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怎么才能非禮勿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他聽了我的回應,徑自開心著,來回叫著我的名字,直到聽到我肚子咕咕的叫聲,才聽了,怔愣了下,又哈哈的笑了起來,害的我想找個地縫鉆進去,他伸脖子看了眼地上的碟子,發現我竟沒動過,于是抱起我問:“不愛吃那些嗎?你還這么小,該給你吃什么呢?我帶你去吃我吃的好吃的吧,真可憐,你一定餓壞了,我撿到你的時候你都已經奄奄一息了,我以為你活不了了!沒想到,你竟活了,從此,我藏秘密的花園就不再只有我一個人了,在我最孤單的時候,上天竟派了你來陪伴我!”也不管我聽不聽的懂,只是一邊撫著我自言自語著,一邊帶著我去了外間。

    我想我是理解他的,從前的我沒有朋友,便喜歡對著貓貓狗狗的說話,有時候真的把他們當成了朋友,跟他們相處,他們可以靜靜的聽我說一天,一動不動在你懷里,既不會閑我啰嗦,也不會把我的秘密說出去。于是,我便把他們當作我的知己。原來,他同我一樣的孤單!

    我曾經看過這樣一句話“和愛的人吵架,和陌生人說心里話。”原來竟真的是這樣的。突然很可憐他,比可憐自己還可憐他,我想如果我只是只貓兒,卻能讓這個孤單的人說說心里話,也便知足了!因為,在我的世界里,我還沒有過一個能跟我說心里話的朋友!所以,我想,既是替他分擔了心事,也像是圓了自己那一世的心思吧!我想,如果有知音,即便是貓兒,我也會是幸福的吧!

    來到外間,看到了一桌子的美食,我便喵喵叫著,想要撲過去,感覺已經餓到極致了,人好象就是這樣的,就像以前的我,當我迷了路時,一時沒有車從我身邊經過,我便覺得自己還能堅持,一旦一輛可以載上我的車來了,自己便覺得似乎再也堅持不了了!他似乎能感覺到我的急切,安撫著我:“別急,小冰兒,我們這就去吃了,自己的飯不吃,來搶我的,竟把你急成這樣!”

    說的我好像強盜一樣,我忍了,誰叫人是鐵飯是鋼,我餓得慌呢!

    下人服侍他坐下,并凈了手,剛把我安置在了桌子上,就聽周圍有個討厭的公鴨嗓抗議著:“爺,這,這,哪能把貓放爺吃飯的桌上啊,別饒了爺用膳,要不奴才抱著?”

    “喵,喵,喵”我威脅著沖他大叫,想讓這個企圖破壞我吃飯的人離我遠點,雖然我的威脅看似很滑稽!他見了笑的不能自己:“呵呵,看把你急的,哈哈,放心,我不讓他來攪了你吃飯,你想吃什么?告訴我?我給你夾?”說著舉起筷子等著,又轉了語氣跟那太監說:“小德子,爺的事什么時候要你教了?”連我聽了都不盡一顫,這么陰冷的語氣!

    只見那奴才也是一顫,再也不敢做聲。

    于是我開始放心的環顧我面前的菜,桌子太大,我多了一圈,終于看到了我最愛吃的紅燒肉,便站在肉肉跟前再也不動地方,只伸著舌頭舔嘴唇。

    于是,我聰明的主人,只是略略詫異了一下,便夾了紅燒肉,并用手輕輕撕了放在手心里,等我來吃,我急急的奔過去,想伸手拿來著,才想起來自己的爪爪根本爪抓不起來,于是張口就吞下了一塊,沒來的及嚼就咽了進去,又趕緊去咬第二塊,他輕撫著安慰我:“慢點吃,小冰兒,沒有人和你搶!別噎著!”

    整個晚膳好像都是喂我吃,他自己竟沒有吃多少,吃了太多肉,我覺得有點膩了,正好我看到了一碟黃瓜絲,我便拋棄了他手中的肉,只盯著黃瓜絲,于是,他很無奈的把肉放下,夾了黃瓜絲放在手心給我,但我這個人,向來挑食,最討厭香菜,幾乎到了聞到香菜味兒便會失了胃口的地步,于是我看著他手中黃瓜絲中夾雜著的香菜梗,死活也不肯吃,這下不知道他能不能理解了!我只是看一眼他的手,看一眼他的臉。如是三次,他才納罕了。

    “怎么了?不是要吃這個嗎?怎么不吃啊?”這個執著的少年,居然用手拿起一根黃瓜絲,湊到我的嘴邊,我想,他才不是為了喂我,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判斷力。不過我才不去理會這些,看了看,沒有香菜,于是便張嘴吃了。他見我吃了,便以為我剛剛是在撒嬌,于是更樂了,又拿了一根喂我,我一一都吃了,直到他拿到那根帶著香菜梗的黃瓜絲,我不再張嘴,而且,往后退了兩步,他愣了愣,看了看,又想了想,把想菜梗取了,再遞過來,我張嘴吃了,方大笑起來:“哈哈,小德子,你見過吃肉,吃黃瓜,卻死活不吃香菜的貓兒嗎?哈哈,真是太有趣了!”

    那小德子也跟著咧了嘴。

    我“喵喵”叫著,抗議他的取笑!真是的,難道人家還不能有點小個性了嗎?

    胤禛只笑著用手帕給我擦了嘴,也不再吃,就抱著我下了桌。

    用了晚膳沒一會,從外面進來了一位宮裝打扮的少女,約莫著也就13、4歲,小小年紀,竟透著股高貴,長相無突出之處,但舉止得度,這女孩一進來,見了那四阿哥,便住了腳,輕輕喚了聲:“爺吉祥”

    “嗯,在額娘那兒用過膳了?”四阿哥抬眼看了眼,撫著我淡淡的問。

    “用過了,娘娘今兒氣色好多了,吃的也多了些,明兒爺去請安的時候順道宣了太醫去給娘娘請個脈吧,好了咱們也好放心了不是!”那女孩細細的答著。

    聽說娘娘的病好了,我似乎聽到他輕輕的松了口氣。

    “嗯,知道了,這些天也辛苦你了!”不過開口卻沒有表現出什么,仍是淡淡的說著。

    “爺哪的話,為爺分憂,是臣妾的本分!”那女孩歡喜的應著。

    “嗯,天兒也不早了,早些安置吧!”

    聽了這話,我看到那女孩臉登時紅了大半,諾諾的答了是,便出去吩咐人打水梳洗。

    四阿哥把我放回小窩里,也不挪了地方,還在他的床腳處放著。就張開手臂,讓那女孩替他寬衣。

    看到這…我感覺我的毛都該紅了,這…這…

    *不是沒看過,只是這真人版…

    我大氣也不敢出了,但還是好奇的向他們的方向張望,只看著女孩服侍他洗了臉,洗了腳,又替他褪去了中衣,只剩了底褲,便再也不脫了,只羞答答推了他進帳子,他輕笑了聲才鉆進那紅帳子。

    那女孩更是羞的不宜附加,只褪去外衣,留了中衣,便跟著鉆進了帳子。

    在她進帳子的一刻,我心跳開始不正常,好像進去的是我不是她一樣,竟替她緊張的沒了睡意,至此,我方理解了那句:人的想象力真可怕…

    爬在他們的床邊,看著帳子中不一會便飛出了女人的中衣,一陣翻騰后,又飛出了女人的底褲,又一陣嬉鬧,方飛出了一件火紅的肚兜,再一刻…一條更大的底褲便飛了出來,之后的之后…陣陣喘息聲和木床輕輕搖晃的聲音開始了…

    我倒是非禮勿視了,因為想看也看不到了,可是,怎么才能非禮勿聽呢?變了貓,耳朵越發的敏感了,就算是人,就在帳子外面,里面的一點動響也是能清清楚楚聽見的,何況,當你潛意識有意去關注一件事的時候,就會自覺不自覺的發覺哪怕些許細微的情況。

    于是,那一晚,我失眠了!

    原來,貓也可以失眠!唯一讓我慶幸的是,貓失眠了不會有黑眼圈…

    直到各種曖mei的聲響靜止了至少一個時辰,我才將將控制了自己的敞開的心緒,開始培養睡意。

    待到第二日醒來時,帳內的一對鴛鴦還沒起身,屋門也沒有打開,我便不能逃出這個尷尬而又曖mei的屋子,只能趴在窩里呆著,呆著呆著就又不自覺的想起了昨晚的場景,感覺渾身的溫度驟升,我估計,如果貓的毛像人的臉一樣的話,我的毛定刷的一直紅到尾巴…

    過了一會,帳里有了起身的動靜,我急忙閉上了眼睛,怕看到什么限級畫面,呃…我記得昨晚的最后,好像所有能穿的都已經被他們扔出了帳子…

    于是,當我聽到往我的方向前進的腳步聲后,只敢小心的瞇著眼,直到看到出現在我面前的褲腿,我才算是松了口氣,從來沒想到,自己竟這樣膽小,真是的,看了又怎樣,又不是我吃虧!不盡對自己腹誹了一番,這才明白,也對哦,反正吃虧的不是我,于是便勇敢的抬起了頭,但是當看到四阿哥那張在我面前放大的笑臉后,還是很沒出息的再次羞紅了全身,我再次誠懇的承認:人的想象力真可怕啊…

    不過四阿哥倒是不自知,在等人進來服侍的空檔,還抱起我來逗弄。

    待摸了我發燙的身體后,還緊張兮兮的要找個獸醫給我看病,我當時就白了他一眼,還不是他害的!

    當然,他看到了我的眼神,但只是愣愣的反應不過來,因為…他怎么也不會想到…畢竟,在他眼里,我只是只貓兒,雖然有些特別,但也不過是略通人性而已。

    于是乎,這個早上,我便成了重點保護對象,可愛的四阿哥先是找人把我的窩窩又加厚的N層(呃…這個我倒是不介意,越厚越好),然后喂我喝了羊奶(真難喝,不過我沒抗議,因為那個時代羊奶已經是很稀罕了),又去請了太醫,當太醫急急忙忙,穿戴不整的趕過來后,發現要被診治的對象是我,明顯看到了他想昏倒的表情。不過,礙于地位懸殊,只得無奈的給我測了溫度,確定了我一切正常后才退出。

    眼看著快趕不上給娘娘請安了,才放下我,攜著他老婆走了。

    我總算有了喘息的機會…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7975_80_806-m
天醫鳳九《原名:絕色妖嬈:鬼醫至尊》
作者 鳳炅
  她,現代隱門門主,集各家所長的變態鬼才,精醫毒,擅暗殺,世人眼中的變態妖物,一次意外身亡,...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