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溜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早操時的打架事件讓旅游系的惡名愈加彰顯,田格的名號更是響亮,軍訓回來第一天就打架,很清秀的長相,很狠辣的手段,再加上連女人都給打了,名聲日響。而田格也被同學戲稱為田哥,自此,少聽格而多為哥矣。

    無聊的做著早操,田格略微有些后悔,倒不是怕打架余波,而是會受到什么處分,萬一直接開除,那不是很冤枉。回到臥室,室友們都在興高采烈的談論著剛才的事情,只有田格在旁郁悶的坐著。

    “怎么了,老四,剛才不是很猛么?”楊林看田格在旁發呆,便過來問道。

    田格苦笑說道:“剛才下手有點過了,我怕被開除啊。”

    “哦,四哥沒事,小意思,回頭我給我爸打電話,馬上擺平。”說話的是孫強,“我爸能動用點關系,而且這個學校也有我爸的一份投資,這次事件頂多嚴重警告,沒什么事,時間長著呢,四年時間怎么也把這個記錄消除掉了。”

    那就好了,田格長出一口氣,笑了起來,道:“那就好,早知道這樣,我把那倆小子的骨頭給打折了。”

    周圍一群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著田格,異口同聲的說道:“畜生!禽獸不如啊!”野獸般的嚎叫頓時響徹宿舍樓。

    大學生活其實很清閑,一周休息兩天不說,其他五天也一共也不過二十課左右,多的是時間玩耍,反正手頭還有點錢,田格倒也不急著找工作,打架的處分決定已經下來了,參與打架的一律嚴重警告,那兩個見血的可是倒霉了,被處分不說,因為先動手,連事后的賠償都沒有,自己沒有什么背景,打又打不過田格,只能默默無語兩眼淚,打落牙齒和血吞。

    來到這所大學的第一個周末,田格來到這個城市最繁華的一條商業街,全市最繁華的商業街只有不到五百米,然后就是火車站。本來就是無意識的閑逛,因此甚顯悠閑。田格今天身穿淡黃休閑褲,上身藍白格半截袖襯衫,襯上文弱清秀的臉蛋,誰敢不說他是個帥哥?其實他自己也挺郁悶,怎么以前沒有注意這茬呢。雙手操兜,邁著悠閑的腳步,田格左右觀看,在這個城市,春天風沙大,夏天酷熱,時不時的給你來個沙塵暴,秋天風沙也不小,到了冬天則是干巴冷,四季分明,典型的令人討厭的大陸性氣候。

    現在剛過十一不久,天氣漸漸轉涼,溫度剛剛好,不冷不熱,難得的看到晴朗的藍天,大街兩旁的各行各業均大開門臉,開門迎客,小商小販也不示弱,推個小車抓個包,眼神精明的左顧右盼,看到城管那是撒腿就跑。大街上人頭涌涌,絡繹不絕。從街頭走到街尾,田格只買了一個樂器,挺便宜的,叫葫蘆絲,聲音清幽婉轉,略帶悲傷的語調,說起音樂,這還是在孤兒院的事了,那時候因為孤僻,所以院長為了開導他,就教了他彈鋼琴吹葫蘆絲,如果不是后來為生計所迫,走上黑道,長期練武導致手指節有些僵硬,不能再練習樂器,沒準還能有其他發現,背不住成了鋼琴家也說不定呢,院長就曾經夸獎過田格說他很有天賦。后來長大,工作直到入幫,通曉事理之后,有一次忽然想起來院長的話,不由的自嘲,我這鋼琴家音樂家的手變成了殺人的劊子手了。

    無聊的轉悠到了中午,越加感到沒趣的田格終于決定回學校,來到火車站一家主要賣餛飩的大飯店,點了一碗肉三鮮的,要了一盤鹵羊肝,一盤花菜,一瓶啤酒,開吃。田格是坐在窗邊的,一邊悠閑的吃著,一邊打量著窗外,人行匆匆,車奔碌碌,都忙什么呢?幾家音像店開著音響高聲的放著當時的流行歌曲,不禁讓田格想起后世那些好聽的歌曲來。思緒飛轉間,飯菜進去大半,啤酒也已經喝光,匆忙的扒了兩下,吃了干凈,順手拿起餐巾紙擦擦嘴,叫過店里服務員,結帳,接過找好的錢,悠然離去。

    回學校的車在火車站始發,因此等著吧,一陣風吹過,揚起一陣灰黃色的沙塵,“媽的!啐!”隨口吐了一口,看見旁邊有賣太陽鏡的,車還沒來,過去看看。上下打量了半天,選了個天藍色鏡片黑色鏡腿的太陽鏡,付錢,走人,戴上之后感覺好多了。

    上了車,一會的工夫,車內就擠滿了人,人那叫一個多,田格步步后退,一是后邊松點,再是從后邊下車,方便。已經用了多年的老舊汽車,響的地方比不響的多,四路車的引擎聲像拖拉機的馬達似的,轟隆隆的噴出濃黑的煙霧,漸漸發動起來,向前行去。

    由于是周末,車里的人特多,像是被擠滿滿了茅草的柴禾垛,甚是悶熱。搖搖晃晃中,車子離開車站,悶熱的車廂中送進陣陣涼風,田格微微呼出一口悶氣。走了約莫有四站地,田格忽然感到自己的褲兜有些異動,很輕很輕,恩?作為曾經的金牌打手,并且是幫派中的管理者,田格立刻判斷出,這是一個扒手。左手動作如電,飛快的探手捂住左邊的褲兜,回頭一瞅,吆喝!還是個相貌不錯的小伙子,大概二十三四歲的模樣,一身西裝革履,頭頂摩絲打的锃亮,內穿雪白的襯衫,打著花格領帶。明明就是個事業有成的白領人士。

    田格看了看眼神中透出震驚的小偷,輕笑著小聲道:“哥們,今天被我抓了,看在你這身行頭和工作難度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趕緊走吧,以后招子放亮點!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順的。”說罷,輕輕放開了手。

    那小偷面色逐漸鎮定,緩緩點頭,雙手在底下微微作揖,表示感謝,仔細的看了看田格的面孔,方才轉身面向車廂的另一邊,直到下一站車停時,匆忙下車去了。

    車輛繼續開啟時,田格忽然感覺到原本擁擠的車廂更加擁擠,心里一陣煩躁,轉頭望去,卻見兩個頭染黃毛的年輕男子剛剛擠過自己身邊,向車后門擠去,頓時車廂內一陣涌動,無數人低聲叫罵,卻被那兩個黃毛轉身用眼神一掃,立刻低頭噤聲。

    忽然一聲低低的驚叫,卻是個年輕女孩子的叫聲,跟著便聽到另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叫道:“你們兩個臭流氓,想要干什么?別以為姑娘們好欺負,信不信我報警抓你?”

    尖利的笑聲響起,一陣公鴨嗓音讓田格立刻想起皇帝身邊的賢內助,不由的一陣惡寒。略微向那個方向看去,但見兩個姑娘站在一起,一個姑娘上身乳白色的T恤,下穿緊身仔褲,頭扎羊角辮,眉毛細長英挺,雙眼黑亮有神,菱形的小嘴鮮艷奪目,纖細的腰肢,結實挺翹的圓臀充分體現青春的火辣。

    另一位姑娘則著連身粉色及膝長裙,長及香肩的如云青絲瀑布般直垂肩部,豐挺的圓丘將裙子撐的鼓鼓的,小腰僅盈一握,夸張的曲線從腰處擴張形成渾圓的翹臀,腳踏粉色涼拖,雪白粉嫩的小腳圓潤光潔,可愛極了。看向面部時,即使田格已經對女子失望透頂,但也不得不對面前這個女子的美麗感到驚心動魄。

    但見那張晶瑩紅潤的鵝蛋臉上,黛眉淡掃,秀美無匹,雙目如同漆黑的寶石閃閃發亮,飽含濕潤,挺直的瑤鼻此時鼻翼呼扇著,張著因為恐懼害怕而張開的嫣紅小嘴,紅紅的香唇里還能看見丁香小舌,讓人猶為憐惜。修長雪白的玉頸更是讓她顯得高貴典雅。楚楚動人的神情,一陣風過去便能被刮倒似的,這樣的人只會讓人憐惜,然而,除了田格,除了剛開始的震驚,好象根本與他無關。

    就在此時,車行拐彎,一陣刺眼的陽光穿過車窗,照射在那兩個女孩身上,發出一陣反光,正好刺入田格的眼睛。恩?田格稍微低頭,瞇著眼睛望去,卻見在那兩個女孩胸部都有一個小小的金屬牌,XX大學,是和我一個學校的,唉,麻煩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3579_21_8-m
通天武尊
作者 夜云端
  他是絕世煉丹天才,因生來不能修鍊武道,遭到自己最親近的女人背叛殺害,轉世重生於一個被人欺淩...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