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運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陶然沒有答話,甚至沒有注意去聽對面到底在說什麼。他走上高臺之後,就神色默默的看著手中握著的劍,心情是既覺熟悉,又感陌生。

    熟悉是因他十歲學劍,此後十二載春秋,逐步將自身的劍術,推升到了‘極發藏意’的境界,這也是他早年縱橫原穹之界的本錢。

    可自從他二十二歲身證金丹,轉習御劍術以來,有多久沒有用手執過劍了?

    陶然感覺自己那本是沸騰翻湧的心緒,忽然就冷卻了下來。他心想陶然啊陶然,你在急什麼呢?一直以來,平和沖淡,磊落開朗的心境,不是你平時最引以自傲的?

    他現在這具身體雖然不是自己的,可貴在根底不錯,還有著天生的靈骨,在修行天資上遠不是他原本的肉身可比。只要自己能夠破除原主臨死前的執念,不難做到水乳交融,身魄一體。甚至更進一步,凝練出他以前心心念念卻不可得的‘後天道胎’。

    而這個世界雖然讓他陌生,然而元靈之盛,卻是遠勝過他的‘家鄉’原穹之界。以他的道業根基,以他的見識積累,只需有足夠的資源,那麼只要十五年,甚至十年之內,就可將這具肉身,也推升到大乘之境,並使自己的元神恢復如初。

    至於原穹世界——他臨走之前已經重創諸魔,料想這些群邪宵小在再次禍亂天下之前,會選擇蟄伏一段時間;而那內鬼雖然位置關鍵,可宗門內有他親手栽培出的三師五劍,足以震懾其人;至於琅琊天朝的當代帝君,儘管此人野心勃勃,可其爪牙臂膀,都已被他斬斷,一時半會之間難以為禍;還有南方的‘天道門’,在他們北上之前,怎麼也得繞開玄元聖府,嶺南劍宗這兩家第一等的大宗派。

    仔細算來,這些憂患至少都需要二十年,二十年之後才會一一爆發,所以自己還有時間不是嗎?

    他陶然也該對自己執掌神霄門三十年的成果,對門中那諸多後起之秀多一點信心才是。

    所謂自古雄才多磨難,風雨之中見本色。最近這三十載,神霄門一直都在他羽翼之下,所以那眾多的門人弟子都顯得碌碌無奇,一眼望去,皆是常鱗凡介。

    可在他離開之後,未必就沒有後輩英傑嶄露頭角,綻放出屬於他們自己的光華。

    以神霄門的積累底蘊,自己究竟有什麼好擔心的?

    陶然想到這裡的時候,心念已漸漸平復,不過就在這一瞬,他的胸前驀然轟的一聲炸響。猛烈的衝力,讓他蹬蹬蹬倒退七步,險些站立不穩。

    陶然頓時回神,看向了眼前,發現臺上這場冷兵器綜合格鬥戰居然已經開打。旁邊的裁判,也揚起了手中的紅旗:“正面重擊!五分!”

    而在他的對面,那個名叫伊卡博德·伍德的傢伙,正得意洋洋的揮舞著手中的重劍:“BOY,你在發什麼呆?是傻到連投降都不會嗎?別怪我,神臂伊卡博德已經給過你機會了。”

    陶然不由蹙起了眉頭,將手中的劍緊緊一握。開始收攝心神,將注意力轉向了眼前。就當他嘗試著搬運氣血神念,熟悉這具身體以及手中的長劍,找回自己幾十年前用劍的感覺時,那裁判又將右手的黑旗猛然下揮。

    下一瞬,又是‘嘭’的一聲悶響。沉悶的力量,使得他肩部護具之外,自發的張開了一層層的魔法陣列。可從肩側傳過來的力量,依然讓陶然一陣呲牙咧嘴,並在這擂臺之上,再次踉蹌後退。

    這讓陶然的眼眸之中,隱隱透出了怒火。

    自從他的御劍術,也上攀至極發藏意之境以後,哪怕強如九天欲魔獨孤天意,也從不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側面擊中,三分!”

    隨著裁判的宣告聲響起,對面的伊卡博德卻很不滿的:“嘿,你站著別動好嗎?明明還有兩次就可以結束了?你非要多挨些揍嗎?”

    陶然不怒反笑,已經壓制住了心胸內那本不該有的一絲浮躁之心。之後他就卓然肅立,將手中之劍畫出一個奇妙的半圓,最終停在了他膝前三尺處,向前方斜指。

    他的神意,也隨著呼吸的調整,進入到一種奇妙的狀態,心如止水,意如明鏡。

    而此時在臺下,威廉·雅克已經不忍卒睹的用手遮住了自己眼睛,他都不忍心繼續看下去。

    直到一個悠揚婉轉,又清冷如鈴的女聲在他的耳旁響起:“情況怎麼樣了?安德烈有機會嗎?”

    “小姐您也看到了,阿墨已經輸了8分,他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威廉回過頭,發現他們俱樂部的主席露易絲·林登,果然就立在自己的身後。而他語聲,則包含著無奈:“他看起來似乎是被伊卡博德嚇傻了,都沒法動彈。見鬼!明明他之前跟我在俱樂部裡面,還是打的有聲有色的,半斤八兩。”

    少女露易絲正在看著臺上,那美麗的瞳孔中卻含蘊著一絲錯愕。

    她感覺那個傢伙狀態很奇怪,整個人似乎完全融入到了這個環境當中,已成為整個背景,甚至這片天地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好似東方人所描述的,那種‘天人合一’的武道境界。

    不過她很快就注意到旁邊的記分牌,露易絲不禁搖頭,心想自己這一定是魔怔了。因這一次的打擊過於沉重,太想要奇蹟發生,才會生出這樣的錯覺。

    “那麼威廉,十五分鐘後的那一場,你有勝算嗎?”

    “還是有一點的,對手的實力應該與我相當,勝算我七他三。可是這沒用,我的大小姐。”

    威廉攤了攤手:“我最多隻能進入第三輪,再之後就沒可能了。可我們俱樂部到目前為止,才只有四個人進入第二輪。現在的情況除非是有兩個人能夠打到八強,才能撈到足夠的積分,可這隻有露易絲大小姐你一個人能夠辦到。”

    “果然——”

    露易絲的神色微黯,而就在她失神之間,她的視角餘光,卻忽然望見臺上一團火光炸開,同時響起了一聲巨震,仿如雷爆般震徹全場,使得這間體育館內所有人都側目以視。

    在他們的注目當中,伊卡博德·伍德的軀體就好像是被卡車撞擊,整個人從擂臺上飛出二十米,然後重重的轟砸在了地上,使得周圍的觀眾一陣尖叫不已。

    “怎麼回事?”

    “那是伊卡博德?”

    “剛才好像是護甲突然爆炸了?”

    “有人知道是什麼情況嗎?”

    “沒看懂,反正是護甲的魔法陣列忽然就全面張開,然後就是爆炸,伊卡博德的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臺上的那些裁判也大驚失色,紛紛趕到了伊卡博德的身周,探看著這位的情況。還有人則匆匆趕往監控室,觀看之前的錄像。

    “暈迷了,好在生命特徵還在,頸骨輕微骨折,全身挫傷。”

    “護甲的頸部構件也因不知名的緣故全毀,需要專業人員勘定。”

    “能夠把他喚醒嗎?聖療師到了沒有?”

    “沒用的,他現在的情況,即便醒來了也沒法繼續戰鬥,聖療師可沒法治癒中度以上的腦震盪。”

    “錄像調出來了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是搞不清楚,只看到護甲的防護陣列張開,然後突然爆炸,推測是護甲的問題。”

    這一番混亂忙碌,足足持續了五分鐘。五分鐘之後,主持P12臺的裁判,才面色呆滯的走回到了臺上,並舉旗了左手的紅旗。

    “鑑於伊卡博德·伍德昏迷不醒,安德烈·李·威爾頓斯坦獲勝進入第二輪!”

    旁邊的陶然,當即不滿的挑了挑眉,可他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一言不發的向臺下走去。

    而下面的威廉·雅克與露易絲·林登,則是一陣目瞪口呆,然後面面相覷。

    “這樣也可以?這個運氣——”

    威廉無語的說著:“好吧,大小姐你的運氣也很不錯。阿墨這算是給我們保留了一些希望,現在除你之外,我們學校只要還有一個人進入十六強,就可以拿到足夠的積分了。”

    露易絲則是無力的一笑,之後就心事重重的離開了這座編號P12的擂臺,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威廉側目看著,眼中微現同情之意。他知道這位林登學院的大小姐在煩惱著什麼,這場意外的勝利,確實給林登學院保留了一些希望不錯。

    可現在情況還是很不樂觀,冷兵器俱樂部除了臨時轉學的艾琳娜與約翰·理查德森之外,其他人都沒有一位能夠有足夠的把握,進入到三十二強。

    再考慮到那兩個人的退賽,分明是有人在算計針對露易絲·林登,情況就更不容樂觀。

    這個時候,陶然已經走回到他的身邊,威廉當即一樂,籠住了他的肩膀:“嘿!走了狗屎運的傢伙,居然還真被你晉級了,我想我現在,應該叫你幸運的安德烈?不對,是幸運的阿墨!”

    陶然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誤會了,這不是什麼運氣。”

    威廉卻哈哈大笑,重重捶了捶他的胸:“難道還能是你把他一劍揍飛的?行了,Buddy你再等我一下。再過幾分鐘就輪到我了。等我贏了這一場,我們就一起回去。”

    之後他就沒再理會陶然了,獨自一人走向了另一個標號15號的擂臺,眉眼間自信滿滿,似乎已勝券在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晴空餘恨

【第1卷】 二十六章 發芽

1
晴空餘恨
發表時間 2020-02-21 04:16

遭點滿滿 略小毒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有聖器陰陽爐
作者 傲緣
學生方辰被聖器陰陽爐“砸死”。 靈魂穿越到靈界大家族棄子身上。 利用一同穿越過來的陰陽爐,在這... (馬上閱讀)
180
御九天
作者 骷髏精靈
王峰創造了一款遊戲“御九天”,在即將功成名就,走向人生巔峰的時候,穿越到了“九天世界”。 可... (馬上閱讀)
180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作者 6號鼠標
唐青重生在2004年,獲得銀行系統。 於是,他亮了。 他掌握著非洲的經濟命脈... (馬上閱讀)
180
時空之頭號玩家
作者 風上忍
不知何時起,世界上多出了一種連通著各個異位面的神祕區域——幻境。 喪屍圍城,學園默示,從零哥... (馬上閱讀)
180
我的伯爵夫人
作者 情敵有三千
  講真的,作為一名擁有金手指的穿越者,格維斯是想要奮鬥的。   但是,實力不允許,想要...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