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把父王氣死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紀夏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的場景。

    他剛剛從床上坐起,頭疼欲裂,就看到他身處的房間中,密密麻麻站滿了人。

    這些人最前面站著一位精神矍鑠,頭髮斑白的老者,正滿臉憤怒的看著他。

    紀夏又看向老人旁邊,頓時眼前一亮,一位身著黑紅色鎧甲,身姿曼妙絕倫,一頭紅髮披肩,眉目如畫的女將正聚精會神的望著他。

    可是他馬上又發現了事態的嚴重性。

    這位樣貌比他生平看到過的任何一位女人都美麗的女將,手中正提著一把劍。

    最恐怖的是,這把劍的劍尖,正對準了自己。

    “殿下!你醒了?”

    那位老人看著紀夏,語氣中滿是惋惜,就好像紀夏不應該醒來。

    “這是哪裡?”紀夏甩了甩疼痛難忍的頭,一臉疑惑的問道。

    剛剛說完這一句,腦中忽然猶如一股奇異清泉流入,將他的疼痛衝散,種種記憶浮現在他的心頭。

    我是太蒼國的太子紀夏?

    我明明記得我正在辦公室細想第二天的跨國公司招標項目,仔細回顧公司的種種優勢和劣勢。

    忽然大地震動,牆上瞬間佈滿了一道道裂痕,接著天旋地轉,再次醒來就在此處了……

    穿越!!!?

    隨著記憶緩緩復甦,紀夏終於想起事情的前因後果,他確實是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個叫做太蒼的國家,並且成為了這個國家的太子,太子姓名與他一模一樣,也叫紀夏。

    太子?

    紀夏腦中略有些疑惑,隨後又有一道記憶碎片悄然而至,一幕幕鏡像從他的腦中流過。

    ————

    這不同於紀夏熟知的地球,這是一片恐怖的蠻荒世界。

    無數種族,無數國度,都在這片無垠世界掙扎求生,而人族,恰恰是這個世界上最弱小的種族之一。

    所以無數人族國度,都在其他種族的支配下小心翼翼的存活,夾縫中求生。

    紀夏所在的太蒼國,正是這些人類小國中的一個。

    這個國家南有鳩犬國,西有周青國,北邊是洶湧的負衝河,裡面無數魔怪就等著人族點心塞牙縫呢。

    至於東邊?東邊則更加恐怖——太蒼國東邊沉睡著一隻龐然巨山,名為大皇!

    這座巨山,不知得到了什麼機緣,逐漸修煉出意識,在太蒼長史中記載,六百年前棲息在此地的蟻長族國度,正是覆滅在大皇身下。

    蟻長族觸怒了大皇?

    不,大皇沉睡了許多年,蟻長族之所以亡國、亡種,是因為大皇在睡眠中,翻了一個身!將整個蟻長族的國度,壓扁了!

    紀夏瞠目結舌的看著這道記憶碎片中的內容,他身為一個受了二十多年唯物主義價值觀教育的地球人,腦中這些記憶帶給他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人類不是一向是萬物靈長?怎麼到了這個世界,就變成最弱的種族了?

    怎麼一座大山還可以生出靈智?怎麼還可以睡覺?睡覺就睡覺吧,怎麼還需要翻身?你是一座山啊喂!

    “太子殿下,你失憶了?”

    紀夏正神遊天外,一道動聽的聲音傳來,打斷紀夏胡思亂想,紀夏循著聲音望去,正是那位身穿黑紅色鎧甲的女將。

    與此同時,腦中更多的記憶開始復甦。

    這位女將,正是太蒼國大將姬淺晴。

    姬淺晴在太蒼國簡直是一個傳奇,她自幼生長在太蒼國中,十五歲那年,不顧家族的反對,毅然加入太蒼軍隊,短短九年,就被太蒼王破例提拔為太蒼大將。

    沒有人不服,因為在無數次與鳩犬、周青二國的作戰中,姬淺晴無數次轉敗為勝,屢立奇功,如果不是上個月那場恐怖星隕天災,現在的太蒼,在軍事力量上,就算不能與鳩犬、周青二國全面開戰,也可以與他們周旋一二。

    這些都是姬淺晴的功勞!

    另一方面,她是太蒼國最年輕的九重天強者!二十四歲之年身登九重天!這種天賦,在人族中,極為恐怖!

    而此刻,這樣一位傳奇女將正提著一把劍,看著床上的紀夏,眸中有些道不明的意味。

    紀夏對於目前的情況十分不解,前世的心性讓他鎮定下來,開口道:“本太子沒事了,各位大臣、各位將軍,都退下吧……”

    姬淺晴向前走了一步,手中長劍劃過一道動人的曲線,插入紀夏的床沿。

    “太子殿下,方才審問者輕輕一腳,沒想到將你踢暈了,現在既然你已經醒了,我們繼續吧。”

    紀夏一臉糊塗,腦中的記憶清泉還沒有完全被他吸收,又有一位將領的話語讓他一頭霧水。

    “太子殿下,哪怕你今天真的瘋了,也要交出太蒼國令,你將被廢除太子之位,開革出皇室族策,下入暗牢,永世不得超生!“

    看到紀夏臉上無辜的表情,矍鑠老人冷哼一聲:“你身為太蒼王族,往日裡為非作歹,作威作福,我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由你去了,可是如今太蒼剛剛遭受星隕之難,內有太蒼百姓食不果腹,外有鳩犬三千惡犬軍虎視眈眈,沒想到這種關頭,你竟然犯下如此天打雷劈的罪孽!”

    紀夏四下看了看房裡的統一身著黑衣的大臣,和身披黑色鎧甲的將軍們,他們眼中的憤怒清晰可見,恨不得把紀夏生吞活剝了。

    他心頭計起,高聲道:“我到底做了什麼天誅地滅的事,父王呢?父王,快來救我,這群亂臣賊子要殺了我!”

    “你這弒父之徒,還敢提先王?”矍鑠老人聽到紀夏高喊父皇,頓時怒意勃發,喝道。

    紀夏以為聽錯了,他艱難的嚥了咽口水,試探性問道:“弒……弒父?”

    矍鑠老年人老淚縱橫:“可憐先王一生為太蒼奔波,只為了讓太蒼人族,免受其他種族的欺凌、屠殺!沒想到到頭來,他沒有死在那些異族手中,反倒被你這個逆子氣死了,先王!你死得未免太怨了!”

    矍鑠老年人老淚縱橫,連帶他身後百官,諸多王族都盡數哽咽,口呼先王,以頭搶地,悲痛欲絕。

    紀夏尷尬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心裡都要被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氣死了,這是什麼敗家玩意兒啊。

    他腦中那道記憶清泉終於融合完成。

    更多的記憶像是勃發的噴泉,湧入他的腦海中。

    原來一月之前,天空中降下一顆隕石,偏偏好死不死的落在了太蒼國蒼衛軍的軍營中,太蒼國賴以與周邊兩個國度抗衡的蒼衛軍,在這塊該死的隕石的恩賜下,盡數化成了齏粉!

    非但如此,隕石砸中的地方,還散發著恐怖的靈元威壓,許多國人無意中靠近,就被這恐怖的威壓擠壓成了碎肉血塊,恐怖非常!

    那日舉國慟哭,太蒼王下罪己詔,連祭上蒼九日,甚至將自己右臂上的血肉,一塊一塊削下,祭祀給上蒼,祈求上蒼息怒,終於在第十日,那股恐怖威壓開始消散,在第十九日威壓才徹底消弭不見。

    可是新的危機繼而到來,鳩犬國趁著太蒼國元氣大傷,屯兵太蒼城邊境,太蒼國失去了蒼衛軍,已經沒有抗衡的資本了。

    如果鳩犬國殺入太蒼國,太蒼國的人族,必然會淪為鳩犬族的奴隸、玩物,甚至食物!

    為了免除這一災厄,太蒼王派遣先後六位使者前去鳩犬國求和,在付出了六位使者的性命和近乎整個國庫中的財物之後,鳩犬國有使者前來,百般折辱太蒼之後,提出條件。

    太蒼進獻六百少年,六百少女,以及那一塊傳國之寶太蒼玉,鳩犬就准許太蒼再存活三年。

    六百少年,六百少女,就意味著這至少上千太蒼百姓家庭支離破碎,讓太蒼王心如刀割,夜不能寐。

    反倒是傳國之寶,在太蒼王眼中並不如何珍貴,和族人的性命比起來,太蒼玉中蘊含的如海靈元也不值一提。

    太蒼國人知道了這個消息,數以千計的少年少女,連夜跪在王宮門前,請願為太蒼赴死,為人族赴死。

    無數父母眼淚縱橫,站在這些少年少女身後,肝腸欲斷,可是卻沒有任何人阻止自己的兒女。

    在他們眼中,太蒼蒙難,任何人獻身都是應該的。

    太蒼王親自站上城樓,拜謝太蒼子民,選出了六百少年,六百少女,這些少年少女,眼望城樓,眼望那一條條破敗的街道,眼中滿是不捨,卻沒有退縮的想法,願意為族人、為太蒼赴死。

    就在這個舉國同哀的時刻,宮中傳來消息,太子紀夏頑劣,偷偷把玩剛從王宮府庫中拿出的太蒼玉。

    最可惡的是……

    這個白痴把玉摔碎了!

    太蒼國主先前因為與鳩犬大將大戰,身受重傷卻沒時間療傷,再加上兩月以來心力交瘁,試圖為太蒼尋到一線生機,眼看馬上就可以為太蒼換得三年喘息的機會,沒想到功虧一簣!

    “所以說,我把父王氣死了?”

    紀夏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問眼前眾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地球穿越時代
作者 星殞落
一夜醒來,世界變了,學習的目標變成了去異界戰鬥。 兩個不同的靈魂融合在了新的世界,將如何面對未... (馬上閱讀)
180
仙藥供應商
作者 糖醋於
新書“蘭若仙緣”已發,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謝謝。 一個閉塞的鄉村, 半座山,幾間房, 有人不遠千... (馬上閱讀)
180
帶著超市回五零
作者 雲沐晴
曾尛帶著自己旗下的超級市場 穿回了艱難困苦的五十年代。 缺糧少油? 沒事! 咱挖野菜,採菌菇... (馬上閱讀)
180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作者 6號鼠標
唐青重生在2004年,獲得銀行系統。 於是,他亮了。 他掌握著非洲的經濟命脈... (馬上閱讀)
180
大製藥師系統
作者 二將
苦逼的生物系大四生周文,眼看著畢業既失業,誰知道在做實驗時不小心被實驗物咬了一口後外掛附體。 ...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