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樓頂的烏龍事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夜,寂寥。

    夏暖暖站在樓頂最高的位置,站成一道孤單的身影。那里看上去有些危險,但整個城市的夜景可以盡收眼底。

    閃爍的群星伴著月華,描繪著一方幽遠蒼穹。樓群中每一盞燈火都在見證不同的故事,而遠處的車燈和七彩的霓虹,成為夜色中流動著、變幻著的亮色。

    在這樣的氛圍中憑風而立,獨自咀嚼著孤獨的滋味,很放松。

    看來有時候,孤單未嘗不是一種自由。

    那就權當是舉杯邀月踏歌而行吧,這樣的背影,也有幾分寂寞文人的氣質呢。

    這時,一陣警車發出的刺耳聲音打擾了暖暖獨處的心境,她皺了皺眉,這樣的良辰美景,為什么還有人出來惹事?

    身后傳來腳步聲,暖暖回頭望去,樓梯口出現了一個年輕男子。他個子高高的,借著月色,暖暖可以看清他漂亮的臉部輪廓,看清那挺拔的鼻梁和緊抿的薄唇。他額前的發被風輕輕掀起,飄成一絲絲好看的線條。

    暖暖暗笑,今晚上這算艷遇不?

    “跳樓?好地方。”隨著充滿磁性的聲線響起,這男子唇角微揚,抿出一抹戲謔,接著眼簾垂下,瞬間掩去眸中的銳氣。仔細看去,竟像是拋開凡俗的決絕。他輕聲說:“這地方不錯,適合了結一切。”

    跳樓?!暖暖嚇得差點兒沒從樓角跌下去,以前倒是遠觀過一次跳樓,最后當事人沒跳成被勸退了,這還是這輩子首次近距離接觸輕生人士。這個人,他當真要跳樓?

    以前沒見過他,難道是新來的鄰居?

    這種毅然決然的模樣,難道是被女朋友甩了?

    帥成這樣還能被甩,他不是軟骨頭就是有什么怪癖。

    一想到這些,暖暖就開始作思想斗爭:報警,恐怕剛掏出電話他就跳下去了;呼救,也不是個好辦法;那就看著他跳下去?怎么可以,晚上是要做噩夢的;裝沒看見撤退?夏暖暖可沒那么不仗義。

    她在短短幾秒鐘內迅速拿定了主意——裝成同病相憐志同道合,吸引他的注意力。對,就這么辦!夏暖暖現在也是個跳樓的!

    暖暖的表情立刻換成了黯然神傷,眼睛里蒙上一層水霧,她哽咽著表現出悲痛欲絕:“你也不想活了?……我…..”她使勁兒吸了吸鼻子:“我……也是。”

    帥男雙手插在褲袋里,淡淡地瞥過來一眼,慢慢說道:“知道,正好是個伴。”

    太好了,只要他還肯說話,那就有一線希望。暖暖試探著問:“你也覺得這地方好啊?”

    “嗯,夠高。”他說。

    暖暖稍稍把腦袋探出去些,看著月色下模模糊糊的樓底,帶著哭腔附和著:“嗯……下面地形不復雜,沒檐棚,沒晾衣架,沒電視天線,挺好的。”

    那醇厚的嗓音如暖暖所愿再度傳來:“對,省得半死不活。”

    真是言簡意賅啊,他果然是受了刺激!暖暖腦海里浮現出一連串鏡頭:帥男抱著女友大腿哀婉哭訴:“親愛的,別離開我。”女友毫不客氣地一腳將他踢翻,趾高氣昂挽著某富豪的胳膊,不帶絲毫留戀地離去,于是帥男癡癡望著絕塵而去的名車,聞著空氣中殘余的尾氣變成了傻子。

    愛情不是個好東西,這家伙明顯中毒頗深。他要是早點兒認識夏暖暖就好了,一定會被自己整蠱到求死不能!那樣的話,他會忘記失戀的煩惱,每天暴跳如雷地和韓清她們一起罰自己寫檢查。

    唉,確實啊,不認識夏暖暖的人真的少了很多樂趣。

    暖暖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微風正撩起他耳畔的發絲,那里閃出一道光芒,居然是顆鉆釘。如果不是這種視死如歸的神色,他應該是俊逸而又灑脫的。暖暖心里長嘆,這帥男的女朋友一定鐵石心腸,居然舍得把品質如此優良的雄性逼到跳樓?那自己稍微認可他一下吧,這樣才能產生最起碼的信任。于是暖暖抹抹眼淚說:“其實你不用跟我學,你就算沒為社會做貢獻,當個花瓶也挺不錯。再說,你這身衣服挺好看的,如果被血弄臟怪可惜的。”

    “你倒是挺善良。”帥男輕瞇了一下眼睛,唇角微微勾起。

    現在的效果真是相當不錯啊,暖暖高興地說:“你……你是不是不打算跳樓了?”

    帥男斂了笑意,又換上了視死如歸的表情:“怎么會,我像那么忸怩的人嗎?”

    糟了,他還是要跳。暖暖決定使出最后一招——靠近他,趁他不注意把他撲倒在地,然后用盡全部力量按住!

    暖暖接著裝悲痛,她指了指樓頂邊緣的水泥臺:“我想在上面留句話,有粉筆嗎?”見對方皺皺眉頭,暖暖指了指天:“沒有啊,那咱們上面見。”

    “有。”他說。

    咦,跳樓還帶粉筆?太好了。

    “你給我送過來好不好?”說完這話,暖暖全身肌肉繃緊,嗯,他一過來馬上就撲倒!

    帥男拳頭捏緊,步步逼近,暖暖等候時機,蓄勢待發。突然,暖暖眼前黑影一閃,那男人沖過來猛地抱住了她的腿,她只覺得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把自己凌空掀起!

    糟了,暖暖當時腦子里的念頭是,這人怕一個人死太寂寞,要拉自己殉葬!

    “啊————!”凌厲的尖叫聲破空而出。

    暖暖覺得一陣眩暈,身體被迫旋轉了一百八十度。只聽砰的一聲,她的后背狠狠地撞上了地面,那男子重重地壓在她身上,一只胳膊墊在暖暖的腦后,讓她不至于摔成腦震蕩,其余的手腳死死禁錮著她讓她動彈不得。

    在那一刻,暖暖終于明白了,這廝是個裝弱小的色狼!

    “現在你好多了吧?”那張帥臉離暖暖的面孔只有十公分的距離,語氣溫柔到讓暖暖更加確認這是個卑鄙無恥的淫魔。

    “混蛋,原來你假跳樓。”說完這句,暖暖不由一抖,天哪,作為一個職業色狼,用這種手段吸引女生注意,趁女生同情心泛濫時下手,真是——比夏暖暖的惡作劇還要令人發指!

    暖暖開始哭,準確點說是哀嚎,“老娘不是好欺負的!”她吼出悲壯的口號,拳打腳踢地做最后的反抗,并故意弄出很大的聲響。她心里祈禱著,快來人救夏暖暖吧,不然明天早上警察叔叔找到的沒準兒是一具尸體。

    男人女人的差別之一就是體力,暖暖奮力抬腿,可惜沒能如愿踢中要害,她捏緊拳頭試圖襲擊,頃刻間雙手就被死死按住,她想要咸魚翻個身擺脫束縛,可幾經掙扎還是在人家身下當著人肉軟墊。絕望之余對著那張近在咫尺的帥臉,暖暖毫不猶豫動用最后利器,張嘴在那張臉上狠狠咬了一口。

    兩排牙印在他臉頰清晰浮現,帥男悶哼一聲,眸子緊瞇著,聲音里帶著薄怒:“你敢咬人?”

    “我咬得不是人。”雖然逞著強,暖暖還是控制不住渾身發抖,這廝終于露出猙獰面目了,真是窮兇極惡啊!她仿佛看到了即將出現的畫面,色狼掏出針管刺向可憐的小女子,小女子當即不省人事,色狼哈哈狂笑……

    這時,樓梯口傳來紛亂的腳步聲,暖暖心里一喜,有人來了,還不是一個,夏暖暖有救了!

    腳步聲越來越近,呼啦啦上來一隊警察,以最快的速度圍住了暖暖和“色狼”。“色狼”松開手從地上爬起來,捂著生疼的臉頰對警察說:“就是她,總算沒讓她跳下去。”

    “這位先生,是您報的警吧?”一位黑鐵塔似的警察叔叔問。

    “是,我怕來不及,就先上來了。”

    暖暖一頭霧水,一位女警從地上扶起她,開始了長達數秒的苦口婆心:“有什么想不開的啊,再怎么樣也不能拿自己生命開玩笑,生命是爹媽給的,把你養活這么大也不容易,你說是不是?”

    唰唰唰,一片相機的強光閃過,暖暖眼前出現了幾名記者。有一名記者對著鏡頭,用那種嚴肅沉痛的語氣說:“各位觀眾大家好,我們是城市時空現場直擊欄目組,現在我們在暗香浮動一幢居民樓的樓頂,剛剛有一名少女站在樓頂邊緣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多虧一位英勇的市民及時搭救,才沒讓慘劇發生。現在人已經安全了,我們的工作人員正在開導那名少女。”

    暖暖茫然望向電視臺的攝像鏡頭,不是他跳樓嗎,怎么自己被當成尋短見處理了?!

    記者的話筒遞到英勇解救跳樓女生的帥男面前,帥男一改剛才的頹廢模樣,那叫侃侃而談啊。“我就住在對面那棟樓,拉窗簾的時候看見她站在這兒一動不動,眼睛一直望著樓下,我怕出事兒,所以趕緊報了警。”

    記者感慨:“真是個好心人,您能不能說說搭救的經過?”

    帥男微微一笑很是傾城:“是這樣的。我覺得她看見陌生人一定會警惕,所以我假裝跳樓,讓她以為我們同病相憐;后來她情緒穩定多了,還勸我不要輕生;最后她要寫遺言,我趁她不注意抱住她讓她離開危險區。其實這女孩兒挺可憐挺善良的,這件事還是不要過多報道,她需要一個適合修復心靈創傷的環境。”

    暖暖在一旁眨巴眨巴眼睛,終于弄清楚了,感情這位不是色狼,是弱視而又沖動的良好市民。

    話筒又遞給暖暖,大家都等待著女孩子涕淚皆流的煽情場面。暖暖挑了挑眉:“明明是我好好在樓頂吹風,他上來就說要跳樓,我不想讓他摔成肉餅拼命阻止。我被他騙了,我是冤枉的!我沒跳樓!!”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589094_82_822-m
重生國民男神:瓷爺,狠會撩!
作者 孤木雙
  (重生蘇爽女扮男裝文,男主姜奕,女主君瓷)
  風頭正盛的「皇太子」,一朝重生成...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