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入侯門深似海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因為假山私會的事情,我的情緒一落千丈。父親也聽說了這件事情。他讓管家托人送了一封信進府。信上大概的意思是讓我寬心,那姑娘的身后事他已經托人幫襯了,還請高僧做一場法事,希望來世那姑娘可以托生到一個好人家。并且囑咐我在王府里行事一定要小心,不可在魯莽。

    我在屋子里躲了兩天。雖然王媽、春桃、柳兒、云清和婉兒每天變著法哄我開心,可是每當我想起那姑娘滿臉淚花的樣子。我就高興不起來了。

    “今天天氣真好。”柳兒為了引起我的注意,故意大聲笑著說道。

    “是啊,這樣的天氣最適合出來游玩了。”就連原本不多話的春桃也在我身邊笑嘻嘻地說道。

    的確,天氣不錯,花開的也正嬌艷,可是我卻無心欣賞。一陣哀怨的琴聲從亭子里傳了出來。我抬頭看到一位一身白衣是姑娘正在撫琴,她的琴聲是那樣哀怨,她的臉上沒有一絲的笑容。

    “這是誰啊?琴聲這么哀怨。”春桃問道。

    “她就是壽王妃剛剛為老王爺找來的側妃,最近老王爺將全部的心思都放在這位姑娘身上了。”云清說道。

    “那她的琴聲怎么還會如此的哀怨啊?”春桃又問道。

    “不樂意唄。聽說她的父親是前任順天府尹,因為得罪了皇上的小舅子被革了官職,一口氣沒喘上來死了。她二娘拿著家里的銀子跟師爺跑了。還把她送進了王府。”云清答道。

    “你這丫頭什么時候才能改掉這包打聽的毛病。剛剛進府幾日啊?你就把這王府上上下下的事情打聽的這么清楚?”王媽故意做出要打人的架勢。

    云清抬起自己的胳膊護著自己的頭,“又不能怪我,是它們自己往我耳朵里鉆的。我想不聽都不行。”

    “那我就把你的小耳朵縫起來。”王媽做出一副縫衣服的架勢。云清立刻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小姐,我們還是走吧,她的琴聲如此地哀怨,聽了人難免心里不舒服。”婉兒輕聲對我說道。

    “對,我們要聽就聽點開心的。”柳兒符合道。我被她們連推在拽地拖走了。

    傍晚,我獨自一個人到花園里散步,結果發現那個姑娘一個人坐在水塘邊的石頭上看著水塘里是鯉魚。

    我并沒有打擾她,只是遠遠的看著。或許是她覺察到了身邊有人,轉過身看有人站在她面前,立刻局促地站了起來。

    我想起她是那日壽王爺來時最后一個出來跳舞的姑娘。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應該跟我一般大,穿著一身白色的衣服,高挽的發髻上只帶了一朵白色的花。與王府里其他人的濃妝艷抹不同,她只是稍稍做了些修飾。

    “清水出芙蓉”不知道為什么這句話涌上我的心頭。

    她的眼神很悲傷,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我是暫住在王府里的上官明月。”我先開口說道。

    她微微行禮。“我叫云兒。”

    與云兒聊天,很舒服,雖然她不像我一樣可以天南地北地到處走,可是她的見識一點也不少。她說這些都是她從書上看到的。

    “你說的這書,我都沒有讀過。”我對她說道。

    “是嗎?沒讀過也好,禮數學多了,到頭來苦得還是自己。”云兒嘆了一口氣后說道。“我聽說前幾日有個丫鬟自盡了。”

    我沒說什么,想起那個姑娘,我的心如同針扎一般。

    “我知道,那姑娘是因為被你撞到了,才會被發現的。”云兒繼續說道。“其實你也不必太自責了。世界上沒不透風的墻,即使不被你發現,其他人也會發現的。到時結果可能還不如現在一了百了呢。”

    “可是畢竟她的死,我有很大一部分責任。”我長長地嘆了口氣。“你呢?你的琴聲為什么如此的悲哀。”

    云兒沒說什么,只是看著水里的游來游去的鯉魚。“我如果能同這水里的魚一樣,可以自由自在地游來游去就好了。”

    “呦,二位小姐在聊什么呢?”三奶奶帶著丫鬟走了過來。我跟云兒連忙站了起來。

    “三奶奶這么晚了是要去哪兒啊?”我見太陽已經西沉,到了吃晚飯的時間了。

    “老王爺說了,自己吃飯沒意思。傳我過去陪他。”三奶奶笑著說道。“你們兩個怎么湊到一起來了。”

    “哦,回三奶奶的話,我們兩個是剛巧碰上的。”我答道。

    “是嗎?”三奶奶走到我的身邊,在我的耳邊小聲地說:“別以為抓到我身邊一個小丫鬟的把柄就能把我怎么樣?我身后可是太后。”說完,三奶奶大笑著離開了。

    一直地這頭不言語的云兒長出了口氣。仿佛虛脫般坐在了石頭上。

    “你沒事吧?”我連忙問道。

    “沒事。”云兒擺擺手回答道。“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看來云兒也受過三奶奶的威脅了。“這個女人已經瘋了”,我想。

    盤兒跑了過來,“云姑娘,王妃請你過去。”

    “我得走了,希望我們還有機會可以坐下來聊天。”云兒站起來對我說道,說完轉身跟著盤兒走了。

    我獨自坐在石頭上發呆。心里想著壽王爺的壽辰可以快點過去。這樣我就可以離開這個如同地獄般的王府后宅。

    “小姐,您沒事兒吧?”婉兒輕聲地在我的耳邊問道。

    “怎么了?”回過神來的我問道。

    “沒事兒。”婉兒笑著說道。“小姐該吃晚飯了,您都好幾天沒有吃好,睡好了。不能在這樣自己折磨自己了。我們看了是會心疼的。”

    “好,回去吃飯。”我站起身來說道。“對了,婉兒距離壽王爺的壽辰還有多長時間?”

    “今天是十七,還有半個月。小姐,怎么了?”婉兒問道。

    “沒事,在過半個月我們就可以離開這里了。”我笑著說道。

    “小姐你笑啦?”婉兒驚訝地說。我沒有理會她,徑直往玉蘭軒走去。“小姐,你真的笑啦?”婉兒鍥而不舍地追在我的身后問。

    不知為何,我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當晚睡的很香。第二天已經是日上三竿了,我也沒有起來。王媽祝福春桃她們不要叫醒我。

    直到正午時分,云兒來找我。云清才將我叫醒。

    云兒甩掉了我所有的丫鬟,將我一個人拉到角落里。她的眼圈紅紅的。看得出來是剛哭過,臉色也不是很好。

    “上官小姐,除了你現在沒人能幫我了。”云兒突然跪在地上哭著對我說。

    我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我知道您可以往府外送信。下次您送信的時候可以不可以把這封信一起送出去。”

    “你先起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將云兒從地上拉了起來。

    “上官小姐不怕您笑話,我有個心上人。”云兒哭著說道。“我剛剛聽說他因為我不見了正在到處找我。還要去山上當和尚。我擔心他這么鬧下去遲早會出事,所以寫了一封信讓他忘記我。找個好姑娘成家。”

    我接過信,具體地說只是一張字條,壽王妃應該是看管的很嚴。上面無非是鼓勵對方的話,讓對方忘記自己。

    “上官小姐,我求你了。除了你沒人能幫我了。”

    看著云兒可憐的模樣,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我的理智被擊敗了,我決定幫她這一次。

    “云兒,我可以幫你,但是你一定要聽我的,忘記那個人,否則在這個王府里你將無法生存。”我對她說道。

    “我知道。我的心已經死了。我現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他可以好。這要我就心滿意足了。”云兒哭著回答道。“壽王妃說我只要聽她的,就會保我沒事。”

    回到玉蘭軒,我立刻給父親寫了一封信,將云兒的遭遇一一說明,并且請求他幫忙將信轉到。然后讓王媽將信送出了王府。

    晚上父親派管家送了些京城的名小吃,外加一封信。信里大致的內容是讓我不在過問王府里的事情,這次算是一個例外。并且隱晦地說明該送的東西他已經差人送到了。而且還勸了那位公子。

    雖然被父親責罵了一頓,但是可以幫到云兒,我也可以心安了。

    云兒聽說那位公子已經無大礙了,也開始安心地聽從壽王妃的安排,整日拼命的練舞。

    想來她也是真的死心了。這王府雖然不是大內深宮,可是也算的上是銅墻鐵壁了。之后我在也沒有去見過云兒。她也未曾來找過我。

    我坐在玉蘭軒二樓的窗前看著美不勝收的壽王府不由得感慨,這里與監牢無疑。甚至比監牢更可怕。關在牢里的人都是犯了王法的人,關他們是為了讓他們改過自新。這王府是一個美麗的鳥籠,各式各樣的珍稀鳥類被關在這里共他人欣賞。失去自由的小鳥開始為了博得主人的歡喜,不停地斗來斗去。到頭來,她們能得到什么呢?

    我慶幸自己只是小住,如果讓我一輩子住在這樣的地方,我情愿一死了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448370_80_804-m
國子監緋聞錄
作者 頁裡非刀
  你是無意一縷穿堂風,   卻偏偏孤倨引山洪!   -------沈澤棠   一句話簡...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