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04年,我在泌尿外科當護士。有一天,Q跑來問我我們科室主任去哪了,然后很神秘地告訴我和我們主任很熟。我在泌尿外科一年多了,和我們主任熟的人多哪去了,根本就不想搭理他。可是他賊兮兮地拿出一份病歷和一份X光和B超檢驗報告,問我他的病情需不需要住院。我稍微看了一眼,說你自己覺得呢。他楞了一下說,我要知道的話就自己當醫生了。他說因為最近體檢發現腎臟里面有石頭。他的朋友中有勸他來住院的,有說這不要緊的,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托熟人來醫院看看。若是在一般情況下,住院證都開了,直接讓他去辦住院手續就對了,不合那天中午實在太閑,我吃飽了撐的很認真地告訴他,這種情況下應該讓他所有的朋友對他是否住院的決定進行投票,少數服從多數。真理掌握在大多數人手里,所以你問我也是白問。難道我說讓你住院你就住,說不用住院,你就拎著個包回家了。Q開始聽得很認真,后來一張小白臉越漲越紅,大聲說,你等著吧!什么護士!

    所以說事不三思,必有后慮。我和他的梁子就這么結下。我之所以那么刻薄他,也是有原因的,上午的時候,我沒事做正好坐在辦公室剪指甲。我們科室的主任,估計也是沒事做,走出來轉上兩三圈,一雙眼睛不懷好意地打量我。了解我們主任為人的人,都知道這是他要發飆的前兆,所謂的發飆,俗稱舌頭癢癥,那就是無論逮著誰,都要說一頓。我和主任正面交鋒的時候不多,實戰經驗更是缺乏,所以那次很快敗下陣來。主任是這么問我的。對上心電監護的病人,你們護士多久觀察一次病情?這種問題看似簡單,可是得看是什么樣的人問。我心念一轉,就好像那個古老的問題一樣,樹上五只鳥,打死了幾只還剩下幾只,回答什么都是錯,可是不回答的話卻是錯上加錯。我只有回答,醫生的醫囑開的是每兩小時觀察一次。結果一點也不出我所料,老頭像二踢腳一樣蹦了起來,說看你們護士怎么搞的,那么重的病人兩個小時觀察一次,真是太不負責任了!記著,以后要隨時觀察。老頭發了一陣威就離開了,然后就是Q不識相地追上來,問問病情也就罷了,偏偏還自報門戶是主任的熟人,這不是找滅嘛?

    我下中班走的時候,Q已經辦住院手續住進來了。我換下護士服后他多看了我一眼,說現在看起來你沒有那么無聊啊!他然后追著我說,他一點不排斥護士,護士在他心目中就和天使一樣神圣,無私。因此他對護士還非常地敬佩。可是,他非常非常不理解,他是踩了我哪根腳趾頭,為什么我的態度如此惡劣。他左想右想,總覺得有什么誤會而他又說不上來,他不想以后打針變成練習的靶子,因此覺得有什么誤會還是說清楚的好。他很嚴肅地盯著我,我看著他無語問蒼天,真恨不得一死以明心志。

    我們就站在十二樓的電梯口互相看著等電梯。公平來說,Q還算是個比較上眼的帥哥,一米七八,瘦長身材,白色襯衫,黑色西褲,看上去就像普通公務員一樣。但是他的手腕上有一塊亮晶晶的勞力士名表,左手小拇指上有一只鑲鉆戒指,有一種說不出的氣質。我看著他,心里開始用另一種思維方式思考。媽的,這小子是不是很有錢啊!那么擺闊!這一點讓我想起最好不用得罪了這種人。我們護士最討厭兩種病人,一種是難纏的窮人,一種是難纏的有錢人。后者比前者可惡得多,因為老話說得好,財大氣粗!財德兼備的病人至今我還沒福氣遇到。我于是誠懇地對他說,我對你沒有什么意見。我們不是相親,您完全不用指望著一眼定終生,心心相印兼琴瑟合鳴。我有男朋友,他管我管得嚴。而您也不像是沒主的人,我也用不著溫柔體貼讓你們情海生波。我們的關系是護士和病人,心情好的時候互相招呼下,心情不好的時候拿對方撒撒氣純屬正常。您完全不用譴責我的態度不好,你有必要先檢討您的心胸太過狹窄,當然您會覺得很吃虧,可惜這是事實,在我們科室,我這樣的護士太多,先練練心臟,這對我們彼此建立正常和諧的醫患關系很有必要,謝謝!Q聽了這話,嘴巴已經O了起來。一雙眼睛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我,我以為他會跳腳大罵我神經。不光是病人,很多同事都這么說過我了。我不在乎再多加上一個不是我欣賞類型的帥哥。可是他看看我,忽然把電梯按鈕按開了,說:“好了,你的一番教誨我銘記于心。不過,我也有我的原則,有意見一定會提的。”他又補上了一句,你們科室就你的性格是這樣,還是大家性格都這樣啊!

    回想起第一次見Q的情景,我總不由得想起一句詩詞,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而他會說,一見幽靈誤終身!那時候的我一米六八,體重六十公斤,某醫生雅贈外號‘大塊頭’。那時候我臉色紅潤,痘痘泛濫,一身又大又寬松的黑色棉衣把最后幾絲曲線淹沒在圓筒狀里。而且難看也就罷了,我還不修邊幅,頭發老是亂糟糟梳不清,一雙眼睛雖然大,但是看人總給人一種目空一切的錯覺。全身上下,最讓我聞名的就是一張嘴巴,可是見了主任級別的人物,就自動認栽了。不過對付阿諾這樣的菜鳥級別還是綽綽有余。他性格比較精明,但是想問題過于腳踏實地,所以被我繞的團團轉。他看到我們醫院的廣告招貼畫就想當然認為護士應該如何如何,他就完全不去想,如果做護士能一天到晚不做事,就站在門口笑一笑的話。我保證笑得比她還好看。我以為像他那樣三十有五的年紀,這點閱歷應該不成問題。沒有想到病人就是病人,而且養尊處優慣了的人習慣到哪里都被人呵護著,這樣的行為按照我們的術語來說就是角色強化。我沒有必要幫助阿諾認清醫患關系的現實,可是既然開的是那樣一個頭,我也不怕就那樣收一個尾,這么想想,我們其實也是孽緣。

    我不是有心對Q說那樣一番話的,可是,在護患關系上,如果是由我來決定是怎樣就怎樣,那么未免顯得我太天才,而諸多病人是多么的弱智。事實上,除了能保證我按自己的性格行事以外,別人是怎樣的想法我一無所知。我們科室前天來了一個病人,慈眉善目,而且信佛不殺生的。這樣的虔誠,我們都以為她會等著觀音菩薩度她出苦海。后來腎癌的結果一出,老太太等不及了,晚上摸索著就要跳樓自盡。幸好家屬發現,硬把她拽了回來。護士長專門在會上提出,讓大家提提防止老太太自殺的預案。我想從務實的角度,提出三點意見,很鄭重地交護士長手里。我的方案如下

    1,把病人趕出醫院。

    2,24小時監視老太太,派專門護士盯著,隨時救人。

    3,給院長打報告,讓泌尿外科和一樓的神經外科換層樓。以后等他們科有病人想自殺的

    時候再換回來。

    結果全部被護士長否決了。第一,俗話說請神容易送神難,趕病人出院沒有哪個科有成功的先例,尤其別人確實有病。第二,護士長說護士太少排不了班。護士長還說,既然是幽靈提出來的建議,就讓幽靈值這樣的班。其實我覺得最好的辦法是第三種,雖然麻煩了些,但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院長應該不會有太大意見。就怕神經外科的病人太自私不肯搬,要是個個鬧自殺了可就不妙。護士長最終采取的做法是我認為沒有創意而且比較黑的做法。那就是其他科室都做過的,讓別人家屬簽字。說如果病人跳樓自殺了醫院不負任何責任。明眼人一看就會覺得,既然病人在醫院自殺,怎么可能醫院不負一點責任。可是病人家屬還算比較通情達理的,也不讓醫院為難,簽字就出了院。這件事讓我覺得非常過意不去。有一回我在超市買零食,看見老太太的兒子,兒媳帶了一對雙胞胎小孩在買牛奶。上前問問,才知道老太太已經去世一個月了。最近兒子升了副局長,兒媳婦肚子也爭氣,生下了一對龍鳳胎。所以我覺得惡有惡報,善有善報是有道理的,別人都說龍鳳胎難養,可是那對小兒女白胖水嫩,是一對羨慕死人的寶貝。

    我記得那些悠閑的日子里,除了上班,回到宿舍就忙著上網,吃零食,連戀愛都懶得談。我覺得生活在真空里面真是一種極端體驗。可是Q就這樣闖進了我的生活,招呼都不打一個。有一次,我給他輸液的時候,他又提出新的意見。原來他聽說我沒找朋友,他問我為什么要騙他。我說,事實上我有沒有找朋友和你的關系都不太大。我和他有關的事情只有兩件:

    第一,少在護士長面前說我壞話。

    第二,老老實實配合治療,別唧唧歪歪的問這問那。

    這兩點Q都做不到,他才和他的女朋友手,覺得一個人住院冷冷清清,不順便泡一個護士MM,很顯不出他的魅力。我把眼睛一翻,先是嫌惡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用壓脈帶把他的手臂扎得死死的,劈里啪啦地在他手背上一陣狠拍,說打針了,這么多廢話!

    Q后來說,我遠遠達不到他對女朋友的標準。第一次見面,他溫柔有加,我惡言相向。第二次他又嘗試著與我溝通,然后我又似是而非地對他胡說八道一通。他以前從來沒有遇見過像我這樣的女孩子,所以他很好奇我這樣的女孩子陷入情網是什么樣子,一旦我愛上他,他就把我甩掉。我不知道當時他的用心有如此險惡,如果知道,一定掐死他,后面的事情,就怎么也不會發生了。

    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賭城不是天堂
作者 深峻海洋
  夢斷澳門,嗟嘆人生!   澳門,合法賭博,賭桌上看似合理的規則,引多少國人前仆後繼。 ...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