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輪回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冬日的夜來的早,平日里熙熙攘攘熱鬧非凡的大街上此時已冷清得看不見人影。掛在漆黑的夜空中月發出清冷的光,寂靜的大街上只有鐘樓傳出的滴答聲。就在鐘樓的指針指向11點鐘時鐘聲響起,最后又歸于沉寂。這時突然的一聲嘆息在這寂靜的夜里顯得格外清晰。

    “18年過得可真快!再過一會兒就要跟這世界永別了,不知道這次的死法會是怎樣的,真是讓人期待啊!”

    向發出嘆息聲的主人望去,只覺勝似仙人。一頭如墨的長發披在肩頭,容顏雖被長發遮去,但是偶爾露出的白皙肌膚就足以令人遐想。那雙眼睛卻是怎么也遮不住的,月光照進他的眼睛就像滿天星光閃爍,總是帶笑的嘴角讓人無法不心生好感。他的外表太過雌雄莫辨,要不是先前的那聲嘆息和眼睛,九成九要被當成女人。雖是冬天,他身上仍只穿著一件薄薄的長衫,并非只要風度不要溫度,只是寒暑不侵而已。

    只見他白衣黑發,長身立于鐘樓頂端,好似欲乘風歸去。鐘樓頂端呈圓形,由于表面是用銅鑄成,樓頂通體光滑,鐘樓內部也沒有上去的通道,常人根本無法上去,而他竟悠然立于其上,似乎等著看什么好戲。

    白衣人名叫鳳,至于來自哪里要去何方,鳳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很早以前就叫鳳,后來逐漸發現自己的靈魂竟然是不滅的,只是生活的時空在不斷變換,每當活到18歲生日那天的最后一刻就會死,然后變成嬰兒重新長到18歲,這樣不斷的輪回著。18歲生日之前鳳無論如何都不會死,而18歲生日那天的最后一刻卻是閻王讓你三更死決不讓你到五更,好端端的也會死。發現這個規律后,鳳總是拿自己做這樣那樣的實驗,比如說有人給他下毒的時候他愣是假裝不知道,讓自己中毒,結果大夫說他天生百毒不侵;有人用刀劍或者槍支弄傷了他,再大的傷口也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就算把心臟弄出個窟窿也只是有點疼,過幾天又會變成活蹦亂跳的健康心臟。不過死的時候就挺郁悶,那一刻總是出現很多意外,有時是碰到兩軍交戰被流矢射中,有時碰到武林正邪兩大高手之間的生死對決很不幸的當了炮灰,甚至在自家浴缸里泡澡都會被淹死,最絕的是,睡覺睡得好好的在夢里翹辮子,死因是先天性心臟病發作。到了那一刻百毒不侵,百病不生,愈合傷口仿佛都失效了。就像被詛咒了一樣,或者掉入無盡的輪回洞,怎么也出不去逃不掉。于是一個又一個18年便成了無聊的生死游戲,說不清輸還是贏,也許贏的從來就是那永遠高高在上的天。想到這些,鳳總掛著笑的嘴角滿是諷刺。

    “鳳!你在那么危險的地方干什么,快下來,你不要命了嗎?”這時一個年輕男人從不遠處的巷子口跑過來,向著鐘樓上的鳳大聲喊道。

    鳳看了眼鐘,已經四十五分了,這才轉過身,看向年輕男人。男人二十五六的樣子,長得很英俊,不似鳳的柔美,而是渾身散發著陽剛之氣的俊朗,棱角分明的臉,猶如火炬般的眼神,挺拔的身形,哪一樣拿出來放到一個男人身上都足以令女人瘋狂,從他的穿著來看定是非富即貴,如果要評選最有魅力的男人的話非他莫屬。鳳聽到男人的聲音就知道是誰,雖然看向他,目光卻沒有集中,這說明鳳明顯沒把他放在眼里(廢話,活難么久,什么出色的男人沒見過)。

    男人見他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也不惱,仿佛早已習慣,況且作為韓家的繼承人,從小就學會如何隱藏自己的情緒。

    “鳳,你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年輕男人見他不答又問。

    “沒什么,你先回去吧。”鳳淡淡的說道。

    “鳳,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好嗎?我會一直站在你身邊,有什么事我們一起面對,好嗎?”

    “我說過了,沒什么事,你走吧。”

    “鳳?為什么,為什么你總是這樣冷酷,為什么把別人對你的關心視如糞土,為什么你對誰都無情,對親人對朋友,甚至是對你自己,不,你對自己比對誰都冷酷無情。為什么?”男人嘶吼道。

    “韓政,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我的事不用你管,我對誰有情無情都與你無關。”鳳已經不耐煩了,真是的,最后呆在這個世界的時候都不讓人清靜。

    “與我無關?怎么會與我無關?我是你哥啊!”男人英俊的臉上滿是痛苦。

    “哥?堂兄而已,如果把那些叔叔伯伯們的兒子和私生子加起來,到底有多少哥,我都數不清楚。在說了,你把我當過弟弟嗎?”

    “我…你一直是我最特別的弟弟。”

    “最特別的弟弟?你怎么不說是襟臠?對了我那早死的父母還有那些總圍著我打轉的牛皮糖呢?總不會是無故失蹤的吧?永遠對我的行蹤了若執掌,你有千里眼嗎?我怎么不知道你還有這種能力?”鳳一臉嘲弄的說。

    “你怎么知道?”韓政滿是驚訝的道。“不,鳳,你聽我解釋,我是愛你才那么做的啊,我不想看到別人靠近你身邊,那樣我會發瘋的,相信我,我是真的愛你啊!”

    “愛?那是是么?我總來都不懂,也不需要,如果你說的是愛的話,我只看到傷害。”

    “鳳…我們回去吧,我再也不趕走你身邊的人了,再也不派人監視你了,再也不傷害你了,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男人乞求著。

    “韓政,你腦子沒壞吧?我說過我的事與你無關,我們從來就沒開始過,何來‘重新’之說,況且從今以后我就會消失,你死心吧。”

    “消失?你要走嗎?你就這么想離開我嗎?我那么愛你還不夠嗎?為什么?為什么要走?……不……不能……你不能走,就算你死了我也不會讓你走!”男人的俊臉已經完全扭曲了,他從懷里掏出槍對著鳳的胸口開了一槍,突然一陣劇痛自胸口傳來,低頭看去發現胸前開了個大口子,冒著熱氣的鮮血噴涌而出,男人抬起頭,眼中滿是驚訝,鐘樓頂端離地面少說也有幾十米高,鳳竟然一瞬間就出現在他面前,還在他胸前開了個大口子,怎能不驚訝。

    鳳的手里捧著一顆還有微弱跳動的心臟,“怎么?很驚訝?這才是真正的我啊。雖然即使你不開槍我也活不了,可是還是會不甘心,所以”鳳的手指收緊,“你陪我一起死好了!”心臟爆破生伴著12點的鐘聲在寂靜的夜里響起顯得格外突兀。依然是寂靜的夜,卻多了兩具尸體。

    景仁宮

    “哇啊…哇啊…哇啊…”

    “生了,生了,娘娘,是位小皇子。”穩婆捧著一團血糊糊的肉球獻寶似的到景貴妃面前。

    “是嗎?我看看。”景貴妃十七八歲的樣子,雖然剛剛生產臉色有些蒼白,但仍可看出是個姿容艷麗的美人兒。難怪能被皇上看中,并在進宮一年多就懷孕生下小皇子。

    “啊!這是什么?”

    “奴婢這就幫小皇子洗洗。”有經驗的老嬤嬤接過小肉球放到熱水里清洗干凈用布包好交給景貴妃。

    “給皇上報喜了嗎?”

    “已經去了。”

    “那就好。”景貴妃看著懷里滿臉皺巴巴紅通通的小家伙“他好丑。”說著好看的眉皺了起來。

    “呵呵,娘娘,孩子生下來都是這樣的,過兩天就好了,再說小皇子可是老奴這么多年來見過的最漂亮的孩子,將來一定長得跟皇上一樣英俊。”老嬤嬤笑呵呵的說。

    “是啊,娘娘,小皇子可漂亮了,長大了一定能把全北淵的姑娘們迷得茶飯不思。”穩婆也追捧道。聽了這話景貴妃才展開了眉。

    ―――――――――――――――――――――――――――――――――――――――――――――分割線

    建章宮

    “魏庸,什么事?”一道低沉的聲音自一堆奏折后傳來。

    “回皇上,是景貴妃剛剛產下二皇子。”魏庸恭敬地回道,皇上雖然才十九歲,卻把偌大的北淵治理得僅僅有條,還讓北淵國力不斷上升,世人只道皇上俊美溫柔,卻不知皇上的鐵血手段。

    淵帝趙晟聽后放下手中的朱筆,稍一思索便道“走,去看看。”

    “是,擺…駕…景仁宮。”

    “愛妃,辛苦了。”淵帝一臉溫柔的說道。

    “不辛苦,能為皇上產下二皇子是臣妾的榮幸。”

    哼,當然是榮幸,不然你以為你還能順利生下朕的孩子,淵帝不無惡毒的想,說的卻是“怎會不辛苦,一會兒朕讓御廚房做些補品,給你好好補補身體。”

    “皇上,您對臣妾真是太好了。”景貴妃滿臉幸福,似是沉浸在皇帝的溫柔當中。

    “皇上,給皇兒賜個名字吧。”景貴妃一臉希冀帶著撒嬌意味的嗓音足以讓人沉溺其中,不過淵帝可不是好糊弄的,“愛妃啊,這于理不合啊,等二皇兒周歲生日那天朕一定給他取個好名字”雖然是在哄人,可話語里有著不容違抗。“朕還有事下次再來看你,愛妃好好休息吧。”不等景妃回應,胎教就走了。

    “皇上,皇上,您還沒看看皇兒呢,皇上…”

    “哼,愚蠢的女人。”淵帝在心里咒罵道。

    ―――――――――――――――――――――――――――――――――――――――――――――――分隔線

    鳳剛出生沒多久就睡著了,只聽到二皇子、娘娘之類的,沒等到他這輩子所謂的父親出現就睡過去了,不過僅憑這些字眼,鳳就判斷出自己大致的身份了。“怎么又是皇宮啊?”鳳哀嚎了聲,可惜他那還沒發育完全的聲帶發出的卻是“哇啊…哇啊…”

    鳳不喜歡皇宮,上上輩子鳳就出生在皇宮,因為從小就長得聰明可愛,很得皇帝老爸的喜愛,這卻為他帶來了無盡的麻煩,那些哥哥弟弟們沒一個是省油的燈,不是吃飯中毒就是出游遭暗殺,要不是18歲之前他是不死之身,都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后來鳳為了讓世界清靜一點,組建了自己的勢力,把那些老鼠們一個一個的除去。老皇帝一看,這可不行,自己兒子雖然挺多,可也經不起這么折騰啊,這個兒子實在是太厲害了,恐怕自己都要死在他手上,于是老皇帝決定先下手為強,下令圍殺鳳,沒想到鳳的實力在接收了哥哥弟弟們的勢力之后就大的一發不可收拾,老皇帝反而被鳳給大發了。鳳在老皇帝死后順理成章的坐上了龍椅,可當上皇帝后鳳覺得越發沒意思了,正直的人都指責他殺兄弒父,小人都對他阿諛奉承,要不就是對他恐懼萬分,于是他在18歲生日眾人給慶生那天在皇宮里放了把火,結果了自己。

    可不喜歡歸不喜歡,在沒能力離開皇宮之前,鳳準備乖乖的當他的二皇子。為了讓自己這個皇子當得輕松一點,鳳決定要當一個普通安分的二皇子,有人要說了,要想活得輕松的話,當個傻瓜不是更好?雖然傻子很容易被人忽視,但奪嫡之爭要是太激烈,那些兄弟們都死光了,難保沒個有心人想拿傻了的二皇子當傀儡。雖然剛出生那會兒有些迷糊,但也知道他那所謂的母妃不是個安分的主,他要真是個傻子,把他扔了讓他自生自滅都說不定。聰明的二皇子上上輩子已經嘗試過了,實踐證明那不是個明智的選擇。所以要想在爾虞我詐的皇宮里活得輕松自在還是普通一點的好。

    為了當個普通的二皇子,鳳每天做著嬰兒必須完成的事,喝奶,睡覺,玩耍,爬行,反正當嬰兒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習慣了就好,習慣是魔鬼啊!不過鳳還是有樣東西可以消遣的,那就是武功,不記得是第幾世開始學武,學了一種內功烈焰決,好像是當時武林的第一內功心法,經過自己的不斷改造,得到適合自己的新烈焰決。

    鳳的身體還只是嬰兒,不可能練習武功招式,但練練內功心法還是綽綽有余的,而且小孩子經脈柔韌容易擴展,掌握好度就可以了。鳳很多時間都在入定,外人看起來就像在睡覺,雖然必要的時候也玩兒鬧一會兒,可裝嫩也不是件輕松的事,所以在景仁宮的宮女嬤嬤眼里,二皇子是個乖巧可愛的好孩子,但也僅此而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7605666_80_801-m
妻華
作者 夜惠美
  重生的她不再背負家族的使命和責任,盡情享受鄉間女土豪的快意人生。然而天意弄人,她面臨以下幾...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