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游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傳話丫鬟的指引下,我穿過一個小花園,過了月亮門進了一個大花園。花園圍水而建,正值六月,岸邊花紅柳綠,不時有蜻蜓蝴蝶飛過。

    水岸由各種各樣的奇石堆砌而成。一條篷船停在岸邊。船上一位身穿大紅短衣,下穿紅色長裙,外罩淡粉色薄紗衣的少婦手里拿著把牡丹團扇在眾人的簇擁下坐在船上。想必她就是壽王妃了。

    父親說壽王爺今年過七十大壽,可是我看壽王妃不過四十歲,依舊是風韻猶存。

    傳話的丫鬟跳上了船走到婦人身邊,小聲的說了幾句,然后大聲對岸邊說道。“請上官小姐登船。”

    我在柳兒和春桃的攙扶下上了船。有些暈船的婉兒和云清留在了岸邊。

    “上官明月拜見壽王妃。”我登船后上前輕輕施禮。

    “上官小姐不必客氣,快點起來吧。”壽王妃笑著站起走到我的身邊,將我攙扶起來。

    “我早就聽說上官大人的千金是個美人胚子,今日一見,果真如此。”壽王妃笑著對身邊的丫鬟老媽說道。

    我不好意思地低著頭。

    船緩緩地劃到了水中央。看著岸邊盛開的花朵,人的心情頓時舒暢了許多。

    “我聽說上官小姐常年跟著上官大人在外奔波。”壽王妃將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問道。

    “是的。”我答道。

    “這一路上可有什么見聞?”王妃又問道。

    我將了幾件趣事,聽得在場的人唏噓感嘆。末了,壽王妃不由得感嘆道,“我要是能有上官小姐這番經歷,此生足矣。”

    船在水里轉了一個圈,然后劃到了對岸。壽王妃拉著我的手下了船。“王府里有很多景致都很美。我們邊走邊聊。”

    離開大花園,走過一條回廊,丫鬟老媽子遠遠地跟著我們。柳兒和春桃也不敢上前,只能跟在王妃貼身丫鬟的身后。

    一路上,王妃一直追問我這幾年的經歷,想來她也是養在深閨的千金。

    穿過回廊,一個大院落出現在眼前,這是王妃的住所。京城顯貴的內宅我只去過公主府。那是在我七歲的時候,父親回京述職,泰合公主將我接進了公主府,當時公主府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大迷宮,里面雕梁畫柱,無一不是精品。可是比起這壽王府,公主府還是稍有遜色。

    還未進院,丫鬟們已經先行回去準備了,當我跟壽王妃走進院子時。院子里的桂樹下茶水糕點已經準備妥當。香薰爐里,上等的檀香已經飄散開來。

    “呵呵。”壽王妃的笑聲很特別,也很爽朗。“聽上官小姐這么說,我都想出門走走,看看了。可惜侯門規矩多。”說道這里她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絲絲地悲哀。

    一種憐憫之心悠然而生。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個不幸的女人,但是我眼前這個衣著華麗,舉止得體的壽王妃一定是一個不幸的女人。

    “聽說府里來了客人在王妃這兒,我來看看。”一個尖銳的聲音從外邊傳了進來。未見其人,先聞其聲。我預感到此人來頭不小。

    只見一位年紀不過二十五的少婦緩緩走進了院子。少婦頭戴金花簪,掛著金葉子的不搖在頭頂隨著來人的身形擺動。身穿水粉色繡花抹胸長裙,外罩白色薄紗衣,手里拿著畫著仕女圖的團扇。身邊的丫鬟老媽子一點也不比壽王妃身邊的少。而且看起來比壽王妃身邊的丫鬟更盛氣凌人。

    我站起身看著緩步走來的少婦,不知道叫什么。

    壽王妃一臉不屑地介紹道。“這是老王爺的側妃,你叫她三奶奶就可以了。府上的人都這么叫她。”

    “上官明月拜見王妃。”我上前一步輕輕地施禮。

    “快請起。”三奶奶輕輕揮了一下手里團扇。

    “我聽說府上來了位小美人,所以就過來看看。”三奶奶圍著我上下打量了一圈。“這就是姐姐請來的貴客啊!”

    三奶奶陰陽怪氣的語調讓我十分地不滿,可是作為客人,我只能忍耐。

    “這是上官大人的小女兒明月,她是來給老王爺賀壽的。”壽王妃站起身來拉著我的手說道。

    “哦。”三奶奶突然想起來了。“原來如此,難怪。一般人家的孩子哪有這么好的氣質的。”

    “看來妹妹很緊張啊?”壽王妃話中有話地說道。我問道了空氣中硝煙的問道。

    “我?”三奶奶略顯驚訝的說。“我有什么好怕的啊,雖然年紀不輕了,但是也算有些姿色,還不用擔心被人比下去。”

    壽王妃雖然氣質不凡,風韻猶存。可是跟相對來說年輕許多,一身妖媚之氣的三奶奶比起來,的確是差了一大截。從年齡上來說,壽王妃已經敗下陣來了。

    壽王妃強忍著怒火對我說道。“我今天不太舒服,改日天氣好,我們在敘。”說完轉身進了屋子。

    “正好,上官小姐我們去賞花。”

    沒等我開口。三奶奶已經強拉著我離開了壽王妃的院子。

    “哈哈哈…”出了壽王妃的院子,三奶奶不顧有外人在場一路狂喜。我只得跟著她的身后。看來她與壽王妃已經到了撕破臉皮的地步了。

    “上官小姐不要見怪,我們姐妹平時都是這樣玩笑的。”三奶奶強忍著笑聲說道。

    我只是微微地點點頭。

    我跟著三奶奶走進了一個開滿各種各樣薔薇花的花園。

    “這兒美嗎?”三奶奶問道。她一改剛剛的癡笑,語氣嚴肅地問道。

    我看著滿園盛開的薔薇花點了點頭。

    “這里原來是壽王妃的牡丹花園,可是我討厭牡丹花,所以老王爺就把個花園里的牡丹花都拔了,并且命人種上了薔薇花。”三奶奶一臉自豪地說。

    我不知道她為什么要跟我說這些,但是我預感到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春桃、柳兒和后來追過來的婉兒和云清都被三奶奶的丫鬟擋在了花園外。此時,花園里只有我跟三奶奶兩個人。

    “有些東西不是你想爭,想搶就能得到的。”突然三奶奶轉過身,一雙杏核眼死死地盯著我說道。

    我被嚇得連連后退,她的表情讓我想起大漠里祭祀時候用來驅鬼的臉譜。“三奶奶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我只是來做客的。”我說道。

    “如果你真的是來做客的,那就罷了,要是還有其他的目的?”三奶奶用手抓住一朵正在盛開的薔薇花,然后用力地扯了下來。

    “我的身體也不舒服了,上官小姐,您自己在這兒賞花吧。”說完,三奶奶轉身從花園另一邊的月亮門出去了。

    隨行的丫鬟老媽子低著頭從我的面前匆匆走過,追了上去。

    “小姐,她說什么了。”柳兒第一個跑了過來。

    我長出了一口氣,擺擺手。“沒事兒了,我們回去吧。”

    “小姐,我們還少去接觸三奶奶了。”

    蘭玉軒里,柳兒皺著眉頭說道。

    “我也是這么認為,剛剛我遠遠地看著,就已經覺得這個三奶奶不是好惹的人了。”云清附和道。

    “柳兒,你在宮里的時間長,你知道壽王府里的事情嗎?”我問道。

    柳兒皺著眉頭,似乎有些不好開口。過了一會她慢悠悠地說道。“小姐,按規矩說我們這些做下人的不應該過問主子的事情。可是這個三奶奶確實不是好惹的主兒。從剛剛的情形來看,她是把小姐您當成了壽王妃給壽王爺找來的側妃了。”

    “側妃?”春桃有些不解。

    “對,壽王雖然老邁,可是平生最大的喜好就是納小。壽王妃不得老王爺的喜歡,為了能討好老王爺,她經常選些漂亮姑娘送給老王爺做小。可是這些女子大多在進了王府后不久便被三奶奶折磨死了。”

    “那老王爺不管嗎?”婉兒問道。

    “想管,可是管不了。三奶奶是太后賜給老王爺的。打狗還得看主人呢。而且老王爺見一個愛一個,愛一個,忘一個。那顧得了那么多啊!”柳兒答道。

    “如果壽王妃接小姐來府上小住,真的是為了給壽王爺當側妃,我們真得要小心些了。”婉兒說道。

    “放心,就算壽王妃真的有這個意思,老爺也不會答應的。”春桃說道。“不過這件事情還是應該跟老爺說一聲才是。”

    雖然這么多年來我也見過不少的世面,大宅門女人的爭斗也見過不少。可是像王府里這樣斗出人命的事情,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所以心里難免有些忐忑。想來進府前父親的囑托并非是空穴來風,多此一舉。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躲在玉蘭軒。期間父親讓管家送了些新衣和首飾來。并且捎話說過些時日帶我在京城里逛一逛。這段時間,壽王妃和三奶奶都沒有在來傳我。我也到樂得清閑。每天寫寫畫畫,一天很快便過去了。

    父親教育子女的方式很特別,大哥自幼好武,可是父親硬是逼著他讀了三年的書,之后才請了幾位師傅教大哥練武。

    二哥自幼喜文,父親偏偏請了幾位師傅教二哥練了三年的武藝,才送二哥進了學堂。

    對我更加寬松了。我雖然識字,也寫得一手好字。但讀書不多,四書五經、列女傳之類的書更是見都沒見過。對前人的詩詞歌賦了解的也不多。父親說女孩子識字便可,讀書多了,人便會被書里的規矩框死了,活著也就沒什么樂趣了。

    大哥和二哥尚年幼時對父親有諸多的不滿,可隨著他們各自成家立業后,忽然之間對父親崇敬有加起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300063_80_804-m
重生田園發家記
作者 一隻小胖
  劉青梅悲催的被小麵包車撞了,醒來就穿成了古代大青山腳下的5歲幼童余青梅。那就賺賺錢、升陞官...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