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好人壞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七月喜的滿臉放光,果真有這般好人?雖然她也知道別人的東西莫白拿,可是,她真的好想要這玉佩啊!

    中年猥褻男人手一揮,底下一個黑衣人忙丟了大綻白銀給那小二哥。

    “謝過威二爺!”整整二十兩的白銀,他不拿是傻子啊!小二哥得了銀子,生怕那冤大頭反悔,捧著紋銀瞬間便跑的沒人影。

    那威二爺將玉佩遞給七月,全身燥熱不安似只發qing的公狗般,只要這小娘們接了玉,他即刻便領了她回家洞房去!

    七月絲毫沒有預料到危險的臨近,樂滋滋地接過玉佩,匆匆謝謝過他,轉身便要離開。

    “喂!”底下的黑衣人喝住她。

    “干嘛!”七月不滿地轉過身,“莫非你要反悔?”

    威二爺怔愣了半晌,這話好像是他想問的吧?嘿嘿,莫失了風度,他故作瀟灑地‘唿啦’一聲打開折扇,風情萬種地淫笑道:“小娘子,你想白白拿了這玉佩?”

    “不是你說的要送給我嗎?”七月皺眉冷冷道。

    “是......”威二爺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他的確是說過買來這玉佩送給她。一度吃鱉,但不耍無賴便非他威二爺的本色了。

    “我可以走了吧?”七月不屑地斜睨了眼他,轉身便大刺刺離去。

    威二爺被這眼神刺痛,一個手勢,他手下的兩只走狗便撲了上去將七月兩只細瘦的胳膊擰住,駕著丟到他們主子的面前。

    “喂,你是只反悔的小狗!不守信用!”七月一邊兩腿亂蹬一邊惡狠狠地罵罵咧咧。

    威二爺也不惱,懶得與她多費唇舌,他得留著氣力等會來對付這個爪子看起來有些銳利的小娘們。

    周圍看熱鬧的人也不敢吭氣,這威二爺,仗著自個是知府大人某個不知名的小舅子的份上,常明著干些強搶民女的事。雖然是知府大人某個失寵了的小妾之弟,但他照樣囂張的很,官差也不敢動他,眾人更是敢怒不敢言。

    就在三人明目張膽地強行扛著七月往回走時,一個粗布灰衫少年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滾開,別壞了大爺的好事!”威二爺滿腦子都是洞房的事,也就不想與他多周旋。

    那粗衫少年,皓齒明眸、清秀的臉龐、清瘦的身子此時分外剛毅,他絲毫不懼地盯住那三人,一字一頓正義凜然道:“光天化日之下,竟干出此等強搶民女的勾當!還不快放開她!”

    七月見了救星,伸出一只手朝他使勁搖晃,帶著哭腔喊道:“救救我!”

    “干你屁事!”威二爺惱了,其中一個爪牙松開七月,沖上去便狠狠地揍那少年。

    那個灰衣少年雖然看著瘦弱,但身子還算敏捷,竟生生地躲過了攻擊。

    威二爺急不可奈地死死抓住七月,命令著另一個爪牙也上去收拾那沒有眼力勁的傻小子。二人同時攻擊,再者這兩黑衣人身子又很壯實高大,不消半刻,那粗衫少年已經明顯落在下風,臉上狠狠地挨了幾拳,嘴角也裂開個口子,鮮血汩汩地直流。

    七月看的心驚膽顫,朝著那還在死命下手狠揍的兩人怒吼道:“快住手,我跟你們走就是!”

    威二爺得意地命令那兩人住手,得意洋洋地就要離去。

    七月此刻真的知道后悔了,萬念俱灰。怪不得香婆婆不準她一個人出去,外面的世界果真很險惡。她內疚地瞧了眼地上受傷的少年,無聲地道了聲謝。

    “今日里憑你怕是沒這個本事帶走她!”就在此時,一個懶洋洋的聲響起。

    七月聞言驚喜地望向來人,赫然是冷非,身后跟了幾個家仆,而吳媽邁著小腳急急地跟在后頭。

    “你是什么人?”威二爺鼻孔仍朝天,藐視地喝道。

    冷非斜也著眼,似笑非笑懶懶道:“冷府的小姐你也敢碰?”

    七月第一次覺著冷非不討厭,仿佛從他身上看見了冷漠的影子。可是,她老爹......為什么沒來?七月不死心地掙扎著往后探去,果真沒有他的身影。也是,他從來就不在乎自己......七月心尖尖上泛起酸澀腫脹的情感。

    “她是冷府的千金?”威二爺一驚,額際冒冷汗,忙喝令著底下的二人松開七月,訕訕地賠笑道:“都是誤會,誤會啊!”

    七月嫌惡地掙開鉗制,跳起腳來大聲嚷嚷道:“冷非,莫放過他!他根本就沒安好心,怎么可能是誤會!我被嚇的夠嗆,小命都差點沒了!快,快給我狠狠揍死他,揍成大豬頭!”

    冷非聞言頭痛的很,瞧她那底氣十足的模樣,會是被嚇的夠嗆?他心思暗動,這擺不上臺面的骯臟貨,與官府也是有些關聯,還是莫得罪的好。

    冷非撇過臉不理會她,卻朝威二爺冷笑道:“是誤會最好,還望威二爺以后多長點眼,莫再干這些傷天害理的事!”

    威二爺再度吃鱉,此時被人羞辱了也不敢作聲,低聲下氣賠過罪后便匆匆離去。這仇,早晚一天得報!

    七月不滿地朝冷非哼哼道:“干嘛這么輕易便放過他?”

    冷非也懶得與她多費唇舌,轉身就前去將地上的少年扶起,作揖道:“今日有勞公子了,敢問公子貴姓?”

    那少年怕是受了重傷,皺著臉捂著胸口,淡淡道:“區區小事,不足......掛齒。”

    七月方才想起該朝救命恩公道謝,插嘴便道:“冷非,快請小公子回府療傷!”

    “不用了......”少年呲牙咧嘴,連聲推遲。最終擰不過七月的熱情,半推半就上了馬車。

    七月不由分說,也一頭鉆了進去。吳媽瞧了瞧冷非的眼色,亦一反常理跟著上了馬車。七月平日里就沒有太看重這主仆之分,因而也完全沒覺著有何不對勁。

    “敢問公子怎么稱呼?”吳媽主動搭訕道。

    “七......呃,大嬸,不才子言。”少年嗆了一下,有些吱唔道。

    “子言?”七月熟絡地拍了人家的左肩,呵呵傻笑道:“我叫七月,冷七月!”這救命恩人,等會得求著她老爹好好感謝人家。

    “冷,七,月?”那名叫子言的少年沉吟良久,眼神似乎很遙遠。

    吳媽一把拽住七月湊上前去的的身子,不咸不淡地丟下一句話,“小姐,老爺在家等呢!看樣子,他心情似乎很不好......”

    “啊~”七月慘叫,回去又得挨板子了吧?

    -----------

    本文文不定期的更,多謝愿意看某書的親。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78374_80_804-m
六宮鳳華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狠辣無情的謝貴妃,熬死所有仇人,在八十歲時壽終正寢含笑九泉。   不料一睜眼,竟回到了純...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