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夢中帝皇!亂葬崗的修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離開展覽館的時候,楊鷹的面色并不太好,既有緊張所致的青白,也有一絲絲興奮,尤其是每一次隔著衣袖摸到左臂的時候。

    楊鷹很慶幸自己今天穿了件長袖衫,在經過館門搜查的時候,并沒有人發現他的左臂多了個奇怪的紋身,否則他能不能安然回家還真是未知數。

    父母已經不在,楊鷹回到空蕩蕩的家中,隨手拿了盒牛奶當宵夜喝了,便回到房間,躺到床上。不知道為什么,他突然覺得非常疲勞,一躺下就睡著了。

    睡夢中,左臂那個不知名的紋身微微亮起一層淡淡黑光,一縷黑絲從紋身中伸出,沿著手臂、肩膀、脖頸、面龐,上行至眉心,與楊鷹夢中的意識連到了一起。

    楊鷹無知無覺地一覺睡到天亮,在第二天太陽曬到身上的時候自然地清醒過來。睜開雙眼,望著窗外的晨光,躺在床上的楊鷹仍然沉浸在難以置信的情緒中。

    撫mo著左臂那個奇形鳥篆似的紋身,他知道,這是“鎮獄”二字,因為就在昨晚,他做了一個夢,一個如夢似幻,又仿佛無比真實的夢。

    在夢中,他是一個帝王,他穿著黑金色的皇袍,戴著尊崇的皇冠,高坐在一座肅穆巨大的宮殿中,他的右手正托著一方威嚴的印璽,赫然正是楊鷹昨晚在展覽館中見到的那一方神秘印璽——“地皇鎮獄印”。

    在夢中,他的權威至高無上,在黑金色的龐大宮殿中跪伏著密密麻麻的身影,而殿外跪著的人群更是多到一眼望不到頭,只是人群中陰風陣陣,黑氣森森,那些人像鬼多于像人。

    可能是他的存在對其他勢力造成了巨大威脅,某一天,十數個極其強大的存在聯手殺到他面前,而他座下的十名得力猛將竟然臨陣倒戈!

    在他滅亡的一刻,他將手上的印璽送進了空間亂流,而他的最后一縷元神也投進了輪回之中。

    按照夢中的他來說,除非是印璽遇到那一縷元神轉生之人,否則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可以釋放印璽中的神秘力量。而他,這一世的楊鷹,正是上一世那個君臨天下的皇者之轉世。

    夢境到了這里就斷掉了,只余下頭腦中突然多出的一些莫名其妙的經文符號,以及一套奇異的修練功法《地皇煉獄訣》。

    性格陽光的楊鷹,沒有因為一個莫名其妙的夢就陷入復仇或者復辟的妄想之中,但對于那套奇異的修煉功法他卻感到非常好奇,躍躍欲試。

    《地皇煉獄訣》中大部分的咒語和心法楊鷹都沒有看懂,但開頭的一小部分的內容他還是看明白了。這部功訣將修行分成兩大部分,屬于精神范疇的靈能,以及屬于身體范疇的血能,用極端霸道的方式從外界強行掠奪能量,再在體內煉化成靈能和血能,壯大自身。

    對于奇幻的神秘事物無限向往,自小在各種神話傳說和玄幻文學中泡大的楊鷹,對于這套神秘而又刺激的功訣十分好奇,二話不說便開始修煉。

    修煉《地皇煉獄訣》的第一步,是吸收外界能量,在體內煉化成最基礎的黑煞絲,以后搶奪其他生靈的精神力和精血,轉化成自身的靈能和血能,便全仗這黑煞絲的運用。

    當下楊鷹盤膝坐在床上,雙目微閉,似睡未睡,默念著腦海中的修煉口訣,結果枯坐了半天,別說煉成黑煞絲,就是最基本的引氣入體,都沒有絲毫動靜。

    “沒道理啊,口訣沒錯啊……”茫無頭緒的楊鷹抓了抓蓬亂的頭發,苦惱地望著被陽光映成了淡金色的窗臺,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大聲叫道,“喔,我明白了,黑煞絲這么霸道的東西,肯定需要十分邪門的時間地點才能修煉,現在陽光明媚,這里還要是人氣旺盛的住宅區,哪里能收集到功訣需要的陰屬性能量!”

    “最邪的地方,最邪的地方……啊,有了!”

    …………

    …………

    月色凄迷,夜風習習,在杭州西南面的郊區荒山中,一個遮掩在荒林中的身影,正憑借著手電筒的光線,不斷地四下摸索著,像在找尋些什么東西。

    “我記得是這附近的了,怎么就是找不到呢……”楊鷹在電筒的照亮下,不斷扒拉著左左右右的荒草和樹枝,良久良久,忽然歡聲叫了起來,“是這了!”

    楊鷹摸到的是一塊沒有刻字的石碑,在電筒光的掃射下,這塊石碑以外的一大片山坳里,赫然散落著數十個大大小小的墳包!

    這里竟然是亂葬崗!

    也虧得楊鷹的膽子比水缸還大,換了一般的人恐怕已經嚇到昏闕!

    這片亂葬崗是楊鷹一年前在附近荒山露營時發現的,可能因為位置荒僻隱蔽,附近村鎮的居民都忘記了它的存在,沒有規管整頓,這才便宜了楊鷹。

    仗著非人的膽量,楊鷹走進亂葬崗中,盤膝坐下,雙目微閉,似睡未睡,默念著腦海中的修煉口訣。

    迥異于日間的一無所獲,楊鷹慢慢感受到亂葬崗中的一陣陰涼氣息,像冰絲一樣緩慢向他靠近,匯聚到頭頂,無聲旋轉著,一絲一絲滲進百會穴中。

    絲絲涼意如氣如煙,沿經脈下行至胸膛,然后在心臟外圍的心包盤繞起來,像結繭似的,將心包裹成一個陰涼的氣旋。

    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

    心包處的陰涼氣旋越來越厚,越來越冷,漸漸的,一絲虛虛淡淡的黑絲從心包氣旋中伸出,鉆進手厥陰心包經,經胸膛至右臂,最后在無名指的尖端探出一點隱隱可見的黑色毫光。

    “這就是黑煞絲!”

    楊鷹心中一喜,心境如鏡湖投石,登時亂了,那一點黑色毫光倏忽間沿經脈縮回了心包。

    “找到竅門就行,也不用就在這兒過夜,更何況帳篷也忘記帶了,明晚再來吧。”楊鷹站起身,拍拍屁股和長褲的泥屑,拿著手電筒施施然離開了亂葬崗。

    楊鷹才離開片刻,亂葬崗的一個墳包中驀地飄起一絲淡淡白煙,煙中一點碧綠磷火一閃,宛如鬼眼一眨,倏然又沒入墳包之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7580_22_44-m
凡人修仙傳
作者 忘語
  一個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進入到當地江湖小門派,成了一名記名弟子。他以這樣身份,如何在門派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