郄氏未昧 第三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老牛你不必擔心,我設法與你續命就是。在里屋用上古晶石布一個北斗七星陣,把斗柄回撥6年,你需每日在晶石北斗下屏息一個時辰,如此即可保你延壽六年。只是此乃逆天之為,切不可讓晶石北斗見太陽光。三國諸葛武侯也曾用此法,然其沒有上古晶石而用油燈代替豈能成功。此法原理就是自定黃道。沒有上古晶石強大的真元聚氣,是斷不能成功的。”說這話,郄未昧的父親從最身帶的包袱里面取出了幾顆泛著紫光的上古晶石。

    布置好北斗續魂陣,郄未昧的父親又指著包袱說:這個錦盒你代為保管,等小兒十八歲成人交于他便是。”看著牛二收起了包袱,郄未昧的父親長長的出了口氣,“如此了無牽掛矣!”

    第二天牛二上了牛頭山,找到那幾塊石頭。這地方真奇特,太陽竟然照不到。裝殮郄未昧的父親的時候,才發現他背上有三個子彈打的洞,血已經結痂了......

    一口氣說了這么多,老頭子的氣息已經很微弱了。

    “這是你的宗譜,下面還有一個暗格,里面的東西只有你才可以看。”牛二從錦盒里捧出一個厚厚的冊頁,遞給郄未昧。

    “家事交待完了。這是你父親留給你的信。看看吧。”

    郄未昧把冊頁放到懷里,接過信打開--

    “吾兒未昧,為父不明善惡,不惜觸犯宗規幫助故人。被人利用,鑄成大錯,而自己又無力彌補。當兒看到此信之時,也就是你替為父贖罪之日。這是地址:香港彌敦道南環500米處路南一處墓穴,你把它封印即可。為父按照宗規傳你我一生所悟之心得:宗訓千年,可有疑乎?爾執業后,當自行斟酌。父郄午恕絕筆”

    郄未昧看得一頭霧水,“老牛呀,老爹這最后一句是個啥意思呀?我怎么看——”話未說完,郄未昧愣了。

    牛二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兩眼迷離,已經死了。

    當天夜里,郄未昧打開了錦盒。從暗格里取出一本書。封皮上是用綠松石鑲嵌的八卦。雖歷經滄桑,卻絲毫不減其風華。可見保存妥善之極。

    翻開封皮,是一張白帛,和后面的黃帛明顯不一樣,而且只是夾在里面,并沒有和黃帛裝釘到一起。上面有一段大篆文字:

    吾,郄氏小兒正,得祖輩福蔭,蒙上神眷顧,于無意間得窺至寶。惶恐之極。興奮之極。然不敢玷污神品,又難弗一窺天道的心境。故手抄神譽,恭請回來,日夜參研。祈上神明鑒,小子必兢業躬為。盡心盡力,以謝神恩,以慰祖靈。

    “這就是傳說中的神品天書?”郄未昧眼睛睜得大大的。

    忙不迭的向下翻看。兩個時辰以后,郄未昧合上天書,慢慢閉上了疲憊的眼睛。

    全書大致分為三部分,上部為活人卷,全是醫理。中部是滌世卷,術數堪輿以及尋龍點穴之法。下部名為天道大同,具體內容看不懂。

    三部分的書法風格一致,系出自一人手筆。連同首頁也一般不二。布局很寬松,每一頁只是在靠近中縫的地方有四行字,余下大部分空白。上部中部每頁空白處都有或略或詳的圖解。看墨跡和字不是一個時代。而下部天道大同卻空白依舊,不染一絲墨痕。

    天書后面還附有一張白帛,揭開了所有謎團。還是出自一人手筆。

    我郄氏后輩子孫:今天賜神卷與我郄門,我郄氏一族當不負重托,盡我族綿薄之力造福蒼生。未免后世子嗣作為有失偏頗,現立宗規如下。

    一、此乃上天神譽,解悉此卷并非一世、兩世所能為。我郄門中人可將自參之理以畫示之。代代心得口傳下去。切不可著一字半句,以免誤導后世蕓蕓眾生。

    “沒想到老祖宗還挺有意思,讓郄家人悟出天書道理后只準畫畫,畫的啥意思口傳給下一代。說得倒挺偉大,怕寫了字,讓后世的別人看了,再影響人家。其實就是知識壟斷。”郄未昧天生的叛逆性格,看到這里胡思亂想一通。

    二、為悟天道,郄門后世門中只留男丁,凡女出生,不使認字。滿12歲即遠嫁他鄉永不相認。

    三、入我郄門之婦,需白丁,且賢惠,能為夫命是從。進我門時服用我秘制“夫婦連心丹”,使其壽與夫齊。

    四、我郄氏立志洞明天道玄機,難免觸怒天顏。凡我門人,不準自測禍福,死后焚尸揚灰,以避天譴。

    后面還有好多條。

    郄未昧看到從這條開始字跡有所不同。想必是后代加上去的。

    五十八、從今天起,凡我郄門中人,除行醫以換取衣食外,不得在堪輿點穴。以保我門免滅門之禍。

    “沒想到郄家老祖宗會這么絕,為了窺探所謂的天道,竟不惜自殘到這種程度。女兒全部不許認字,趕出家門,外來媳婦必須是文盲,還得特聽話,還要殉夫。更慘的竟是陪著丈夫一起焚尸揚灰。”郄未昧后脖頸子,直冒涼氣。“媽呀,這不是自虐嗎?”同牛二生活的這六年,使得本來性格就叛逆的郄未昧已經不同于以往的機器似的郄門之人。

    一切都明白了!!!

    父親因犯宗規出手幫人點穴而自咎身死。死后不敢按宗規焚尸揚灰,又怕遭受天譴,禍及郄門。就找了“九陰絕命穴”自葬于此。這種穴一年四季都不見一絲陽光,寸草不生。基本就是陰間所在。葬尸此穴,永無出頭之日,連孤魂野鬼都沒得做。陰陽兩界都不知道你的存在。

    還有這么多年自己經歷的種種不知所謂,現在都明白了。

    “父親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郄未昧猛地想起了這個。

    宗規千年,可有疑乎?爾執業后,當自行斟酌。還有父親留下的那封信,指明讓自己替他善后。“難道----”郄未昧恍然大悟,父親已經對宗規產生了質疑,這是在暗示與我。必要時候,不必恪守。可自行斟酌決定。可又不好明說,老爹真是用心良苦呀!

    其實郄未昧這六年來耳濡目染塵世紛紛,本來就不像前世郄家人那么古板,現在加上父親的提點。郄未昧對宗規整個釋然了。

    郄未昧把錦盒放到了書架的最底層。走到床邊,扭動床頭墻壁上一個暗刻八卦的石頭。

    微微的吱呀聲響了起來,半圈的書架開始緩緩的沉了下去。一直墜到距地面足有30米處。原來書架處從墻壁里伸出幾塊石板,蓋住了洞口,嚴絲合縫,看不出一點兒痕跡。

    “這機關還挺好,好像比六年前父親演示時還好用了,嘻嘻---”郄未昧一邊準備著明天去香港的東西一邊自言自語。

    后半夜,陰沉沉的天空寥落著幾點寒星。微弱的仿佛一吹就滅。一個黑影來到牛王洞前,手里的燈籠忽閃忽閃的,遠遠看去像鬼火。

    “先生開門,我有事相告,十萬火急。”黑影敲著門。

    “吱呀”一聲門板開了,郄未昧站在門口,身上收拾的干凈利落。想必是早有準備。

    “什么事?”

    “先生請借一步說話。”

    郄未昧略一沉吟,側身把來人讓進洞里。來人反手帶上了門板。把燈籠放到床上,順勢坐了下來。

    郄未昧這才看清來人,一身皂青色道袍,頭梳發髻,眉分八彩,面如冠玉,三綹須髯,一雙小眼精光四射。

    “先生,事情緊急,我就不客套了。您可知道此處盤龍神穴墓主是何人?”

    “這倒不知,請賜教。”一句話勾起了郄未昧的興趣。

    “先生您請安坐,聽貧道慢慢道來--”

    在一千年多年前,郄正家已經發展成了一個龐大的族群。門中子嗣不但看病醫人,還幫人尋龍點穴。且手法神奇。醫人無有不活,點穴無一不中。因其行事低調,故而少有人知曉郄正門人的存在。可是卻引起了勘輿大宗的注意。郄正門人善用“行法派”手法設局,本來與“形法派”式如水火的“理氣派”就把他們看成肉中釘,眼中刺。當時的“理氣派”宗師賴文俊就曾栽在郄正門人手里。賴老不甘心,就處處與郄正門人為難,卻都被輕松化解。急了眼的賴老開始尋釁滋事,郄正門人卻充耳不聞,視而不見。論業務水平比不了人家,找上門耍三青子人家又不理。老賴這個郁悶呀!而且這一郁悶就郁悶了幾百年。打破這個僵局的竟是“理氣派”一個未出師的門人弟子。

    為了這件事,掌門師兄還找這個小師弟談了一次話。

    “我說你吃飽了撐的沒事兒干是不是?”

    “師兄我氣不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賭城不是天堂
作者 深峻海洋
  夢斷澳門,嗟嘆人生!   澳門,合法賭博,賭桌上看似合理的規則,引多少國人前仆後繼。 ...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