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雙絕紅袖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清瘦少年微微錯愕,之後的片刻就意識到了不對,想要改變表情的時候已經太晚,索性就直接道:“是又怎麼樣!上次是你命大,這次……真是老天沒眼,好人不長命,禍害活千年。”

    陳積仔細挖掘著這副身體的記憶,七天前的晚上,在紅豆館的時候,他帶著九郎和那裡的常客喝酒聊天。

    酒正酣時,幾人的話題就不由自主的轉移到了女人身上。

    開始的時候,大家都還很俗套的討論,到底誰才是這裡的花魁,又或者是誰的柳腰最細,誰的手藝最好。結果毫無意外,都是在各說各話,沒有一個統一的答案。

    眾人在醉酒之後的脾氣都是不小,眼看爭論過後就要不歡而散,家裡做絲綢生意的曹休在這時冒了出來,提議眾人點評一下這館裡長得最醜的是哪位。

    這下倒好,眾人的興致又再次被提了起來。

    有的說秦衾身上的膘太肥,雖然在床上舒坦,但是床下那水桶一般的身子看著實在難受。

    還有的說柳絮兒的身子如果有她名字一半兒輕,那這花魁的名號鐵定是她的了。

    眾人歡笑時,在旁邊伺候的老鴇笑面如黃花:“要說咱們這紅豆館最醜的,那自然屬柳娘莫屬啦,姑娘們只憑一個年輕,就讓柳娘抬不起頭了呢。”

    曹休哈哈大笑:“這話不對,你雖是徐娘半老,但還是風韻猶存,要不是現在不接客了,說不定還能爭爭那花魁的位子呢。”

    當時的陳積還沒死,就是喝的有點多了,往嘴裡又灌了一口美酒道:“我聽說你們這裡有個叫紅袖兒的?”

    柳娘轉過頭點頭應道:“三公子好記性,我們這兒是有個叫紅袖兒的,清倌兒裡的一個。”

    曹休聽到之後,臉上的紅光更盛,笑嘻嘻道:“這人我知道,那可是真正的色藝雙絕,前段時間還有幸見過一次,當時就驚為天人,差點就當場給她跪下磕頭呢。”

    柳娘抿起嘴角,輕拍了下身邊的曹休道:“曹公子就知道取笑我們姑娘,如果算上清倌兒裡的話,柳娘就搶不了這最醜的名號了。不過要說這樂舞彈唱,紅袖兒可真的算是一絕,我這可不是在說大話,且不說是在咱們紅豆館,就是放眼整個洛州城,那也是難得一見。”

    陳積眯著雙眼,好像隨時都要不省人事的樣子,用手指了半天才找到柳孃的位置道:“誰管她本事如何,現在是說醜不醜的問題,公子我之前只是略有耳聞,到現在都未曾見過真人,你去把她叫來露個臉,看看是不是真如曹休說的那樣有著‘天人’之姿。”

    柳娘一步三搖的走了過來,在陳積旁邊膩聲道:“三公子平時連柳娘都懶得搭理,生怕看上一眼就汙了眼睛,這紅袖兒真要過來的話,那幾位公子的酒怕是吃不下去了。”

    不遠處的曹休顯然是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扶著桌子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這話還是不對,你看這幾位有誰還想吃酒的?三公子既然想一睹芳容,你就領過來不就得了,還磨蹭什麼?”

    柳孃的臉色到現在才變了一些,勉強笑道:“刑獄司的劉公子正巧也在館裡吃酒,紅袖兒這時候正在那邊彈曲兒呢,三公子你看,柳娘現在過去給劉公子商量一聲?”

    “商量個屁!”

    陳積拍起了桌子,在半年前生活的所有時間裡,他都是飽嘗壓抑與苦悶,所以在得知自己要被送到西涼那鳥不拉屎的地方之後,開始了歇斯底里的爆發。

    吃喝Piao賭這些事情,被他在半年之內玩了個遍,走在街上時的跋扈,比起洛州城裡其他的紈絝更是猶有過之。

    因為之前的他太過低調不出門,所以有些不長眼的,對這個名號不響,且相當面生的陳三公子大為不敬,教訓的時候不是拍臉就是動腳,被事後的陳積叫人打死好幾個。

    當然,被他叫人打死的,也不僅僅是些不長眼的。

    所以當時的他一拍桌子,柳孃的整張臉頓時垮了下來。百般委屈的應了聲:“這就給三公子叫去”,然後便腳步沉重的向外走去。

    此時的曹休已經來到陳積身邊,臉上的笑容滿是慫恿:“三公子,那紅袖兒的臉雖說是嚇人的很,但身段是沒得說,三公子對這裡的紅倌兒應該也是玩的膩了,何不在今晚換個新鮮的?”

    陳積眯瞪著眼睛抬頭道:“滾你孃的,這種新鮮你曹休怎麼不去嘗?”

    剛走下臺階的柳娘一聽這話,那腳下的力道似乎是更沉了,好一會兒才能挪動一步。

    曹休被罵之後,絲毫不以為意道:“我哪兒有那膽子,上次看到的時候就差點屁滾尿流了。但是三公子和我們不一樣,在膽量上從來就沒輸過誰。所以說,這種事除了三公子,其他人可哪有這本事?”

    “滾蛋滾蛋!”

    之前的陳積每天窩在武陵王府中讀書,雖然什麼都沒讀出來,但是這腦袋卻也不傻。

    “哎哎,三公子你這可就是誤會了。”

    曹休依舊是不依不饒:“我可不是為了看你的笑話,說句煞風景的,半年之後你不是要去那北涼蠻荒之地,那種地方能養出什麼漂亮水靈的姑娘?趁著現在有機會,三公子先找個模樣奇醜的適應適應,到時候去到那裡看到北涼女人的時候,多少也能順眼點不是?”

    陳積晃了晃他那越來越暈的腦袋,然後道:“我還聽說,北涼那邊的飯菜糙的很,那按照你的意思,我是不是還得先去吃點……”

    “咳咳!”

    酒桌上那個三十多歲,年級稍大的羅永齋咳嗽兩聲,打斷了陳積接下來的話,然後費勁的挪動了下他那球一般的身子道:“曹休說的雖然不太像話,但是這理倒也不是完全站不住腳,眼下去北涼的事情已經沒有什麼迴旋的餘地,三公子就趁早準備了吧,哈哈!”

    周圍剩下的幾個也開始附和起來,包括陳積身後的小廝九郎,也湊了過來。

    陳積的腦袋越來越沉,經過半年的瘋狂之後,對於這些事情早就開始麻木,鍾無鹽也好,夏迎春也罷,他早就沒有了多少心思去在意。

    只不過九郎既然也勸了,答應也就答應了。

    那時候的九郎在陳積心中的地位還是不小的,畢竟在之前那些壓抑的生活中,九郎真可以算的上是他的主心骨了。

    “柳娘聽完了?那就直接去安排吧,人也別帶這兒來了,直接讓她去我的房間就好。”

    陳積想喝點水解解渴,只不過旁邊的杯子裡除了酒還是酒,沒有辦法只得又拿起來喝了一口。

    柳娘自然開始哀怨哭訴,說什麼清倌兒沒有被梳攏的說法。

    陳積說又不是不給你銀子,實在不行你就想想,是要人還是要命。

    柳娘選擇了要命,抹著眼淚離開了。

    之後的事情就簡單了,散酒之後,迷糊了的陳積被九郎扶著,往紅豆館給他專門預留的房間裡走去。

    半路上碰到兩夥客人正在爭執,擋住了二人的去路。

    九郎叫嚷著讓他們讓路,不僅結果無濟於事,反而還引火燒身。兩夥客人的爭執瞬間變成大打出手,各種棍棒交加打的是不亦樂乎,九郎想拉著陳積避開,只不過有點晚了。

    一片混亂中,好像有個清瘦的少年,拿著碗口粗的木棍掃了過來。

    九郎見狀不妙,將臂彎裡還在迷糊的陳積順勢一拽,擋在自己身前。

    之後,洛州城一霸就此殞命。

    新“陳積”回過神來,望著前面還在用眼神殺人的清瘦少年道:“那紅袖兒和你是什麼關係?”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朕又不想當皇帝
作者 爭斤論兩花花帽
重活一回,本想安安穩穩過一生,奈何都想逼著他做皇帝.......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