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太難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睡覺的人是同桌,但罰站的是李達,這也沒地方說理去。

    但站著的時候,李達也沒閒著,他把化學書翻了幾分鐘,嗯,確認過了,這輩子還是讀文科。

    這些東西就是看著都腦闊痛,自然就沒有了去學習的想法,加上李達現在心也挺浮躁的。

    他打開自己的桌子,最上面有一個精美的盒子,李達有些好奇,打開一看,盒子裡放著一根銀白色的手鍊。

    哦豁,李達想起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這手鍊是買給唐悠悠的,花了一百塊錢。不過,唐悠悠沒要,這手鍊價值不算高,但李達一個大周的生活費只有兩百塊。

    鹿鳴中學是個私立高中,是大周學習制度,也就是連著上兩個星期的課,第二週的週五上一上午的課,然後放兩天半假。

    看到手鍊,李達很多遺忘的記憶復甦了,他還記得自己提前買了一瓶七塊錢的老乾媽,和兩瓶六塊錢一瓶的榨菜。學校的飯是隨便打的,所以,晚上可以只打飯,不打菜。

    這樣,校園卡里的八十塊錢,勉強也能熬過一個大周。

    李達內心幾乎是崩潰的,吃兩個星期的榨菜和老乾媽,這菊花還不得染血啊!

    他已經不知道怎麼評價曾經的自己了。

    說自己蠢吧,還真是蠢的讓人心疼,但是,做的這些事情,在當時看來,或許是能感動自己,可現在的李達看來,自然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別說唐悠悠沒同意當他女朋友,假設她同意了,那接下來呢?

    讓她知道自己男朋友為了送個手鍊,搞的這麼狼狽,這心情回事何等的難以言說。

    少年時代的人可能會覺得感動,但李達自己代入一下,會覺得這個人是失了智。

    所以啊,要脫單,先脫貧。

    談戀愛是要花錢的,不管在哪個階段都是這樣,沒錢談什麼戀愛啊!

    不過,李達覺得委屈的是,自己犯下的錯,承受一次後果就算了,為什麼讓他再來一次?

    “我太難了!”

    李達心裡苦,但李達沒法說,這時候,他倒是也能去電話亭打電話給爸媽,再要一點錢,他如果要了,爸媽也肯定會給,但是,他知道爸媽也為難。

    而且,要錢總是要有個名目的,李達倒是可以藉口說要買什麼教輔資料,這錢不難騙到手,但以想到自己重生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找爸媽騙錢,李達念頭就不通達。

    “要不,還是硬抗吧,不就是菊花帶血麼,真男人,這些都能忍。”

    雖然還沒開始,但下了這個決心的時候,李達已經隱約感覺到胃疼了,心理作用上的。

    第一節課,就這麼過去了,姚兵在離開教室的時候,還看了李達一眼,顯然,他現在的好感度大約是負數了。

    “啊,好難過,這不是我要的那種結果……”

    李達趴在桌子上呻吟,教室裡一片鬧哄哄的,也一直是在提醒李達,現在他又成了個高一學生了。

    人生重來是一件多好的事情,當初李達沒有好好學習,雖然最後衝刺也考上了本科,但如果他一開始就很努力,打好基礎的話,會不會結果更好?

    而且,他當初選專業也沒選好,如今再來一次,這不也是機會嘛!

    明明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2008年5月20日星期二,李達發現自己又變成了個窮鬼,心好累,好想去死一死。

    當然,不會真的死了。

    下課的十分鐘,李達慢慢地將自己的負能量消耗出去了,方法是不停地哼哼。

    “你煩不煩啊!”

    同桌估計是被攪擾了睡眠,終於受不了了坐了起來,一臉煞氣的看著李達,道:“不就是失戀麼,有什麼好哼哼的,幼稚!”

    說完,同桌又趴下了,李達一臉懵逼。

    而教室裡其他同學都被這裡的動靜吸引了,看向了這邊,其實前排的並沒有聽到,但是當教室裡有一部分人看一個方向,其他人也會跟風。

    李達:“……”

    什麼都別說,什麼都別問,問就是尷尬。

    不過,李達也在想,自己這同桌,為啥他沒有一點印象?

    這人誰啊?

    雖然自己並不能記得高中時所有同學,但是,看到臉還不記得的就少了,而且,這少女雖然脾氣不怎麼好,但是長得還是挺好看的,有種冷美人的感覺。

    按理說,學生時代,班裡那些長得好看的和長得特別不好看的,都能夠讓人印象深刻才對。

    這人,李達真不記得。

    或許,是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也說不定,李達有些懵。

    而上課鈴聲也及時地將李達解救了,數學老師謝偉走了進來,喊了一聲上課,同桌站起來了一下,趴下又睡了。

    這姑娘,怕不是個資深修仙黨。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老師上課無聊。

    謝偉是數學老師,性別男,禿頂。

    進來就直接翻書,道:“這節課我們繼續講直線的交點座標與距離公式。”

    李達:“……”

    好久沒學這個東西,李達把書打開,也是一臉懵逼。

    算一算時間,現在已經是五月下旬了,再過一個月,就要期末考試了,李達忽然覺得有點壓力。

    高一九門功課,李達現在基本忘得差不多了,考試起來肯定是一塌糊塗,但是,這一個月後的期末考試,也不是普通的期末考試,而是文理分科考試。

    成績不好的去普通班,成績好的才有機會去實驗班。

    普通班就是學渣聚集地。

    雖然近些年有關部門禁止這種通過成績分級的行為,但是,現在的打擊力度並不強,所以這次考試還是很重要的。

    說實話,有了後世經驗的李達,其實考不考好大學都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他現在去專門寫小說,直接就可以開始賺錢了,而且以後也可以以此為職業。

    但李達也可以保證,只要他敢這麼說,保管要接受一頓父愛的毒打。

    而且,李達其實也不是很想直接放棄讀書,現在就開始賺錢。

    寫小說賺錢的機會一直在,但是讀書的機會卻是放過就沒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全職藝術家
作者 我最白
“音樂、影視、繪畫、書法、雕塑、文學……” “你都懂?” “略知一二。” “都會一點的意思?”...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