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次相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田格雖然不想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但有些事情他還是得管的,男人偷情,找第三者或者包二奶,誰也管不著,田格雖然不喜歡但也不反對,能找著那是你能耐,要是連老婆也沒有也無所謂,不是還有五姑娘幫忙么?身強體壯,腎精充足,一夜七次也不是不可以啊?可是,長的歪瓜裂棗的,一看就讓人惡心,還跑到大街上到處找小姑娘調戲,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田格看著就生氣,自己手下當時有個這樣的,后來被他知道,當時就踢廢他的子孫根,立刻就成了新中國的第一太監。

    更何況那是自己學校的同學,田格暗嘆,要是出了這個省,我興許還能幫你們打別人,現在,只好怨你們自己命苦。他已經看出來,那兩個人就是個染了頭發裝狠的傻比,狗屁不是的笨蛋。

    溫和的撥開兩邊人眾,來到兩個女孩身邊時,那個扎辮女孩的手已經被其中一個高個黃毛抓在手里,正在那惡心的摩挲著,嘿嘿的淫笑著,嘴角還流著口水,那矮個黃毛則正把毛手伸向那楚楚可憐的女孩,而那個女孩那雙迷人的雙眼此時滿是淚水正在眼圈里打轉,就快流出來了,使勁的向后躲著,可后面就是車門,已經退無可退。

    田格先是一把抓過矮個黃毛的那只毛手,另一手則飛快的將那穿著裙子的女孩拉到自己身后。皺著眉頭,盡量稟住呼吸,田格暗罵,他媽的,這小子有狐臭,我日。那女孩小手綿軟,柔若無骨,,滑如凝脂,可惜田格在將其拉到身后后,卻飛快的放開手,并使勁的甩了甩,仿佛上面沾有什么惡心的東西,一臉的厭惡。穿裙子的女孩雖說沒有看到,可是那扎辮的女孩看的清楚。

    沒有時間廢話,還沒等那矮個黃毛吱著牙發話,松開女孩的右手直接就沖著面門狠狠的一拳頭,只聽得車廂里撲的一聲悶響,那矮個黃毛哎呀的一聲慘叫,捂著自己的鼻子,向后便倒,直接撞向高個黃毛。

    高個黃毛正毛手毛腳的摸著那扎辮女孩的小手,忽然聽得自己朋友的慘叫,不由的一驚,剛想發問,便聞到熟悉的狐臭味撲鼻而來,跟著便覺得身上一緊,連帶自己也站不住,腳下一軟,二人遂倒座一團。

    “他媽的,是哪個王八蛋感惹老子,還想不想在這個城里混了。哎!我日,小光,你怎么了,怎么滿臉是血啊?被他打的?你真菜,這么個小地豆子就把你給打發了。靠!鼻梁骨都折了,這比可夠狠的,沒關系,看兄弟我給你找回這個場子!”高個黃毛一邊扶著小光站了起來,一邊叫囂著。

    扎辮女孩趁著這個工夫業已經站起,和那個穿裙子的女孩立到一處,帶著意外和感激的目光看著眼前這個身材瘦削的清秀男孩,抓著另一個女孩的手低聲叫道:“哎,蕓蕓!你看,真沒想到,這個男孩原來這么能打,雖然瘦了點,可是長的還不錯哎!”

    那叫蕓蕓的女孩面現紅暈,垂首含羞的小聲道:“啐!你個野丫頭,人家男孩子長的好看與否關你什么事,大庭廣眾之下談論這等問題,真是沒羞沒臊的!”

    田格頓時爆汗,在前面聽這兩個年紀也不過二十歲左右的女孩居然叫自己這個實際年齡已經快近而立的人叫成男孩,我日!渾身雞皮疙瘩掉了一地,低頭一看,剛好壓死一只掉地的蒼蠅,汗!怒火一起,便需要發泄,見那高個黃毛不怕死的抬腿便向自己踹來,也毫不猶豫的同樣抬腳便踹,后發先至,直踢到大腿側面的風市穴,這風市穴非同小可,一旦挨到重擊,立時整條腿在巨痛之后瞬間麻痹,連帶半身毫無知覺,猶如廢了一般,那高個黃毛不知死活,趕上田格不高興,造成嚴重后果,嗷的一聲凄厲的淫叫,那黃毛腿一軟躺在地上,抱著大腿竟然哭嚎起來,眼淚鼻涕嘩嘩地,像尿似的流個不停。

    田格站直身體,拽了拽衣服下擺,正了正眼鏡,像是沒事人一樣長呼了口氣,低聲自語道:“太舒暢了!”

    話音剛落,原本略有擁擠的四周立刻清出一個圈圈,坐車的人都用略帶懼意的眼神望著田格,一副你別靠近我們的樣子,倒讓他一陣郁悶,好在田格本身也不是多話的人,只是受氣之后臉色更冷,對這些打架時只知道看熱鬧,沒人理會,心境如同死灰、麻木的人,將來被人打的時候會不會也有今天的這份閑心。

    吱噶一聲,車輛停靠,兩個難兄難弟慌忙攙扶著狼狽滾下車去,伸手招了倆出租車,呼嘯而去。

    再次開啟后,車里又恢復正常的安靜,只是聽到馬達聲和偶爾傳來熟人之間的私語。田格默然站在車子后門,抓著車欄桿上的扶手,定定的望著窗外,眼神空洞,旁若無人。而適才得救的兩個女孩在互相觀望之后,那扎辮的女孩便拉著蕓蕓自走了過來,向著田格,露出一個可愛的笑容,說道:“謝謝你救了我們倆個,看你的樣子也是個學生,不知道你是哪個學校的?”

    面無表情的田格,眼神之中絲毫沒有半點因為美女垂詢而喜悅的神情,冷冷的轉頭掃了二女一眼,說道:“商專下!”語氣雖無不耐之意,但冷漠的意味表露無疑。

    蕓蕓一陣訝異,雖然自己不曾自夸,但對自己的容貌還是有信心的,而且自己的好友李蓉蓉也是聽聞被列為系花一朵,和自己來自一個地方,從上高中以后,一直有人在二人身邊追求,哪個男孩子不是爭著搶著討好我們,到上大學的今天,也已經有人開始追求自己二人,怎么竟然有這等人,絲毫不在意她們的美貌,反而感覺他似乎對我們倆透著厭煩。

    不過好歹人家救了自己,聽他的意思還是和自己一個學校的,這謝謝二字還是要說的。當下上前一步,張開嫣紅誘人的香唇,發出溫婉柔和的語調,輕聲道:“剛才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和蓉蓉可就麻煩了。”

    “不用,若不是看在你們和我是一個學校的,我才懶的管這個閑事呢。因此你們沒有必要謝我。我到站了,我走了。”也不給二人說話的機會,田格掉頭就走,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

    二女跟著在后邊下車,李蓉蓉見田格對她二人愛搭不理的樣子,頓時開始的感激化為怒火,氣憤的連連頓足,小臉通紅地氣苦道:“這個混蛋,有什么了不起的,以為救了咱們就可以高人一等么?哼!不過是一介武夫罷了!走,蕓蕓,咱們回寢室。”

    蕓蕓看著前面步履堅定的田格,緩慢的步伐似乎透露著一種蕭索和凄涼,正如眼前落葉紛紛的秋季,頓時,一片失落的感覺擁上心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306811_1_201-m
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 二目
  程巖原以為穿越到了歐洲中世紀,成為了一位光榮的王子。但這世界似乎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樣?女巫真...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