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吹了個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白吃白喝了幾日,身上的傷也好了許多。行動上已經無礙,陳雄也不好意思再光吃不作。畢竟吃人的嘴軟,人情最是難還。

    “瘦佬,這都入秋好一會了,陳胖子還在種地?”老二無語到。

    看著田間忙碌的身影,張守無奈一笑:“陳兄這人就是一根筋,他非得試、就讓他試吧!反正現在地也閒著。”

    如今張家村都熟悉了這個不太像嶺南漢人的壯漢胖漢,沉默一根筋心地善良剛強堅韌這是眾人對陳雄的定論。

    麥種蓋好土後,陳蒼能故作神祕在袋子裡拿出了一瓶清涼油,然後混合木桶的水,再把水一滴滴的淋在地裡。

    “咦,陳胖子這是淋什麼?”

    “哈哈,別理他,看他養尊處優的身體,估計就是個公子哥,什麼都不懂瞎**亂搞。”

    “呵呵,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淋什麼聖水。”

    眾人不知道的是,一道道白光隨著胖兄的右手湧進了土裡。不只麥種變的晶綠起來,土地顏色也越加幽深。

    灑完了聖水一股股焦臭味傳來,陳蒼能驚疑一看,地裡的情況徹底嚇到了他。

    “怎麼回事,不說土狗和蟲子,怎麼連蚯蚓也死了那麼多。”看著像被煮熟的蚯蚓,陳蒼能感覺自己似乎發現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生靈之力,怪不得不能給動物,原來是虛不受補。如果這樣那是不是可以給韃子來下……”

    “嘿嘿……”

    想了好一會,陳蒼能覺得還是不穩當。他的生之力只能覆蓋幾米內,並且還需要點時間才能發作。別說韃子都是神射手,遠遠給他一箭就有的死。就算是面對面,恐怕韃子也能發作前給他來個一兩刀。

    在沉思了一會,陳蒼能又露出了笑意。他已經想好了自己的絕招,雖不能長時間對敵,但關鍵時刻絕對能救自己一命。

    張老是村裡僅剩的三個老人之一,幸好他腿步靈活,不然也活不到今天。

    秋收以過,老農也悠閒起來。不過他還是習慣每天一大早,就到田裡看看。山裡的田小,不比平原一片一大片。不過山裡的小田,灌溉卻也方便。

    “不錯,這麥子苗長的真壯。”

    “這,怎麼可能!”老頭驚呼,這什麼季節,怎麼可能種麥子。就算春夏種的,也不可能長那麼快。

    天色大明,整個村子的人都在田裡圍著。

    “神了,這怎麼可能。”

    “這陳雄,竟有這本事。”

    “對了,應該是他的聖水,昨天我還笑話他了!”

    眾人有驚喜有疑惑更有嚮往的,一夜成苗這是農民做夢都不敢想的事。

    “好了,別看了,想知道的跟我去問問賢侄。”村長心裡一片火熱,他比任何人都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走去問問胖子,不對是陳先生。”

    熱鬧的人群逼近,讓快醒的陳雄徹底醒了過來。

    聽著外面議論紛紛,他知道應該是田裡的事驚動了大家。他早有備案,不慌不忙的走出木房。

    一見他出來,眾人都安靜了下來,近百雙眼睛帶著熱切。

    “鄉親們早。”

    眾人一愣趕緊迴應:

    “早…早……”

    得到迴應陳雄趕緊說到:“我知道大家是為了麥苗的事,我也不隱瞞大家了。來遼東前我爺爺給了我一瓶生長激素,這激素擁有非常強的生機,它能肉白骨更能讓枯木逢春。我陳雄逃難到此,得幸張家村收留,無以為報,只能用這生長激素換些麥子以感激諸鄉親之恩。”

    陳雄雖然滿口胡言,但他的鞠躬卻是發自內心的感謝。逃難山林的鄉民能收留他,已經是莫大的恩賜。

    眾人客套了一翻,也都散去了。他們非常接受這個答案,如果不是神藥又怎麼可能有這個效果。至於神藥,可遇不可求,可不是他們這些小民能想的。

    張守覺得胖子似乎有所隱瞞,不過他也想不出更好的答案,只能把疑惑收了起來。

    回到木房,陳雄長出了口氣。對這麼多人吹牛,他也是緊張的很,內心裡的善良實在讓他不喜歡這樣的欺騙行為。不過懷玉其罪的道理他還是懂的,為了安全吹牛也不算什麼。

    小麥一夜成苗,到第七天麥子已經沉顛顛。第八天收割,一畝地就收了三千斤小麥,把麥子分給村民後,陳雄也開始準備離開遼東。

    ……

    “陳兄真的不用我送你出山?”張守再次問到。

    陳雄搖頭笑著說:“老弟路我已經記下來了,你回去吧。這段時間麻煩你了,若有機會請來廣州,我再好好報答!”他知道這一別,也許就是永遠。畢竟他們不可能躲多久,隨著越來越多的野女真加入,滿清的戰鬥力已經是天下無敵。他們不只騎射厲害,山林戰更是他們的主場。等附近八旗兵閒下來,就是張家村的末日。

    “一路保重。”雖不喜陳雄的處事風格,但他一往無前的勇氣卻讓張守敬佩,雖然有點像送死。

    “保重!”陳雄點頭,他不喜歡坐以待斃。他必須冬天前離開遼東,不然非得冷死他不可。要知道他可是亞熱帶長大的,可受不了東北的天氣,更何況是傳說的小冰河時代。

    離開了張家村,陳雄只覺得一陣痛快。張家村都是些遼東難民,幾乎每家都死了人。跟一群陰沉沉的村民時間久了,感覺連空氣都是壓抑的。還有在他眼裡,這裡不說全部、大部分人絕對活不久。跟一群快死的人呆一起,自然無法舒服愉快。

    走著走著,陳雄已經脫離了最初說好的路線,他現在是情不自禁的走向某一處。

    “我鈤,我怎麼來這了。”一堆亂石頭堆起的墳墓,一看就是新的,估計剛立不久。

    這時他的左手掌心不受控制的對著墳頭:

    地獄之門開~

    雖然看不清怎麼回事,但他還是能感覺好像有什麼被收進了一道門裡。

    一想到見鬼了,他就渾身一顫:“這什麼鬼地獄,把我搞穿越不說,還儘讓我幹些恐怖的事!”

    等地獄之門徹底消失後,一道莫名的快感傳便全身。

    這時陳蒼能忍不住呻吟:“噢,爽~”

    “舒服晒!”意猶未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扶明
作者 話淒涼
簡介:縱橫四海,明末大革命。 書友群:160522963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