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恐怖的樹葉攻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靠,這小妞真他媽的陰險,這不是玩我嗎?還他媽的笑瞇瞇的判個無期。”

    吳狄心中大罵,臉上努力保持著笑容,心里不斷告訴自己,不管怎樣,只要不死就還有機會,先忍了。

    “吳狄先生請不要生氣,這也是為了您好。”看到吳狄僵硬的笑容,精靈女王繼續笑瞇瞇的說道:“您可能還不知道,圣倫斯帝國已經懸賞五萬金幣殺死您,昨天晚上已經有兩隊傭兵闖入了耳語森林,因此只要您離開這里,那么……”

    “我明白,非常感謝您的好意。”吳狄急忙道謝,心中卻在大罵,既罵圣倫斯的那幫王八蛋是非不分,亂殺好人,又罵這些精靈恩將仇報,要把自己關進監獄。

    “我想您可能還是有些誤會。”精靈女王似乎知道吳狄在想些什么,繼續說道:“您的囚禁范圍是整個耳語森林,只要您不離開耳語森林就可以了,不會把您關進監獄。事實上我們精靈也從來沒有過人類那樣的監獄。”

    吳狄這才恍然大悟,說來說去原來精靈還是要保護自己。興奮之下,精靈女王原本陰險的笑容頓時變得可愛起來,要不是考慮到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吳狄真想施展些手段,看看能不能泡一下精靈女王。

    “真是太感謝了,哈哈。”吳狄略顯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不用客氣,希望您能住得慣。”精靈女王微笑點頭,結束了會見。

    離開女王的住處,一名精靈衛兵帶著吳狄在附近轉了轉,讓他挑選一間木屋作為住處。吳狄挑來選去,看著一間間高懸在樹干之上的木屋,最終還是決定就在女王住處附近自己在地面建造一間。

    精靈果然像傳說中那樣是一個孤傲的種族,吳狄這邊累死累活的蓋著房子,竟然沒有人來幫一下忙,甚至連個好奇的都沒有。這幾乎要了吳狄的命,他啥時候蓋過房子?就算狗窩都不知道到應該怎么下手。好在時間充裕,木頭也到處都是,半天下來,總算是搞定收工。四根手臂粗細的樹枝歪歪斜斜的埋在地上,十幾根細點的用細藤條胡亂綁在上面,再鋪上一層樹葉,一個簡易涼棚就算是大功告成。地面再擺上一堆厚厚的青草,與其說是房子,莫不如說是牲口棚,除了能遮點陽光,恐怕連大一點的雨都擋不住。

    精靈們崇尚完美,吳狄的草棚就好像在美麗的花園中種上了一棵歪脖樹,嚴重傷害了精靈們的審美觀。一天后,無法忍受的精靈終于拆毀了草棚,在原址上給吳狄重新蓋了一間精致的木屋。不僅如此,還順便送了他一套新衣,讓吳狄總算不再有春guang外露的尷尬。

    接下來的日子對于吳狄來說就像是白開水一樣淡而無味,精靈們習慣安靜的獨自享受生活,彼此之間很少往來,更不要說吳狄一個人類。最讓吳狄難以接受的是,精靈們不種莊稼,僅以樹上的果子為食,于是撿野果充饑,然后睡覺,再撿野果充饑,再睡覺就成了吳狄的日常生活。幾天下來,吳狄已經被便秘折磨得瀕臨崩潰的邊緣。倒不是沒有想過去找精靈女王,可精靈們明顯對他懷有戒心,不但沒人跟他說話,就連照面的機會都不給,遠遠看見他就立刻走開。可憐的吳狄既不像猴子那樣會爬樹,也不像修蘭特那樣會飛,面對這些幾乎生活在樹上的精靈又能有什么辦法?

    作為曾經的新時代流氓,吳狄殺過人,也被人殺過,除了文化差一些,倒也勉強算是個合格的黑道老大。那個時候吳狄是公認的心狠手辣,被幾十個人追殺都沒皺過眉頭,憑借一向趕盡殺絕的作風,江湖上幾乎沒有仇家。可現在的情況完全變了,吳狄幾乎成了世界上最弱小的存在,面對那些飛來飛去的怪物,他甚至連反抗的念頭都冒不出來。經常對別人施以暴力變成了經常被別人施以暴力,不知不覺間,吳狄的信心已經被摧毀的一干二凈。

    當然,被摧毀的僅僅是武力方面的信心,至少在吳狄看來,精靈不過是群未開化的猴子。幾天下來,百無聊賴的吳狄發現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比方說精靈雖然有潔癖,卻不知道蓋間公廁,很多樹下都能看到精靈的糞便;大部分精靈很少說話,甚至很多時候都喜歡使用簡單的手語,而相對比較活潑的往往都擔任著某些管理職務;精靈的家庭觀念很強,但男女精靈卻從不住在一起。諸如此類的事情還有很多,如果用人類的眼光來看,很多事情都是那樣的不可思議,可要是從精靈的角度來看,這些卻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怪不得人類世界很少能看到精靈,這些猴子要能在人類世界生存才真是怪事了。”

    吳狄在心中定下結論,同時再一次表達了自己的鄙視。

    耳語森林的夜晚很靜,只有輕風偶爾吹過,帶起一片沙沙聲。精靈們大多已經進入夢鄉,吳狄卻因為白天睡得過多而無法入睡,輾轉反側許久,干脆決定出去走走。多天來的生活,吳狄已經逐漸習慣了森林的黑暗,先是繞著住處跑出一身大汗,再到小溪邊喝上幾口甘冽的溪水,吹吹晚風,打算等汗消得差不多就回去睡覺。

    可惜一陣突如其來的便意迫使吳狄不得不改變計劃。最近便秘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難得有這么迫切的感覺,吳狄不敢怠慢,匆匆趕往精靈們給他劃定的方便區域。說起來可笑,或許是因為精靈們生來以野果為食,腸胃已經適應了這種情況,因此大便幾乎沒有什么氣味。而吳狄的大便卻總是臭氣熏天,這一點讓有潔癖的精靈們恨之入骨,于是專門在城市外的下風處專門給吳狄劃出了一塊專用的方便區域,甚至連巡邏的精靈小隊都不敢接近這一區域,總是遠遠的繞行而過。

    “這些該死的猴子,連張紙都沒有,等老子發達了,一定讓所有的精靈都去掃廁所。”

    扔掉手中的樹葉,吳狄嘟嘟囔囔的發泄著心中的不滿,連帶著恨上了所有的精靈。

    事實上,月精靈并不是唯一的精靈種族。在耳語森林中,除了月精靈,還生活著日精靈和暗精靈,如果單從外表判斷,人類很難加以區分。可是三個種族的精靈性格上卻大不相同,月精靈居住在耳語森林東部,崇尚自然,喜歡安靜,最擅長使用弓箭,過著幾乎與外界隔絕的安逸生活。日精靈居住在耳語森林南部,怒河以西地區,崇尚力量,擅長魔法,雖然也并不喜歡爭斗,卻也不像月精靈這樣幾乎與世隔絕,因此經常與接壤的卡特帝國發生沖突。暗精靈則是最神秘的精靈種族,崇尚智慧,擅長隱藏形跡,在人類眼中暗精靈是淫蕩和兇殘的混合體,因為人類歷史上有很多著名的人物都是死于暗精靈的刺殺。

    吳狄怎么也不會想到,在他身后不到十米遠就隱藏著一個暗精靈,而且還有更多的暗精靈正在隱秘的接近。如果說吳狄僅僅是在散步,或者暗精靈在他大便之前到達,那么故事到現在就應該結束了,因為吳狄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逃過暗精靈的匕首。可歷史恰恰因為吳狄的大便改變了方向,只是不知道未來的史學家們如何解釋今天晚上發生的一切。

    暗精靈也是精靈,雖然喜歡黑暗,卻也有著精靈一族的通病——潔癖。離吳狄最近的暗精靈很遠的時候就聞到了臭味,可今天的行動非同小可,暗精靈一族可謂是精英盡出,如果因為害怕臭氣而退縮,長老一定不會放過自己。因此雖然惡心的幾乎要吐出來,這個暗精靈還是憑借堅忍的意志迅速接近了吳狄。十米的距離對于暗精靈來說不過是眨眼間的事,黑夜提供了最好的掩護,剛剛辦完事的敵人精神也十分松懈,種種有利條件讓他完全有信心在這個人類發出聲音之前殺死對方。

    漆黑的匕首已經出鞘,暗精靈也已經悄悄從隱身的樹后閃出,就在他準備動手的時候,意外發生了。一片樹葉在晚風的輕送下,飄飄悠悠的飛了過來,好巧不巧的貼在暗精靈的嘴上。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巧,如果不是正準備殺死吳狄,暗精靈不愿意因為躲閃一片樹葉而發出聲音,這樣一片毫無速度和威力而言的樹葉無論如何也不會落到暗精靈的嘴上。同樣,如果不是因為精靈們不用紙,吳狄也不會隨手扔出這樣一張被“玷污”的樹葉。

    總而言之,事情發生了,一片吳狄剛剛用過的,還冒著熱氣的“新鮮”樹葉,貼到了正準備殺他的暗精靈的嘴上。

    接下來的一切,可以用一句凄凄慘慘戚戚來形容。寂靜的深夜,被一道凄慘的叫聲驟然劃破,被驚醒的月精靈如同潮水般紛紛向這邊涌來,而深夜慘叫的始作俑者,正心有戚戚焉的看著吐得一塌糊涂的暗精靈手中那把匕首。

    倒霉的暗精靈已經徹底崩潰,盡管理智告訴他不應該發出聲音,應該迅速殺死對面這個應該死一萬次的人類,可是身體已經完全背叛了他的意志。胃部劇烈抽搐著,手腳也已經酸軟,僅能勉強維持站立的地姿勢。即使他還有揮出匕首的力氣,幾乎是噴射狀的嘔吐也不可能讓他找準目標。最可怕的是一想到剛剛還習慣性的舔了一下嘴唇,就感到一陣陣的眩暈,連呼吸都似乎難以維持。

    緊跟在他后面的暗精靈們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但顯然行動已經敗露,這時候暗精靈嚴謹的組織結構立刻發揮了最大效用。在一名長老的命令下,兩名暗精靈不顧暴露形跡,迅速沖出,架起仍在嘔吐的同伴,毫不猶豫地轉身就撤。與此同時,至少十名暗精靈分成兩組,交替掩護殿后,并順手在林中布下簡易陷阱,整個過程甚至沒有一個暗精靈多看仍然站在那里的吳狄一眼。

    月精靈的反應極為迅速,不到半分鐘,第一組巡邏小隊就趕到了現場,可惜此時除了愣在那里的吳狄,現場只留下一堆散發著惡心氣味的某種廢棄物……

    “您說剛才的敵人也是精靈?”精靈女王仍然保持著微笑,只是不太自然。

    “一定不會錯,那兩只尖耳朵我看的清清楚楚。”吳狄十分肯定:“他就站在我的面前,不停的嘔吐。說實話,那聲慘叫把我嚇壞了……”

    精靈女王揮揮手,自言自語道:“看來是暗精靈,從現場的痕跡看,應該至少有一百個。”

    吳狄一怔?“暗精靈?難道是精靈里的黑人?可看起來似乎并不黑啊?”

    不等吳狄發問,女王忽然問道:“我很奇怪您是怎么發現他們的?而且在遇到暗精靈后還能夠毫發誤傷的站在這里。”

    “我……”吳狄奇怪的看著精靈女王:“我怎么知道?我剛上完大號,忽然聽到一聲慘叫,我一轉身就看到那個奇怪的家伙在那里狂吐。然后又出來兩個家伙把他架走了,再然后你的人就到了。”

    “好吧,事情我都清楚了,天已近凌晨,您也回去休息吧。”精靈女王顯然并不打算在這件事上繼續糾纏,微笑著下了逐客令。

    吳狄郁悶的回到自己的小屋,精靈女王的懷疑就差寫在臉上了,白癡也能聽出來她話里的意思。

    “媽的,難道老子命大不死也成了罪過?這群該死的猴子……”

    接下來的日子幾乎又回到了原來的樣子,月精靈們似乎并沒有把暗精靈這次不成功的偷襲太放在心上,每天還是那樣悠閑的過著自己的日子。只是吳狄的小屋附近多出來一支巡邏隊,但人數很少,看起來似乎也不太用心,至少在吳狄去方便區的時候他們從不接近監視。

    此刻同樣生活在耳語森林的暗精靈卻明顯要緊張的多。

    “那個人類使用那種東西攻擊你?”

    暗精靈的議事大帳里,一個老得連耳朵都滿是皺紋的暗精靈憤怒的吼著,倒霉的暗精靈則可憐兮兮的站在那里,默默承受著老精靈的口水。

    “該死的人類,竟然如此侮辱高貴的精靈……”老精靈氣得直哆嗦,竟完全忘記了精靈應有的高雅風度。從這一點不難看出那片樹葉損害的絕不僅是一個暗精靈的身心,更嚴重傷害了整個暗精靈種族的感情。

    “大長老……”大帳里忽然響起另一個蒼老的聲音:“請大長老冷靜,我覺得這件事必須認真對待。”

    “你說那個人類看起來只是個普通人?”

    “是,二長老。”倒霉的暗精靈一想起那個該死的人類就感到心尖一陣陣發抖。

    “一個普通人類,手無寸鐵,卻能夠在倉促間想到這樣的攻擊方式……”二長老不緊不慢的說道:“各位長老,你們怎么看?”

    二長老的話顯然起了作用,大帳中響起一片議論聲。

    過了一會兒,一個長老忽然問道:“會不會是這個人類慌亂之中隨手亂扔?”

    二長老點點頭,問那個倒霉的暗精靈:“那個人類當時有什么反應?”

    倒霉的暗精靈思索良久,說道:“我也記不清楚了,好像就站在那里看著我。”

    “有沒有驚慌失措?”

    “好像沒有。”

    “有沒有大喊大叫?”

    “沒有。”

    “有沒有繼續攻擊你?”

    “也沒有。”

    二長老一口氣問了好幾個問題,然后轉身面對眾長老,一言不發。很顯然,從倒霉的暗精靈的描述來看,吳狄確實不像是慌亂之中作出了這種事。

    “如果說這個人類真的能夠在當時的情況下還保持冷靜,甚至還能夠想到這樣……的攻擊方式,那么這個人的智慧實在不容小覷。”一個長老不由得感慨道。

    “如果僅僅如此倒也沒什么,設法除掉好了。”二長老搖搖頭,繼續說道:“我剛才來的時候接到一份情報,上面說這個人類可能殺死了圣倫斯帝國的三皇子。”

    “什么?”大帳里頓時熱鬧起來,議論聲此起彼伏,長老們一時間竟然全忘記了保持風度。

    “如果說這件事是真的,那么月精靈為什么會保護這個人類,我想各位長老應該就很清楚了吧?”面對越來越大的議論聲,二長老不得不放大音量:“所以我覺得對此事的處理一定要慎重。”

    “二長老說的不錯。”一直一言不發的大長老怒火漸漸平息:“這個人類能殺死托爾斯,至少說明兩個問題,第一說明他膽量過人,敢做別人不敢做的事;第二說明他智慧過人,作為一個普通人能夠在大軍中殺死托爾斯,除了智慧還能憑借什么?更可怕的是殺了托爾斯還能全身而退,尋求月精靈的保護。這個人的能力實在可怕。”

    可惜暗精靈的長老們并不知道那個地鼠洞的故事,否則絕不會為了吳狄在這里浪費時間。

    “我同意。”另一個長老忽然開口道:“我曾經派過兩次刺客,結果都是無法下手。”

    “要這么說,只要有這個人類在,我們的行動豈不是更加困難?”

    “是啊,看來還是要想辦法先除掉這個人類……”

    大帳里再次議論紛紛,意見逐漸趨向于殺死吳狄。

    “請各位長老安靜一下。”二長老忽然開口道:“我有個想法,希望各位長老能夠考慮一下。”

    二長老站起身,清了清嗓子,又略為思索了一下,這才接著說道:“首先,這個人類殺了托爾斯,自然要被圣倫斯帝國追殺;其次,這個人只是個普通人,很容易控制;第三,這個人對于月精靈有著特殊的意義。”

    二長老的話音剛落,大長老便微笑著說道:“不錯,只要能夠控制這個人類,那么既可以利用他的智慧,又可以迫使月精靈妥協,是個好辦法。”

    “可是這樣的聰明人怎么可能愿意任我們擺布呢?”一個長老似乎不太同意。

    “誰說我們要擺布他?”大長老忽然笑了:“我們可以讓他來擺布我們,當然,必須是按照我們的意志。”

    二長老也笑了:“沒錯,這個人類既然知道我們的弱點,那么我們不如也研究一下這個人類的弱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121421_21_78-m
奶爸的科技武道館
作者 一夢幾千秋
  在繁華的東方都市,有一間令全球強者都趨之如騖的小武道館。
  那裡的收費居高不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