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新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喂!

    天旋地轉裡林抱月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撕心裂肺的劇痛就從四肢百骸傳來。

    彷彿渾身被燒紅的鐵絲纏繞一般的滾燙刺骨。

    這是真實的肉體的劇痛!

    林抱月眼前一黑,然而等她再次睜開眼睛,怔怔看著自己頭頂上兩個黑衣人猙獰瘋狂的眼神。

    那兩張蒙面的臉,在她自己的頭頂上。

    林抱月的視角已經天翻地覆,從天上飄變成了地上躺。

    原來是這樣嗎。

    想起剛剛憑空將她拉過去的那股大力,再次躺在另一口棺材裡的林抱月,承受著渾身如火燒般的劇痛,緩緩地呼出一口氣。

    就在剛剛,名喚嬴抱月的小公主在彌留的最後一刻,看了她一眼。

    然後林抱月就被拉入了這具身體裡。

    林抱月微微側過頭,正想看向外面另外那口棺材,畢竟她原本的身體還在那裡。

    “咦,怎麼還有氣……”尖聲人正愕然看著棺材裡還沒死透的少女,然而下一刻地宮裡突然傳來另一個黑衣人殺豬般的大叫!

    “大……大人!”

    “怎麼了!”尖聲人不耐煩地大吼,然而下一刻詭異的紅光爬上他的臉頰,他渾身僵硬地看向一邊。

    看向另一口突然紅光大盛的黝黑棺材。

    一旁的林抱月也睜大眼睛。看著身邊詭異的情景。

    就在她的神魂進入嬴氏公主身體的瞬間,原本封印她的那口黑色棺材上血色的花紋突然發出刺目的紅光!

    “著,著火了……”

    剛剛打到嬴抱月棺材上的所謂靈火不知什麼時候也燃到了旁邊那口黑色棺材上。林抱月清楚記得黑色棺材原本並未點燃,此時卻突然騰起了炎炎烈火!

    難道是因為自己的神魂離開了緣故?林抱月側目看著烈焰中棺材蓋上依舊散發著詭異紅光的花紋握緊了雙拳。

    在紅蓮之中,那花紋的光芒比火焰更濃烈,濃烈而不祥。

    而下一刻,更為詭異之事發生了。

    粗聲人驚恐的大叫劃破死寂,“靈火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林抱月瞳孔一縮。

    黑色棺材上燃燒的火焰驟然變成了綠色!

    綠瑩瑩的火焰在地底下燃燒,彷彿遠古巨獸的眼睛。

    這是詭異到能將所有人的心臟都凍結的一幕。

    而原本寧靜的水銀海伴隨著這綠色的火焰驟然波濤洶湧!整個地宮都在一瞬間顫動起來!

    “這……這是……”原本得意狂妄的黑衣人此時都變成了風暴中的雕像,眼中露出難以抑制的恐懼。

    “大……大人……這黑棺材到底是……”

    粗聲人渾身篩糠就要軟到在地,尖聲人一把拖住他但聲音控制不住的顫抖。

    “幾年前我曾經聽說過一個傳言……不過所有修行者都當成瘋話……”

    那人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彷彿看到了這世上至為可怕的東西,聲音低沉縹緲。

    “太祖陛下的陵墓下,似乎埋著那位……”

    男子大口吞嚥了一下口水,顫抖著說道。

    “據說埋著那位……永遠的神女……”

    伴隨著這個稱謂的出口,粗聲人渾身僵住。

    “永遠的神女……”

    “怎麼可能……不會吧……”

    看著綠瑩瑩的火焰兩個黑衣人眼中驟然騰起巨大的恐懼,就在這個時候,水銀再次上湧如同活著一般朝二人的腳面逼來!

    “啊!”

    “反正公主殿下死定了!”

    “快走!”

    兩個黑衣人對視一眼如同火燒一般跳起來,只聽哐啷一聲林抱月眼前一黑,那兩人匆匆把棺材蓋往她臉上一蓋,下一刻刺鼻的焦糊味再次襲來。

    “剩下的靈火全部丟上去,燒的渣都不剩也不用確認屍體了!”

    “水銀來了,快走!”

    “大人……等等我!”

    紛亂的腳步聲狂奔著離開,捲起一陣颶風。

    ……

    ……

    兩個黑衣人的身影消失了。

    星辰為天,水銀為海的地宮裡,巨大的青銅棺旁。

    綠色的火焰靜靜燃燒著。

    彷彿失去了精氣神的黑色棺材上紅光越來越淡,最後哐啷一聲巨響,棺材徹底被燒塌,化為灰燼。

    而一旁另一口棺材上的紅蓮也逐漸熄滅,原本金絲楠木打造的棺木被燒成了一堆渣渣。

    一堆渣渣。

    渣渣。

    寶石明玉鑲嵌而成的星辰的微光打在兩堆灰燼上,寂靜,冷漠,又淒涼。

    空無一人的地底,一切的罪惡都將被埋葬,留下永遠的……永遠的……

    嘩啦!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突兀的聲音卻再次在地底出現。

    原本較大的那堆渣渣突然被拱起一個包,一隻滿是黑灰的手灰渣裡伸了出來!

    地底。

    黑灰。

    一隻手。

    死寂的地底。

    某人揭棺而起。

    “沒想到我前世的名號那麼嚇人的嗎……”

    伴隨著少女的嘀咕聲,一個灰白的人影推開燒成破爛的棺材板,默默坐了起來。

    灰是黑灰的灰,白是少女身體的白。

    少女伸出手低下頭,看著光禿禿的手臂。

    這具身體的衣服都被燒沒了。

    她摸了摸腦袋,鬆了口氣。

    還好頭髮都還在。

    不然還真讓人頭疼。

    然而下一刻,她左手手腕突然一陣劇痛,看向身上唯一的色彩,林抱月瞳孔一縮。

    如同奪目寶石一般的紅色疤痕環繞在少女的手腕。

    疤痕彷彿深入骨髓,烙鐵一般勒緊她的脈門。

    林抱月本能地意識到這就是曾經奪走這具身體原主生命的那個陣法,此時卻以這種形式在她的身體上留了下來。

    留在了。

    她的身體。

    林抱月從灰燼中站起身,看向旁邊另外一堆灰燼,沉默不語。

    那裡是她原本的身體和封印她的棺材,但此時卻已經化為灰燼,連理由她都不知道。

    她剛穿回自己的前世的身體,然後……

    她原來的身體就被燒了。

    被燒了。

    呃……這真讓人不知該說些什麼是好。

    不過……

    看著那堆灰燼,林抱月微微嘆息。

    雖然她失憶了,但她明白她上輩子的遇害和這口黑棺材脫不開干係。

    這口黑色棺材對於她身體的封印是絕對的,直到被燒成灰都沒有打開。

    如果不是誤打誤撞進入了這位小公主的身體,她可能一輩子都會被困在那口黑色棺材裡出不來。

    也許當初封印她的人沒有想到,她居然會以這樣一種方式重臨人間。

    只不過……

    林抱月看向陌生白嫩的掌心。

    她抬起頭看向廣博的地宮,目光停留在那巨大的青銅棺材上,目光幽深。

    她原本的身體已滅。

    至此。

    她只好作為嬴抱月活下去了。

    想起那個小公主彌留之際沒有說出口的口型,林抱月喃喃開口,“自由……”

    恐怕那位和親公主最後的心願是,“自由地活下去。”

    既然她繼承了她的身體,只要這張臉沒有變,就只能全盤接受她的身份,並接受她的心願。

    林抱月只好作為嬴抱月活下去。

    懷抱著那個孩子的心願活下去。

    “嬴抱月嗎……”少女輕輕念著這個名字,抬起頭最後看了一眼這地底下的漫天星辰。

    這就是她以後的名字了。

    ……

    ……

    前秦腹地,一向被前秦皇室視為禁地的黎山深處,茂密的原始叢林裡,突然嘩啦啦騰起無數飛鳥。

    廖無人煙的密林裡,一處隱祕的洞穴深處,走出了一名少女。

    她滿臉黑灰,身上穿著一件做工繁複不合尺寸如同陪葬品一般的衣裙,赤著腳一步步走了出來。

    而她身後的洞穴如同活著一般,在她走出之後,漸漸被叢林掩映消失無蹤。

    少女回頭看了一眼,若有所思。

    深吸了口氣,赤足踩在滿是落葉的泥土上,她繼續往前走去。

    無數的記憶在她的腦海裡盤旋,她一個人走在完全沒有開發的土地上。

    最後,在日頭最烈的時候,她一頭倒在了地上。

    ……

    又是一天的清晨,在第一縷晨曦透過樹枝間隙之時,一隻覓食的麻雀跳到了那個身上落滿樹葉身影的肩頭。

    它擔心地啄了啄地上的那個東西,疑惑地歪起腦袋。

    然而下一刻,它撲簌簌飛了起來衝上了天空。

    “咦?有人?”

    驚愕的男聲傳來,驚起無數飛鳥。

    一個揹著藥籃的少年的腳步,停在了被埋在樹葉裡的少女的身邊。

    ……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3 篇書評 我要發表
IK

3
IK
發表時間 2021-06-06 10:04
評分

經典必讀!

苡

2
發表時間 2020-08-18 14:41
評分

經典必讀!

不雨

1
不雨
發表時間 2020-04-10 03:51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3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農門春暖:家有小福妻
作者 依依蘭兮
本是縣令家的千金,陰差陽錯卻被嫡母逼迫嫁入農家。 她穿越而來,身系異能,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在婆... (馬上閱讀)
180
天下第二美
作者 桂仁
多年以後,有人問大燕第一位平民皇后,她的傳奇一生該如何總結。 美娘:發家致富! 閔柏:……... (馬上閱讀)
180
穿書後我被白切黑小師弟叼走了
作者 一隻小阿梨
初見時,她才五歲半。 小小一隻踩著七彩翅膀從天而降,對上彼時狼狽至極的九歲少年。 甜甜一笑:“... (馬上閱讀)
180
我在鎮妖司裡吃妖怪
作者 五志
這是一個妖魔橫行,危機四伏的世界。 穿越至此的秦少游,偏偏又是投胎率最高的鎮妖司裡的一員。 看... (馬上閱讀)
180
盛京有美人兒
作者 漠家初九
及笄前的她以為自己這輩子,大約便是等到及笄以後,如願以償的嫁與心上人為妻。 之後為他開枝散葉,...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