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瘟疫籠罩箕興山煤礦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死亡的氣息籠罩著箕興山煤礦,這里徹底停產了,得了熱病的人們被日本人用大汽車拉到荒山僻野里焚燒掩埋,沒有得熱病的擔驚受怕的活著。好在狗子、巧妹他們吃了趙曉雪給的預防熱病的藥,一直沒有傳染上,宿舍里那些沒吃解藥的也所剩無幾。

    石川隊長,站在箕興山煤礦宿舍群大門口,看著空蕩蕩的大院,開始后悔,后悔沒聽龜田醫生的話,不是可憐死去的勞工,而是可惜箕興山煤礦停產了,給他們帶來了損失。

    “石川君,今天還查嗎?”不知什么時候,戴著口罩的龜田醫生站在了他的身后。

    “現在這里還剩多少人?”石川看著前方問道。

    “不及以前的五分之一!”龜田道。

    “查,怎么不查。就剩一個人也要看看他是否健康?”說完轉身走了。

    龜田看著大院,向后一招手,掛著日本旗的大汽車“隆隆”的駛進院內。

    老蘇頭和狗子巧妹站在屋門口,眼看著劉彪和老六被推上車。老六在車上朝老蘇頭大喊道:“老哥啊!好好活,等你回了咱山東老家,到我老娘墳上燒刀紙,就說他兒子死在外地了,不能回去照顧他老人家了,讓她老人家原諒。”

    老蘇頭喊道:“老弟你放心,你母親就是我母親,我每年都會去給她老人家上墳的。”

    汽車“隆隆”的開走了,揚起一片灰塵。老蘇頭他們站在門口久久不能離去。

    鵬舉提著一只野兔,回來了;見老蘇頭他們都站在門口,疑惑道:“你們站在門口干什么?看這野兔多肥呀?今天晚上我們頓野兔吃。”

    老蘇頭無精打采的回到了屋里,鵬舉見事情不對,問巧妹道:“你們怎么了,都悶悶不樂的樣子?”

    “剛才老六爺爺和劉彪叔叔被大汽車拉走了,老六爺爺還讓蘇爺爺回老家給他老娘上墳呢!”巧妹繪聲繪色的道。

    “啊!知道了。”這樣的事情實在太多,鵬舉已經司空見慣了。

    原本四十多人的屋里,現在只剩下十多人了;失去親人的人們,有的低聲哭泣,有的坐在那里抽悶煙。狗子、巧妹也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坐在鋪蓋上,看著無奈的大人們。

    狗子爬到躺在一邊睡覺的蘇鵬舉身邊道:“鵬舉叔,白天日本人拉著劉彪叔叔他們都去哪兒了?”

    蘇鵬舉一動不動也不抬頭。狗子推了推,也沒動靜。他伸手一摸,手立即縮了回去,大叫道:“啊!好燙啊!”

    這一叫不要緊,滿屋的人都抬頭向這里看來,一邊兒的老蘇頭畢竟上了年紀有經驗,他沉著的走到兒子身邊,伸手摸了摸兒子的頭道:“鵬舉,你覺得怎么樣。”

    這時的鵬舉已經燒得渾身無力說不出話來,但意識還算清醒,他已經染上熱病了;幾天前他就覺得身體不舒服,還要強的不承認自己得了病;白天的時候,龜田帶人來檢查,他正好出去套兔子去了,沒有檢查著,而到了晚上病情就惡化起來,他聽見父親問,奮力的抬起手,但又放下了,他想告訴父親沒事兒,可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事情不妙。

    一個大膽的,端著一碗水走了過來,遞給老蘇頭道:“是不是得了那病?”

    老蘇頭沒有回答他的問話,只是說了聲“謝謝!”接過水,扶起兒子給他喂下,又把碗遞給了他,含著淚道:“大伙今晚都離他遠點兒,讓他自己在這兒躺一夜,明天再說吧!”

    說完拉著狗子和巧妹坐到了墻角;巧妹看著已是老淚縱橫的蘇爺爺,小聲的說:“爺爺,鵬舉叔叔會死嗎?”

    在一邊一直沒有說話的狗子聽了生氣道:“不要說話,鵬舉叔當然不會死。”他又把頭轉向老蘇頭,“不要讓大汽車把鵬舉叔拉走好嗎?”

    天亮了,狗子和巧妹睜開眼,就迫切的跑到蘇鵬舉身旁叫道:“鵬舉叔,鵬舉叔,快醒醒!”

    老蘇頭雖然年老,但畢竟是練過拳的人,他見孩子們跑了過去,生怕傳染,大叫一聲:“快回來!”但他們那里會聽。老蘇頭直接過去一手一個把他們拉了回來。把孩子交給老鄉,他慢慢地走到兒子的身邊,只見蘇鵬舉被汗水濕透的枕頭上布滿了亂發,而他的頭上卻一根毛也沒有了,就連眉毛、胡子也不見了。

    老蘇頭滿懷希望的喊了一聲:“鵬舉!”

    蘇鵬舉似乎一動,慢慢的睜開眼睛,張嘴道:“父親,我這是在哪兒?我死了嗎?”

    老蘇頭的心頭一動,伸出顫抖手,摸向兒子的額頭,他眼睛微閉,感受著兒子的體溫。周圍的人們都著急的望著老蘇頭,突然老蘇頭把眼一睜,喜道:“他已經不熱了。”

    狗子和巧妹聽了,高興的跳了起來,“鵬舉叔沒事兒啦,鵬舉叔沒事兒啦,……”

    “八嘎,閃開,閃開!”從門外沖進來兩個日本兵,后邊跟著龜田醫生,他走到了躺著的蘇鵬舉身邊;老蘇頭和狗子巧妹站在一邊緊張的看著龜田,他們不知道龜田是怎么知道的。

    “求求你們,不要把鵬舉叔帶走,他沒有病!”巧妹以為日本人是來把蘇鵬舉帶走的,嚇得哭道。

    “太君,他已經好了。”一個大膽的老鄉上來勸道。

    龜田抬起戴著白手套的手,示意不要說話。他拿出體溫表,給蘇鵬舉夾在腋下,又用手拔開他的眼皮,看了看他的眼球;拿出體溫表看了看道:“吆希!不可思議,他好了。”說完帶著兩個日本兵走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31 92 m
我在撒旦教的日子裡
作者 猥瑣斯達叔
  一個中國留學生,進入邪惡組織的日子,沒有一晚睡過安穩的覺。   生死的較量,在夢魘裡進行...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