,這個早該想到的,不過言先生和林落他都早知道,這個老四又是誰。

    “老四是包子,包大牛。那手菜是山西包子。山西牛肉面。我們今天去會會他。”車子停在了郊區的一個飯鋪外面。

    飯鋪關門了。“這鋪子怎么沒開門?”楊浩然問。

    “老牛昨天不知為什么回老家了,前天他還好好的昨天就消失了。之后給我媳婦打了個電話說叫我們把鋪子給賣了。他回老家種地。”旁邊買混沌地說。

    “前兩天,有個言先生找過他,老牛是個老實人,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那么多奇怪的人找他。”買混沌地說。

    他并不像是個見人就什么兜的人,但是他現在穿著警服,再滑頭的家伙也會老實一些的。

    “我們警方懷疑這個老牛和毒品販子有關心,在他們家的火鍋里放大煙籽。”楊浩然知道這些南方開飯鋪的商人大抵上老實的不多。大多會在飯食中放輕度的罌粟殼子,也不會讓人有毒癮,不過會來多吃幾次罷了。警方有一種專門測罌粟含量的儀器,這種東西是一個毒販子的兒子研制的這人和白夜也是同事。其實人生的際遇和命運的軌跡會把本來風馬牛不相及的人串聯在一起形成各色的社會圈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249417_9_251-m
時空之頭號玩家
作者 風上忍
  不知何時起,世界上多出了一種連通著各個異位面的神祕區域——幻境。   在這裡你可以得到數...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