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未死身成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叫韓冰凝,也許是因為名字太過清冷,也許是因為我額上那朵紅色的花斑,反正,我從沒有什么朋友;雖然長的可以說是很艷麗,卻破了記錄的,在我21年的生命里,從沒遇到過喜歡我的男孩,我也從沒動過心;基于以上,我想,我應該算是這個時代的另類了吧!

    所以我不是很愛說話,也不是很會表達自己的情感,只是不停的做事情,什么都做,小時候學國畫,學弦樂,長大了,考到了舞蹈學院,開始學各種舞蹈,在各種事物中讓自己感受一絲能溶于這個社會的氣息,總之沒有讓自己停下過。我想就算我停下來,也不會有同學之類的人們想要拉上我去KTV,去逛街,去看電影…索性我就讓自己忙碌,給自己一個不合群的理由,把僅剩的那點孤傲和自尊留給自己,孤芳自賞。

    我身上的怪事不是一般的多,小時候我只把自己沒有朋友緣當作怪事,而漸漸大了,我才發現一件更怪的事。我從小就帶有一塊玉,小時候自己做衣服玩,然后試衣服的時候發現脖子上的玉不好看,便摘下來隨手扔了,就忘了放在哪了。可我從來不急,因為每次當我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玉已經又在我的脖子上了,那時我還以為,是媽媽幫我找回了它。

    直到媽媽爸爸出車禍去世以后,我還是以前一樣,總是稀里糊涂的忘記自己順手把玉摘了放在在哪里,可每次,第二天醒來,玉還是會在我身上。

    我便跟姥姥說起,姥姥那個年紀的人都是信奉些東西的,于是姥姥認為這是媽媽在保護我,可我下從不信這些,但也無從解釋這些,只好不再琢磨。但愿是媽媽在天保佑我吧!

    我的大學生涯馬上就要結束了,看著同學們為工作奔波、游走,我想,我不會這些人情世故的往來,于是便很有自知之明的決定不去找工作,只打算用爸爸媽媽留給我的錢,干些自己想干的事,比如開個舞蹈學校,比如開個做衣服的鋪子,再比如開個咖啡屋…

    有夢想就是好的,于是,我這個行動派再一次把自己的任何想法付諸于行動了。

    我開始游走于街頭巷尾,希望找到一個自己中意的房子,租下或買下,完成自己開個店的夢想。

    一個晴朗的午后,當我走進一條安靜而整潔的巷子時,遇到了一個改變了我一生的人,只是那時的我不會知道…

    巷子的把頭,有一間房子,遠處看著,白色的小二樓,向陽的一面一排落地窗并一個露天的陽臺。第一眼,我就看中了它,想象著如果把它變成我的小屋,二樓用來住,一樓用來開店,該是多好啊!于是,便走向了那屋子。

    近了看,原來那房子自帶著一個院子,院子里種著一排桃樹,雖是如了秋,卻沒有帶給人蕭條的感覺。

    院子是敞開的,我抬腳便走了進去,忘記了詢問主人的意見。

    屋門朝著陽面而開,我雖奇怪這家人為什么不關門,但又覺得,既是開著門的,自然是請人進的,于是,也不多想,就進了屋子。

    這間屋子我雖沒來過,卻帶給我一種舒適又熟悉的感覺,讓人不會因為它的陌生而拘謹,我喚了兩聲,便聽樓上下來了人。

    于是,轉向樓梯的方向,等著主人的接待。

    樓上下來了以為步履略帶蹣跚的老人,白色的中山服,白色的胡須,竟給人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我忙上前,欲攙扶,老人拒絕了,開口便問:“姑娘,你覺得我這房子怎么樣?”

    我便把我見的景象和感受一一說了,那老人一臉了悟然的表情,淡淡的笑了,道:“看來,你便是那有緣人啊,我這房子有個奇怪的地方,它可認人,只在它認的人眼中才是這般美景,在不認的人眼中卻是慘敗不堪的,就如同我一樣,哈哈哈哈!”說著,徑自朗聲笑了起來。

    我只聽的莫名其妙,沒辦法搭話。

    那老人也不在意,接著道:“姑娘,這房子等了你幾世了,你也欠了這幾世的情緣還未了啊!如今,既是你自己找來了,便去還了這幾世情債,當你再回來時,這屋子,自是你的了!哈哈哈哈”說罷,撫著胡須又笑了起來,只是這笑不知為什么,竟像是催眠術一般,使我墜入了夢境,在沒來得及問清楚他的話之前…

    當我再睜開眼睛時,發現,我已經不是我了,嗯…應該說,我竟變成了一只貓,我無從解釋,也無法回憶在那間屋子里發生了什么,以至于我到了這般地步,甚至不知道這是哪,我只知道我在一個很大的花園里,確切的說,像是個公園,從這里經過的都是些穿著清朝服裝的、屏氣凝神的女子。

    我只敢趴在草叢里,任由人們從我眼前走過,本就不善與人溝通,成了貓兒,便更不知道該如何在人面前自處了;于是,我只能趴在草叢里…

    我只這樣趴著,任憑自己餓的頭昏眼花,卻不知該到哪去尋找吃食,且不說我是個人,不會吃貓兒吃的東西,就只說我哪里會貓兒捕食的技能啊!所以我也只能任由自己餓昏過去后再被胃里糾結的疼痛磨醒!冷的渾身顫抖,可我怎么能去哪找個溫暖的地方睡覺?且不說我只是只貓兒,就說這莫大的花園我竟都不知道該怎么出去,又能去哪呢?

    只是這樣趴著,絕望一點一點蔓延,我開始埋怨上天!難道老天竟覺得我仍不夠孤單嗎?難道我的命運還不夠不濟嗎?失去父母,沒有朋友,卻要連我自己也失去嗎?我開始記恨那老人!難道把我引去那漂亮的房子,就只為了把我丟到這樣的境地嗎?難道我欠下的竟是這樣的債嗎?難道讓我變成了這樣就能了了我那所謂的幾世情債嗎?就這樣想著,想著,越發覺得氣餒,一滴淚順著毛茸茸的臉滑了下來,但我只能任由它順著在我臉上劃過的痕跡結成成冰碴,而沒有力氣去擦拭!我想,我快死了吧,竟已經分不清這是我在這個鬼地方的第幾個日夜了!

    進入混沌的狀態之前,終于,有個溫暖的懷抱接納了我,一股淡淡的檀香將我帶入夢鄉。

    再次醒來,發現自己依然在一個溫暖的窩里,雖只是貓兒的窩,但能活著對于現在的我已是奢侈,怎會去在意這些!窩邊有只碟子,里面裝著的和我以前喂貓兒吃的糧食差不多,我又怎么可能對它感興趣,雖是餓的狠了,但也不至于能忍受自己吃貓兒的東西!于是只是忍著餓,開始打量我所在的這間屋子。這大概是間臥室,大紅的喜字還沒有拆下,想來住在這兒的該是對新婚夫婦,仰頭看著檀木做的床上一應被褥都是大紅的,床外掛著大紅色的喜帳,使著古樸的屋子滿處透著喜慶!屋里的擺設簡單、大方、卻又處處彰顯了主人的富貴。

    我著實不會貓兒的技能,所以只能踱著貓步在屋里轉了一圈,也不會竄到椅子上俯視一下這間屋子,只好停在窗子下的一角歇了,因為我居然這樣就累了,我想應該是這間屋子太大了的緣故!

    這時,只聽外間打千的聲音響起:“四阿哥吉祥!”

    “起吧”

    說著的功夫,一個踩著沉穩步子的人就往里面來了,我想這個人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吧!于是,我打起精神,準備見見他,雖不是想要滴水之恩涌泉相報,怎么說總不能連恩人張什么樣子也不知道不是,而且,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既然有人愿意收養我,那我便只能抓緊他這棵稻草,以保自己平安的生存下來。

    簾子被掀起,一雙黑色的靴子首先映入了我的眼睛,然后是藏青色的袍子,然后,我看到了一雙攝入的眼眸在像我的小窩的方向張望,我便好心的叫了一聲,提醒他,我在這里。果然,他發現了,便幾步跨到了我跟前,這時我便可以更仔細觀察他,線條分明的臉上黑的過分、深的過分的眼眸是那么明顯又是那么的吸引人,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微抿嘴唇。竟讓我看的無法自拔,更有種說不出的熟悉在心頭縈繞,怎么也無法排解,那時的我應該是一見鐘情了。但這份一見鐘情卻讓我悲傷起來!當我終于知道情為何物時,原來已經無法承受了…我只是只貓兒。

    他輕輕的把我抱起,也在認真的看著我,我真的很小,只在他一個手掌上便能站立了;但此時的我卻無暇分析他的目光,因為我一時適應不了這樣的坦誠相見,只能窘迫的把頭埋進肚子里,以掩耳盜鈴,感覺自己渾身發燙;這個敏感的少年似乎察覺了我的尷尬,嘴角輕輕翹起,輕輕的撫著我的毛發:“貓兒,你是在害羞嗎?呵呵,原來你是個姑娘!貓兒竟會害羞,呵呵!”

    我忘記了自己是已經不是人了,便順其自然的“喵”了一聲,作為回應,這下,他倒新奇了:“呵呵,你真有趣,你竟能通人性嗎!所有的貓兒都能聽懂我的話嗎?以前怎么沒發現?幸虧把你抱了回來,這樣個活寶,怎么就讓我撿了呢?呵呵,對了,不知道你叫什么,要不我給你起個名字,叫球球?”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18745_80_806-m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作者 夜北
  她是二十四世紀神醫,一支銀針,活死人,肉白骨。一夕穿越,成為王府人人喊打的大小姐。沒有戒靈...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