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三只母老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轉眼又到了周末,這是暖暖每個星期中最忙碌的兩天。老媽的朋友臨出國前介紹她在天使影像工作室上班,工作室雖不大,但老板萍姐在業內的口碑不錯,因此接到的生意也不少。

    在工作室里,萍姐主要負責拍照,還有兩個和暖暖年齡相仿的男生。

    管攝像的大俊把長發扎成馬尾,沒事兒的時候就對著鏡子耍帥,找到機會就一個勁兒沖小姑娘咔咔放電。

    強子負責后期制作,有時候他也做婚慶典禮的主持。對于這樣自信而又有才氣的人,暖暖是打心眼兒里佩服。不過強子這人有點兒恃才傲物,對誰都挺傲慢的,這種傲慢看在小女生的眼里卻會產生化學作用,她們心肌收縮率增加,動脈血壓升高,毛細血管擴張。于是總有些女孩子借故來找強子,給他送好吃的。

    大俊和強子平時互相不服氣,但他們心目中有一個共同的偶像。這個人被他們形容得天上少有地上難尋,據說是攝影界的精英,時尚界的榮寵。幾乎每天早晨,暖暖都會看見大俊在電腦前對著微圖上新上傳的照片拍大腿感慨:“Ocean又有新作品了,他就不能把腳步放慢點兒,這樣下去,我什么時候才能追得上呀。”

    如果此時夏暖暖膽敢說一句質疑的話,大俊和強子就會連珠炮似的對她進行思想教育。“夏暖暖,你這是對Ocean的褻du!你知道在微圖上點擊最彪悍的人是誰嗎?你知道有多少雜志想找他拍封面嗎?你知道他一年要走過多少地方留下多少瞬間嗎?你知道多少模特想做他女朋友嗎?你知道他出版過多少攝影畫冊辦過多少影展嗎?凡是摸過相機的人都會把他作為奮斗目標。他,就是我們的偶像,我們,就是他的超級fans,夏暖暖,你要想在這行做下去,你就得飯他!”

    暖暖表面上老老實實聽著,心里卻在想,如果真有那么厲害就“飯”,否則還不如吃米飯。

    直到暖暖真正看了那些攝影作品,她才明白為什么兩位師兄會如此崇拜這個名字叫做Ocean的人。他拍得照片里有種特別的味道,無論是唯美的風格還是寫實的手法,都能夠讓人感受到他骨子里那種追求著的狂熱。

    但似乎,Ocean一直在被人模仿,卻沒有人能成為他。

    暖暖嘴上不說,卻真的在“飯”了。她偷偷上網查找Ocean的照片,只有寥寥幾張,不是戴著墨鏡就是個優雅背影。這是他的低調嗎?

    Ocean是個型男呢,他喜歡戴淺灰色的圍巾。

    暖暖暗自猜想,他一定用他藍色的眼眸觀察著這個世界,游走在喧囂里卻能獨守心中的寧靜。

    在天使,暖暖基本屬于打雜的丫鬟,人家攝像拍照,她不是跟在后面舉燈就是幫著拎箱子。周末和假期都是結婚的高峰期,每到這時候暖暖都覺得腿快斷了。

    學美術出身的暖暖可不甘心一輩子拎箱子,雖然她暗地里叫大俊為大俊俊,叫強子為小強強,但面對兩位師兄時還是極其謙卑的,總是拿出虛心的態度來請教。大俊和強子偶爾也會教教她,不過暖暖覺得,他們一定還留著一手,要知道大家可都是競爭對手啊。

    在工作室連跑腿帶學藝,已經過了幾個月,老板萍姐終于給了暖暖一次機會,這個周日婚禮上的照片交給暖暖來拍。

    這會是一個新開始,暖暖心里雀躍著,一大早就爬起來,穿了身舒服的衣服趕到工作室,收拾好東西跟著大家一起去接新娘。面對幸福的一對新人,她手中的相機不停咔嚓著,手心里全都是汗,一顆心撲通撲通跳得沒了規律。

    這是第一次,重要的第一次。

    人一緊張就會失去平時的水準,暖暖也是這樣,好幾個鏡頭都抓得不滿意。新郎的叔叔據說是個孤傲的藝術家,他一直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暖暖,后來干脆走到她身后盯著她的相機。這樣一來,暖暖更加局促不安,手開始發抖,只覺得相機拿在手里直打滑。又是幾個鏡頭拍完,那位大嗓門的長輩終于忍不住了,用所有人都聽得見的音量說:“什么攝影師,拍得照片還不如我呢!”

    當時,新郎新娘正在互相喂著長生面,一屋子的人都愣住,鄙視的目光唰唰唰往暖暖身上掃描。暖暖的臉漲得通紅,兩只手死死抓著相機不知道該怎樣才好。那位長者搶過暖暖的專業相機,對著新郎新娘親自拍照,諸位親朋錯愕之余重新露出笑容,配合著新婚伉儷繼續剛才的程序。

    暖暖低著頭走到門外,鼻子一酸,啪嗒啪嗒掉下幾滴熱淚。她心里十分委屈,這位“郎叔”也太不給面子了,哪有當著那么多人讓人難堪的,這要是傳出去,以后夏暖暖還怎么立足?

    心情還沒來得及調整,萍姐走過來又狠狠說了暖暖一頓,相機怎么可以交到別人手上?這和一個上了戰場的士兵才開幾槍就繳械投降有什么區別?

    暖暖死死咬著嘴唇,看著拿回相機忙碌的萍姐,頓時覺得無地自容。她做了個深呼吸,跑回隊伍里跟著忙活,無非是被人鄙視了一次,誰還沒有個青澀的時候,學藝不精怪不了別人,等著吧,以后夏暖暖一定會證明自己給你們看!

    晚上,暖暖回到暗香浮動,心里的酸澀漲得滿滿的,很想跟韓清和白菲傾訴一下出師不利的痛苦。可她一瞧,坐在沙發上的那倆人宛如泥塑,一個拄著腦袋,小胖臉拉成鞋拔子,另一個未語淚先流,那叫一個梨花帶雨——這兩位貌似比自己還要幽怨。

    暖暖抽了張紙巾遞給白菲,“這都是怎么了?還能有比我更倒霉的嗎?”

    韓清打開一袋餅干開始狂吃:“不就是這個月盯住張齙牙的菜地了嘛,不就是最近下手狠了點兒嘛,他犯得著跟老板打小報告嗎?”

    暖暖問:“你被老板訓了?”

    韓清一口氣往嘴里塞了兩塊餅干:“訓了?下午老板秘書打電話來,說我經常在上班時間偷菜,叫我周一不用去上班了。”她越說越氣,還噴出了星星點點的餅干渣:“你們說說,一個大男人,菜地看得那么緊,還為這事惱羞成怒,有沒有點兒風度啊!他…….他連穿正裝都那么猥瑣,還好意思揭發我?!我還以為你就夠壞了,原來他比你還要混蛋!”

    暖暖聳聳肩:“不對,我才是最大的混蛋!”她湊過去拍拍白菲的肩膀:“那你呢?”

    白菲哀怨地看了她一眼,騰地站起來,夸張地捂著臉沖進洗手間,然后從里面傳出悲痛欲絕的哭泣聲。暖暖詫異地看看韓清,后者正往嘴里塞著最后一塊餅干,邊吃邊說:“莊帥要和她分手。”

    “什么!”暖暖從沙發上跳起來:“他們倆不是都談婚論嫁了嗎?”

    “那小子遇見個富家女,想攀高枝。”

    暖暖一聽怒火中燒,這都是些什么男人,不是小氣鬼就是陳世美。她到洗手間喊回白菲,對兩個比自己還要倒霉的室友說:“等著,我給你們報個小仇。”

    她拿著白菲的電話,先是把代表莊帥的那個“他”改成了“它”,然后拿出自己的電話撥通了“它”的號碼,笑瞇瞇地問:“莊帥啊,菲菲在你那兒嗎?我找她有急事兒呢,可她不在家,電話也關著。”

    莊帥說不知道。

    暖暖顯得很著急:“哎呀,這可怎么辦,她在美國的姨媽來電話了,要買輛車送你們做結婚禮物呢,姨媽說了,你們前腳登記,她立馬送上禮物,寶馬奔馳隨你挑。”

    莊帥驚喜之余還有些半信半疑:“我怎么沒聽菲菲提起過?”

    “這事兒能隨便說嗎?要是公布出去菲菲身后還不得跟一群蒼蠅啊。我可是偷著告訴你的,菲菲姨媽沒孩子,以后還要你們繼承遺產呢。不說了不說了,你快點兒幫我找到菲菲哈。”

    電話剛掛斷,白菲的手機立馬開始唱歌,暖暖瞪起眼睛:“關掉!讓他一個月睡不好覺!”

    白菲聽話地關了電話,暖暖又開始撥號碼。韓清問:“你這又是打給誰?”

    “打給我表弟,他的名字叫電腦高手。”說著,暖暖開始對著電話壞笑:“方寸啊,最近在忙什么呢?能幫姐報個仇不?”她簡單說了韓清的事兒,方寸同學對韓清表示深切同情,暖暖讓韓清提供了張齙牙的QQ號碼,然后笑嘻嘻地對著電話說:“寸寸,我們大概過多長時間能領到心靈上的云南白藥?”

    方寸說:“姐,放心,一會兒我就讓敵軍遭受重創。”

    結束通話,洛洛嘿嘿壞笑,拍拍韓清的圓臉兒說:“等著吧,破解個密碼對方寸來說是小菜一碟,那個齙齙不是最愛菜地嗎,咱叫他兩周內都痛不欲生。不過,上班偷菜也不是啥光榮的事兒,這毛病你得改改。”

    拍了拍手,暖暖心里的郁悶蕩然無存,她大聲說:“姐妹們,我找到咱們最近倒霉的原因了,咱家叫‘寂寞深閨’,能不寂寞能不幽怨嗎?形象要改,LOGO要換!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三只老虎,暗香浮動12號樓902室就是老虎灘,讓那些寂寞見鬼去吧!”

    白菲擦了擦眼淚說:“三只老虎,那我不就是‘飛虎’?”

    韓清道:“嗯,那我就是‘含糊’。”

    暖暖笑著點頭:“我,夏暖暖,就是‘嚇唬’!”

    三個人大笑,暖暖用最短的時間寫了歌詞,屋里飄出了歌聲:三只老虎,三只老虎,跑滴快,跑滴快,咱們都有耳朵,咱們沒有尾巴,真可愛,真可愛~~

    唱夠了,暖暖從沙發上拉起韓清和白菲:“走吧,倒霉是需要發泄的,咱們一起鬼哭狼嚎去。”

    ********

    喊喊票票~~~~~

    [bookid=1284721,bookname=《花都開好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347165_80_802-m
嫡女重生記
作者 六月浩雪
  在家是小透明,嫁人後是擺設,最後葬身火海尸骨無存,這是韓玉熙上輩子的寫照。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