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再回清朝之秀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終于,我還是醒了,但我醒來,卻沒有胤禛了,唯一讓我覺得慶幸的是,再穿過來,我終成了人了,也不再多想,走一步,便是一步吧,老天既讓我重回了這里,定是有條路讓我繼續走下去的。這樣想著我便開始盤算起來,我在一間陌生的房間里,不過仍是清朝,這間屋子不很大,但很整潔,一應生活用品也很齊全,不過看來,還有一個人跟我同屋,因為我的床對面還有一張床。

    這次我不再是貓兒了,不能不開口說話了,只能以靜制動了,環顧了一周后,決定還是先躺下吧,裝出睡覺的樣子,如果有人來了比較好應對!

    于是,我閉上了眼睛,

    我等啊等,等啊等,終于,門吱呀一聲開了。

    “冰兒姐姐,快起來吧!一會就要集合了,再過一個時辰娘娘們就該來了!”

    隨著一個女孩的聲音接近,我睜開眼,看到一張可愛的娃娃臉,就是這個盤起的頭發把她弄的不是很可愛了!

    我一愣,冰兒姐姐?老天在開我玩笑嗎?我又叫冰兒?

    “啊?娘娘?”還是說正事吧,什么娘娘啊?

    “哎呀,姐姐,你真是睡糊涂了,這不,今兒各宮娘娘來挑人嘛!咱們要是被挑了去做宮女,就沒有機會面圣了啊!”那女孩唧唧呱呱的說著。

    “哦,你想面圣?面圣又怎么樣?”

    “啊?姐姐,快醒醒神吧,怎么盡問些奇怪的問題啊?面圣,不就有可能進位嘛!到時候咱們就成主子了,而且,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啊!”

    …

    那女孩還在說著什么,不過,我現在無暇聽了。縷順了自己的思路,原來這下醒來,竟成秀女了!真郁悶,也不知道我現在芳齡幾何啊?也不知這時是什么年份了,還能不能見到胤禛了!唉,心下不禁又覺凄涼!

    “姐姐?”見我獨自想的出神,她推了我一把,我險些沒倒在地上,才自幻想中醒過神,但是,那女孩卻誤解了我的行為:“唉,姐姐,我可沒有你命好,你雖然只是索額圖大人的養女,但也是入了戶籍了,這秀女中,還有誰的身份能比索尼大人的孫女更珍貴的呢,所以姐姐就算是沒能在宮里得個位置,怎么也能到個阿哥府去啊!哪里像我們這四品小官家中出來的,唉,家里還得等著我們出頭了來光宗耀祖呢!”

    我聽的一愣,這女孩也不過13、4歲的樣子,竟是這么細密的心思,幸而從她話中知道了我此時的身份,便不用我再費心思打聽了,忙笑道:“呵呵,妹妹你可冤枉了姐姐,姐姐可沒那繁瑣心思,只是剛剛睡覺時夢魘住了,沒醒過神來呢!妹妹張的這般俊俏,怎么竟這般自侮呢?照姐姐看啊,妹妹一定行。對了,看姐姐的記性,竟忘了你的生辰了,今兒娘娘們篩過,許是我們就要分開了,以后若是都在宮中,咱們這般處出來的情誼,在這深宮中也有個照應不是?”

    “呵呵,既是姐姐這么說了,妹妹也自不會忘了姐姐,如果姐姐進位了,別忘了妹妹就行。姐姐可真是糊涂性子,妹妹生辰比姐姐倒早幾天,雖是姐姐長我三歲,倒生日之時卻是妹妹占了先呵呵,妹妹是康熙二十五年臘月初九生人。

    想來,今年已經是康熙三十八年了!胤禛也長大了!不知此時他還住在宮中嗎?

    “呵呵,這下姐姐便是記住了!在這深宮中,自是不比在外,若念著咱們姐妹這份情,姐姐年年都會在心里給妹妹祝個壽,妹妹也不可忘了姐姐哦!”

    見她使勁點頭答應了,便央她幫我梳頭“好妹妹,可否幫姐姐梳梳這發髻?姐姐自覺的裝扮的品位不如妹妹!今兒就勞煩妹妹吧!”這宮裝頭我可怎么會梳啊?

    “好啊,姐姐倒是從來都不在梳妝上動心思呢,虧了姐姐張的這樣好看,要不可怎么看啊呵呵!”小丫頭一看平時跟這個“我”的關系挺好的,這就開始拿我打趣了。

    “拿姐姐打趣,小心我撓你的癢癢!”說著我轉身作勢要撲過去,嚇得小妮子連連求饒。

    嬉鬧夠了,她把我安置在梳妝臺前,這時我才能照照鏡子,看看我到底張什么樣,瓜子臉,桃花眼,尖鼻頭,小紅唇,真是很美了,就算是披頭散發也很美,無論現代還是古代都是拿得出手的了!唉,有這幅皮囊也不知是福是禍啊!

    一雙小手在我的頭上左一下右一下的飛舞著,不一會,我的頭發也像能飛舞一樣,被盤成了云髻。

    接著,又拿出胭脂膏,準備把我的臉涂成猴屁股,當場被我拒絕了。她只好悻悻的涂到自己的臉上了,本來挺秀氣的小臉一下就成了唱戲的。不過我沒有說出來,雖然我的審美觀點里這樣不好看,但在這個時代,這是美的。

    隨便挑一件乳白色的旗袍換上,換衣服時,竟發現我的玉不知什么時候竟又在脖子上掛著了,我不禁怔愣,當我是貓兒時,這玉明明不見了的啊!正想著,那女孩上來催我,便作罷了,便攜著她走出了屋子。

    屋外的院子里是姹紫嫣紅的一片;女孩們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三三兩兩的走到事先安排好的位置上,站在一處,有甩著帕子的,有絞著手的,有扭著腰的。這一群群的,把院子里剛開的花兒們都愣生生的比了下去。

    我被那女孩領著,站到了我們的位置上,人群中有不屑的眼光瞟過來,有詫異的眼光飛過來,都不是我想注意的。

    我只靜靜的等著,等著將在我身上發生的一切…

    片刻,尖尖的公鴨嗓穿透了本就不大的院子:“宜妃娘娘駕到,惠妃娘娘駕到,德妃娘娘駕到。”

    原本雜亂的聲音頓時消失了,只剩了惴惴的喘氣聲;腦袋都壓的低低的,我只跟著他們的樣子做著。隨著他們請安的動作下蹲,等著喊起。

    “都起吧!”一個柔和卻帶著些許倔強的聲音響起。

    “謝娘娘!”

    “姐姐,這就開始吧,這天兒也不早了,孩子們也累了大半天了,咱們在這他們還立著規矩,也不容易。”又一個柔柔的聲音出現了,我在心里揣測,到底誰是胤禛的額娘,總覺得這個柔柔的聲音中卻透著股冷意,讓人不敢親近,不似剛剛的聲音那般,雖然倔強,但一看就是武裝過的。

    “惠姐姐說的是,宜姐姐,要不咱們就開始吧?”原來這個是胤禛的額娘,聲音隨和到聽不出情緒。原來,這才是她在宮中敬經久不衰的秘訣啊!只有這樣的隱忍和隨和才能不被人防備又能不被人遺忘。

    “嗯,這就開始吧,小桂子,唱吧!”宜妃聽罷點了頭,就對身邊抱著牌子的小太監說到。

    “喳!”

    “兆佳氏.玉婷”從第一個女孩開始,幾位娘娘都問了幾個問題,又來回看了兩圈,然后拿了一個牌子給那太監。

    “留”

    然后轉到下一個,每個基本上都是三人商議著定奪。

    “鈕鈷祿氏.蒼佳”

    叫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我瞄到跟我同屋的女孩向前走了一小步,盈盈一拜。原來她叫蒼佳。

    這次由于離得近,聽得到他們的交談。

    “你讀過書嗎?”宜妃問。

    “奴婢只曾讀過《女誡》”

    “嗯,你的女工如何?”惠妃問。

    “奴婢身上帶的手帕乃奴婢自己所秀,請娘娘過目!”說著,急急的將手帕取下雙手呈給了惠妃。

    惠妃捻起來看了看,點了點頭。

    “嗯,還可以,姐姐們看呢?”德妃并不自己問她問題,只是問了惠妃和宜妃意見。

    宜妃也不說話,只是拿起一個牌子,由太監念了:“留”便自己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暗暗替蒼佳送了口氣,也不敢抬頭看她一眼,聽那太監到我面前宣:“赫舍里氏.冰瑤”

    我心里估摸著,這是叫我呢,便照之前蒼佳做的,上前一拜,便等著娘娘們的考核。

    “你阿瑪是索額圖?”惠妃突然搶到宜妃的前面問了我。

    我一愣,抬起頭來,卻見那三位娘娘見我直視惠妃而一怔,我急忙又把頭低下,答:“是”

    “嗯,你可會女工?”這回倒是德妃問了。

    “回娘娘,不會!”不過,這個真是難為我,我前世是跳舞的,上輩子又是只貓,怎么也沒空學那個啊!

    這個答案倒是把德妃噎的一愣,不知該怎么接了。

    倒是宜妃把她的圍解了:“前兒皇上來我這還順便說了嘴呢,說是要是費楊古家的閨女今年能來選秀啊,就直接讓她去御前伺候,說這孩子身體不好,上次選秀不就這么誤了嘛!得,咱們也別盤問了,直接給她送過去就得。”說完掩嘴輕笑了下,弄的我莫名其妙。

    這一下,我瞄到德妃眼中一閃而過的嫉妒和惠妃眼中的不屑。不過我想這不是針對我的,誰叫那個宜妃非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把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彰顯了出來呢。

    不過他的話倒是讓我松了口氣,既然是到御前當差,不就是說我不用給康熙當妃子了嗎?

    于是,后面的秀女怎樣篩選的我都沒怎么在意,只是在為自己和蒼佳暗暗慶幸。直到結束了,宜妃拉著我的手囑咐:“一會回去收拾收拾就在屋子等著吧,用過晚膳自會有人來接你!”

    我諾了一聲,恭送了幾位娘娘,便被喜不自禁的蒼佳拉回了我們屋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6-m
爆萌神寵:至尊醫妃
作者 凰小悅
  【爽文無虐】“寶貝兒,用力!不要停!”   “愛妃,本帝只是給你按個肩,別這樣.........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