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送人玫瑰 手留余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

    和煦的春風吹拂著豐茂碧青的萬綠世界,草長鶯飛的五月,肖梅的心猶如這郁郁蔥蔥的世界,生命充滿了盎然的生機。

    自從去年“除夕事件”過后,肖梅就離開了雨杰布廠,而且還換了親生父親的姓,取名潘梅,目的只有兩個,一是為了讓方家,尤其是方華徹底放心與自己已無任何瓜葛。因為沒了姓,就聽不見了她這個“人”,她雖沒埋名,但卻隱姓了。讓“肖梅”這個名字在世界上永遠消失,她不想讓“肖”字成為她脖子上永遠的枷鎖和心中永遠的痛,所以她離開了待她不薄的方雨;二是她要忘掉過去,開始新的生活,要以全新的姿態去面對全新的人生!

    雖說方雨失去了一個得力助手,心里很是心痛,但為了弟弟,她不得不忍痛割愛,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辛辛苦苦培養起來的織布能手,走進別人的車間。

    經過在錢港村紡織廠工作的董銳建的推薦,潘梅終于在江陽市西郊找到一家中型織布廠——凱達紡織有限公司。

    本來這份工作是董銳建給柳紅找的,為的是讓柳紅和喜歡把親人踐踏在腳下并以此為樂的李珊分開,但眼下他們的兒子小勇的全托學校還沒聯系好,只能過些時侯再說,潘梅才有了這個機會。

    不過還好,不久后柳紅也來了,還帶來了孫艷。

    這家單位是合資企業,工資和待遇都比私營企業高出許多:醫療保險、養老保險、住房公積金等樣樣都有,但這里的廠規廠紀卻是許多人難以接受的,遲到、早退、曠工等都要扣除比當天的收入高出幾倍的工資,圍裙、工作帽不戴也要重罰……

    但這些廠規廠紀對做事認真,在工作上兢兢業業的潘梅來說卻無關緊要。她只顧上她的班,做好她的工作。來新廠近半年,她省吃儉用已攢下了一筆錢,這對在家時身上從未有過5元錢的潘梅來說,無疑是個天文數字。

    *********

    上海大學生體育館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全國大學生春季運動會將在這里舉行。全國各路名牌大學的體育健兒和精英們今天將在此舉行三天以來的最后一場籃球決賽,他們是交大——北大。

    方華雖是學計算機的,但他的業余愛好就是打籃球,尤其是投籃,可以說是百發百中。韓彬跟方華一個系,他的特長是傳球和守門,他們二人都是理工大學的高材生,不但功課好,球打得也好,人又帥,一白一黑,被學校的美女們稱為“黑白雙劍客”。

    作為學校唯一一支籃球隊伍的得力種子選手又是領隊的方華,正在和隊友們一起做著熱身運動,為還有二十分鐘就要開始的決賽作好充分準備。成敗就在此一舉,全校師生幾萬雙雪亮的眼睛全盯著他們呢。

    *********

    雖說離目標還相差甚遠,但這畢竟已離目標近了一步,潘梅堅信在不久的將來她將會“無債一身輕”。興奮地裝好錢,她要利用今天禮拜天給方家送去。

    順便她還要寄封信,無所謂目的,權當是訴訴苦而已。

    大清早,潘梅騎上她那銹跡斑斑的自行車,搖搖晃晃地朝忠莊鎮紡織村駛去,為了省下一元錢的公交車費,她情愿蹬上她那前輪每轉一圈就格登一下的自行車,來回花費兩個小時也絲毫不覺得累。路邊的野花開得正艷,空氣中夾著泥土的芳香。肖梅的心像鳥兒一樣歡快地飛翔。

    快到方華家時,遠遠看見一輛救護車停在方華家門口,穿著白大褂的醫務人員正把一個人抬上車。

    潘梅的心往下一沉,快速來到車前,才知道是范加英不小心從樓梯上滾下來摔壞了腿。

    *********

    和隊友們交流意見和分派好任務的方華,左眼突然有節奏地跳個不停,難道今天的決賽會功虧于簣?

    方華用手背反著使勁拍了幾下跳動的左眼皮,同時提醒韓彬他們:千萬要保持默契,保持頭腦高度清醒,團結一致,爭取打個大勝仗。

    當哨聲吹響時,方華和隊友們開始勇猛而強勢地奪球灌籃、運球傳球。隨著方華一次次飛躍得分,優美的姿勢引得場內觀眾也愈加瘋狂歡呼。其中一群女生最為醒目,又叫又跳,那是他們的拉拉隊,倡導者就是方華的愛慕者宋楚麗,她們和方華同校不同系,在她的帶領下,全校上下幾萬師生喊聲震天、拉起的自制橫幅“黑白雙劍客必勝”七個大字在會場里迎風飄揚。看到這一切。方華他們更加充滿了必勝的信心,他們也越戰越猛。

    *********

    “阿梅,快去給我媽拿兩件衣服。”

    手里托著范加英的方雨一見潘梅,不由地哭喊道。一向堅強的她被突然離去的父親嚇壞了,如果母親也和父親一樣那該怎么辦?她的大腦此時亂成一團。

    “噢!”

    潘梅扔掉自行車,帶上衣服和方雨一起上了救護車。救護車在寬闊的柏油馬路上“嗚嗚”地尖叫著疾馳飛奔。

    *********

    下半場球賽一開始,方華越戰越猛的凌厲攻勢,殺得對方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引得場內的喧囂聲震破了天……

    比賽結束時,上海交大以48:30的絕對優勢奪取了本屆春季運動會籃球賽的桂冠。

    方華和隊友們被眾多熱情的球迷和同學簇擁著走出會場。這時,剛才吶喊助威的女孩們,擠上前和他們簽名留影。其中一個穿紫色連衣裙的漂亮女孩更是追著方華不放,她就是宋楚麗,好不容易給她簽好名,卻又被電視臺、電臺的新聞記者截住,他們一邊接受采訪,一邊接下同學們送上來的鮮花和花環。

    *********

    此時范加英已處于昏迷狀態,在方雨的強烈要求下,忠莊醫院的120一直開往江陽市人民醫院。

    因為踝子內脫臼,導致范加英的一只腳吊著蕩來蕩去。

    經骨科醫生半個小時的手術才將它還原。還好,經初步檢查,范加英身體其他部分均未見大傷,除了腳和手肘子蹭破了點皮并無大礙,醫生已給上了紫藥水。

    下午兩點,看著手術后的母親沉沉睡去,方雨總算松了口氣,癱坐在凳子上的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匆匆地站起來走了出去。

    “老板娘,你是打電話給方華嗎?”不知什么時候,潘梅來到了正準備撥號的方雨身邊。

    “是啊,發生了這樣的事,理應通知他。再說我實在是脫不開身,讓他回來照顧照顧我媽,等我忙完這陣子就好了。”

    “可干媽不是并無大礙嗎?就不必讓他回來了吧,忙不過來我可以幫忙呀!”潘梅想起當初自己離開學校的那一刻到現在還心痛。

    想想也對,沒出什么大事就不要讓他急著回來了,索性電話也不打,晚幾天告訴也不遲。方雨看著眼前這個懂事的小姑娘,笑著點了點頭,牽著她的手往母親的病房走去。

    “以后叫我姐啊,不許再叫老板娘了。”方雨摟著她肩膀親密地說。

    “那怎么成?”肖梅一臉的驚詫。

    “怎么不成?就這樣定了,不然我會生氣的喲。”方雨一改平常的嚴肅,嘟著嘴故作生氣狀。

    “哦……那好吧。”

    方雨這才夸張地眉開眼笑。

    自從潘梅離開雨杰后,方雨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她。

    “在哪里上班?”

    潘梅說了,不過沒告訴她具體廠名。

    不想讓方家的人知道她的去向,因為“除夕事件”揀回一條命后,潘梅對方華這個人已沒了太多的概念,從某種意義上說,她不愿提及更不愿看見此人,否則,就會覺得是對自己人格的褻du和尊嚴的藐視。

    因廠里有事,卞杰又在外出差,方雨不得不回去,潘梅只好留下來陪護范加英。范加英的腿雖然接好了,但院方還要她留下來再觀察兩天。

    晚上,方雨帶來了可口的飯菜,跟方雨同來的還有出差回來的卞杰和他們的兒子卞耀輝。

    “阿姨阿姨,我舅舅上電視啦!”正在看電視的卞耀輝興奮地對潘梅說。

    以前在媽媽辦公室,耀輝曾見過潘梅幾次,很是喜歡這個漂亮的姐姐,常和她玩“兩只小蜜蜂”。

    “凈瞎說,你舅舅不是在學校上課嗎?你看見的是動畫片吧?”潘梅溺愛地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

    “是真的,今天是‘全國大學生春季運動會’決賽的日子,方華他們在籃球比賽中得了第一名,你們快看,新聞正在報道呢。”剃著平頭的卞杰打開電視,開始調臺。

    卞杰高高大大,微微挺起的小肚腩顯示出他開始發福,而且舉止大方,辦事穩重,渾身上下都顯示著成功男士的派頭。

    電視里,方華穿著紅白相間的運動服,渾身上下充滿了無限的青春與活力。

    “作為隊長,你能談談你們躲得冠軍后的感想嗎?”有記者問。

    “我沒什么好談的,這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團結就是力量嘛。但是在這里,我還是要代表我們全隊特別感謝全校師生對我們的大力支持和幫助。謝謝大家!”方華簡短的幾句話,迎來了一片熱烈的掌聲。

    “啊?沒想到他還真行啊,要不是肖梅,他今天哪能參加比賽呀?早被我電話拽回來服侍老娘了。”然后轉身意味深長地看著潘梅,“你不會是知道他今天要參加比賽,才不許我打電話的吧?”

    “姐,你說的是哪里話?我怎會知道他今天……”潘梅急得滿臉通紅。

    “哈哈哈,傻阿妹,姐逗你呢!你還當真了?可你還別說,如果沒你的阻止,方華今天肯定是被我叫回來了,他哪還能和同學一起去奪冠軍呢?是該好好謝謝你。”

    “哦,對了,我今天來是有事情的。”潘梅這才想起正事來,忙從口袋里拿出一沓錢來。

    “干媽,這些錢,我先還上,等以后攢夠了我再來還余下的。”說著,她恭恭敬敬地把錢送到范加英手上。

    “嘿!這是干什么?拿回去。誰要你還錢?只要你生活得好,我們就放心了,快,寄給你母親去!”范加英生氣地推開她。

    “就是嘛,誰要你還錢了?”方雨也不知所措,“你自己快收起來。”

    “不,干媽,雨姐,卞哥,這錢我一定要還。我還年輕,一年還一些,要不了多久就能還清。如果你們尊重我,就敬請收下。不管你們怎樣對我,我都要兌現自己的諾言,因為這代表我的人格和尊嚴。”

    真誠和堅決堅定地寫在她臉上,動情而鏗鏘有力的話語打動著他們的心,連不諳世事的耀輝也豎著耳朵睜大眼睛認真地聽著。

    “我先走了,干媽,您好好養病,有空我還會來看您的。”趁他們還在愣神之際,潘梅放下錢快速地離開了五樓傷科病房。

    回到宿舍已經是9點多了,夜里還要上班的潘梅累得全身散架、渾身無力,連洗漱也省掉就和衣上了床,她把小鬧鐘調到10:40分,想盡快地小睡一會。

    可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潘梅卻怎么也睡不著,心中充滿了別樣的苦澀。

    只因不想看見他,不想看見那張臭臉,才不想讓方雨打電話,卻因此而幫了他一個忙,這是潘梅沒想到的,而這個意外的小忙又使她感到絲絲縷縷的甜蜜,也許是送人以玫瑰,手留余香的緣故吧。

    只是她好恨自己,自己是那樣的一無是處,別人那么能干那么優秀,怪不得對她不屑一顧。人家是大學生嘛,而自己呢?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行,哪有資格和他比?拿什么和他比?

    “別人瞧不起咱們,咱們自己可要瞧得起自己!”,猛地,柳紅的話在耳邊響起,再響起,一遍又一遍,使潘梅心速突然加快,難以入眠……

    對,我要讀書!不能進學校我就自學。想到這里,潘梅激動不已,只聽見心在黑暗中“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直到10:40分鬧鐘響起,潘梅都不曾合過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517327_82_822-m
你好,少將大人
作者 寒武記
   又一次被撲倒吃乾抹凈的顧念之憤憤不平地控訴:「你們男人都一個德行!只關注女人的外在!膚淺...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