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下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華子和陳娟在212里互相依偎著,音質超爛的車載喇叭里,正在放送由當紅新加坡女歌手,有“小王菲”之稱的許美靜深情獻唱的“陽光總在風雨后”;不過可惜,挺好的一首歌被糟糕的音響詮釋的意境全無,不忍卒聽。兩人只顧溫柔纏mian,沒有注意顧懷遠已經從辦公樓里走了出來。

    直到顧懷遠上了車,他倆才依依不舍的分開,華子抬起手看了看表,說道:“還真挺準時,事辦完了?下面去那兒?”

    顧懷遠把身子靠進座位,長出了一口氣,說道:“嗯!塵埃落定;本人今日受領導器重,做了‘欽差大臣’,要下鄉督導工作,麻煩華哥送一下。”

    陳娟一聽,捧場道:“呦,終于熬出頭了,以前不是總嫌你們科里下鄉‘掃蕩’的時候沒你的份嗎?今天終于得償所愿了。什么地兒?”

    顧懷遠沉吟了一下道:“桃源鄉!”

    此言一出,華子和陳娟同時“啊……”了一聲;陳娟嘴快,問道:“怎么是那個破地方呀?聽說超窮的!號稱湖州第一‘花子鄉’。”

    湖州市轄區內大小鄉鎮兩百余個,最容易被普通大眾記住的只有兩個,一個是第一富,一個是第一窮。

    華子也附和著道:“可不是,去年跟朋友到那兒收過一次山貨,以為回到舊社會了;不過那兒風景倒是不錯,可惜不通公路,幸虧是我這車,別看在城里不招人待見,去那種地方跑,還真是非它莫屬,這次打算去多長時間?今天回不回得來?”

    顧懷遠哼了一聲,道:“今天?!別作夢了,沒看我把家伙事兒都帶齊了。”說著拍了拍身邊的旅行箱,繼續道:“這趟差一去就是三個月!”

    華子想了想,沒再吭氣,發動車子上路。陳娟卻忍不住問道:“我怎么看你這趟不像是做‘欽差大臣’呀,倒像是‘發配邊疆’,這種‘美差’,我看不出也罷。”話音剛落,就感覺華子有意無意的用手背碰了她一下,似乎是提醒她不要再糾纏這個話題了。

    顧懷遠看在眼里,笑了笑,朗聲說道:“看不出,你們這兩個草民的政治嗅覺倒是相當靈敏;不過,我覺得這也沒什么不好,在辦公室成天做表格,抄簡報,什么時候才能熬出頭呀?沒準一輩子就像科里的老王那樣混吃等死了;我看這倒是個機會,興許能搞出點‘政績’,從此平步青云也不一定,我這輩子就和仕途官道彪上了,不成功則成仁!”

    華子從后視鏡中瞟了他一眼,道:“政績?!得,哥們也不想說啥了,你好自為之吧。”

    路過一家加油站,顧懷遠出錢給212的正副油箱都加滿了油,一共花了二百四十塊,連華子臉上的表情都有點不自然了,心虛道:“干嘛呀?咱倆可別搞得這么生分。”

    顧懷遠坦然道:“小意思,應該的;我聽說華哥出一次車好貴的。”三人都笑。

    陳娟有感而發,對顧懷遠道:“我怎么覺得你今天和平時不太一樣,顯得自信了許多,讓人很有安全感,好像一切盡在掌握似的!”

    華子聽了酸溜溜的道:“呦呦呦,還安全感;我看是故弄玄虛。”

    顧懷遠不理華子,對陳娟贊賞的點了點頭:“嗯!不愧是知性美女,素質就是比某些人高,感覺非常準確,特別是那句‘盡在掌握’;我看這樣,你現在棄暗投明還來得及。”

    陳娟笑道:“哼,要不是怕有人一哭二鬧三上吊,本小姐早就棄暗投明幾十次了。”

    華子假裝板起臉,對陳娟道:“你敢!反了你了!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這次放狠話的結果是挨了陳娟重重的一記拐肘,差點把早餐吃的小籠包都吐出來。

    車子出了城,在省道上飛馳起來,車廂中又一次飄起了許美靜的歌聲,這次放的是“城里的月光”,華子一邊開車一邊和陳娟說笑,偶爾給她指出一些路邊的小風景,看來兩人心情不錯,這次出行對他們而言,就像是一次公款自駕游般賞心悅目。

    出湖州市區沿204省道向北行駛約二十公里,道路的右側出現了一個分岔路口,華子的212在這里拐上了一條向東延伸的渣土路,路面因年久失修,變得坑坑洼洼;車輪揚起的塵土遮天蔽日,行駛過程異常顛簸,以至于陳娟出現了一些輕微的暈車現象,讓同車兩位男士有些手足無措,不停地詢問要不要停下來休息,但都被她拒絕了。

    在渣土路上行駛了約十分鐘,前方出現了一道低矮的山梁,渣土路順著山坡以很陡的坡度繼續蜿蜒著向上延伸,最頂端是一個狹小的山口;華子不敢怠慢,專心駕駛,車子沿著山路緩緩駛上山坡,在通過山口的時候,可以看到兩側巖壁筆直的聳立在路的兩旁,部分路段因為山體塌方造成可以通行的路面非常狹窄,險象環生。

    華子忍不住抱怨道:“這趟也就是送你,要是別人,出多少錢我也不來!這要是山上突然滾下一塊石頭來把我砸在這里,你說我虧不虧?!”

    陳娟臉色有點發青,估計是連暈帶嚇鬧的,瞪了華子一眼道:“少廢話,好好開車。”

    車子終于駛出山口,三個人都感覺眼前豁然一亮。抬眼望去,天色蔚藍,滿山翠綠,山下的田間盛開著大片大片金黃色的油菜花,不時有各種美麗的鳥兒從車前鳴叫著飛過,引得陳娟興趣盎然,暫時忘記了下山的道路同樣是顛簸難行的。

    桃源鄉鄉政府所在地“泊頭村”,就在這條渣土路的盡頭,212進村之后,引起了村民們不小的騷動,這也許是太久沒有汽車出現的緣故;而且綠色的北京吉普在當地老百姓的印象中,大概還停留在被認為是縣委書記專用座駕的那個年代吧;許多衣衫破舊的小孩子歡快的跟在車子后面瘋跑,這使得顧懷遠非常后悔這次出來沒有帶些散碎糖果。

    村子依山而建,村里的房子多是用木料和碎石塊搭建的低矮平房,房頂上覆蓋著厚厚的茅草,華子的話一點都不夸張,進村之后真有時空倒轉的感覺,好像一眨眼的功夫又回到了解放前,雖然解放前到底是什么樣,顧懷遠也無緣得見,但根據小學教科書上所形容的來看,大概也就是這副光景。

    他們不時停下車來向村民打聽鄉政府的具體位置,走走停停間來到了一個很大的院落,院門口的墻上掛著幾塊白底黑字,油漆斑駁的條形木牌,最左邊一塊木牌上的字跡依稀可辨:“桃源鄉人民政府”。

    ————————————

    世間風云變幻,誰會想到一個默默無聞的底層小公務員在這種山鄉蠻荒之地從此踏上了波詭云譎的仕途官道,擺在他面前的是荊棘險途,卻也有似錦的前程;一場牽動全國,震動整個湖州官場的精彩博弈就此悄然展開。數萬人的命運從此即將改變,顧懷遠感覺身上的壓力陡然增加,同時也有一種臨戰時的興奮。這局棋險招迭起,環環相扣,一不留神不但工愧于虧,甚至會成為千古罪人。所謂“富貴險中求!”顧懷遠此時已沒有退路,做為一介無名小卒,不鬧出點驚天動地的效果,如何能夠上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全職農夫
作者 鐵不拐
  城市綠化所工作的張凡被無緣由辭退,心灰意冷之下回鄉,在整理遺物的時候偶得神奇觀音淨瓶。 淨...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