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三奶奶怒打野鴛鴦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隨著壽王爺壽辰日益臨近,壽王府里更加忙碌起來。陸續有進京賀壽的地方官員的女眷住進了壽王府。使得原本已經波濤洶涌的王府后院更加兇險了。

    我終日待在玉蘭軒里,除非必要,否則足不出戶。實在覺得煩悶了,就在晚上出門游園。

    已經是月中,天上皓月當空。花園里一片寂靜,開了一天的花,這時已經合上了花瓣,別有一番風味。

    “小姐,我們什么時候能出府啊?”陪我出來夜游的云清問道。

    “怎么?覺得不自在了?”我笑著問道。

    “當然了,我白天的時候聽說壽王爺的大女兒回來了,給眾王妃一個下馬威。三奶奶被氣得把自己屋子里的瓷器都砸了。還沒消氣,想找老王爺評理,可是壽王妃前兩日送給壽王爺一個小美人。壽王爺一直哄著那位姑娘呢,根本就沒理她。三奶奶氣不過,去找壽王妃理論,可是壽王妃連面都沒讓她見。”向來好打聽的云清說道。

    “你整日跟我在一起,這些事情你都是從那里聽說的啊?”我有些疑惑地問道。

    云清有些不好意思了。“晚上我去廚房找吃的,聽后廚的廚娘說的。她們還說過幾日老王爺的另外兩個女兒也回來了,那就更熱鬧了。”

    “為什么這么說?”我問道。

    “壽王爺的大女兒今年已經五十歲了。可是她的兩個妹妹才二十多歲。她們每次見面就打。”云清癡笑著小聲說道。

    “哦。”我想起父親說過壽王爺的大女兒是第一任壽王妃所生。嫁給了定遠侯的二子,過門沒幾天夫君就陣亡了。后來過繼了本家的兩個孩子充當養子。

    “還有啊!壽王爺的兩個小女兒是二奶奶所生,府里的人都說二奶奶是被三奶奶活活氣死的。小姐您說,這兩位郡主回了王府能輕饒了這三奶奶嗎?”云清越說越興奮。

    “那壽王妃呢?她沒有孩子嗎?”我奇怪,進府已經有些時日了,竟然沒有見到壽王府里有孩子。也沒聽說有兒子出來主持壽王府的事物。老王爺壽宴的事情都是壽王妃和幾個管家在盯著。

    “有啊,在后院鎖著呢。”云清答道。

    “鎖著?”我不解道。

    “聽說壽王妃嫁給壽王爺第二年就生了個兒子。當時壽王大喜,可是誰想那孩子長到十幾歲時讀書讀傻了。見人便說是魔鬼,管他娘親叫什么玉。還拿刀要殺壽王爺,說他是心術不正的老妖。”云清說道。“也就是因為這個,壽王爺開始不待見壽王妃的。如果不是因為王妃娘家還有些底子。我想她早就被換掉了吧。”

    “難怪…”

    突然我聽到一陣刷刷的聲音。

    “云清,你聽到了嗎?”我問道。

    “什么啊?”云清一臉茫然。

    “你聽到刷刷的聲音了嗎?”我側耳仔細聽著,那聲音時有時無。

    云清有些怕了,聲音略帶顫抖地說:“小姐,你可別嚇我,我害怕。”

    “不要出聲。”我示意讓躲在我身后的云清不要出聲。

    “好像是從那個方向傳來的。”我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了過去。

    “小姐,不要過去了。要是鬼怎么辦。這王府里一定有不少屈死的冤魂。”云清低著頭死死地拉著我的衣袖。

    “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啊。在說了就算在的有鬼,他們也敢不把我們怎么樣的。你忘記上次塔干大叔給我們畫的靈符了嗎?”我安慰道。

    “那個是管沙漠里的鬼的。這兒能管用么?”云清戰戰兢兢地問道。

    “放心,沒事的。”我安慰她到。此時好奇心已經完全擊敗了我內心的恐懼。

    刷刷的聲音是從假山里傳出來的。雖然月色照的院子里通亮,可是假山的陰影里還是漆黑一片。我與云清沒有提燈籠,所以只能摸索著前進。

    “誰在那里?”朦朧中我視乎看到假山里有人,可是實在看不清是什么人。云清已經被嚇得不敢掙開眼睛了。

    “小姐,我們還是回去吧。”云清略帶哭腔地說道。

    “云清你別怕,那里應該是有人。”我安慰道。

    “就算是人,這么晚了不睡,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云清說道。這時一個人輕拍了一下云清的肩膀,嚇得云清立刻跪倒了地上。“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一盞紅色的燈籠緩緩提了起來。“上官小姐,這么晚了,你在這兒干什么呢?”來人是壽王妃身邊的丫鬟盤兒。

    “這是誰啊?”盤兒將燈籠靠近云清。

    “這是我的丫鬟。”我將云清拉了起來。

    “你們是誰?”王府后宅里巡夜的小廝聽到假山里有喊叫聲跑了過來。領頭的舉著燈籠問道。

    “奴婢是壽王妃屋里的丫鬟盤兒。這是上官小姐。”盤兒答道。

    “這么晚了。上官小姐跑到假山里做什么?”領頭的又問道。

    “我聽到假山里有聲音,所以過來看看。”我答道。

    “是嗎?”領頭的往漆黑的假山里望了望。“你們兩個去看一下。”他對手下說道。

    很快兩個小廝手里拿著東西出來了。“頭兒,里面沒人,但是我們找到了這個。”兩個小廝手里拿著一只男人的鞋子和一個繡著蓮花的肚兜。

    領頭的用手摸了一下肚兜,還有體溫。“你們幾個在附近搜一下,人還在附近。”然后對我說道。“上官小姐,天色已晚,您還是回去休息吧。”

    我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跟云清回了玉蘭軒。

    “這是怎么了?”

    回到玉蘭軒,春桃看著驚魂未定的云清知道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

    “別提了,遇到一對野鴛鴦。”云清一臉厭惡地說道。

    “野鴛鴦?”柳兒和婉兒驚訝道。“抓到了嗎?”柳兒問道。

    “沒有,人早跑了。撿到一只鞋和一個肚兜。”云清答道。

    “還好。”柳兒說道。

    “這還好?”云清一臉驚愕。

    “他們兩個要是被抓到了,那就死定了。”說著柳兒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樣子。“當初我得罪了管事太監,他就是用這招設計我,害得我差點被沉井。”

    回到玉蘭軒后,我一直在發呆。我在懊惱為什么自己好奇過去。如果我不過去,他們或許也不會被人發現了。

    “小姐,您沒事吧?”春桃發現我有些不對勁。

    “沒事,希望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不要有人受到牽連。”我說道。“不早了,都去休息吧。”

    這一夜我始終無法入睡,心里一直默默地祈禱這件事情可以就這樣過去。直到拂曉我才稍稍睡了一會。

    可惜事與愿違,第二天花園假山里有人私會的事情還是被捅到了壽王妃那里。

    “這是誰的?”院子里,壽王妃身邊管事的老媽子手里拿著那個繡著蓮花的肚兜問跪在地上的丫鬟們。

    幾位側妃坐在壽王妃的兩側,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模樣。

    “現在說出來,免得自己的皮肉受苦。”老媽子右手拿著鞭子指著跪在地上的丫鬟們說道。

    跪在地上的丫鬟們一個個縮成了一小團。

    “看來不來點真格的你們是不肯招了。”老媽子示意其他幾位上年年紀的老女人拿著鞭子走到丫鬟們中間。

    皮鞭落在那一個瘦小的身軀上時,我閉上了眼睛。無限的懊悔充斥著我的全身。一陣陣哀號聲,讓我覺得自己快要被撕裂了一般。

    “姐姐,看來您手下的人也沒什么本事啊?”三奶奶戲謔般看著壽王妃說道。壽王妃沒有理她。這時跪在角落里的一個穿著大紅花襖的丫鬟一把拉住了老媽子的鞭子。

    “王妃,是我的,是我的。不要在打姐妹了。”那個姑娘的喉嚨像是發不出聲音一樣說道。

    那姑娘被拖到了壽王妃的面前。我打量了一下,她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頭發已經散開。臉上的粉底和胭脂已經被眼淚和在了一起。我記得她是三奶奶身邊的丫鬟。

    三奶奶猛的沖了出來,一腳踹在了那姑娘的肚子上。那姑娘疼的趴在了地上。“你這不知羞恥的丫頭。”眾人立刻拉住了三奶奶。

    壽王妃站起身來走到那姑娘的面前。“告訴我,那個男人是誰,你說了,我就放你一條生路。”

    那姑娘猛的搖頭,哭著說:“我不能說,王妃您要殺就我一個吧,我不能說。”

    “你這死丫頭,事到如今還敢嘴硬。”三奶奶一把奪過老媽子手里的鞭子,不停地抽打著那位姑娘。我要站起身,卻被柳兒按住了。她對著我輕輕地搖搖了頭。眼里流露出無盡的悲傷。

    想是那姑娘自己也不想活了,一把拉住了三奶奶的手腕,將她推dao在地后,一頭撞到了柱子上。

    “小姐,您就吃點吧,在這樣下去,身體怎么受的了?”春桃將一碗粥放在了桌子上。

    “我沒胃口,拿走吧。”我說道。

    “小姐,那姑娘的死跟你沒關系。就算你不遇到,他們也會被其他人發現的。”春桃勸道。

    “那姑娘埋了嗎?”我問道。

    “埋了。按照您的吩咐姐奴婢偷偷塞給了管事的不少銀子,讓管事的厚葬那位姑娘。”春桃繼續勸道。“小姐,您這么做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春桃,等著什么時候我不用跟著父親到處走了,我就把你們幾個都嫁出去。”我春桃說道。

    “小姐,您說什么呢?我都二十歲了,早就過了出嫁的年紀了。”春桃笑著說。

    “我說的是真的。”我十分肯定地說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691130_80_803-m
種田山裡漢:神醫美嬌娘
作者 高山日初
  她本二十一世紀的吃貨神醫,魂穿一妻多夫的女尊王朝,原主臭名昭著,殘暴不仁,在村子裡人見人怕...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