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送人玫瑰 手留余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不知不覺,炎炎夏日仿佛一夜之間就來到了。

    雖是初夏,可已讓人們見識到了它的威力,早晚還好,徐徐的暖風還有那么一點清涼的味道,可中午那段時間卻熱得讓人難受。

    落日在山那邊還留了半張可愛的臉,胖乎乎,紅彤彤的,旁邊的云朵也被染上了彩色的花邊。當再次不經意間抬頭尋找它時,夕陽不知什么時候已跑得了無蹤影,而此時的云彩已被風的剪刀修剪成了仙子們飄逸的長飄帶,足足飄滿了半個天空。

    潘梅猶豫著把一封信投到信箱里。

    她已記不清這是第幾次來新華書店買書了,信卻只許自己投這一次,那天因送摔傷的范加英去醫院而沒來得及寄出,不然,這會他也許正在看她的信呢。

    自上次從方華家回來,潘梅就扔掉了她一直賴以打發時間而自己也挺喜歡的編織工作,把沒織好的衣服統統鎖進了箱子,一門心思地念起了書。

    潘梅回到宿舍,太陽雖已下山,可由于用力的緣故,汗水順著她的臉頰還在盡情地流淌,她忙打開剛裝上沒幾天的TCL空調,房間里頓時涼爽了許多。

    吃過簡單的晚飯,同室的人上班的上班玩的玩,剩下的都到隔壁放影室看電視劇《阿霞》去了,其實潘梅也挺喜歡這部影片的,她特別佩服和敬仰劇中女主角阿霞。她和自己的遭遇是一樣的,也是被拐賣出來的,不過相比之下她比阿霞幸運多了,至少她到現在還是女兒身,也沒有男人像二串那樣死皮白賴地禁錮她。

    她也想做一個阿霞似的人物,帶著窮人創業、致富。可她現在連自己都養不活,拿什么去創業?況且還有那筆該死的債,她只能一邊打工養活自己,一邊用知識來武裝自己。

    安靜的宿舍里,潘梅在專心致志地讀著英語單詞。

    “喂!肖梅!肖梅!你在樓上嗎?”

    “出去!出去出去……說了我們這里沒這個人,快走吧……”

    “肖梅——我就站在這里叫,如果她不在,我就不進去……哎,你放開我,你……。”

    聽到樓下傳來吵鬧聲,潘梅忙從窗戶探頭尋聲望去,只見李珊被門衛拽著不放,潘梅丟下書本就往樓下跑。

    “你看我們這花名冊上哪有這個名字?你找找看……”看門的老伯指著名單讓李珊看。

    “老伯,她是找我的。”潘梅說。

    “我就說她在這兒嘛,你就是不信,這不,她來了。”李珊拽過潘梅說。

    “她不是潘梅嗎?怎么……”

    “是的是的……”潘梅忙尷尬地點著頭說。

    “走吧,我不是告訴過你,別叫我肖梅了嗎?”潘梅拉著李珊就走。

    “對呀。”李珊猛拍自己腦門,“我怎么給忘了呢?”

    “今天怎么想起來看我?”自從那天陪她從柳紅家回到廠里后,潘梅就很少和她來往。

    “你以為都象你一樣,走了連個人影也看不到。”

    “不是我不去看你,而是我實在是有苦衷……”

    “知道!你不就是不想讓方家的人看到你嗎?現在好了,我也來你這里上班,讓你天天看見我,想見我時就用不著去那地方了。”

    “誰想你了?我可沒說想你呀。”潘梅說的是內心話。

    “哎喲,你就讓我滿足一下虛榮心嘛。真的,我來就不走了。”

    “這話聽起來怎么這么別扭?不行,你走了,方雨不氣死才怪呢,你看,我走是迫不得已,可不久你小姑和孫艷也來了,現在你再跟過來,你說,你叫我怎么向方雨交代?”

    “這有什么?又不是你拉我們來的,再說她廠里添了不少人,而且全是熟手。”

    “可你是她的得力干將啊!”

    “得力干將就應該多加點工資。你多少工資?我多少工資?誰上班不是為了多掙點錢?何況我還是你的前輩,和你比起來我真想哭。”

    “我怎么礙著你了?誰給你說我工資高呀?”潘梅有點吃驚。

    “我還知道你現在是班長,說話有一定的份量。”李珊沒直接回答。

    “可你可以去找你小姑啊!質量員說話更有用。”

    “我才不呢。”進屋后,看看屋里沒人,李珊隨便往潘梅床上一滾。

    “喲,自學呀?還想考大學呀?哼!有什么用?省點力氣吧,就咱們這副臭德性,把工作干好已經不錯嘍。對了,你給我織的毛衣呢?都答應我兩年了,到今天我還沒見著呢。”李珊西哩嘩啦翻弄著潘梅枕邊的英語書。

    “我這不是沒空嗎?等有空了一定給你織。”

    “你織的衣服就是好看,跟時裝店里賣的一樣。我要我姑那樣的款式哦,最好比她的還要漂亮。”

    “行——一定比她的漂亮。對了,織布廠多的是,你干嘛非得上這兒來呢?”

    潘梅不想和她討論讀書或者毛衣的事,只想讓她早一點離開,想到被她冤枉的師傅,心里就難過。她壓根兒就不喜歡這個人。

    “不。要么不走,走的話,就上你這兒來,人家想跟你在一起嘛!怎么啦?討厭我了啊?要知道我可是幫過你的喲!想想那年在醫院里……嘿嘿,不會這么快就忘恩負義了吧?”說著,李珊像老鷹抓小雞似的張牙舞爪地撲了過去。

    “哇……救命啊!我哪敢忘了你的大恩大德呀?啊……哈……哈哈!”潘梅最怕癢,她被李珊撓得全身酥軟,笑倒在床上。

    打累了,鬧夠了,潘梅含著淚,托著差點笑掉的下巴坐了起來。

    “明天你自己去找廠長,我反正是不會去給你說的。”

    “好吧,我自己去試試。其實你大可不必擔心方雨,她根本不知道你在哪里上班。她媽媽的眼睛瞎了,現在她又要照顧老的,又要忙廠里,哪有閑工夫來過問這些事?人事方面全是卞杰的弟弟負責。”

    “你說什么?誰的眼瞎了?”潘梅“噌”的一下從床上蹦了起來。

    “上次不是摔壞了腿嗎?出院后腿還沒好眼卻先瞎了。”

    “怎么會這樣?還能好嗎?是不是要永遠成瞎子?”潘梅非常不安,十分著急。

    “不知道,好像是說摔跤時摔到了頭部,雖不是很嚴重,但里面有一塊瘀血,要等瘀血散去眼睛才能復明。只是不知要等多久,也許十年,也許二十年,更有可能永遠也散不了了。”

    李珊走后,潘梅手里拿著書,卻怎么也看不進去,只好躺下睡覺,但翻來覆去也睡不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 關耳小旋
  上輩子臨到大婚被小夥伴撬牆角,未婚夫拋棄,父母責怪,重來一世回到四歲那年,暴脾氣的老爸疼妻...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