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寶山內蘞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是什么地方?”

    辰塵望著面前大約幾十米高的小山峰,愕然驚嘆。他是北京交大地質勘探系的大三學生,在一次實習過程中,忽然掉進了一個不知名的礦洞中,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就看到面前堆積著一個閃閃發光的寶山。

    周圍霧蒙蒙的,只有眼前的這座閃爍著七彩的山峰散發出喋喋的光芒顯得異常耀眼,山峰雖小,但看起來卻是靈秀非常,不僅有一條霧色的溪泉從上而下委婉流淌,更有一些參天大樹和娟秀嫩草,一些不知名的鮮花這個是含而未放的時候,晶瑩的露水凝結其上,反彈著那七彩的光芒,顯得異常神秀。

    那七彩的寶光,卻不知是從那里來的。辰塵只覺得處處都有那雖然耀眼但并不刺目的彩色,他不由自主的向前邁了兩步,忽然感到腳下一陣不舒服,不由低頭看去。只見自己腳丫的正前方,赫然有一個露出地面的小石塊。

    不,不應該說是石塊!辰塵仔細看去,這竟然是一座石碑。這石碑不小,但卻顯得很不起眼,特別是在如此耀眼的七彩光芒之中。碑面上被人用繁體雕刻了兩個字,用正規的楷書寫的,雖然沒特殊之處,但也顯得很是工整。

    “寶山?!”

    辰塵輕聲讀道。

    話音雖輕,但卻傳播甚遠,不大一會兒,就有一個斷斷續續的回音傳入辰塵耳中,引得辰塵一陣皺眉,學勘探的,最簡單的就是聽音辯位,這里的位不是物體的位置,而是物體的內部的大小。這些回音很快就傳播回來,而且相隔頻率非常密集,這說明此處非常小,可能僅僅只有這一座小山峰而已,而且周圍非常平滑,像是人工堆砌的一樣。

    不過很快的,辰塵就沒有心情去注意這些細嗩問題了,因為隨著他話音的不斷回蕩,那石碑,那座七彩山峰,正發生著驚人的變化。

    首先,石碑忽然拔地而起,以讓人難以想象的速度長到一米多高,碑面上的“寶山”二字,似乎被人重新雕刻一樣,紋理之間,竟似鍍上了一層金色,雖然還是原來的工整樣子,不過看上去更顯得大氣華貴。

    卻說隨著那石碑的崛起,在它身邊,竟然又聳立起一個小土包,土包之山,竟然有一個以黃土粘成的小牌子,上面寫著八個大字:天、地、人、金、木、水、火、土。

    那寶山也隨著石碑的崛起,竟似有生命一般,卻又像年邁的老人,踉踉蹌蹌地,竟也拔起近十米的高度,只是那七彩的光芒,在這一系列的劇烈變化之后,卻忽然間收斂不少。

    若是普通人見了此等景色,那還不知道自己祖墳上冒了青煙,遇到這個一等一的寶地。此等靈異事件,一看就知道是仙家的手段,若是能在其中得到一些好處,不說別的,單就延年益壽這一項上,也是所有人類所渴望之事。

    但辰塵卻皺了皺眉頭,他自小父母雙亡,親戚朋友對他都是冷漠非常,從小到大,嘗遍了那世間冷暖之事,吃遍了人生百味的苦頭,卻也造就了辰塵的天性,大學的朋友曾吊文評價曰:“辰塵者,天性涼薄之輩也!”此話不是沒有道理的,對人的梳離造就了辰塵性格的冷漠,所以縱然是看到如此驚人的變化,辰塵的腦海中翻滾的卻是辟地而居的想法。他皺眉的原因,卻是忽然發現,除了他面前的碑文和寶山外,此處別的地方,竟然好似無盡的虛空一樣,又好象有一個無形的屏障,遮擋了他的視線……

    辰塵像后只退了兩步,就停住了,因為他真的遭遇了那無形的屏障,原本他眼中的白霧,竟然只是視覺上的錯誤,這些白霧只是罩子上的一些顆粒而已。辰塵平生最喜愛之事,莫過于對未知事物的探索,冷漠的性格造就了他這種奇怪的癖好,他喜歡去一些人跡罕見的地方,靜下心來細細搜找傳說中的事物。搜查的次數多了,辰塵也發現了一些非人力所及的氣象。這也是辰塵到現在還未見驚恐之色的原因之一。

    大約兩個小時以后,辰塵才滿頭大汗的靠到石碑上,這時的他,才有了一絲普通人該有的惶恐。

    這竟然是一處與外隔絕的小空間!辰塵眼中滿是駭然之色,在此空間當中,除了那寶山、石碑、土墻之外,竟然再無他物。寶山也不大,僅僅幾十米高,占地大約也是一百平方米的樣子。也就是說這個空間,也僅僅是百多平方米。空間的四周,全是那些透明的屏障,屏障上到處是白色的小顆粒,也就是這些顆粒,擋住了辰塵的視線,令辰塵至今還不清楚外面到底是什么樣的景象。

    “恩?背后怎么凹凸不平的,我記得自己靠的是石碑的背面,應該沒有雕刻的!”

    辰塵眉頭一皺,立刻轉過身去。

    因為剛才太過疲累的關系,辰塵其實并沒有仔細觀察那座石碑,現在轉頭細細觀看,才赫然發覺,自石碑的背面,竟然還刻有文字。

    “養氣決:養氣之道,存乎一心,心之道,養于氣……”

    看著那寥寥數百字的碑文,辰塵眉毛都翹了起來:“這什么鬼東西!囈……”

    辰塵正自不滿,卻忽然發現自己體內一陣暖洋洋的舒坦,四肢竟然隨著念那口訣,竟漸漸有了力氣。

    “莫非這真的是傳說中的仙家功法不成?”

    辰塵喃喃說了一句,卻馬上照本宣科起來。這卻不是他真的對這所謂的“仙家功法”起了心思,而是被現實所逼迫的。要知道,自從掉入礦洞以后,辰塵也不知有多久沒有吃過東西了,再加上剛才有花費了大力氣在探索著未知空間上,現在的辰塵,早已是餓的四肢乏力,腹內更是不停的呱呱叫著。既然這《養氣決》有“食物”的功效,那辰塵干脆就把它當成吃食,大聲朗誦起來。

    還真別說,中國五千年的文化沉淀,使的每個國人在誦讀古詩文時都能做到抑揚頓挫、朗朗上口,而辰塵做為一名大學生,讀這些東西當然是不在話下。而隨著他誦讀的越來越流暢,腹內竟然形成一道滾滾熱流,雖著抑揚頓挫的朗誦聲,在辰塵體內滾滾流動起來,那股熱流非常之“燙”,竟似一團火焰一般在辰塵體內灼燒,但怪異的是,辰塵非但沒有感覺到痛苦,反而越發的感覺到舒泰,那股熱流“燙”到那里,那里就好像被按摩了一樣,竟有一種酸酸癢癢的懶散感覺。而饑餓感也隨著《養氣決》的朗誦,早已飛到十萬八千里之外了。

    就這樣一遍又一遍的朗讀,辰塵竟是絲毫沒有感覺到疲憊和煩躁,整個人的身心都處于一種空靈的狀態之中,對身外的事物也不再關心。一時間,辰塵完全忘記自己處于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之中,全身心的投入到那篇《養氣決》的朗誦之中。

    說來也怪,隨著《養氣決》的朗誦,辰塵感覺到自己的大腦越來越清明,本來晦澀難懂的古文,竟與腦海中以前偶爾涉獵的道家知識一一對照,各種心得體會不斷浮現出來,然后自動分門別類的記錄下來。而辰塵別的記憶,竟也在此時浮動起來,辰塵就好像一個全速運轉超級電腦一樣,把以前的記憶當做磁盤里的資料,然后編輯成各種類別的文件夾,一一對照儲存起來。辰塵感覺到,自己正處于一個神奇的狀態當中,即便是以后醒過來,對于這個狀態中所發生的事情肯定會記憶很深,而以前的各種記憶,能想起來的和不能想起來的,以前人生的軌跡,各種的酸甜苦辣,對今后的道路,肯定有非常大的幫助。

    朦朦朧朧,恍恍惚惚之中,也不知時間在飛速的前進著。

    卻說那寶山和石碑在辰塵修煉之際,同時放出自己的七彩寶光,從強到弱,辰塵的身體好像一個巨大的黑洞一般,完全把那些七彩寶光吸收完畢。隨著七彩寶光的徹底告竭,寶山和石碑卻沒有發生大的變化,只是七彩寶光完全消失無蹤,它們現在更像是普通的山峰和石碑了。

    但與此同時,那個小土墻,卻發生著驚人的變化,原本的土胚慢慢剝落,隨著而生的是堅固的石壁,一整塊不小的石壁像天生就生長在那里一樣,與石碑對映著。石壁上同樣雕刻著那八個大字,只是八個大字后面,卻分別刻著一些密密麻麻的東西,看起來像是一些格子一樣。仔細看上去,那些格子卻有的是金色,有的是白色,是兩中完全不同的存在。

    不知過了多久,辰塵忽然感覺到心口發悶,一種不好的預兆自靈臺升起,不由雙眼一睜,從深度的靜坐中清醒過來。

    辰塵睜開眼的第一感覺,自然是發現那寶山和石碑的變化,不過辰塵更關注的卻是原本的土墻,竟然變成一個塊頭不次于石碑的石壁,而上面那密密麻麻的東西,更像是一些秘密的展露……

    卻在這時候,地面猛然震動起來,寶山和石碑也跟著產生了劇烈的搖晃,辰塵霍然站起,卻發現眼前一黑,一陣刺目的亮光映入眼簾……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67233_2_30-m
雷霆之主
作者 蕭舒
  我是雷霆之主!攜一方殘缺雷印轉世重生於武學昌盛的世界,手執雷印,天地至尊!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