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楊幗的告誡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嗒嗒!嗒嗒——

    謝鏡剛走到山腳下的林地里,耳邊便傳來一陣陣馬蹄聲,他順著聲音向后望去,共有六人六馬。為首那匹馬異常高大,全身雪白,可四蹄卻隱隱泛著血色,正是覺羅帝國的名馬‘血蹄’。后面的五匹馬相對來說要普通些,當然,只是相對來說而已,也都是好馬。

    一匹‘血蹄’的價值在五兩黃金左右。大靖王朝的金和銀是一對十,五兩黃金便是五十兩紋銀,算得上是巨額了。要知道,一兩銀子兌換銅錢是一千文,而一文錢可以買一個燒餅。一兩銀子足夠一家三口的小戶人家生活一個月了。

    謝鏡能想象,騎在這匹‘血蹄’上的人該有多么富貴。

    “謝鏡?”

    馬上之人,卻喊出了謝鏡的名字。

    謝鏡抬起頭,這才看見,這騎在‘血蹄’上的人,竟是楊幗。

    楊幗馬背上掛著箭袋和大大的皮袋,單手握弓,身后的人也個個都拿著弓箭和長矛,全然是一副狩獵的行頭。

    “原來是幗小姐。”想起楊幗送自己的那一套上等文房四寶,謝鏡溫和的說道:“還沒謝過幗小姐。”

    楊幗拉住韁繩,坐在馬背上道:“謝我什么?”頓了一下,她接著道:“喔,你是說那一套玩意,怎么樣,還好用嗎?”

    “很好用。”

    “好用就行,希望你能高中。”楊幗向四周看看,疑問道:“謝鏡,你不在房里讀書,一大清早跑這里來干什么?”

    “變天了,我上山看日出。”

    楊幗微微一笑,“你倒是真有閑情。”

    謝鏡也微笑道:“讀書人迂腐的情趣罷了。哪能和幗小姐相比,驅駕名馬,山林狩獵,這才是真正的快意享受。”

    “呵…”楊幗輕笑一聲,便駕馬離去,只留下一句,“那就不多說了。”

    謝鏡笑答道:“希望幗小姐滿載而歸。”

    楊幗駕馬行了十幾米,又突然停了下來,她側過身,回頭望著謝鏡,道:“謝鏡,有句話我想和你說。”

    “幗小姐請講。”

    楊幗面色凝重的看著謝鏡,說道:“謝鏡,你思維靈敏,文采也很好,但我認為,讀死書,做一個迂腐的書呆子不行。我見你精氣神都很好,身體也不錯,為何不嘗試著修煉武道呢?男兒立于天地之間,不是光靠一張嘴,全憑對對子就能有所成就的。何不學我父親,文武兼備,既是當朝內閣首輔,又是天下十大武圣之一,這樣的成就,才是男兒應當追求的。”

    楊幗這一番話說的強硬直白,擲地有聲,而且非常振奮人心,富有感染力,直聽的謝鏡一時無比神往。若謝鏡真是一個迂腐的書呆子,恐怕真會因為楊幗的這一番話而去鉆研武道。

    謝鏡內心雪亮,他已知道,楊幗能對自己說出這樣一番坦誠的告誡,那是非常看得起自己的。

    謝鏡也不說破,向楊幗微微施禮。“侯爺豈是一般人,試問天下哪個男兒不想做侯爺這樣的男人?幗小姐今日的告誡,謝鏡一定銘記于心!”

    “嗯。嘴,是永遠都沒有拳頭硬的。”

    聞言,謝鏡不禁多看了楊幗幾眼。他這才深刻的體會到,侯府內的傳言不假,楊幗的個性果然和男兒一樣,不喜女紅,偏愛拳腳打殺。就連從眼中迸射出來的精光,都帶著強烈的戰斗yu望。

    楊幗身后一年輕女子打量了謝鏡幾眼,接過楊幗的話道:“不如你就拜幗姐姐為師,幗姐姐可厲害了,她現在可是三星武士喔!”

    楊幗瞥了年輕女子一眼,“景雪,別瞎說!我這點修為算得了什么!”

    那叫景雪的女子很認真的說道:“三星武士啊!比很多男人都強了,我的兩個哥哥,一個四星武徒,一個五星武生,都比不上幗姐姐你呢!”

    楊幗搖搖頭,嘆道:“連精元都還沒有凝練出來的武士,算得了什么?那槍門的木易清,可是二十歲就成就武圣了!開春后,我也快滿二十了,恐怕那時候連武師都還不是吧……”

    楊幗的聲音有些落寞。或許和上層圈子里的很多公子小姐比起來,她的確算出類拔萃了,但和同為女性,年紀輕輕的武圣木易清相比,她自問又算得了什么?

    這槍門少當家木易清,天下十大武圣之一的大人物,謝鏡不是迂腐的書呆子,自然是知道這些天下大事的。

    木易清二十歲便成就武圣,為朝廷立下汗馬功勞,曾有諸多大戰西域高手的輝煌戰績。她排名雖是十大武圣之末,但卻是十大武圣中最為年輕的一位。前途不可限量。她身為槍門門主的父親木易淵曾言,此女乃戰神轉世,其《木易槍法》的成就恐能超越祖宗木易坤。

    “看來,楊幗是把木易清當作自己的奮斗目標了。”謝鏡心里想著,嘴上用鄭重的語氣說道:“幗小姐,你又何必氣餒。先發制人未必笑到最后,后發制人未必不能后來者居上。八國之亂時,康國大夫百里昶五十歲還未修成武師,常被人譏笑為武道廢物,卻在八十歲時成就武圣,九十歲成就人仙,憑一人之力結束八國之亂,輔佐康國君王一統天下。”

    “湯朝末年,姜子尚十五歲便修成大宗師,可在八十歲時還是大宗師,精血中始終不能修出元神,無法突破瓶頸,換血成就武圣。熟識他的人認為他就此過完一生,曾經的少年天才終將和常人一樣老死去,卻沒有想到他越活越精神,竟在九十歲時修成血中元神,成就武圣,活過百歲后成就人仙,并成為西鸞第一大將,輔佐西伯侯推翻湯主殘暴的統治。她木易清雖然二十歲成就武圣,但少年得志,心性難免受到影響,若自律不好,未必會比一步一個腳印來的實在。”

    聽完謝鏡的話,不只楊幗,就連楊幗身后的景雪和其余男女都是微微一愣。他們錯愣并不是因為謝鏡的引經據典,而是謝鏡的這番話太有感染力,別說是當事人楊幗,就是他們,都聽的熱血沸騰,心潮澎湃,對前途充滿信心。

    楊幗呆呆的凝視著謝鏡,嘴中小聲的念著:“百里昶……姜子尚……”

    她似乎從精神世界的幻想中醒過來,大聲道:“謝鏡,你真會安慰人!我……我怎么能和百里昶與姜子尚兩位仙人相比。”她話雖這樣說,但內心還是蠻欣喜的。似乎謝鏡的話發揮了作用,霎那間她真的獲得了很大的信心。

    “為何不能?一個人的一生還未走完,誰能料定他日后的成就?幗小姐又怎么知道,百年之后,自己的成就不會在木易清之上?”

    楊幗臉上泛起一陣緋紅,連忙轉過頭,道:“謝鏡,別再說了,這話讓別人聽見,怕是要笑話了。現在我什么也不多想,只企盼早日凝練出精元,先修成武師再說。”

    “幗小姐已經開始修煉精元了?”謝鏡問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想試探楊幗是否已經有修煉精元的秘典了,盡管他已經猜到了答案。

    “嗯。好了,謝鏡,考慮考慮我說的話吧!盡管我修為低,沒資格做你的師傅,但你如果有什么不懂的,盡管來找我就是。”

    “一定。但目前最重要的,是開春后的科考。”

    “嗯,那就此別過吧!駕——”楊幗雙腿緊夾馬臀,頭也不回的乘風而去了。直到離開了幾十米,那叫著景雪的女子輕聲道:“幗姐姐,這個人是哪個府上的公子?以前從沒見過。”

    “靖璋侯府。”

    “靖璋侯府!你家?從沒聽你提過有這樣一個兄弟啊?”

    “他叫謝鏡,不是我們楊家人,是府上一位管家的兒子。”

    景雪皺起秀眉,語氣變了一些,眼中甚至生出了一絲鄙夷。“原來是個仆人的兒子,這樣的出身啊!”

    “出身差怎么了。只要他勤奮努力,終會干出一番成就來。身份,是要靠自己爭取的。”

    “幗姐姐,你挺看好她啊!”

    楊幗不再答話,緊夾馬身,加快了速度,卻是用只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道:“這個謝鏡,哼…有點意思。”

    ……

    謝鏡自然沒有聽到楊幗和景雪的一番議論,楊幗離開后,他馬上就朝靖璋侯府的方向走去了。他很珍惜時間,除了讀書和修煉外,做其它事的時間都是能縮短就盡量縮短。比如說走路,他恨不得用跑的。

    這昆山腳下的林地人煙稀少,屬于盛京城的‘郊區’。

    一路上,謝鏡嘴中小聲的默念著圣賢文章,溫習功課,練習記憶力,這也是他的習慣之一。

    在快走出林地的時候,前方傳來的吵雜聲打斷了他的溫習。

    “你們跑不掉的!再不停下來,就格殺勿論了!”

    謝鏡連忙閃身,躲在一顆大樹后面,偷偷的觀察前方的一切。

    在距離謝鏡五十步開外,十幾個身著統一服裝的人正在追趕一男一女。謝鏡認得這身衣服,在盛京城中巡視的大靖官兵,就是穿得這一身。

    “原來是官差拿人,那對男女大概犯了什么事吧?”

    “呀!”那女子慘叫一聲,跌倒在地上,男子連忙停下來把她扶起。這一耽擱,后面的官兵立馬追了上來,把男子踢翻在地。男子不得不拿起刀和官兵們拼殺。仔細看去,男子已是傷痕累累,臉上沾滿了血跡,怪不得不戰而逃了。

    并不是所有的官兵都和男子打起來,還有四五名官兵,朝那女子圍攏,用腳踢著那女人的后背和肚子。“妖孽,你跑啊!我踢死你,踢死你!”

    女人捂著肚子,痛苦的倒在地上。

    這一刻,謝鏡怒視而視,雙拳緊捏,肩膀竟都在微微的顫抖。

    眼前的這一幕,讓他暴怒。

    并不是因為官兵欺凌一個女子,而是因為這個女子,是個孕婦!

    而這些官兵明明知道她是個孕婦,竟還粗暴的用腳去踢她的肚子,完全不顧那身體里的小生命。

    “哪怕這一對夫婦再怎么有罪,那孩子卻是無辜的。看著肚子,孩子也快出生了吧?”謝鏡一雙眼睛直勾勾的望著眼前打斗的場面,自語道:“我輩讀書人,須知禮法,明事理,存大義。我本不愛多管閑事,但此等不平之事就發生在我眼前,我若不聞不問,拂袖離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夜里回想起白日之事來,又如何睡的安穩?看著一個無辜的生命即將冤死,卻怕麻煩上身而全當路過,那我日后就算考取功名又有何用?如何為官?如何對得起名字里的‘鏡’字!”

    想到此,謝鏡不再多慮,挺身而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46632_1_201-m
法師真解
作者 沈老三
  “所謂禁咒,只不過是傷害高點的技能。”

  “所謂血脈,只不過是不同生物... (馬上閱讀)
Sys_21_8-m
天地奇葩
作者 易玄士
  迷幻大陸是一塊只有單一種族居住的大陸。它唯一種族就是人類。迷幻大陸上存在著許多不同的國家,... (馬上閱讀)
Sys_1_62-m
星空倒影
作者 弦歌雅意
  在歷史的蒼穹中,被選中的人會成為星辰,照亮整整一個時代,接受后世萬代的景仰。   我們稱他... (馬上閱讀)
Sys_21_73-m
占星術士
作者 碧夜瑤光
  只會混吃混喝的楚元,意外來到了實力為尊的維拉大陸。只存在于河洛法則傳說中的星辰之力,出現在... (馬上閱讀)
Sys_1_62-m
異界之雙刀盜賊
作者 愛吃書的小狐貍
  一個偶然的穿越造就了一個真實的傳說   一件神秘的魔導器牽出了隱藏在世界背后的陰謀   從...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