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身世成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等謝婉夕紅著眼眶回到茅屋,吃驚地發現盲婆婆竟然還在等著自己。謝婉夕下意識地想上前勸盲婆婆早點休息,可是心頭忽然閃電一般劃過盲婆婆那種厭惡的神情,謝婉夕心中一悸,已經伸出的手就停在半空,不敢去扶盲婆婆。

    倒是盲婆婆自己招招手,說道:“丫頭你過來。”卻又不多言,只是向外走去。

    謝婉夕雖有滿腹疑問,也不敢多問,只能跟著盲婆婆走。白日里剛剛下過雨,山間泥濘,謝婉夕跟著盲婆婆,深一步淺一步,甚是吃力。盲婆婆忽然停了下來,口中念念有詞:“王妃,芳林把小郡主帶來看您了,您在天上,可看見了?”

    烏云此時散去,月光傾瀉而下,謝婉夕這才看清在密林掩映之下,面前竟是一座小墳。只見那墓碑之上寫著“傅氏陶定柔之墓”幾個大字。她在這山間玩耍也有十幾年了,平日里貪玩,該去的、不該去的地方也都去了不少,卻從來沒有發現竟然還有這么一處地方。一驚之下,看向盲婆婆,只見盲婆婆平日里無甚表情的臉上竟然也出現了一絲波動,介乎于悵然與懷念之間。謝婉夕還在錯愕,只聽得盲婆婆說:“跪下。”

    謝婉夕依言跪在墳前。

    盲婆婆又道:“給你娘親磕頭。”

    謝婉夕不可思議地睜大了眼:“娘親?”映入眼簾的卻是“傅氏陶定柔之墓”幾個大字。那個夜夜入夢,心心念念卻從未見過的至親,竟然,竟然已經是一抔黃土?

    盲婆婆長嘆一聲:“婆婆本來也未想瞞你。只是你這身世,唉……”

    一切都要從寧晉忠義王傅渤,這個光芒萬丈的名字說起。

    傅渤,寧晉忠良塢人,本出身于草莽,一個鐵匠人家“不務正業”“沒出息”的兒子。成名于二十年前那場大戰,起初不過是個陣前小卒,后來他的將才漸漸顯示出來,步步高升,力挽狂瀾,生生從叛軍手中奪回了天下過半的土地。二十二歲娶得陶家幺女,也就是謝婉夕的娘親——陶定柔,傳為佳話。陶家擁有普天之下最為高貴的血脈,哪怕是王朝更迭,他們的地位也從未動搖過,那是一種凌駕于皇權至上,更令人敬畏的東西。天下之人莫不把娶到陶家的女兒當成一種榮耀,更何況,是陶定柔那樣一個容色驚人的女子。傅渤二十四歲時封異姓王,一時榮寵無雙,然而抱得美人在懷的好景不長,在陶定柔二十歲的生日當夜,六個時辰的陣痛之后,寧晉第一美人終于生下了她的孩子,同時也走完了她短暫的一生。

    不知二十四歲的忠義王當時是懷著怎樣的一種心情從穩婆手中接過那個皺巴巴縮成一團的小生命。鐵血的軍人,在那一刻沒有任何初為人父的喜悅。反而慢慢地伸出手去,扼住了嬰孩纖細的脖子,緩緩收緊,再收緊。眼中沒有一絲波瀾,只是看著那幼小的生命不斷掙扎踢打,最終,毫無動靜。

    隨后,忠義王隨手把軟塌塌的嬰兒尸體丟給了驚呆了的穩婆,淡淡道:“讓她去陪著她娘。這樣,也不至于孤單。”沒有人知道,這個剛剛失去妻子,又殺死自己女兒的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周圍的一眾仆婦早就嚇得魂不附體,跪在地上大氣不敢喘。穩婆接了小郡主的尸身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按照王爺的吩咐,把小郡主安放在王妃身邊。那一刻,不知是不是穩婆眼花看錯,王妃那絕美的臉上,似乎有淚光一閃而逝。

    聽到這里,謝婉夕的手顫抖著摸著自己的脖子,那里好像正被一雙無形的手用力扼住,顫聲問:“那個小郡主是我?”

    “天見可憐,你當時不過是被王爺掐的背過氣去了。活生生的一條命啊,王爺也真狠得下心去。后來……”

    后來,便是偷梁換柱。

    便是投報無門。

    便是遠避深山。

    也多虧王妃陶定柔天性良善,小郡主才能有此福報,一路上多有善心人幫助,得以逃出生天,離開寧晉,在這南峪國滄臺寺旁,一住就是十六年。

    謝婉夕聽完這段往事,再也支持不下去,膝行幾步,抱住陶定柔的墓碑,放聲大哭了起來。夜風嗚嗚,好像真有一雙溫柔的手,輕拭著謝婉夕的臉頰,為她擦去眼淚。謝婉夕終于明白為什么父親恨自己,為什么母親的娘家明明知道自己還活在這世上,卻對自己不管不問。原來自己竟然是害死母親的兇手。自己害得父親失去妻子,害得外祖父外祖母失去女兒。她把額頭抵在那冰冷的墓碑之上,不住喃喃:“對不起,娘,對不起……”聲音悲切凄慘,聽得盲婆婆心中不忍,道:“世上萬物皆有果報。孩子,若是你命數如此,躲在這深山之中,也是無濟于事。拜別你娘親的衣冠冢。明早便隨著你那哥哥,下山去吧。”

    謝婉夕俯在墳前,淚流滿面,腦中渾渾噩噩。她今天一日之內,突然得知自己的身世,心情大起大落,眼下是身心俱疲,幾乎要癱在地上。也不知過了多久,謝婉夕擦干臉上淚珠,站起身來:“婉夕這便去收拾,明早就和婆婆一起……”

    不想盲婆婆卻搖頭道:“好孩子,你自己去吧。寧晉離這里有千里之遙。婆婆年紀大了,禁不起車馬勞頓,這般折騰。”

    “婆婆,您說什么?莫不是不要婉夕了?”

    盲婆婆摸摸謝婉夕的頭,嘆息道:“婆婆怎么會不要你,只是婆婆年紀大了,照顧你實在是力不從心。既然有家人尋來,婆婆也就放了心,你跟了他們去,也不至于委屈了你。”

    謝婉夕哪里肯聽?盲婆婆是她唯一的親人,親手把她拉扯長大的人,縱然平日里對她忽冷忽熱,可是這份情誼,讓謝婉夕如何能拋下盲婆婆自己一個人離開?急得在一旁垂淚:“婆婆不走,婉夕也就不走了。婆婆要留在這里,婉夕就陪著婆婆,哪里都不去。”

    盲婆婆聞言翻臉:“耍什么小孩子脾氣?十幾年孤苦無依,你還嫌過得不夠嗎?”說著,自己也傷心了起來,不給謝婉夕分辯的機會:“不用多說了,今兒我也累了,你好好收拾收拾,明天就跟他們下山去吧。”扭過頭去,任憑謝婉夕怎么哀求,就是再也不發一言。

    謝婉夕深知盲婆婆的性子,知道多說無益。只能深深地拜下去:“婆婆!十六年養育之恩,婉夕無以為報。只能日日禱告,愿婆婆身體康健,無病無災。”那俯于地面的身影,纖細堅韌,已經頗有其母之風。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35371_80_804-m
金玉良醫
作者 寂寞的清泉
  為給老駙馬沖喜,長亭長公主庶孫迎娶陸家女,新娘子當天卻吊死在洞房......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