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竟然穿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遼東戰場上,全死光了的嶺南漢人!

    老二老三隻感心中莫名一痛,那些不高不壯的南人讓他們這些北方漢子都不得不服!

    “我下去看看,你們躲在我身後,如果他不是嶺南漢人,那先射傷再說。”

    “嗯放心,瘦佬你也小心點!”老二老三堅定的點頭,瘦佬不只箭術比他們好,身手腦袋都比他們強。全靠這高瘦男人的勇謀,他們這近百號人才能活到現在。

    高瘦青年收起獵弓,手握短矛腳步輕靈的走向還在冒煙的木房。

    “咦,有人。”透過小木窗,陳雄只見一個高挑的身影走來,手中的短矛似乎能瞬間取人性命。

    胖兄看了下後門,他覺得還是以退為進的好。他雖能傷虎驅狼,但那都是求生的潛能爆發,主動進攻別人,他可沒把握死的不是自己。

    呵呵…聽到後門響動,張守臉上露出了多變的笑意。看來這人決對不是勇悍無謂的女真人,只要不是韃子他就不用太擔心。

    “兄臺等等,我沒惡意。不過你為何出現在我們村子,你又是何人?”怕胖兄溜掉,張守只能大聲喊出。

    “好像沒惡意!”這聲音雖不是很正宗的普通話,但陳雄還是能聽個一清二楚。

    隨即他進入了另外一間木房,透過門縫說到:“這位兄弟,我就是在山裡迷路,手機也沒電了。我這就走,我就當沒見過你們。”

    “慢,你走不了、了。”一聲大喝,村長帶著十個青壯圍了過來。在確認周圍沒有韃子後,村民是慶幸又憤怒。

    “三叔你們來了。”看見村長到來,張守三人也走了過來。

    看見十幾個人,圍在外面,陳蒼能心裡一慌:完了,怎麼辦!大連市啊,你的治安怎麼那麼差!

    嚴肅的中年大漢點頭:“瘦子,怎麼樣,看清楚沒?”

    張守搖頭:“還不清楚,不過絕對不是韃子,也許是奸細也許是嶺南漢人!”

    “什麼嶺南漢人!你確定?他們不是都死光了?”中年人一臉疑惑。

    張守搖頭就走向木房門外:“兄臺請出來一會,不然我們可就放箭了。”

    陳雄頭皮一麻:“哎!兄弟別,我就出來。別傷我,不管你們做什麼的,我跟你們入夥行了吧?”

    入夥?

    呵呵…眾人一樂,這人口音語氣絕對不像北方之人。

    “好了,快滾出來,你們南方人就喜歡扭扭捏捏。”村長笑罵。

    胖兄臉一黑,只能緩慢的走出木房,手裡的匕首也收了起來。

    粗壯的身體,鋼韌的眼神,糜爛的衣衫如刺頭的短髮讓村民一陣心緊。

    “停下,最好別動。”數把短矛鋼刀指向,幾把獵弓也半拉著。

    呼,長出了口氣。陳雄露出了苦笑的臉:“別動手,我是真心入夥的,我家住廣西邊境的山村,也認識許多過往的兄弟。”

    “廣西,那是嶺南兩廣?”眾人又心生疑惑…

    張守看了眼村長後就說到:“你可是嶺南漢人,又為何出現在金州。”

    “什麼金州,我是來大連旅遊的,對我當然是漢人,廣西就是嶺南的。”胖兄神色不安看著眾人,真不知道他們的選擇會是什麼。

    張守略顯苦笑:“什麼大連,你怎麼證明你是嶺南漢人?”

    “難道你們也是兩廣的,你對好,你對系邊度呱?我窩欽州…”陳蒼能露出了希望的笑容,最好是老鄉這樣就不用死了!

    裡好!邊度……

    張守一喜:“哈哈好,你們沒死光。”

    “呵呵…虛驚一場。”

    “好,他看著就不像奸細。”

    “應該真是領南人,他們的鳥語很特別。”

    嶺南漢人!胖兄一臉茫然,現在大家都是中國人了,還分什麼哪裡的漢人。不過他也只能跟著眾人樂呵樂呵下…

    在眾人的熱情招待後,陳雄的臉色也越來越差!

    “我它碼這是穿越了?”躺在茅草床的胖兄一時間生無可戀,前世過往紛紛湧現。

    “呵呵,就這樣永別了,我想那世界再也沒有人記得我了吧!”親人好友愛人都在,可因種種,各種關係有又跟沒有一樣。

    傷感了許久,陳雄又露出了些喜悅的表情。這可是明朝末年,這可是古代啊!這裡的妹子只要抱過親過,就會跟你至死不渝,絕對不會三心二意貪婪無厭。

    “嘿嘿,這下老婆可以是處女了,再也不用擔心又被綠了!!”

    呵呵……胖兄內心大樂,至少他的感情終於可以有個安放的地方了。

    心急火燎的陳雄,想到什麼就做什麼,於是他趕忙走向張守的小木房。

    “咦是陳兄啊?”剛才還死了娘一樣的臉色,如今怎麼說變就變,就好像新郎官准備洞房花燭的臉色。

    “嗯老弟打擾了。”

    進了木房,陳雄就嚴肅的說到:“老弟有沒有想過未來的出路?”

    “陳兄這是何意?”懷疑的目光如炬。

    看著瘦佬的臉色驚變,胖兄趕緊說到:“老弟遼東呆不下去了,甚至整個北方,整個大明都呆不下去了。要想尋個出路,只能出海,遠離滿清鐵騎和狗漢奸們我們才能活下去!”

    張守冷冷一笑:“呵呵,誓死不屈的狼兵也怕死了。你以為想離開遼東就那麼容易,只要一出山,我們全都得死。就算到了碼頭,憑我們村子幾十人如何奪船。就算有船,海上之路也是生死難料。”

    想到爺爺妹妹的死,張守的目光就越發冰冷,親人屍骨未寒他怎麼能獨自偷生。他在山上打熬身體苦練箭術,為的不過是能多殺些韃子好為他們一家陪葬。

    感覺到高瘦黑帥男的冷淡,陳雄苦笑無語,確實是自己想的太簡單了。

    “抱歉了張老弟,是我想的太簡單了。不過我的家在廣西,我一定要回去,過段時間養好傷我就走。”他已經決定,看來一切都得靠自己。他知道自己沒那個情商也沒那個心思專門去籠絡人心,所以他沒有想過去稱王爭霸。像他這樣低情商一根筋的人,就算能稱霸一方,最後也難免被手下人背叛殺掉。他命犯孤星,連親人都處不好,何況外人。他已經看透:人心向己,所謂的忠誠只不過是利益未到。

    知道自己語氣冷了些,張守就說到:“陳兄你安心養傷,過段時間我親自送你下山。不過我還是希望你留下來為好,畢竟前路艱難!”

    胖兄苦笑點頭,他知道難,但留在這更是九死一生。他已經打算好,離開遼東,然後去廣州一段時間,然後等清兵打來就去越南泰國邊境做個土霸主。有種地異能的他,相信自在哪都能混個風聲水起。實在是辮子太醜,韃子太噁心,不然他也不想出國。嘉靖三屠、揚州十屠、湖廣人口填川,過千萬漢人的血仇,他何嘗不想報仇雪恨,可他知道自己的本事。也許未來他會幫助反清義軍,但要他親自冒死出頭那就是不可能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陛下實在太強硬了
作者 不朽皇帝
當始皇帝夢迴千古,於沙丘行宮死而復生,趙高悲呼,壯志未酬身先死。 草原人還在為自己的...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