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那麼好殺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紀夏被太蒼百官認同,讓他稍稍鬆了一口氣。

    他又隨意點了幾個官階不高的大臣,低聲向他們打聽敵軍的信息。

    “所以鳩犬國惡犬軍所有人都有六重天的修為?”

    紀夏腦海中對於修行層次毫無概念。

    “沒錯,鳩犬國的三千惡犬,每一條都有六重天修為,比起已經隕落的蒼衛軍更加強大,五千蒼衛,修為境界絕大部分還在五重天,只能依靠數量來與惡犬軍頡頏一二。”

    陸瑜年齡頗高,但耳朵似乎不差,聽到紀夏和幾位官吏的談論。

    他眼神還在細細打量眼前宮樓下幾乎靜止的陰兵,嘴裡則在解答著紀夏的疑問。

    “如此說來,蒼守軍,恐怕大多數也就只有四重天修為?”紀夏繼續問道。

    “沒錯,八千蒼守軍,對上一千戰力遙勝他們的惡犬軍,五千戰力與他們大略持平的獵食軍,幾乎毫無勝算,這些情報在太蒼,連三歲的孩童都知道。”

    姬淺晴接過話茬,看著那些陰兵回答。

    “那你看我這些陰兵,實力層次大概在哪一階?”

    紀夏繼續問道:“這一千陰兵,能與惡犬軍爭鋒嗎?”

    姬淺晴看了肅立於宮樓之下的三位陰將,沉吟一番,回答道:“從剛剛散發出來的氣勢來看,這三位將領實力極強,比起八重天的惡犬將也不遑多讓,他們和那些兵士的力量很古怪,我幾乎無法從他們身上感應到任何靈元波動,但我能感知到,這些兵士的力量極強,幾乎能與蒼衛持平。”

    陸瑜道:“殿下麾下這些兵士雖然強大,可要直面惡犬軍,恐怕仍然是凶多吉少,最令人擔憂的是,鳩犬有三千惡犬,此次入侵太蒼,他們只派出一千,原因在於鳩犬國那些樣如土狗,卻直立行走的怪物知曉了蒼衛全滅的消息,也知道國主崩殂,自信一千惡犬就可以覆滅太蒼。

    “可是倘若遭遇頑強抵抗,其他兩千惡犬,就會極速趕來,他們全速行軍,恐怕只需要兩個時辰就能馳援正面戰場,到時候,太蒼仍然逃不過覆滅一途。”

    紀夏皺了皺眉頭,太蒼國的國境極小,只有方圓(這裡就設定為直徑吧)五百里,可太蒼邊境和太城之間也有八百里路程,兩千兵甲,兩個時辰就能趕到?

    如果惡犬軍沒有坐騎,徒步行軍都能如此迅捷的話,那麼惡犬軍的力量,確實強大。

    “無論如何,這場戰鬥都要勝!”紀夏心中默默說道。

    他腦中的記憶告訴他,人族作為無垠蠻荒最弱小的種族之一,在其他強大種族眼中,也許只是食物。

    如果太城被惡犬攻破,那麼太城、蒼城兩座城中,接近六十萬太蒼人族,就都會被無情屠戮,肉體將被醃製起來,當做鳩犬國度過日寂的存量。

    紀夏一想到這些仍然覺得極為不可思議。

    這個世界天上足有三顆太陽,分別從東、南、北三個方向升起,於正午之時彙集到一處,過了正午這三顆太陽,竟然不是繼續按照軌跡運行,而是原路回返。

    一年十二個月中,又有兩個月,這三顆太陽集體罷工,世界陷入一片漆黑之中,沒有陽光,則萬物停止生長,所種植的食物也會盡數枯敗死亡,天空中大雪連綿不斷,寒冷萬分。

    這就是所謂的日寂,意為太陽沉寂。

    這個匪夷所思的世界,讓剛剛消化記憶的紀夏十分震撼、不解。

    但他也沒有時間細究其中的規律,因為擺在他眼前的大事仍然是如何在惡犬軍兵臨城下之時保住太蒼。

    如果太蒼被攻破,周邊三千里內,根本就沒有人類國度,他們連撤退的餘地都沒有。

    “八千蒼守軍,其中有兩千弓手,不如我們死守太城?”

    一位將領越眾而出,正是蒼衛軍四位將領之一,名為融鹿。

    姬淺晴搖搖頭道:“我們有殿下的陰兵相助,應該能夠抵擋這次來襲的六千鳩犬軍,但我們一定要速戰速決,不能給其他惡犬馳援的機會。”

    紀夏點點頭道:“確實是如此,死守城池雖然佔據地利,可是也將主動權讓給了鳩犬,一旦陰兵的力量在死守時暴露在鳩犬眼中,那麼他們可以從容撤退,然後等待其他惡犬來臨,到時候,我們就只能坐以待斃了“

    姬淺晴奇怪的看了紀夏一眼,這些話從這位太子口中說出,顯得分外難得。

    “可是以目前的力量,雖然不懼這次的六千鳩犬,可是想要速戰速決,只怕仍然不現實。”陸瑜緊皺眉頭。

    紀夏聽到眾人的話語,不由拿出管理上千人的經理的架勢,略微思索,突然對姬淺晴說道:“太蒼萬民,是否知曉鳩犬來襲的消息?”

    姬淺晴道:“已經下令全城戒嚴,百姓正自發在太城前埋步陷阱。”

    紀夏點點頭,又問道:“斥候呢?回來了嗎?鳩犬軍距離太城還有多少路途?”

    “還有不到三百里。”

    紀夏皺眉想了一想,仔細環視宮樓上的百官,喃喃道:“來不及一個一個審問了。”

    姬淺晴臉上泛起幾分不解。

    紀夏湊近姬淺晴,嘴巴湊近姬淺晴的耳朵,姬淺晴身體頓時有些僵硬,臉色逐漸變得危險起來。

    她正要一腳踢飛紀夏,卻聽紀夏聲音細微,語氣謹慎道:“你手下那四位將領,信得過嗎?”

    姬淺晴一愣,答覆道:“信得過。”

    紀夏得到肯定的答覆,眸中閃過一絲精光,他退後兩步,亮出手中太蒼國令,喝道:“融鹿、儲交、左昆、蒙言,四位將軍聽令。”

    四位將軍看到太蒼國令,連忙越前而出,躬身聽令。

    姬淺晴和陸瑜看向紀夏,對他的行為十分不解,看向紀夏的眼神中帶著質詢。

    “拘拿此間除了姬將軍,陸上尹,召曲作冊以外的所有太蒼百官,押入暗牢!”

    宮樓大譁!

    四位將軍以為自己聽錯了,四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不該聽從紀夏的命令。

    陸瑜、召曲聽到紀夏命令的那一刻,臉上浮出幾分錯愕,但也只有短短一瞬間,他們似乎明悟過來,沉默不語。

    姬淺晴深深看了紀夏一眼,對四位將軍道:“還不動手?”

    融鹿率先從愣神中醒來,他右手一揮,宮樓之上數十守衛聚攏過來,將百官團團圍住。

    太蒼百官頓時亂作一團。

    “殿下,姬將軍,上尹,這是為何?”

    “這是亂命!太子,你以為手下有了陰軍,就可以為所欲為?莫要忘了先國主!”

    “我乃是暗牢監牢,要將我押入暗牢?”

    紀夏對於這些埋怨、怒罵、牢騷充耳不聞,他臉色嚴肅,語氣中竟然帶起幾分威嚴:“太蒼國令在此,你們還想反抗?”

    太蒼國令之於太蒼,猶如國主親至,召令一出,舉國聽從。

    百官聽到紀夏冷漠的言語,不由大為吃驚,這個太子,怎麼像是變了一個人?

    往日裡雖然也時常有極為荒謬的言行,可是如此大膽還從未有過!

    “殿下,總要告訴我們原因,不然我等難以信服。”

    “沒錯,如此緊要關頭,將百官關入暗牢,那麼誰來處理一應事務?”

    “大戰將起,城防、民生、後勤、民心等種種大事需要我們協調處理,沒了我們,與鳩犬國的大戰如何能勝?“

    場上的局面愈發混亂,陸瑜、召曲二人皺眉看著這一幕,臉色愈發難看起來。

    “你們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

    陸瑜臉上忽然怒氣勃發,對場上百官怒喝道:“融鹿,將他們押下去!”

    他話音剛落,站在百官之中,一位臉色陰鷙,長了一雙三角眼的人,忽然一躍而起!

    紀夏與他足有十餘步遠,但他這一躍,彷彿存在某種奇異的力量,從人群中躍出,躍過空中,在空中他那具皮囊開始凋謝,開始枯萎,漸漸有新的面貌破皮而出。

    赫然是一隻犬首!

    “躲開!”

    姬淺晴大喝一聲,長劍出鞘,暗紅色的劍氣一閃而過,衝向那道身影。

    “該死的爬蟲,如果不是你,如果沒有你,鳩犬大軍推平太蒼國輕而易舉!”

    “可是偏偏你這隻爬蟲要橫加阻撓!那你只能去死!”

    犬首之上,涎水從它嘴中流出,一隻犬爪狠狠抓向紀夏,速度快如閃電,連姬淺晴都隱隱追趕不上!

    所有人的心都提起,如果紀夏死了,大風賜予的陰兵,還會聽從太蒼號令嗎?

    陸瑜,召曲二人距離紀夏最近,他們狂撲而來,想要以自己的身體擋住這條鳩犬!

    可惜這條鳩犬速度委實太快,眼看紀夏就要死在他的爪下!

    姬淺晴怒意勃發,其他人臉上已經露出絕望的神色。

    難道太蒼的一線生機就要斷絕在這條鳩犬手中嗎?

    忽然,一道銀光閃過,一把長劍從虛空中飛出,劍光閃爍之間,以迅雷之勢劃過那條鳩犬的身體。

    它連殘叫都沒有發出一聲,就被砍成兩段!

    那把長劍斬殺鳩犬,在空中盤旋一週,又飛到紀夏身邊消失不見。

    “慌什麼?大風行走那麼好殺嗎?”

    紀夏看了看眾人的表情,將顫抖的雙手藏在衣袖之下,冷靜的說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神武覺醒
作者 百里璽
一名苦逼的小武者的意識海中突然出現一本神祕古書,內含“武神演武”和“浩瀚歲月”。   “武... (馬上閱讀)
180
帶著超市回五零
作者 雲沐晴
曾尛帶著自己旗下的超級市場 穿回了艱難困苦的五十年代。 缺糧少油? 沒事! 咱挖野菜,採菌菇... (馬上閱讀)
180
維度侵蝕者
作者 殘酷廁紙天使
當主神空間破產後,自帶遺產的無辜吃瓜白浪,以‘精美包裝禮盒’的姿態,被召喚到平行宇宙‘傳火樂園... (馬上閱讀)
180
歸向
作者 核動力戰列艦
這是一個前代文明和名為神靈星辰生命同黃昏後的世代。 人類努力重建第二代文明,淘汰曾經的思想,... (馬上閱讀)
180
我真沒想重生啊
作者 柳岸花又明
萬萬沒想到,社會精英、鑽石單身漢的陳漢昇居然重生了,一覺醒來變成了高三畢業生。 十字路口的陳漢...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