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打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田格愣了,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在S市,應該被殺了,怎么會活過來,還來到這個J市的大學了呢?看這日子,應該是國慶放假剛回來,這么早叫我,不會是叫我上早操吧。

    “干嗎,老八?”田格想,既然活了過來,我就不能再和以前一樣活著了,S市自己如無必要,再也不去了,反正這個J市物價很低,畢竟是個小城市,人們也相對淳樸一些,自己既然已經討厭了那些繁華喧鬧的大城市,那就暫時在這先落腳吧。

    孫強絕倒,干什么不知道?這個老四,從來那天就不怎么愛說話,軍訓時誰也不吊,不過人到是挺大方的,應該只是性格孤僻,只有自己和他說過幾句話,知道他父母雙亡,是自己打工上的高中,考的大學,如此人物,倒也值得結交。有了這個心思,這才主動留下喚醒田格,等他一起上早操。

    “我說四哥,現在快7點了,再不去,一會點名就要挨批了,這可不是什么名牌大學,只講學分的,咱這整個一個閑散式高中,除了學習不管,什么都管,趕快起來吧。”孫強在那吁吁叨叨的分析著。

    哦,這么回事,得了,既來之,則安之,當下笑了笑,說道:“好,老八,等我一下。”迅速的穿起衣服,田格笑了起來,這校服有多少年沒穿了,當時幾個室友還說這是周圍所有大學中最難看的校服。黑、白、紅相間的顏色,黑色為主,蓋上點這個城市特有的沙塵暴,那個真叫惡心。

    和孫強肩并肩走出寢室,下了四樓,田格和孫強來到操場,操場上人山人海,全是黑白紅一片,喧鬧嘈雜,田格多年來一直喜靜,因此很是有些不慣。跟著孫強來到自己班級的所在地,田格感覺到和這些學生完全沒有共同語言,格格不入正是當前的最好寫照。

    低頭默然的走著,踏著滿是沙礫的操場,盤算今后如何生活。是安分的當個學生邊學習邊打工呢,還是。。。。。。正在盤算的工夫,田格忽然聽到孫強哎呦一聲,卻是孫強和計算機系的一個女生撞到了一起,那女生長的很漂亮,頎長苗條的身材,胸部豐滿,雖然穿的是校服,但是臀部仍然繃的很緊,白皙的俏臉一副傲然的樣子,長長的頭發扎著馬尾,正捂著肩膀頻頻呼痛不已。

    那女生周圍正圍了幾個男生,一個個的均是傲氣十足,要么奶油小生,要么孔武有力的樣子,顯然是那女生的追求者,眼看自己心中的愛人被人撞了,自然火冒三丈,其中一個粗壯的大個子學生走了出來,指著孫強的鼻子罵道:“操你媽的,走路不長眼睛啊!找死你是不是?”

    田格是旅游系的,其中包括酒店管理和食品營養,導游等等的分科系別,這些新建不久的系種均是從各地的中專或者職業高中錄取上來的,孫強正是從廚師學校考上來的,因此也是火暴脾氣,再加上自己靠邊走的,他們是五六個人橫成一排,橫著走,看他們囂張跋扈的樣子,就反感,明明自己無理還惡人先告狀。

    孫強當下臉色一沉,走到那大個子身邊,伸出食指指著他問道:“媽個逼的,你罵誰?再,罵一聲我聽聽來。”

    田格見形式不好,萬一真打起來,還不得有處分,不值得,多年的打斗生涯,已經讓他厭倦,他不怕打架,只是覺得沒有必要踏,沒意思,都是意氣之爭。忙跑過去,說道:“我說兄弟,這可是你們的不是了,我們貼邊走,你們橫著走一排,這么寬的地方,非要往一起擠,磕磕拌拌的是免不了的,又不是什么大事,何必鬧的那么僵呢,畢竟都是一個學校的。”

    孫強見我說話便沒有再吱聲,只是沉著臉在旁看著。田格這話說的在理,確實是自己失禮在先,因此在那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尷尬的站在那。這時,周圍已經圍了一群人過來,旅游系的人好熱鬧,見有人聚堆,當下也趕了過來,往里邊望去。

    “哎!那不是老四和老八么?怎么被人圍住了?操,向來是咱們欺負別人的,什么時候輪到他們欺負咱們了,還是計算機的,傳出去讓人笑話死,老三,你去叫人,把他們圍起來,要是計算機的真敢動手,咱就一起上,人多了,學校也不敢拿咱們怎么樣,法不澤眾,大不了寫份檢查交到系里。”說話的是老大,叫楊林,S市的,個子不高,但是很敦實,老三叫張濤,瘦高個,黑黑的,是個運動員,聽了楊林的話,飛快的去叫人了。

    計算機的也怕自己人吃虧,當然也去叫人了,計算機系是個大系,全系共有600人,隨便一招呼,便來了一幫子,可惜看上去全跟豆芽菜似的,一看就沒有什么實力,烏合之眾。旅游系的也招了一群,看上去,各個精神頭十足,黑胖的,高大的,穿皮足的,拿籃球的,看樣子雖然也是烏合之眾,但可比計算機系的嚇人多了。

    兩幫人聚在一起,互相對峙。里邊,一個臉色白凈的男生走了出來,來到那個大個子面前,道:“怎么拉?害怕了,就這么兩個人就把你嚇住了,就你這樣的還想追劉燕?我看你拉倒吧。”一蕃話說的那大個子臉色赧然,當下說道:“誰說的?小子,你趕快給我向她道歉,再扔100塊錢,當精神損失,要不然我就干你。”這番話說的氣的孫強臉都紅了。

    旁邊老大在旁叫囂,罵道:“人多欺負人少啊,操,什么幾吧東西。”大嗓門說的計算機系的有的臉紅有的回罵。

    孫強上前一步,揮起拳頭正要開打,田格伸手攔住,說道:“等會兒,我問你,人家女孩子還沒說追究不追究的,你們剃頭的擔子一頭熱,怎么回事?還不知道。。。。。”

    話沒說完,劉燕便接口道:“今天我被這臭小子給撞了,怎么想道歉就完事啊?沒門。”

    指著周圍的護花使者,又道:“今天要是不把這小子給我放倒,以后就別想纏著我。”那劉燕說話嬌脆動聽,長的也是貌美如花,可惜卻是個刁蠻任性的人,說不定是哪家的小姐呢,正是田格最討厭的典型。可憐一幅好皮相了。

    當下,五六個男生一起沖向了孫強,旁邊圍了一群人雖說是兩系對立,但是都才剛入學,也不清楚人家的底細,萬一人家有根有底的得罪了人不好,因此雖然嘴上罵仗厲害,但是都沒有動手的意思。只有楊林作為老大沖了出來,畢竟是自己一個寢室的,自己又是老大,自己不管以后還怎么在寢室里立足。

    楊林一出來,寢室的其他人都出來了,那五六個人的寢室里的人也都出來了,這下子一共有二十幾號學生圍著我們八個人打。

    孫強大吼一聲,先聲奪人,一拳砸在那大個子鼻子上,一米八的大個,再加上160斤的重量,一下子就把那大個子打的鼻梁骨骨折,鮮血滿臉,孫強得意地道:“你媽個逼的,不打的你滿臉是血,你不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哎呀!”卻是別人沖上來趁他不注意,一腳踢在他肚子上。

    其他幾個兄弟也是守多攻少,畢竟人數不占優勢。田格冷冷的盯著劉燕,緩步上前,一個男生一腳踢了過來,看樣子是個踢球的,腿上到是有點力氣,可惜,他碰上的是個打架多年的老手,順勢抓住踢過來的腿,往上一抬,登時便把那人推dao在地,從小到大總是一個人的田格平時除了學習打工和睡覺,其余時間有空就鍛煉身體,因此身體非常強健,再加上前世的打架經驗,因此,打這些烏合之眾非常簡單。那人倒地,田格飛起一腳直接踢到他肚子上,只聽得一聲慘叫,那個男生被田格踢出5米開外,當時就昏了過去。

    繼續邁步向前,伸手抓住一個正在圍攻老五白楊的家伙的頭發,使勁摜在地上,抬起腳來直接踢在那家伙的臉上,鮮血飛濺中,那家伙連慘叫都來不及,直接暈了過去。

    旁邊一群人都是鼻輕臉腫的學生式打架,哪里見過如此慘烈的狀況,頓時都有些發愣,計算機系的人害怕的渾身有些發抖,就連自己寢室的人也是目瞪口呆,沒想到看來文弱清秀的老四居然下手如此狠辣,當下和旅游系的人紛紛叫好。

    緩步走向劉燕,沉重的腳步聲仿佛催喪的鐘點,一聲聲敲擊在劉燕的心口上,動人的俏臉滿是恐懼,見到田格走向自己,劉燕害怕地雙手連搖,道:“不要,不要過來。”邊說邊往后退。

    田格輕笑著,伸手兇狠的揪住劉燕的胸口,親切的說道:“做人不要太囂張,做女人要懂得溫柔,知道嗎?”隨手一推,便將劉燕推dao在地,厭惡的瞟了一眼,轉身離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470949_21_8-m
武極天下
作者 蠶繭裡的牛
  一個夢想進入武府聖地的普通少年,立志追求極致武學。然而面對競爭激烈的考核,又有世家子弟的借...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