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有肉有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方靜挖好了竹筍,坐在地上剝竹筍殼子,方園也坐在邊上幫忙剝,如果這時有人看到這個畫面,會感覺很是美好,如果是現代人看到,估計想的是這兩兄妹到底經歷了什麼?

    方靜兄妹兩剝完了竹筍,方靜用腋窩夾著鋤頭把,手裡抱著筍子,小妹抱著兩個走在前面往山下走去,嘴裡還嘟嚷著什麼,方靜這會也聽不清小妹在嘟嚷些什麼,只想著回去把竹筍切片放陶罐裡煮了再泡在清水裡去掉苦味。

    兄妹倆回到家,時間已到了差不多十點左右,方靜趕緊拎著鋤頭去狗娃家還鋤頭去,說是鋤頭,其實只是一把撅頭而已,與現代的有著天差地別區別了。

    方靜還完鋤頭回到家,拿著破刀把竹筍切成片,放在陶罐當中。

    “小妹,把火燒起來,一會兒哥給你做竹筍肉吃。”方靜開口叫方園燒火,其實主要是方靜不太會用火石打火。

    “好的,哥哥。”方園抱著雜毛草往小土灶裡塞,用火石打火,撅著個小屁屁回答道。

    陶罐中的水慢慢滾開了,竹筍隨著溫度也慢慢的變軟,方靜感覺差不多了之後,就用筷子夾起來放在小方椅子上,雙手提著陶罐出了灶房去到水溝邊,然後又裝了半陶罐水回到灶房,放在土灶上燒著,取下剩下的狗獾肉剁成塊放進陶罐,加點野忽蒜姜慢慢燒。

    方靜很是喜歡這種感覺,雖然苦,但覺得自己做的菜,小妹愛吃還能吃完舔著碗,那是一種很有成就感的感受。看著陶罐中的水燒開,一刻鐘後,又雙手提著陶罐去往水溝邊,重複著昨晚做狗獾肉的過程。

    方靜提著陶罐回來,放在土灶上,慢慢用竹勺翻動著罐內的肉塊,隨後加點野蒜姜炒著,感覺差不多了,加了點水後慢慢煮著,可惜沒有陶罐蓋子,要不然放個蓋子蓋住,應該更符合做飯的場景。

    “小妹,放點木柴讓他燒著,別息了就行。”方靜看了看方園燒著火提醒道。

    方靜把切好的竹筍片拿起,走到水溝邊上,把筍片放進水溝的清水裡泡著,邊泡邊撕,撕成小條狀,這樣更容易入味,弄好了筍子拿著回到灶房,小妹還在細心的看著灶火,方靜心裡酸味濃濃。把筍子放在小方椅上,挨著小妹坐在柴火邊上跟著小妹一起燒火,兄妹倆一起笑著。

    陶罐中的肉煮了小半個時辰了,方靜起身把筍子放進陶罐,順手加了點粗鹽進去,用竹勺翻動幾下,又返回小妹身邊坐著。

    “小妹,一會用兩個碗乘點竹筍肉給狗娃家端去,好嗎?”方靜想著今天借了狗娃家鋤頭,怎麼的也得給人家送點東西,這叫禮尚往來。

    “好的,哥哥。”小妹看著陶罐裡的竹筍悶狗獾肉滿滿的,估計吃不完,點頭應聲道。

    又過了一刻鐘左右,方靜看著陶罐裡的竹筍悶肉差不多好了,就順著把柴火用灰給滅了,站起身拿雙筷子試了一下味道,感覺還行。

    夾了點肉和竹筍放在兩個竹碗裡,把切碎的野蔥撒在上面,再舀點湯汁淋上去,大功告成,香而濃,味而絕,不錯不錯,方靜心裡讚揚了一下自己。

    “小妹,來,你端一碗,我端一碗,給狗娃家送去。”方靜吩咐小妹和自己一起去狗娃家。

    兄妹倆端著竹筍悶肉走到狗娃家,發現狗娃娘正端著一碗稀飯喝著,方靜看了下碗裡的稀飯,那真是稀飯呀,估計一碗都不見幾十粒米的稀飯。

    “秀嬸,這是我做的竹筍燉肉,給您們乘了點嚐嚐。”方靜趕緊把小妹的竹碗接過端過去說道,其實因為竹碗有點燙手,怕小妹端久了燙傷了手。

    “靜娃子,你咋還給我們端吃的來,你家都沒有米,沒有吃的,你們兄妹倆留著自己吃吧。”秀嬸不想接,但身後跑出來的狗娃趕緊接了過去。

    “秀嬸,昨天不是套了只狗獾嘛,今天不吃明天就壞了,我和小妹兩個人吃不了這麼多,怕浪費。”方靜趕緊解釋道。

    “謝謝靜娃子了,以後有事跟秀嬸說,你娘在的時候,我們兩家都好著呢。”方靜聽著秀嬸提他孃親的事,心裡很是感動。雖然沒見過這世的孃親,但是心裡還是老懷安慰。

    這會狗娃端著兩個空竹碗出來,把碗遞還給方靜,方靜接了竹碗,正準備和方園回家。

    “靜哥哥,你哪裡打到的狗獾山雞,帶上我吧,我也想打只狗獾給我祖母,我娘還有我弟做著吃呢。”方靜聽著狗娃的問話,心裡很是不得勁,就這麼點大的小屁孩就想著給自己的祖母親孃弟弟弄點肉吃,看著狗娃也就八歲不到的樣子。

    秀嬸家有個瘸腿的丈夫,上面還有一個婆婆,下面還有三個子女,狗娃最大,八歲的樣子,下面還有個妹妹,六歲,再下面還有個弟弟,三歲來著,全家就靠秀嬸和她婆婆耕作,掙點口糧,養著兒女,少了一條腿的丈夫幹不了重活,只能乾點力所能及的活,看著碗裡的稀粥就知道秀嬸家過得很是艱難。

    “狗娃,那你一會兒吃完飯到我家來,我帶你去弄獵物,看看能不能弄到,順便帶只竹籃子。”方靜很是不要臉的回答,家裡沒有竹筐,只能叫狗娃帶只竹籃子,這臉皮厚得無法形容了。

    “好的,靜哥哥。”狗娃興奮的不知所措。

    方靜端著兩隻竹碗帶著小妹回家,回到家後,乘了兩碗竹筍悶肉,給小妹夾了很多肉,竹筍也有一些,但不多,自個碗裡肉少竹筍多,然後笑著叫小妹吃。

    夾著竹筍吃了幾口,沒有苦味,很是好吃,不由的大口大口的往嘴裡塞,至少感覺前世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竹筍,這真是無汙染的有機食品呀。

    低頭看著小妹吃的滿臉都是湯汁,方靜立馬笑出聲來,覺得這個畫面很有意境,小妹抬頭看了看哥哥,笑了笑,然後又低頭頭吃著碗裡的菜。

    “小妹,竹筍燉肉好吃嗎?”方靜還是問出了最想問的話。

    “嗯嗯嗯,哥哥做的肉好吃,竹筍也沒有苦味,好吃,好吃。”小妹頭都不抬的低頭含著肉回答。

    兄妹倆就這麼站著吃完陶罐裡所有的菜,方靜用手摸摸肚皮拍了拍,覺得飽了,方園也學著哥哥摸了摸了她的小肚子拍拍,順著還打了個嗝。方靜看著小妹,指著小妹哈哈大笑,小妹也撫著嘴笑著。

    吃完飯,兄妹倆依靠著坐在大門邊上,背後靠著屋子的土牆,雙眼望向遠方,方靜覺得如果有件上衣有雙鞋子,再來杯茶,那就完美了。

    看著天空的太陽,時間差不多十一點剛過的樣子,天空的太陽還沒到正中間,無法確定具體時間,但方靜感覺應該是這個點。

    兄妹倆呆坐了差不多一刻鐘左右,看到左邊屋角的小路邊上跑來的狗娃,手裡還提著個籃子,方靜就站了起來,等著狗娃走近。狗娃提著個比他還大兩三倍的籃子走了過來,看到方靜就憨笑起來。

    “狗娃來了,先休息會兒,等下跟著我去那片林子裡看看。”方靜用手指著遠處的山林說道。

    “靜哥哥,一會你要帶我去抓山雞狗獾嗎?我有力氣,一會兒我幫你背。”狗娃聽著方靜一會兒要帶他去山林子裡抓獵物,高興的表了個態,表示自己很有力氣,可以幫著背獵物。

    “好,小妹,狗娃,我們走。”方靜也不想多休息了,回到灶房拎著破刀和麻繩,大聲叫喊著。

    方園和狗娃高興的跟在方靜的屁股後面,前往昨天下套子的林子裡走去,方園很是開心,今天可是吃得最飽的一次,而且還是吃的肉。

    “狗娃哥,昨天我哥哥就在前面的林子裡套到了山雞,就是給你家送去的山雞,很大吧?還有狗獾,還有隻大老鼠呢。”小妹如數家珍似的告訴狗娃昨天的戰果,表示只有自己的哥哥才能弄到獵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大明徵服者
作者 酒老五
新婚之夜,早已厭倦朝政,嚮往自由的朱厚照逃跑,皇帝的冠冕砸在了他的頭上。   他叫朱厚煒,改寫... (馬上閱讀)
180
上古卷軸命運之歌
作者 丨三夜
“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玩家們或許在遊戲中有著各式各樣的身份但最終,他們都是探險家,一群...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