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降龍十八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藝高人膽大,自覺有絕招的陳雄陳胖兄行路不再躲躲閃閃,而是大搖大擺的走在大道上。

    “噢,左手有感覺了,上。”感覺到左手的跳動,胖兄知道又該收屍了。見鬼雖然有點噁心嚇人,但一回想那過後的快感,更讓人慾罷不能。

    這是一個滿漢混合的村寨,雖然大部分是漢人,但他們都只是女真人的奴隸。

    觀察了一天,陳雄已經清楚村寨裡的情況。整個村子,奴隸男大概有百人,女奴隸也有幾十個,都是些青年少年,中年人極少,老人更是一個都沒有。韃子一共五六十,除去傷殘或太小的韃子,有不俗戰鬥力的男女韃子至少二十幾人。世代如野人般生活的女真部落,讓他們近乎全民皆兵,女人少年都有很強的戰鬥力。

    江二淡淡的看著羊群,他不敢有一絲不苟,要是少了個羊,他不死也得少幾根手指。

    在這幾片山坡,有二十幾個和他一樣放牧的漢民奴隸。無人看管下,他們甚至不敢逃跑。身無餘糧又能跑去哪,還有周圍大小路口都有騎兵把守,他們想離開遼東回到濟南這輩子是不可能的了。

    藝高人膽大,陳雄大搖大擺走向江二,一點隱瞞的打算都沒有。

    “啊,你是誰?”江二一驚急忙後退,眼前的傢伙雖不高,但健碩的身軀讓人看著發荒。

    再看見短矛獵弓鋼刀後,江二馬上就跑:“大爺行行好吧,你快走,一會被人發現了我們都得死。”

    江二也不敢跑太遠,如果羊群被眼前的土匪偷了,他也活不下去。

    “呸,廢物。”看見江二屁滾尿流的樣子,陳雄鄙視中又是感慨!

    他也不再逼近江二,而是走上山坡對著下面大喊:“野豬皮女真韃子滿清垃圾,你大爺再此,給我滾出來。”

    聲浪陣陣,重複的湧向四面八方。

    “啊,漢狗好膽,給我披甲。”本就虛弱快死的中老年韃子,氣火攻心下就死在了床上。死韃子作為努爾哈赤最後一批的親衛,殺的人沒有一千也有數百。

    村寨老首領被氣死,很快數十韃子都氣勢洶洶的衝向村後的山坡。他們人人都騎著馬,就連五歲六歲的兒童都拿著弓箭跟隨而來。

    “我靠,全家出動啊,這是!”一看這陣勢,陳雄立馬就跑。

    轟…

    奔馬激烈,羊群四散而去。

    跪到在地的江二隻感一陣風聲響起,他的頭和背部已經插上了幾桿箭支。最後他努力的側躺在了草地上,他不希望死前還是跪著趴著,如果當初拼命一搏,他也不會到死還是看不起自己。

    很快胖兄就跑到了樹叢裡,藉著樹葉阻擋他跳近了事先挖好的小地道。地道只有三米長一米來深,上面放了木條披上草皮,不注意下很難發現。

    “籲…”數十匹大小戰馬,圍著這片百米草叢。韃子眾人都露出了蔑視的笑容,在草樹叢裡打獵可是他們的強項。

    “大家注意了,誰先射中漢豬賞羊兩頭。”三十多歲的韃子左手空空,但右手的狼牙棒還是那麼鋒利猙獰。

    “哈哈,看漢豬能忍多久。”在草樹叢裡蚊蟲蛇蟻多的是,沒有人能忍多久而不動一下。

    地道里蚊蟲什麼的都有,不過已經熟透。蟲蟻看見胖兄都得逃,那還敢招惹。

    漢豬!陳雄心火大冒,心底最後的一絲善良也隨之消失。

    他想大罵一句,不過他正在憋大招,渾身紅透的他可不敢動口。本來自然開合的地獄出口,隨時能排放多餘的生之力,可此時他卻故意鎖緊出口,讓生之力就這樣憋著。

    一秒一秒的過去,胖子整個人都胖了一圈,體表溫度也高達四十幾度,右手更是紅的嚇人。

    不行了,試試看吧。

    陳蒼能猛站起來,同時大喝,“喝~狗韃子看招。”

    降龍十八掌~

    轟~熾熱的光球從右手中爆出,如一道氣功波一樣衝向一隊最強壯的韃子。

    轟~光球碰到獨臂韃子就炸裂起來,熱情的生之力如滾燙的熱水灑向四面八方。

    “啊~~怎麼會。”

    獨臂韃子已經熟了,淡定的躺下,可週圍沒熟透的韃子卻還在打打滾吶喊。

    “救~~救我~~”冒煙的手臂無力的落下。

    “我日,好猛。”三十米的距離直接把獨臂韃子瞬間幹掉,周圍二十米的韃子隨後一個都沒逃的掉。

    咻咻~~他剛一蹲下,頭頂已經飛來了十幾個箭頭。

    陳雄冷汗一冒,趕緊爬向地道的另一邊。

    降龍十八掌,一招把韃子壯丁給幹掉。剩下的婦女少年心驚膽寒又憤怒心痛,可她們甚至不敢靠近接連熟透的屍體。她們能做的就是,不停射箭,只把箭支射完為止。

    “嘿嘿,不射了嗎,那就到我了。”陳雄一笑接著憋招,身體還沒涼透他可不敢再出降龍十八掌,但他還有另外一招。

    只見他右手握拳,食指卻指著已經聚集在一起的韃子。

    “婊~標~婊~~”

    胖兄含笑,把惡魂碎末射向了五六十米為的女韃子。惡魂碎末能射一百米,他的一通亂射把所有韃子都覆蓋其中。

    高大的女韃子接近一米八,本來堅毅的眼神此時卻逐漸渙散。

    籲~數十人馬皆連倒地,在地上一起合作抽搐著。

    “好。”陳雄一喜就全力衝刺,惡魂碎末只能暫時干擾生靈,強悍的靈魂甚至能很快就擊滅惡魂。並且惡魂只第一次有用,如果韃子第二次面對惡魂碎末,惡魂的威力就會減半。惡魂磨滅靈魂,同時也磨鍊強大靈魂。

    “哦米陀佛安息吧!啊門。”地獄之門大開,大量的生之靈力,被投放而出。

    爽,女韃子只覺得一陣快感傳來,就外出的如那一夜,可隨後而來的桑拿浴,卻要了她命。

    她們他們走的很安詳,在於惡魂碎末纏鬥的她們沒有感覺到多大的痛苦。

    看著一地的屍體,陳雄突感只覺一陣愧疚驚恐。“呵呵,不要怪我,誰叫你們是韃子。在這個時代,不是韃子死,就是我陳蒼能死。我不想死,也不能死,所以!”

    漢人的善良並不能換來善報,只能以殺止殺,殺到敵人毫無反抗的力量為止。為了上千萬漢人的命,殺韃子他永遠不會後悔,哪怕是女韃子和小韃子。

    韃子全滅,作為有道德的好人,自然不可能管殺不管埋。

    “咦,沒動靜了,這到底怎麼回事!”

    “好嚇人~”

    這時漢人奴隸也把牛羊給趕回寨子裡,他們都聚在一起等待韃子主人的處置。江二的死,讓他們更不敢反抗,只能聚在一起取暖以安其心。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三國之無限抽獎系統
作者 珺侯
抽獎系統在手,天下我有。 文臣武將,必不可少!神兵利器,應有盡有。 什麼,還有神級屬性丹,可以...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