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世間唯人心難測!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看著癲笑的趙集,趙宗武胸膛怒焰不斷燃燒著,那鋼牙更是幾欲咬碎!

    緊握刀柄,眼神中閃爍著煞氣。

    微眯雙眸,聲音低沉且鏗鏘道:“為什麼?!你趙集為什麼要這麼做!”

    趙宗武想不明白!

    趙集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會背叛他!

    “哈哈……,我為什麼這麼做?”趙集臉上浮現的癲笑,變得更多了,而看向趙宗武的眼神,卻多了憎恨!

    沒錯,就是憎恨!

    趙宗武沒有看錯,但他心中卻想不通,同為趙氏子弟,趙集為什麼會憎恨他。

    趙集臉上帶著憤慨:“憑什麼你趙宗武,就能得到百戶信任,就能得到暗旗眾弟兄的信賴!”

    幾乎並未停歇,趙集是接著怒聲喝罵道:“憑什麼我趙集不管怎麼努力,不管怎麼去做,卻換來的卻是不對等的對待!”

    趙集的回答,讓趙宗武為之一愣。

    趙宗武沒想到,趙集會對他說這樣的話,更沒想到趙集,會因為這樣的待遇,而選擇背叛?!

    但反過來一想,這其實很符合趙集的性格。

    對一位展現欲、掌控欲極強的人,眼前存在任何晉升的機會,他們的內心深處,都渴望能夠抓住!

    但正是因為這樣的慾望,也使得他們會在某一階段,從內心深處出現改變。

    “趙集!你他孃的畜生不如!枉武哥這般信任你!”可聽了趙集的癲狂之言,在旁的葉超眼神中閃爍著陰戾,提著雙葉彎刀,怒罵著。

    “趙集!你能入暗旗,那完全是沾了武哥的光!”接著葉超的話音,其身旁的一位青年,提著雁翎刀,亦喝罵起來。

    氣氛在這發生了改變,原本癲笑的趙集,不由仰天大笑了起來:“哈哈……”

    但笑著,笑著,趙集眼眶中,竟流下眼淚!

    接著趙集那嘴角帶著獰笑,怒睜雙眸,眼珠幾欲蹦出,怒喝道:“老子就知道,知道你們會這樣說!

    但是老子不需要這樣,老子入暗旗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我趙集的本事,一點都不比他趙宗武要差,能力也不比他趙宗武弱!

    不就是因為他趙宗武的爹死了,才讓你們這樣同情他!”

    說到此處,趙集眼神中滿是癲狂!

    “畜生!”聽到趙集的怒喝,一旁的範天雄不由怒罵道。

    在暗旗中誰不知道,趙集口中趙宗武的爹,可是他趙集的三叔!親三叔啊!

    誰都沒想到,趙集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若不是因為趙宗武他爹趙興峰,曾經是駐遼東錦衣衛暗旗的一員。

    趙興峰在薩爾滸之戰中,曾立下赫赫功勞,如若不然他那趙集根本就不可能,跟趙宗武一塊加入錦衣衛暗旗!

    從小就是孤兒的趙集,自幼在趙宗武家成長,雖說趙興峰在家的時間不多,但趙興峰的婆娘張氏,卻視趙集為己出。

    趙宗武及底下的弟弟、妹妹,對趙集這位堂哥,也是當親哥一樣看待。

    可即便是這樣,也暖不化這個冷血的傢伙!

    這冷血的人不管怎麼對他好,那都好似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甚至還會反咬你一口。

    人都是自私的。

    這世上不管是多麼親的人,但凡是擋住了他前行的道路,阻礙了他上升的空間。

    那反擊最大的永遠都會是他們!

    你心中的好,永遠感化不了他們內心深處的惡!

    看著神情激動地趙集,趙宗武嘴角浮現出幾分笑意,心中是唏噓不已,他沒想到趙集居然會這樣!

    “能聚集這等勢力驅使,他趙集總不會投靠建奴了吧!”

    心中雖唏噓不已,可腦海中卻浮現的是,己方一次次被偷襲的場景,再加上趙集如今的種種表現,也讓趙宗武在心中是有所懷疑。

    如果只是單純的背叛,這隻能說趙集是個畜生,但如果趙集已經投靠了建奴,那他連畜生都不如!

    想到這,趙宗武便帶有探詢的笑問道:“難道這就是你投靠建奴的理由嗎?”

    同樣趙宗武的話,也讓葉超、範天雄等人,皆面帶震驚的看向趙集!

    如果趙集在他們心中,現在是畜生一般的存在,那在聽到趙宗武說的,那他趙集就簡直不是人!

    作為行走在黑暗中的存在。

    儘管葉超他們不能,正大光明的行走在陽光下,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心中,有著一顆為國盡忠的心。

    作為錦衣衛暗旗,那做的就是行走在陰暗下的買賣。

    不管是立下多大的功勞,那一切也都只能獨自知曉。

    其實說來,相信很多人對錦衣衛的印象並不好。這也使得錦衣衛在大明的名聲,實在是過於臭名昭著了。

    天子親軍。

    這也使得錦衣衛,永遠都對皇權有利,但卻對百官無利;天然的利益衝突者,勢必會造成錦衣衛名聲的抹黑。

    在名聲顯耀時,得罪了太多利益群體,這一方勢力若想長久,那必須剛柔並濟方可!

    現在的錦衣衛,在聲威上早已不比從前,可這也使得那曾經深埋靈魂深處的懼怕,並未被抹殺掉。

    錦衣衛暗旗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出現的。

    藏於暗處的拳頭才最具殺傷性,錦衣衛暗旗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獲取,一切有價值的東西!

    在大明其實各地,皆存在著錦衣衛暗旗。

    他們以各承宣布政使司為框架,組建符合各承宣布政使司的組織結構。

    相互之間不存在關聯,各地錦衣衛暗旗傳輸情報,皆與北鎮撫司關聯,用特殊標記來傳遞、迎接任務。

    對此也就有了;

    閻羅門下無常生,黑白之分顯凶名!

    若在錦衣衛序列中,那令人膽寒的北鎮撫司屬白無常,那藏於暗夜之下的,錦衣衛暗旗則屬黑無常。

    黑白無常造凶名。

    前詔獄,後暗獄;那皆是錦衣衛一等一的凶煞之地!

    多數加入錦衣衛暗旗的,那都是懷揣著對為國盡忠的想法,當然這其中也必然摻雜著銀錢利益。

    可雖是如此,但有些事他們是絕對不會碰的!

    眼神中閃爍著精芒,那帶有戾笑的雙眸盯向趙宗武,趙集獰笑道:“真沒想到武弟,就連這點事情你也都發現了。

    沒錯,你哥哥我確實是投效了女真!既然這麼那就沒必要藏著掖著了。”

    最不願相信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趙宗武現在基本篤定,此次暗查的‘遼西私鹽案’背後,必定與建奴有著密切聯繫,甚至於這其中還有著其他勾連。

    趙集他觸碰了底線!

    這背叛祖宗的事情都能做出來,那趙集還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出來的?

    看向臉上帶有獰笑的趙集,趙宗武目光閃爍著冷鋒,聲音冰冷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原本趙宗武還想著,要從趙集口中套出些話來,但此刻他的心卻異常躁動!

    作為漢家兒郎,怎能做出跪地當奴才的事情!!!

    對建奴,趙宗武從沒有過好印象!

    趙集見趙宗武這般,神情中閃爍著玩味,道:“投效女真?

    因為我能在他們身上得到一切,一切我想要的東西!銀子,信賴,認同!在這裡沒有勾心鬥角,沒有……”

    趙集就這樣走著,好似自言自語,但最後卻聲音極大的回覆趙宗武。

    尤其是那雙充斥著血絲的雙眸,更顯現出趙集心中的憤怒。

    但說這話時,趙集沒感受到燥熱嗎?

    一個連自己親人,都會無條件拋棄,又談什麼信賴,沒有勾心鬥角,這等大言不慚的話!

    面對這話,趙宗武一時無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北雄
作者 河邊草
  大業六年,強盛的大隋迎來了轉折點。   這一年,隋帝楊廣開始準備征伐高句麗,順勢拉開了隋末...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