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被判終身監禁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圣倫斯帝國大劍師修蘭特,冒昧打擾,請原諒。”

    就在吳狄近乎絕望的時候,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隨即一道淡藍色的人影從他頭頂掠過,來到他的身前。花白的頭發,一身淡藍色的短衣,背后一柄狹長的細劍,站在那里,老頭沉穩的氣勢頓時四下蔓延開來。

    吳狄不由得一陣頭暈。

    “天啊,這到底是個什么世界?火球炸彈也就算了,怎么還有人會飛啊?”

    大劍師修蘭特似乎根本就沒有把吳狄當回事,背對著他站在那里,聲音略帶些傲氣:“這個人剛剛刺殺了我國的三皇子殿下,因此希望精靈族能夠將這個人交給我,圣倫斯帝國一定不會忘記精靈族的友誼。”

    “對不起,請問您所說的三皇子是不是叫托爾斯?”那個冰冷的聲音語速忽然快了許多。

    “沒錯。”修蘭特神色淡然,并沒有感覺到對方的情緒有些不對。

    似乎在池水中突入了一顆石子,森林中忽然嘈雜起來,周圍到處都是精靈低低的地交談聲,雖然吳狄聽不懂這種怪異的語言,但不難猜出,精靈們正在商量要不要把他交出去。

    “媽的,就算是沒有這個會飛的老頭,這些怪物也會把自己趕出去,看來這次真要完蛋了。”

    吳狄一屁股坐到地上,心中充滿了絕望。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他的自信早已經被摧殘得所剩無幾了,雖然上輩子也曾經被警察追得四處流竄,可畢竟都一樣是人,哪像這個世界,到處都是怪物,簡直一點生存的機會都沒有。

    精靈們的討論漸漸平息下來,那個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大劍師閣下,這個人類擅自闖入耳語森林,已經冒犯了森林之神,因此我們必須將他帶回去接受處罰。”冰冷的聲音稍停了下,似乎有些猶豫:“至于您,大劍師閣下,鑒于您進入耳語森林事出有因,我們決定不追究您的責任,但您必須立即退出耳語森林。”

    吳狄先是一愣,隨即心中一喜,這些精靈看來不喜歡這個老頭,只要兩邊火并起來,沒準能尋個機會溜掉。

    “哼!”修蘭特顯然沒有把精靈們的威脅放在眼里:“難道精靈族想承受圣倫斯帝國的怒火么?”

    “我可以把你的話當成是圣倫斯帝國的戰爭宣言么?”還是那個冰冷的聲音,只是這次明顯帶了些怒氣:“精靈族雖然愛好和平,可也不畏懼戰爭。”

    屁愛好和平,媽的人家隨便恐嚇一句,你這邊就哭著喊著要戰爭,明擺著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吳狄在心里小小的鄙視了一下,隨即又為自己知道婊子和牌坊的典故而略有些沾沾自喜。

    修蘭特顯然沒想到精靈也會如此的不講理,一時有些語塞。圣倫斯帝國正在集結兵力,準備迎擊雷斯國的入侵,要是因為他的幾句話再挑起和精靈族的戰爭,皇帝陛下一定會割下他的腦袋送給精靈族。可是不把這個乞丐帶回去,就算責任不在自己身上,一個護衛不利的罪名無論如何也跑不掉。

    左右為難之下,老頭干脆不再答話,猛地轉身,打算抓起吳狄就走。在老頭想來,進入耳語森林不到兩百米,區區幾個巡邏的精靈應該攔不住他。

    精靈們顯然早有準備,修蘭特的手還沒有碰到吳狄,十數支羽箭已經從四面八方射到身前。老頭一聲怒哼,周身忽然被一層淡紅色的光芒包圍,背后的細劍不知何時已經握在手中,一片劍光閃過,所有羽箭均被斬為兩段。可還沒等他緩過一口氣,又是十數支羽箭破空飛至。修蘭特無奈之下只得向后一縱,躲過第二波箭雨。

    吳狄坐在地上眼睜睜看著老頭大發神威,身前斷箭齊飛,正不知道該如何躲閃,第二波箭雨又到了身前。只聽得耳邊一陣風聲,眼前飄落幾根斷發,兩腿之間忽然多出了幾根箭羽。好半天,吳狄才反應過來,一邊大聲慘叫,一邊慌亂的拉開褲子。

    萬幸,小吳狄完好無損,仔細檢查了幾遍,吳狄這才放下心來。這一番驚嚇著實不小,吳狄感覺身上已經被冷汗濕透,手腳酸軟,險些爬不起來,連左臂被羽箭劃出一道血痕都沒有察覺。

    此時修蘭特仍然在不停的揮舞著細劍,精靈們的箭雨雖然連綿不斷,卻奈何不得他。但修蘭特也并不輕松,畢竟精靈的射箭技術無論是準確還是力量,都不是人類所能達到的,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再拖延一陣,等精靈們隨身的箭支耗光后立刻帶著吳狄離開。

    可是老頭的盤算雖然很好,卻明顯沒有算到意外的情況。精靈們早在修蘭特報出自己的名號時便已經通過精靈特有的傳訊之法呼叫了支援,畢竟一個大劍師闖入耳語森林絕對算是一件大事,因此精靈們根本也是在拖延時間。

    吳狄一邊小心戒備著在林間上躥下跳的修蘭特,一邊小心的向身邊的一叢灌木爬去,打算趁著雙方大打出手逃之夭夭。好不容易爬到灌木叢后,覺得修蘭特應該已經看不到自己,吳狄這才爬起身,躡手躡腳的地向下一個灌木叢跑去。

    馬上就要到達下一叢灌木,“嗤”的一聲,吳狄面前又出現一支搖晃的尾羽。還來?這些該死的精靈怎么就盯上自己了?長長的嘆了口氣,吳狄無奈的坐到地上,雙手高舉,示意不再反抗。

    幾條綠色身影從樹林中竄出,掠過吳狄身邊,向修蘭特撲去。此時的修蘭特也發現了這邊的異動,知道今天討不到好,奮力磕飛幾支羽箭,全身紅光突盛,縱身向林外略去。

    “既然精靈族不把圣倫斯帝國放在眼里,就等著承受我國陛下的怒火吧。”

    老頭的氣性不小,就算逃跑也不忘撂下狠話。

    修蘭特話音剛落,一道白光閃過,隨即一聲尖銳的嘯聲響起,竟是一支超越了音速的羽箭。遠處傳來老頭的一聲悶哼,顯然吃了這一箭的虧。

    “請大劍師轉告倫斯七世陛下,精靈族無意冒犯,但也并不懼怕強加給我們的戰爭。”

    一個略顯冰冷,卻又甜美至極的聲音從林中傳來,聲音不大卻讓人聽得清清楚楚。

    “媽的,這小妞的聲音真甜啊,要是在地球,準能成為世界級的歌星。”

    吳狄坐在地上,正一邊尋找著聲音的來源,一邊胡思亂想,一個精靈從樹上跳到他的面前。俊美的容貌,白皙的皮膚,一身淡綠的布衣,點綴著一些植物的葉片,尖尖的雙耳時不時的顫動一下,同吳狄記憶中精靈幾乎沒有什么區別。

    “人類,你擅自闖入耳語森林,已經冒犯了森林之神,必須跟我去見女王陛下。”

    精靈的聲音沒什么感情,給人一種生硬的感覺,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吳狄盡管一萬個不愿意,還是乖乖的爬起來,跟著這個精靈向森林深處走去。

    吳狄沒有精靈的本事,只能在地上慢慢的走,帶路的精靈似乎也并不著急,就在前面慢慢的走著,一言不發。

    “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走了半個多小時,吳狄終于忍不住問出了一直憋在心中的問題。

    領路的精靈一滯,好半天才說出兩個字:“男的。”

    “真他媽的倒霉,怎么到哪都能碰上死人妖,難道是這個世界的特產?”

    吳狄當然不敢抱怨出聲,只能暗自腹誹,否則的話恐怕不等見到那個所謂的精靈女王,就得被射成刺猬。

    耳語森林的面積很廣,再加上吳狄故意拖延,直到三天后才來到精靈的城市。說是城市,其實不過是一大片建在樹上的木屋,雖然木屋的數量多了一些。

    “媽的,不過是一些會說話的猴子。”

    吳狄忍不住再度腹誹。這些天來只靠著野果充饑,讓吳狄覺得肚子里漲得有些難受,就連牙齒都酸酸的。

    精靈女王的住處在一棵巨樹之上,幸好盤繞著粗壯的樹身修有木梯,吳狄手腳并用的爬了上去。

    “是死是活就看這最后一哆嗦了。”吳狄心中暗自發狠,這三天來他沒少琢磨脫身的辦法,可想來想去,自己在人家的地盤,又沒有飛來飛去的本事,想逃走可以說是沒有一點機會。現在只能盼著精靈女王大發慈悲,放過自己。這種任人擺布的感覺上輩子打從記事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沒想到現在竟然已經慢慢有些習慣了。

    “您好,遠方的客人。”

    出乎吳狄的意料,精靈女王既不是印象中英國女王伊麗莎白那樣的老太婆,也不是像其他精靈那樣冷冰冰的樣子,而是一個笑得很甜、十分漂亮的女孩,看樣子最多不過十七、八歲。

    “您好,我叫吳狄,因為一個小小的誤會,被人追殺,所以慌亂之下才誤闖了您的領地,希望您能原諒。”

    吳狄好不容易才把這些話說完,像這樣文縐縐的腔調確實不是一個曾經的流氓、現在的乞丐可以自如掌握的。

    “烏迪?”精靈女王似乎想大笑卻又在極力忍耐:“在你們人類這不是常用在寵物身上的名字么?”

    你他媽的才有個狗名字,吳狄險些罵出聲來,強自忍耐了下,小心的措辭道:“您誤會了,我的名字不是烏迪,而是吳狄,我家鄉的語言同這里有些不同,這個名字是無敵的意思。”

    “吳狄?很奇怪的發音。”精靈女王不再糾纏名字的問題,接著問道:“聽說您殺死了圣倫斯帝國的三皇子托爾斯?”

    吳狄早就想過精靈女王會這么問,在修蘭特趕到之前這些精靈還打算把自己趕出森林,結果一聽說自己殺了那個兔子卻忽然同修蘭特翻臉,硬把自己留了下來,因此他沒過多久就猜到一定是那個兔子和精靈有仇。只不過不知道這個仇是怎么結的,也不知道這個仇到底有多大,但想來眼下只要承認,逃過一劫的可能性非常大。

    “沒錯,那兔子要殺我,我當然要把他宰了。”

    總共沒說幾句話,吳狄的流氓本性又慢慢的露了出來。

    “兔子?”精靈女王一怔:“什么意思?是一種生物么?”

    “……”

    吳狄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急忙補救:“這是我家鄉的土語,形容一個男人樣子像女人的意思。”

    “呵呵,您家鄉的土語真是有趣,那么您的家鄉在哪里?”

    “我也記不清了,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家鄉了。”

    “那么您能說說是怎么殺死托爾斯的么?”精靈女王很是善解人意,見吳狄不愿在家鄉的問題上多做糾纏,轉移了話題。

    吳狄后背都快被汗水濕透了,他要是知道當時是怎么回事就好了,問題的關鍵是到現在他也不知道托爾斯是怎么死的。可精靈女王問起,他又不能說不知道,只好支支吾吾的說道:“當時他騎著馬向我沖來,我就這么一閃,再這么一推,那家伙就從馬上摔下來了,然后我撲上去,奪過他的劍,就這樣一劃……”

    吳狄一邊說著,一邊起身比劃起來,最后以一個漂亮的匕首割頸動作結束了整套表演。

    精靈女王笑嘻嘻的拍了拍手:“不錯,很精彩,不過您的力量似乎小了些,要不然開始那一推就能把托爾斯殺死了。”

    吳狄再笨,也聽出來人家根本就不信,只好訕訕的笑了笑,然后老老實實的坐下,等候最終判決。

    “可能事發突然,吳狄先生也有些記不清了,但無論怎樣,從我掌握的消息來看,確實是您殺了托爾斯。”精靈女王笑著說道:“托爾斯是我們精靈的敵人,您殺死了月精靈的敵人,按理說應該成為我們的貴賓,但是您擅自闖入耳語森林,又冒犯了森林之神,所以我決定……”

    精靈女王似乎還有些猶豫,拖著長音,直到吳狄緊張的滿頭大汗才繼續說道:“您將被終身囚禁在耳語森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32263_21_8-m
惡魔就在身邊
作者 漢寶
  陳曌能召喚惡魔,能夠看到死亡。
  「別西卜,用你暴食者的能力,為這位客戶治療一...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