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哥啥都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方靜叫方園吃飯,方園看著眼前兩碗野菜,聞著是很香,但是碗中青綠紫蘭色的,看著好看,雙手拿起哥哥剛給她削好的筷子,夾起野菜就大吃一口,蔥蒜香味很濃,滿口的香味,方園吃的是呼嚕呼嚕,也不怕被自己的哥哥給毒死,至少以前從沒見過村子裡的人吃這些野菜,方靜也是大口大口的吃,兄妹兩是餓的肚子空空,現在有碗熱湯野菜,也能吃出山珍海味出來。

    村正方重走進方靜家,看著兄妹兩端著竹碗吃著野菜,眼神突突,看著碗中的野菜,大喊一聲“你們兩不要命了,這些有毒的東西你們也敢吃,趕緊倒了,吃了的吐出來。”方靜兄妹倆被這突如其來的大叫聲,碗都差點被嚇掉了。

    “村正,這些野菜是可以吃的,只要在水裡煮熟了就沒毒了,可以吃的。”方靜只得向著村正解釋,雖然語調怪異,但想來以後可以找個藉口,說是摔壞腦袋了騙過去好了。

    “這些野菜以前有好多人吃,都有被毒死過的,歷代祖輩傳下來的,不可以吃,吃了就沒命的。”村正聽著怪異的發音,總覺得哪不對勁,但還是語重心常的告戒方靜兄妹倆。

    “家裡窮的快沒法活了,不想再麻煩村正和村民鄉鄰了,這些野菜煮過水之後毒就會去掉,是能活命的,村正你是讀過書,識得字的,應該知道滾水去毒的。”方靜沒辦法告訴村正或解釋,哪些有毒哪些無毒,只能輕聲的說道。

    “你說的話在理,但是也不能多吃,家裡沒米了,就來我家,我家裡還有些米,一天喝一兩碗稀粥還是可以。”村正聽到方靜說他讀過書,識得字,撫著鬍鬚點頭道,這還是方靜與方園去山林時,方園告訴方靜的,要不然方靜可不知道。

    “如果需要麻煩村正的時候,我們兄妹兩個會去求村正的。”方靜點頭應道。

    村正也是無奈,村裡人都窮,吃了上頓沒下頓的,賦稅又高,產出又低,村裡的田地都屬於中田,還只能種一季稻,每畝產出也就不到一石,家家都窮,村正也只能嘆著氣揹著手走出了方靜家。

    “哥哥,快吃,不吃冷了,冷了不好吃,肚子難受。”方靜兩眼無神的看著村正的背影,方園卻是在旁邊小聲的說道,方靜聽著小丫頭的話,心裡無聲的喊了一聲“好苦”。

    方靜快速的吃完碗裡的野菜,把湯都喝的乾乾淨淨的,回頭看到小丫頭端著竹碗在舔,心裡想著得趕緊弄點油和鹽來,給小妹做頓好吃的,至少要看著小妹這瘦小的身子長得白胖圓才行。

    “小妹,沒吃飽嗎?哥哥下午給你做好吃的。”方靜端著兩隻碗去到水溝邊上把碗洗了,回到家後,看到小丫頭渴望的眼神問了句話。

    “哥哥做的野菜好吃,我都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野菜,哥哥下午還做野菜吃嗎?”小丫頭興奮的說道。

    “下午不做野菜了,下午我們看看能不能做點別的,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方靜安慰小丫頭,想著小丫頭吃著沒油沒鹽的野菜都能滿足,心裡嘆著氣。

    兄妹兩就這樣眼巴巴的坐在大門邊上,方園倚靠著方靜,兩眼無神的看著遠方,思緒都不知道跑哪去了,漸漸的,兄妹兩都眯眼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方靜睜開眼看著天色,差不多是下午的三四點左右的時間。方靜對於這沒手機,沒有鐘錶看時間真是蛋疼的很,看天色定時間,這也是農村人的一種習慣了估計,更何況這個世界這個時代,根本就不可能出現鐘錶什麼的來確定時間,只能看著天色來分辨時辰。

    “怎麼了,哥哥,要吃飯了嗎?”方靜叫醒方園,小丫頭睡眼朦朧的看著哥哥渴望的問道。

    “我們去下吊腳套的地方看看套到什麼東西了沒,如果套著了,晚上哥給你做好吃的,沒套著就採點野菜回來吃。”方靜看著這個小吃貨,心疼的不知道說什麼是好,只得輕輕的抱了下小丫頭說道。

    方園高興的起身,跟在自己哥哥的後面,方靜依然拎著那把破刀,走在前面,嘴裡還吹著口哨,方園也跟著吹,可就是吹不出聲響來,但這不影響小人兒繼續吹,繼續她的歡喜。

    走進林子,因天色關係,林子裡這個時間也開始了有了點陰暗,沒有上午或中午時的那麼明亮,方靜回手牽起方園的小手,徐步前往下吊腳套的地方走去,樹林子裡的鳥兒歡叫,時不時能聽見,不遠處的雜草荊棘深處有響動,估計是有什麼動物奔走。

    走到第一個吊腳套位置,沒看到有獵物,方靜也沒動他,再轉向第二個吊腳套位置,離第一個有點距離,二十來米遠,用手撥開雜草一看,吊腳套套著一隻老鼠,很大的一隻老鼠,方靜估摸著有個兩三斤重,興奮的跑過去用腳踩老鼠的腦袋,然後解下吊腳套,又復原吊腳套,拎著老鼠。

    “小妹,這老鼠肉很好吃,晚上哥給你做悶鼠肉吃。”方靜興奮的給方園說著晚上怎麼個吃法,小妹也是興奮的重重點著頭,心裡想著晚上有肉吃了,高興的小臉蛋上都看不到眼睛了。

    拎著老鼠前往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吊腳套去,都是空的,沒有獵物,再轉身前往第六個位置去,遠遠的就聽見異動。方靜叫方園呆在原地別動,別出聲,自個貓著腰慢慢向前走去,剛走到一棵松樹邊上就看到吊腳套上掛著一隻野山雞,好嘛,挺大個,估摸著五六斤是有的,方靜跑過去抓著山雞腦袋一扭,解下吊腳套拎著山雞就往小妹那走去。

    方園看著方靜手中的野山雞,高興的雙手無措,嚷著要把山雞給她拎著,方靜順了小妹的意,把山雞的腳給小妹拎著,小妹很是高興的接了過去,然後雙眼看著山雞,方靜覺得這會兒小妹看著山雞應該看到了雞腿,就像前世的小孩看到KFC裡的雞腿一樣。

    方靜帶著方園繼續往著其他吊腳套的位置走去,還有五個位置要看一下,看看有沒有獵物,有就弄回去,沒有就繼續留著,當走到最後一個位置的時候,把兄妹倆嚇了一大跳,眼前豁然一隻狗獾,正激烈的與吊腳套博鬥著,還好方靜的麻繩搓得不是太細,要不然這狗獾肯定掙斷了麻繩跑了。

    方靜拿起那把破刀快速跑過去,一刀砸在狗獾的腦袋上,暈了,再使著力氣多砸幾下,狗獾一命嗚呼去見了上仙。

    “小妹,你看,這狗獾大不大,夠我們吃好多天了,哈哈。”方靜解下狗獾,恢復吊腳套,拎著狗獾走到小妹身邊笑著說道。

    “哥哥,你真厲害,哥哥最厲害了。”小丫頭也小臉紅撲撲的,興奮的手舞足蹈。

    方靜用麻繩綁著狗獾的身體,三四十斤就這樣抗在背上,手裡拎破刀和老鼠,方園抱著山雞往著林子外走去,看著就像滿載而歸的戰士一樣,兄妹兩高興的一直說著話。

    狗獾,也叫山獾,頸部粗短,四肢短健,雜食性動物,生活在田間,山林,湖泊邊,性情凶猛,體重可達近二十公斤重,體長近一米,屬二級保護動物。

    “哥哥,晚上做山雞還是做狗獾肉。”小妹一直在問這個問題,到底是先吃雞肉還是先吃狗獾肉,小妹總覺得都應該做著吃,要不然不吃就壞了。

    “晚上做狗獾肉吧,一半狗獾肉給村正家,順便去村正家弄點鹽來,山雞給狗娃家,老鼠留著,烤一下過幾天再吃。”方園聽著哥哥的話,覺得應該這樣,村正有時會給點飯給她吃,對她好,分一半肉給村正家是應該的,山雞給狗娃家也是應該的,秀嬸有時也會端碗飯給她吃,對她好,應該把山雞給狗娃家。

    回家的路上兄妹兩又順道採了些野菜,方靜想著晚上淨吃肉也不行,還是得弄點野菜配著吃,要不然全是油味。

    回到家時已經差不多太陽掛在山頂上了,方靜用那破刀在水溝邊上把狗獾皮剝了,狗獾剖了分成兩半,吩咐小妹把山雞送到狗娃家去,然後拎著半隻狗獾肉往村正家走去。

    方靜拎著半隻狗獾到村正家時,村正的兒媳婦正準備做飯,看著方靜拎著肉來,忙叫公公出來。村正走出屋子看到方靜很是驚呀,方靜開口到“村正,這是我抓到的一隻狗獾,給您送半隻過來,您們做著吃。”

    “咋個過來了,你去哪抓的獾子啊,你身子還沒好利索,別讓野獸給害了,你抓著了獾子就不用給我送過來了,留著自己吃,你家裡都沒糧了。”村正推卻著方靜遞過來的半隻狗獾。

    “村正,這是下的套子獵到的,這獾子有三四十斤,我家留了一半,給村正您送半隻過來吃,感謝村正這些時日對我兄妹倆的照顧,另外想請村正勻點鹽巴給我,都好久沒吃過鹽了。”方靜感謝著村正以往的幫助,順帶說要些鹽巴。

    “鹽可非常精貴,家裡沒有多少,先給你這麼多,你也少用點,到也能用個十來天。”村正聽著方靜的話,忙叫兒媳婦進屋裡弄點鹽出來,村正兒媳婦用竹碗裝了差不多幾兩鹽出來遞給村正,村正又遞給方靜。

    “謝謝村正,我會珍惜的,村正,這狗獾肉趕緊做,天太熱別壞了,我也回去做飯去。”方靜謝過村正後急忽忽往家走,想著趕緊把肉弄好給小妹做個好吃的肉,看了看手中的竹碗,鹽不是好鹽,是灰色的大粒粗鹽。

    回到家時,方靜看著小妹正盯著狗獾肉看,一臉的讒像。方靜趕緊跑過去把肉拎到小方椅上用刀剁成小塊,順便叫小妹把火升起來,問了句小妹山雞送到了沒。

    “哥哥,山雞我給狗娃了。”小妹高興的回答,方靜聽後也沒說什麼。

    肉剁好了之後,方靜把適量的肉放進陶罐中,加水開始煮,把野蔥蒜姜都放進陶罐裡,先焯焯水去掉些腥臭血沫,煮了十來分鐘後,方靜抓起陶罐的兩隻耳朵往水溝邊跑去,在水溝邊上把肉清洗乾淨後放回陶罐回到家。

    把裝有肉的陶罐提著放在小灶上燒,再切點野薑蒜放進去慢慢炒,用小竹勺輕輕翻炒,家中沒有油,更何況狗獾肉本身就有油,所以這香味,慢慢的就溢了出來,小妹在小灶前面燒著火,小鼻子抽抽的聞著這股香味,滿臉的期望。

    肉炒的差不多了的時候,用小竹碗端些水倒在陶罐裡,再加點鹽,慢慢煮著,過了半個多小時左右,那個香味全出來了,方靜覺著差不多了,又把煮過水的野菜放進去。

    “小妹,火可以停了,你把碗筷拿過來,哥給你夾肉吃。”方靜開口道。

    “哥哥,好香,……給你碗,我要多多的肉,我要吃很多的肉。”小妹開心的叫道,就怕肉被別人吃沒了,可惜今晚的肉隨她吃,能吃多少算多少的份量。

    “哥哥,好香,好吃,好吃,哥哥,你也多多吃肉。”小妹夾起肉往嘴裡塞,含糊的說著話。

    “哥哥,為啥你做的肉這麼好吃,香,好吃,秀嬸做的肉有味道,沒哥哥做的肉好吃。”小妹吃著肉,誇著自己的哥哥會做菜。

    “哥哥,明天我們還吃獾子肉,好不?哥哥做的肉好吃,香。”方園一個勁的誇自己的哥哥,就是希望明天能夠再吃獾子肉。

    “好,哥哥明天還給你做肉吃,你喜歡吃就好,喜歡吃就多吃點,長大了長高了就能幫哥哥洗碗了。”方靜端著碗就著野菜吃著肉,也是高興的說道。

    “嗯嗯嗯,哥哥,等我長大了也給哥哥做好吃的,做世界上最好吃的給哥哥吃。”

    “哥哥,為啥你啥都會呢?會認野菜,會做野菜湯,會抓獵物,會做好吃的肉呢?”

    方靜聽著小丫頭的話,心裡暖暖的,心裡想著等小丫頭長大了是否還記得,思緒確跑到遠處去了,前世啥野味沒吃過,這世野味吃夠遍,我來到這個世界,這個時代,哥啥都會,哥以後再也不會讓你餓肚子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李佑的大唐
作者 西關鈦金
一枚神祕的戒指將現代青年李佑帶到了貞觀十七年的大唐,成為了被李世民叫做混蛋的兒子齊王李佑。 ... (馬上閱讀)
180
上古卷軸命運之歌
作者 丨三夜
“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玩家們或許在遊戲中有著各式各樣的身份但最終,他們都是探險家,一群...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