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抓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經過幾個月來的“打聽”,鳳終于弄清楚自己重生到什么地方了。這座大陸是蒼澤大陸,大陸上三個大國呈三足鼎立的局勢主宰著大陸上的萬物生靈。這三大國分別是南祁、北淵、東炎。南祁地處長江以南,四季入如春氣候宜人,土壤肥沃,歷來被譽為魚米之鄉,所以南祁較為富庶,南祁民風尚文,且盛產才子佳人。北淵居于長江以北,相比于南祁尚文,北淵尚武,民風剽悍,北淵人大多爽朗干脆,若說南祁富則北淵強,北淵軍隊之強素來聞名于蒼澤大陸。東炎位于東南,與南祁、北淵隔江相望,東炎雖偏居東南,但勝在地勢險要,且東炎人善水,東炎水師為蒼澤大陸第一水師。其余小國都附屬于這三大國。

    而我們的一號男主角鳳,則是三大國之一的北淵二皇子。他的父親,淵帝趙晟,年方十九,傳說是個兼美貌智慧溫柔于一身的神一樣的帝王,皇帝哪有什么簡單角色,說不定是個面慈心冷的笑面虎,鳳惡意的想到。他的母妃則是當朝宰相劉京云的女兒,曾經的承安第一美女。

    時間就像蘋果,一口一口吃完就再也沒有了。時間在鳳吃了睡睡了吃的豬一樣幸福的生活中飛奔而過,轉眼就到了鳳的周歲生日,蒼澤大陸有給孩子辦周歲抓鬮的習俗,何況是皇家,北淵的二皇子自然不能免俗,而且皇家的抓鬮儀式意義非同反響,是皇帝和大臣對皇子的最初印象,對于以后大臣選擇支持的對象有著重要的參考作用,而作為宰相的外孫使得他備受矚目。

    所以早在幾天前景妃就拿著類似玉璽的盒子訓練鳳,鳳開始還能裝個正常的孩子,結果景妃不厭其煩的用各種方法讓鳳去拿那東西,鳳實在受不了就把那類似玉璽的東西那到景妃面前,害景妃狂喜一個勁說“皇兒真乖,皇兒真乖,母后以后就靠你了。”

    今天一大早鳳就被侍女寧香從被窩里拽出來,鳳有輕微的起床氣,雖不至于大發脾氣,心情不好卻是免不了的。洗漱完以后又像布娃娃一樣被換上各種樣式繁復的衣服,不過打扮一番還真的像可愛的布娃娃,光滑嫩白的臉蛋,像果凍一樣,讓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眼睛像是兩粒黑珍珠嵌在眸子里閃耀奪目,穿上紅紅的小棉襖,就像畫里走出的仙童。

    當鳳被抱到大殿上的時候,嘈雜聲驟然停止,眾人的目光直直的射向鳳,連一向雷打不動的淵帝都愣了愣神,淵帝立馬穩住心神,不過是個漂亮的孩子而已,最先清醒的淵帝咳了聲把眾人的魂給拉了回來。

    感受到大家的目光,鳳在心里哀嚎了聲,這該死的容貌,確實從鳳有記憶以來就是這副模樣,不管輪回多少次都不曾改變,而且越長越美,以致于令人瘋狂,韓政就是其中的典范。

    為了不讓人看出端倪,鳳只好頂著張天使的面孔裝無知。假裝對紅毯上擺放的東西感興趣,從侍女的身上爬下來,搖搖晃晃地向紅毯走去,雙手還興奮地胡亂揮舞著。眾人這才從對二皇子美貌的驚訝中醒來,并饒有興致地看他想干什么。

    紅毯上放著各種價值連城的珍品,首當其沖的當然是玉璽,鳳趴在地上圍著玉璽繞了一圈,淵帝見他這番動作想來景妃這幾天都在忙著“教導”乖兒子,難怪沒來糾纏自己,心里冷哼了聲。而鳳只是想看看這塊玉璽跟自己以前天天都能看到的那塊是不是一樣,鳳撇了撇嘴,雖然不太一樣,卻只是大同小異罷了。于是又轉向別的方向,景妃看他只繞著玉璽轉了一圈就轉向另一邊,急得直冒汗,想把玉璽直接塞到他手上,宰相大人雖然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眼里卻透著焦急。鳳對他們的著急卻,無動于衷,繼續向其他感興趣的東西走去,接下去應該就是那柄劍了,劍身通體黝黑,并不起眼,但活了這么多年,眼力怎么說也差不到哪去,劍倒是好劍,只不過鳳用不上,鳳的內功心法是烈焰決,以無形化有形,以無形的內力化作劍氣,所以,這劍到自己手里不過是名著蒙塵罷了。

    鳳的眼睛離開了劍又向右手邊的珠寶走去,那可不是一般的珠寶,像那串珍珠應該是海邊的小國進貢的極品黑珍珠,黑珍珠產量本來就少,更何況大小色澤一樣的串成一串,恐怕天下再難找到第二串了,珍珠雖好自己卻不需要,下一樣,又向另一個方向轉去。景妃和宰相大人見鳳終于不再留戀黑珍珠都大大地松了口氣,鳳看他們松了口氣的樣子在心里鄙視了他們一把。忽然瞥見一本舊的發黃但保存尚為完好的古籍,有意思,鳳興致高昂的走到古籍旁蹲下,發現居然是一本將醫經和毒經作為上下卷的醫毒全集。鳳像發現了有趣的玩具,興奮地啊啊叫嚷,將古籍從紅毯上抓起來,好奇地翻開,又拿起一頁放到嘴里嚼嚼,也許是古籍的味道不好,鳳急忙吐了出來,何止是不好簡直苦的要命,想來是這種味道才令它能夠完好保存下來吧,大家見鳳把古籍放進嘴里,都擔心世上就要有一部絕世醫書被毀了,看鳳放過了古籍又把提起的心放回了肚子里。在大家以為鳳要放棄古籍時,鳳又把它抱在懷里,像要防了別人搶去一般,弄得大家哭笑不得。

    鳳抱著古籍又向不遠處的算盤走去,眾人當他對算盤感興趣,唏噓聲頓起,誰知他竟是看中了算盤旁邊的的玉笛,只見那玉笛散發著柔和的光,鳳的手握著它發現竟不似普通玉那般冰涼,而是入手溫暖,居然是暖玉雕刻而成,嘖嘖,真不愧是皇家(小蟲:當年某人說不定比這奢侈N倍呢)這東西要了,帶在身上還能保暖,有趣得緊。

    鳳力氣太小拿不動,只好一手拖著玉笛一手抱著古籍到景妃面前。景妃見他只撿了這兩樣破爛回來雖然不至于當堂破口大罵,臉色卻不怎么好看。看來回去沒好果子吃了,鳳心想,不過玉璽卻是萬萬不能碰的,拿了那東西等于撿了顆隨時會爆炸的火yao,相比于景妃,玉璽可危險的多,再怎么說虎毒不食子不是。

    淵帝見此又在心里將景妃嘲笑了一頓,看來你的教導不怎么成功啊,還是說愚蠢的女人生出的兒子也是笨蛋?

    宰相見此頓時失望,臉上卻表現出一派欣喜萬分的樣子,淵帝正好看向宰相,見他一臉高興的樣子暗罵了聲,虛偽。

    皇后才是真正高興的,看來這二皇子對我兒還構不成威脅,榮兒當時雖然沒拿玉璽,可好歹拿了個兵符。

    其他人的心里是各有憂喜,不管心里怎么想,為了淵帝的面子過得去,眾位大臣都一致夸獎二皇子,這個說“二皇子首選醫經,將來必定是妙手仁心,真乃我北淵之福。”直接把毒經忽略了,那個道“禮樂,乃是國之治、宗廟之盛之基,二皇子選了這玉笛,將來必定致力于禮樂,為國治和宗廟鼎盛作貢獻。”嗨,這位都扯得沒邊了……

    淵帝見眾位大臣有沒完沒了下去的趨勢急忙打斷道:“既然如此,賜二皇子《醫毒真經》一部,催魂笛一支,賜名趙熙越(樂的諧音)。”

    ――――――――――――――――――――――――――――――――――――――――――――――――――――――――――我是分割線

    景仁宮

    “我教了你那么多遍,讓你抓玉璽,你抓這些個破爛有什么用?”景妃肺都要氣炸了,想到皇后臨走時的得意洋洋和容妃、德妃的幸災樂禍就恨得牙癢癢,“你說,你要這東西干什么?”說著就抓起玉笛,剛想摔在地上就被一旁站著的秋兒攔著,“娘娘,摔不得啊,這是皇上御賜之物,要是被有心人知道告訴皇上,皇上怪罪下來可如何是好。”秋兒是景妃未進宮時在相府里的貼身丫鬟,很得景妃的信任,于是景妃發火也只有秋兒敢勸。果真,聽到秋兒這話景妃嚇了身冷汗,趕緊讓宮女把玉笛和古籍收起來,想想又覺得氣人,吩咐了句“別放在我看的見的地方。”

    小熙越(以后鳳都叫熙越)早就被景妃嚇得淚眼汪汪,又不敢哭出來,小模樣真是梨花帶雨好不惹人憐愛(小蟲:演技派的啊!),一旁的宮女剛想去安慰他,可看到景妃還在一邊又嚇得一動也不敢動。

    景妃見他這樣也心軟了,可一想到今后的希望就此破滅還是氣得不行,對熙越也不抱什么希望了,于是讓小熙越搬到偏殿去,眼不見為凈。

    這正合我意,小熙越竊喜的想到,要是有什么不該看的被你看到那才麻煩。

    從此小熙越搬到偏殿獨自居住,當然并不是真的一個人住,景妃派了兩個宮女照顧熙越的生活起居,還派了兩個小太監負掃撒庭院。景妃雖然對他失望,但好歹是她的兒子還是皇子,該有的東西還是不會少。

    小熙越仍然過著他吃了睡睡了吃的幸福生活,雖然大部分時間在打坐,但在其他人眼里,二皇子就是有些嗜睡,但乖巧可愛的孩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438397_80_804-m
偽妝記
作者 村口的沙包
  一個死掉的薛家小姐,在京城掀不起任何風浪。

  醒來的蘇家小姐,立誓今生...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